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血海修罗道 > 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目中星汉
    就在此时,绮容的右手落在了他背后的瑶光急所,另一只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右手一发力,五指紧扣,深深的插进了急所周围的肉里,在他来不及反应的情况下已经把他的急所血肉整个的撕了一块下来。

    费鳌嗷呜一声痛呼,想要挣开绮容的搂抱,但是绮容一把把他的脖子扣得死死的,沉声警告道:“别动!我的手就在你的开阳位置,我可不想帐篷里全是碎肉,很麻烦的。”

    柯林连忙睁开眼一看,绮容一手用力死死的搂着他的脖子,一手按着他的背心位置,费鳌的那边身体手臂都在微微颤抖着,但是却再也不敢动弹了。

    绮容凑上去,贪婪的吮吸着他从瑶光急所里流出的血,费鳌的身体抖动得越来越厉害,绮容却死死的扣住他的脖子,不让他动。

    绮容的嘴角是血,半边脸是上血,手上是血,背上也是血,吸吮的同时还用余光看着柯林,柯林有点心悸的往后挪了挪。

    绮容松开口,扬起脸,长舒一口气,脸上的血色明显不那么苍白了。

    “你可以走了,追上北地他们。”

    “我。”费鳌一时不知该如何说。

    “要不你留下也行,也许一会儿还用得着你。”绮容说完不再搭理他,对着柯林说:“过来,帮我上药。”从身边拿起准备好的一盒药扔给了柯林。

    “那我先走了。”费鳌有点尴尬的穿上衣服。既然上药用不上他,等会儿用得着的意思是再被喝一次血么?再傻他也明白了。

    绮容一个字都没应,面无表情的看他站起来,踉踉跄跄的走出帐篷。

    “来吧。”绮容擦了擦嘴角的血。

    柯林一边脱她的衣服,一边问道:“他好像还挺关心你的,为什么你不让他来帮助你,哪怕在外面守着点。”

    “你去外面看看他走了没。”

    柯林去到外面,费鳌磨磨蹭蹭的没走出去多远,看他出来,这才加快脚步往前去追队伍。

    他掀帘子进来回报,绮容舒了一口气:“这次应该是真的走了。”

    “怎么,你怀疑他并不想走?”

    “你和他们不同。”

    “我,我不同?”

    “你的眼中,嘶。。。。。。轻点,毛手毛脚的。”

    柯林上药的时候弄疼了她,她倒吸一口凉气。

    “你疼么?我故意的。”柯林有点恶意的说道,其实他并非是故意。

    “你!”绮容回过头刚要发作,就看到柯林指了指还在发红的脸颊,这是被她用剑身抽的。只好自嘲着笑着回过头去:“算是落到你手上了,那我的身体,就随便你处置吧。”

    “喂,别这么说话。”柯林有点难堪,帐篷里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氛围。

    “那应该怎么说?”

    柯林简直尴尬极了,连忙岔开话题:“你还是接着刚才的话说说我眼中有什么吧。”

    “你的眼中有着一种不同于修罗的眼神。”

    “哦,是什么样的眼神?”

    “将主曾经去过人世间,我们聊天时她常常会和我回忆起当年的游历,她说她遍历人间,也难遇到可以匹敌修罗将的人间豪杰,作为人类,即使是人间不世出的豪杰,个体武力是永远无法匹敌真正的修罗强者的,但是,她在人间豪杰的眼里见到很多修罗眼里从未见过的东西。”

    “嗯,是什么?”柯林心想,难道不是人性么?你们这些冷血的家伙。

    “一个叫慈悲,一个叫星汉。”

    “什么是星汉?”柯林问道。

    绮容回过头看着他的眼睛:“我曾经和你一样问过同样的问题,她笑了笑没有告诉我,她只是说,有一天我看到,就会懂。”

    她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了,柯林静静的回望着她,没有问下去。

    她转过头去,吸了一口气:“直到我看到你的眼神,你的眼睛里有些我不明白的东西,但是我相信那就是星汉。”

    说完还补充了一句:“尽管我还是觉得没什么用。”

    柯林觉得有点好笑:“听上去挺神奇的,就凭这个什么星汉,你宁愿选择我,而不选择你的亲信。”

    “你恨我么?”绮容问道。

    “还行吧,我都快习惯了,要说暴行贝青莲更过分,我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被她分尸了。可我现在渐渐明白了,你们也不是针对我,这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如果个个都要恨的话,那刚才费鳌,北地我都想揍他们。可我打不过他们,要怪,就怪自己没本事了。”

    “要这么说的话,你的心正在从一颗人心变成修罗的心。不过在这之前,你还是更接近于一个人,我还是会选择一个恨我的人,而不是一个喜欢我的修罗。”

    “为什么?”

