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衣香 > 章节目录 第188节说媒(1)
    第188节说媒(1)

    东瑗的确是瘦了些,瘦到了她坐月子前的模样。

    可比起盛修颐和盛夫人,她的消瘦算不得什么。

    虽说下了场暴雨,酷热消褪,午后的阳光依旧灼人。东瑗请薛大夫人上了马车,去了盛夫人的元阳阁。

    盛夫人已经醒了,听说延熹侯夫人来看往她,她也迷惘了半晌。

    看到是东瑗的大伯母,才明白过来。她要起身下床,薛大夫人上前一步,扶住了她:“您快躺着。我来看望您,反而叫您劳累不成?”

    盛夫人也不推辞了,斜倚在大引枕上,东瑗就吩咐丫鬟们给薛大夫人搬了太师椅过来,放在盛夫人的床边。

    薛大夫人坐着和盛夫人说话,东瑗亲手捧茶给她。

    “老祖宗近来可好?”盛夫人笑着问道,“我是晚辈,反而身子骨不济,也许久不曾去给老祖宗请安。”

    薛大夫人忙笑道:“老祖宗健朗着。您府上这家大业大,都是您操持着,定是累的……”

    “如今是阿瑗帮着管,我也不管事了。”盛夫人笑道,“享享清福,养好了身子去给老祖宗请安。”

    薛大夫人就看了东瑗一眼,有些吃惊。她情绪变化很快,惊讶只是从眼底一闪而过,就接了盛夫人的话:“您只管养好了身子。”

    说了半日的客气话,薛大夫人瞧着盛夫人渐渐精力不济,也不好多打扰,让她跟来的丫鬟花忍拿了两个锦盒过来,给盛夫人瞧:“我们家三老爷从南宛国弄回来的燕窝。听说是南洋来的,比外头买的好些。老祖宗让送来给您补补身子。”

    盛夫人欲推辞,薛大夫人又道:“三老爷如今做了南宛国国主的老师,送了十几盒回来孝敬老祖宗。这是老祖宗特意让我送给您的。您可别嫌弃东西不好,只当尝个鲜。”

    盛夫人就不好再推了,谢了又谢。

    薛大夫人笑着让她不必客气,给随手给了东瑗。

    东瑗接下,也道了谢,交给一旁的康妈妈拿了下去。

    薛大夫人又说了些吉祥话,祝盛夫人早已康复,就跟着东瑗出了元阳阁。

    东瑗请她去静摄院坐坐再回去。

    薛大夫人说好。

    “如今府里是你主持中馈?”到了静摄院坐下,薛大夫人就拉着东瑗的手悄悄问道。

    东瑗微微一笑,点头道是。

    薛大夫人就舒了口气,道:“你祖母总担心你在盛家过的不踏实。如今才算好了。我回去说给你祖母听,定会高兴。”

    东瑗又是垂首一笑,正好丫鬟端了茶盅进来。

    她亲手接了,递给薛大夫人,问她:“家里可有什么事没有?”

    “事多着呢。”薛大夫人接了茶盏,慢悠悠饮着,眉宇间有春风得意的喜悦,“你大伯封了侯,圣上赏赐了我们一处开府。想来想去,把咱们府里西面的街的门房都买了下来,连着镇显侯府盖房子。等那边盖好了,从元丰阁那边打了角门出去。关了角门就是两府,开了角门还是一家,既便宜又亲热……”

    东瑗听着,也忍不住高兴:“那是最好的。什么时候动工?”

    “都准备妥当了,也看了风水和日子,七月二十动工。”薛大夫人志得意满,笑容溢满了眼角,“动工那日,府里请客唱堂会,我再给你们婆媳下帖子。”

    “我定去。”东瑗保证道。

    她也很久没有回去看老祖母了。

    薛大夫人就笑着说好。

    东瑗想起她月子里五夫人杨氏闹了一回,而后就没了音讯,她倒是很想知道后文,就问薛大夫人:“琳姐儿的事,定了吗?”

    薛大夫人顿了顿,叹了口气:“没呢,这回彻底推了。我在袁夫人面前…….”说罢,就打住了话头,端起茶盏啜了一口。

    她不说东瑗也明白。

    建昭侯袁夫人和大伯母是极好的交情,两人情同姊妹。袁夫人的娘家陈侍郎府里的确想和薛家结亲。可薛家的二房薛东蓉和五房薛东琳皆推了。虽然老夫人有心给大夫人做脸,可妯娌、侄女都不给面子,老夫人也无可奈何。

    大夫人在袁夫人面前也失尽了面子。

    陈家公子是年轻有为的,并非纨绔之辈,大夫人替侄女们说媒,并不是害孩子们。结果一个个把她的情面踩在脚下,叫她里外不是人。

    薛大夫人倘若心思狠毒一点,用点手段,只怕事情也不会那么轻易就推辞。

    她也是念着自己有两个女儿,做娘的心她很明白。谁不想女儿嫁得好?旁人说好,自己却看不中,怎么放心把女儿嫁出去?

