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的如意狼君 > 章节目录 009 把他当成自己的哥哥
    “不要怕,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这么的恐惧,可你只要想着。我是你的哥哥就不会觉得这么恐怖了。好么?”

    穆雪峰立刻从身后将她紧紧的搂入自己的怀中,想要用自己的怀抱渐渐的让她感受到温暖和他对她的关切之意。

    虽然很在乎同他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可是很奇怪的是,她却并不排斥他温暖的怀抱。自己太过渴求这种温暖的感觉,所以不仅没有挣脱他的束缚,反而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点了点头。

    她可以忘掉那一夜吧?当恶魔已经成为天使,她是不是可以敞开心扉从心里真正的接受他呢?

    穆雪峰开心的笑着,看着镜子中的那个女生,纯洁的笑容如同开在雪地上的一朵娇艳的花朵。如此动人的笑容似乎跟更适合她。他只是想在她的脸上可以多看到一些笑容。

    “雅雅,明天跟哥哥去一个地方好么?”穆雪峰小心翼翼的询问着,总觉得米雅雅可能是有轻微的自闭症,虽然还不能确认,可是直觉告诉他,这个女生肯定有着伤心的过往,正是那些伤心的往事,才会让她现在如此的自闭。

    还有一点,他想治好她的疾病。

    他真的很想知道,那张樱桃小嘴中发出的声音究竟是怎样的,更想知道她在唤着自己的名字时又会是什么声音,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想要将她医治好,哪怕是看遍世界名医,也想要将她治好。

    只是他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在意这些事情。

    米雅雅疑惑的皱了皱眉头,虽然说服自己将他看成是自己的哥哥,可是心中却还是保留了一份防备之心,就算想要敞开心扉也是需要时间,暂时她真的无法对别人打开自己的心扉,更无法彻底的相信别人。

    “我想带你去医院看看,你也想你自己的伤口快点痊愈自己洗脸是不是?总不能让我一直为你洗脸吧?”

    如果直接说明要带她去看心理医生和治疗她的疾病,不知道她会不会接受自己的提议,所以为了她着想,他还是用今天的烧伤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米雅雅有些害羞的低着头,随后又点了点头。穆雪峰这才放心。

    双手温柔的触碰着她嫩白的脸蛋,可是这异样的触犯却让他感觉格外熟悉,好似在哪里感受过这种触感。

    米雅雅拽了拽她的衣角,他这才发觉自己竟然在发呆。有些慌乱的笑笑,随后立刻碰过面盆内的清水将她脸上的洗面奶轻轻的洗掉,直到脸上没有残留任何泡沫彻底的干净为止。

    看着那张刚刚洗过的小脸更加的白净通透,穆雪峰发觉,米雅雅竟然比一般的女子还要漂亮。或许是看惯了画着艳妆女子的关系。头一次看见如此清爽的女生,顿时觉得有种奇怪的感觉。

    “去我房间睡吧,不是说清远生你气了么?我去清远的房间睡,今天我的房间就让给你好了。”穆雪峰只是自言自语的说着,根本不顾米雅雅是否同意,直接将她拖进了那间房间,那间昨夜供两人发生暧昧关系的卧室内。

    米雅雅的心跳顿时加速的跳动着,有些恐惧的看着眼前的穆雪峰,双手紧张的搅在胸前。

    这一系列的举动完全没有逃过穆雪峰的双眼,他只是轻柔的在她耳边说道“放心,这个房间不会闹鬼,你就乖乖的睡在这里就好。”

    牵着她的手走到床边,将她按到在柔软的床垫内,米雅雅眼前顿时再次浮现出昨夜的情景。惊恐的闭上双眼,身体不住的颤抖的更加厉害。

    穆雪峰以为米雅雅是因为恐惧才会如此,匆忙的将被子盖在了她的身上。随后关掉卧室内的台灯,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想要去穆青远的房间睡觉,却诧异的发掘卧室内的门被紧紧的锁住。看来两人吵得很凶,否则清远不会连门都不肯打开吧?

    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好走到楼下的客厅内睡在了沙发上。像他这样无私的哥哥,把自己的房间让给自己的弟妹,自己却睡在沙发上的人,估计还真是难找啊。

    想不到自己会为了一个女子那样,他究竟是出于对弟弟的疼爱,还是对米雅雅的心疼呢?

    关于这个问题,他却始终找不到任何的答案。

    客厅内开了一盏小夜灯,总觉得这空荡荡的豪宅内若是一片漆黑没有一点光亮的话,那个丫头或许会害怕。内心封闭的人,本就比别人更加害怕黑暗不是么?