    绮容没有正面回答他,而是指了指帐篷:“你看这顶帐篷,它挡不住雨,挡不住魔罗也挡不住野兽。”

    柯林看了看周围,想了想说:“也许能帮你挡着点风。”

    绮容笑道:“风从来不会伤害到我。”

    伤害?这么简单的一个移动帐篷能挡住什么伤害呢?

    “真正要挡住的不过是其他修罗们的目光罢了。其实修罗是孤独的狼群,有力量的时候,我们结伴去猎捕,可是当我们中的某一个失去力量时候,我们也成为狼群中其他狼的食物。费鳌其实是我直属队的什长,按理说是我的心腹,可是刚才费鳌进来的时候,没有得到我的允许,他不是不明白这帐篷是干什么的,他只是来看看是不是该分遗产了。”绮容平静的说了说刚才的事情,柯林看了看自己的白雷剑,也许帐篷里有太多值得他觊觎的东西了。

    擦好药,绮容穿上衣服对柯林说:“你出发吧,去追上队伍,他们背着物资,应该走不快。”

    “你不和我一起走么?”

    “我要带着萨舍的头去血海,完成祭礼,作为荣耀挑战的证明。”

    “哦。”柯林想了想,索性也席地而坐:“我不如就在这里歇会儿吧。”

    一刻之后。

    帐篷里只剩下柯林一个人,他坐在毯子上,闭目养神。白雷剑就放在他的面前。

    帐篷外有人在喊:“统领,统领。”

    柯林睁开眼一看,帐篷外印出一个修罗的剪影,他的手上拿着剑。

    他笑了笑,该来的终究会来。

    “谁?”柯林问道。

    “我是北地啊,统领在么?”

    “她刚敷了药,睡下了,你赶路去吧,别在此逗留。”

    “我进来看看就走。”

    “放肆!统领说过,谁都不得入内。”柯林的口气有点急了。

    “我进来了。”北地用剑一挑帐篷的帘子,闯了进来。

    “统领说了不让你进来,你还进来!”

    北地左右看了看,帐篷不大,除了自己,就他一个人,哪有什么统领?他莫不是吓糊涂了?

    他哈哈笑了两声:“统领在哪里?你别唬我了,萨舍的身子还在外面,头却已经不见了。绮容大人肯定急着带他去血海祭礼了。不然我也不会回来接你啊。哈哈哈哈。”一边笑着,一边盯着柯林面前的白雷剑。

    柯林把剑拿在手上细细端详:“你是来接这把剑的吧?”

    “是的,你不配拥有它,不过,我想接的不止是剑,还有你的头。”

    “我的头?”

    北地也不再废话,平举起剑,立起左掌,把左手掌心向着柯林,让剑刃从掌心掠过,一道血痕出现在掌心,血流了出来。

    “来吧,接受挑战吧,修罗。”北地玩味的看着柯林。

    “什么意思?”

    “接受荣耀挑战的挑战啊,这样我可以当着众人的面杀掉你,这样的话,剑就是荣誉战利品,不会被高段修罗强行收缴了。”北地有点得意的看着柯林,好像看着自己的猎物。

    “那我不接受。”柯林打断了他的话,很随意的拒绝了他。

    北地愣住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对方是真的拒绝了挑战:“不,你不可以!荣誉杀戮你都拒绝,你还要脸么?”

    “是的,他可以不接受。”帐篷外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

    一撩门帘,绮容站在了他面前。

    北地一脸的惊讶:“你怎么。。。”

    “我怎么还在这里对吧?你看见萨舍的头已经消失了,所以你以为我去完成荣耀挑战的证明了?你看这是什么?”绮容抬起一只手,萨舍的头在她手中。

    北地脸上的得意劲儿完全消失了,他看了看柯林,又看了看绮容,明显有点慌了:“我,我收回刚才的话,我还要押队,我先走了。”

    绮容抬起剑,挡住了门帘:“别急着走啊,你不想搞清楚我为什么会在这里等着你么?”

    北地的脸色很难看,但是还是很配合的问:“为什么?”

    “因为我猜到了你会回来,既然费鳌能脱队来找我,那你作为押队的副队长,应该是默认了这种行为。所以么。。。呵呵呵。”绮容笑得很开心。

    其实她刚才已经准备走了,柯林叫住了她,然后说了以上的话,她说是她自己想到的,柯林低头笑而不语。

    “不是,我。。。”

    “是不是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让你押队,你跑这里来干嘛?”

    “我只是不放心你。”

    噗,绮容一剑刺入了他的胳膊,他刚要去捂,绮容已经把剑收了回去。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