    以己度人,五夫人又是只顾自己、不想他人的性格,大夫人吃了亏,也不好嚷的天下皆知。自己气了一场,也就懒得去计较了。

    她是做大嫂的,总不好在东瑗这个侄女儿面前抱怨妯娌们不好。她心里也不痛快,所以话头不由自主冒了出来。

    刚说出口又觉得不妥,忙打住了。

    东瑗也不往下接了。

    “……陛下封了你大伯延熹侯,又赏了你祖父的爵位可以恩赐给嫡次子呢。”薛大夫人笑道,“这些日子,你爹爹和母亲天天在祖母面前打饥荒。”

    东瑗微讶。

    嫡次子的话,二伯去世了;三伯跑到什么南宛国做了国主的老师,时常看他送些珍稀用度回来,应该混的不错,他大约是不想回京受约束的;四伯是庶出的。

    那么,祖父的爵位就要落到东瑗的父亲薛子明头上?

    东瑗想起五夫人杨氏那盛气凌人的模样,心里有些保留。

    她抬眸看了眼大夫人,笑着问道:“祖父请旨,封爹爹为世子爷了吗?”

    大夫人轻轻见茶盏搁在炕几上,目光变幻,笑道:“暂时没说。请旨不请旨,左不过是这几日的事了。”

    东瑗不再说什么。

    大夫人又道:“瞧我,只顾说这些边边角角,正事倒忘了。你二姐前几日回来,和我说了件事。你二姐夫有个胞妹,今年八月才及笄……”

    东瑗一下子就想到了三爷盛修沐。

    大伯母也是来说这件事的啊?

    大夫人见她神色微微有些不自然,顿时明白她的顾忌,笑道:“我又不是来逼着你的。你若是不信你大伯母,叫人去打听打听,单国公府的七小姐,是个什么模样品性……”

    东瑗忙笑:“我岂会不信大伯母?二姐夫府上,也是想着和我们家三爷结亲?”

    大夫人也不在东瑗面前说假话,道:“如今这满京城的未婚贵胄男子,哪个比得上你们家三爷?谁不眼馋?”

    “可…..我公公……”东瑗隐晦道。

    大夫人明白,笑道:“就是你公公辞了官,你二姐夫和二姐才有了这么心思。看看萧家的下场,以前谁不替你们家捏把汗?”

    盛昌侯虽然辞了官,却也是两朝元老,门生遍布朝野。他不在庙堂,盛京望族人家也不敢低看他一眼。

    反而他从风口浪尖上退了下来,有见识的人家更加愿意把女儿嫁给沐恩伯盛修沐了。

    话已经说开了,大夫人又是真心实意的,东瑗也不藏着掖着,笑道:“家里的事,从前都是我公公说了算。如今他是怎么个打算,我也不知道。明日我请安的时候,跟我婆婆提提。大伯母,您还是先不要回二姐,这件事没准不成……”

    大夫人问什么缘故。

    东瑗就把和煦大公主的驸马爷秦卫侯府娶秦奕,目标就是把和煦大公主的女儿嫁给沐恩伯的话,说给大夫人听。

    “娶她的女儿?”大夫人微讶,继而失笑,“瑗姐儿,大伯母和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娶回来也是祸害!和煦大公主能养出多么温顺贤良的女儿?她那个女儿我见过几次,比琳姐儿还要难缠。咱们家琳姐儿至少不敢在你祖母面前撒泼,和煦大公主的女儿,可是一点畏惧都没有。”

    “我也清楚。”东瑗道,“可爹娘怎么想的,我也是不能做主,只能帮着提提。您等我的信儿。”

    大夫人就说好。

    次日东瑗去给盛夫人请安,把这件事说给了盛夫人听。

    “单国公府我知道……”盛夫人笑道,“单夫人从前跟我还好,时常来我们府里走动。她身子骨不好,早早就去了,如今都快十年了吧?后来单国公新娶的那个夫人,我见过几回,不怎么投缘,也就渐渐不和他们府里来往了。你大伯母说的七小姐,是先夫人生的,还是现在的太夫人生的?”

    老单国公去年就辞世了,东瑗的二姐夫继承了单国公的爵位。

    现在的太夫人,就是指老单国公的继室夫人。

    “是先夫人生的,是现在单国公的胞妹。”东瑗解释道。

    盛夫人就有些心动了。

    “我晚上和侯爷说说。都说女儿品性像生母,若是这样,那个七小姐应该投我的脾气。”盛夫人道。

    东瑗就说好。

    晚夕盛昌侯回了内院,盛夫人把这件事告诉他。

    他想了想,道:“是颐哥儿媳妇说的这话?”

    盛夫人怕盛昌侯怪东瑗多事,就又把她和单国公先夫人的交情拉出来唠叨了一遍。

    盛昌侯道:“你不用替她遮掩。她才当家,既然开口说了这件事,总不能驳了她的体面。明日正式叫人打听单七小姐的事。旁的不拘,性格上宽和些就好。成或不成,就看缘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