    若是如此的话,米雅雅应该比常人更加惧怕夜晚的来临。真想知道她之前都是怎样的生活着的。

    “妈,妈妈!不,不要!”就在昨天躺过的那张床上,米雅雅不断的翻转着自己的身体,嘴巴一张一合的呼唤着自己的母亲,可即便如此,她却还是觉得恐惧和伤感。

    又做恶梦了,每次神经高度紧张的时候就会梦见自己的母亲。梦见当你年那残忍的一幕,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一场噩梦,昨天经历了一场噩梦,一场只有自己,穆青远以及姐姐才知道的噩梦。

    尽管是噩梦却又无法说出真相,只能将所有的委屈全都吞进自己的肚子里,正是因为那样的委屈,才会让她变得如此孤僻另类。在外人眼中她的确是另类的。

    “啊!”嘴巴猛地张大,身体瞬间从床上坐了起来,满头大汗,那张小脸更是惨白一片,不用看也知道,她又做噩梦了。

    四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讨厌在作了噩梦之后又身处在这样冰冷漆黑的环境中。

    打着赤脚摸索着走出房间外。远远地便看见楼下似乎有一抹微弱的光亮。嘴角终于露出一抹微笑。双腿不由自主的向着那片光亮靠近着。

    一步有一步,然而当她真正靠近那片光亮后,才发觉穆雪峰正睡在沙发上。

    心里微微颤了一下。他不是说要睡在穆青远的房间内么?既然如此,为何又睡在了沙发上?

    为了把自己的房间让给自己,却之身一人睡在这里?

    “你,到底是天使还是恶魔?”蹲下身子,靠在他的侧面,一遍遍无声的询问着。

    可她的心中却早就已经有了答案。

    双手紧紧的拽着他的衣角,将头靠着他的胳膊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在这样一个漆黑的夜晚,她需要光亮,也需要一个结实的臂弯能够容纳自己,最起码可以驱散她心中的恐惧和担心。

    两个人就这样彼此互相依靠着沉睡到天亮,只是两人本身却丝毫没有任何察觉。

    当太阳再次高高升起的时候,豪宅内已是一片暖融融的景象。睡在沙发上的穆雪峰比米雅雅提前睁开了双眸,然而当他睁开双眸的瞬间,却惊讶的发觉米雅雅正一脸安逸的睡在自己的身侧。虽然是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可是她的脸蛋一直紧贴着自己的双臂。

    不仅如此,她的两手更是紧紧的揪住他的衣角。好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般。

    对于这种举动心里更是诧异不已。他分明已经把房间让了出来,为什么不在房间内睡觉,反而在这里受罪?

    昨晚,难道自己睡着的时候,又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雅雅,醒一醒,怎么睡在这里了?地板这么凉,怎么不会房间内睡呢?”穆雪峰将米雅雅轻轻的摇醒,她却只是迷茫的看着四周,一脸的茫然无措,不知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看到眼前的穆雪峰,这才想起昨夜发生的一幕,因为做了噩梦,因为怕黑她才会循着光芒来到这里。想不到竟然真的在这里睡了整整一夜啊。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慌乱的冲着穆雪峰点了点头,随后立刻站起身来准备去厨房内准备早餐,谁知刚一起身,还未站稳,她的身子就僵硬的直接摔进了穆雪峰的怀内。

    突如其来的怀抱让穆雪峰愣了愣。身子同样僵直在那里,说不出的异样感觉涌过全身,低头看着怀内的女子,却早已因为害羞而羞红了脸蛋。

    “没事吧?是不是双腿没有了知觉?你坐在地板上整整一夜,这样突然站起来肯定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的。先缓缓在动弹吧。”

    穆雪峰只是紧紧的拥住她的身体,用自己的双臂支撑着她全部的重量。

    而穆青远清早打开房门的瞬间,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幕。自己的哥哥同米雅雅亲密的搂抱在一起。嘴角嘲讽的笑容越发深刻,昨夜米雪还肯原谅她的背叛,可是想不到今日清晨就当着自己的面上演了如此火辣的戏份。

    是不是米雪这个姐姐对待这个妹妹太过温柔?

    总是表现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可背地里却又偷偷的勾引自己的哥哥,这样的女生,真的让他觉得恶心。不仅仅是恶心,甚至是厌恶。

    米雅雅抬眸看向楼梯的方向,能感觉到一到强烈的光芒正在炯炯的注视着自己,她那双晶亮的眸子不期而遇上穆青远那双冷漠的双眸,心里顿时寒了寒。慌张的从穆雪峰的怀内挣脱出来,不顾双腿的麻木和疼痛,径直本想厨房开始准备早餐。

    这似乎才是她在这个家里唯一的条件。如果自己连早餐和家务都不准备的话,是不是就会直接被驱赶出去?

    那些事情她真的不敢在去想象,如果这里都不肯接受自己,父亲和后母也不肯接受自己的话,她可以去哪里流浪?&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