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一章 不为人知的故事
    &amp;lt;tblebrder0&amp;gt;

    &amp;lt;tbdy&amp;gt;

    &amp;lt;tr&amp;gt;

    &amp;lt;tdidth&amp;qut;360px&amp;qut;&amp;gt;

    style&amp;qut;brderrightf91pxdshed;brdertpf91pxdshed;brderleftf91pxdshed;brderbttf91pxdshed&amp;qut;&amp;gt;&amp;lt;legend

    style&amp;qut;bkgrundlre7f4fe&amp;qut;&amp;gt;

    style&amp;qut;fnteightnrl;fntsize12px;lineheight160;fntstylenrl;fntvrintnrl;textdertinnne&amp;qut;

    lrblue&amp;gt;&amp;lt;legend&amp;gt;

    &amp;lt;td&amp;gt;

    &amp;lt;tdidth&amp;qut;360px&amp;qut;&amp;gt;

    style&amp;qut;brderrightf91pxdshed;brdertpf91pxdshed;brderleftf91pxdshed;brderbttf91pxdshed&amp;qut;&amp;gt;&amp;lt;legend

    style&amp;qut;bkgrundlre7f4fe&amp;qut;&amp;gt;

    style&amp;qut;fnteightnrl;fntsize12px;lineheight160;fntstylenrl;fntvrintnrl;textdertinnne&amp;qut;

    lrblue&amp;gt;&amp;lt;legend&amp;gt;

    &amp;lt;td&amp;gt;

    &amp;lt;tr&amp;gt;&amp;lt;tbdy&amp;gt;

    “对了。请记住我们的址读看看小说”扬益像是突然想起来似地。“老雷,你带几个精明的手下,将那个废旧仓库周围买下来,然后建一个大型的训练场。”

    “老大,你要大型训练场做什么?”雷霸天不明所以。

    “我要建一个保公司。”扬益自信满满的说道:“另外,你以为就你手下的那些小混混就能把咱们潜龙帮发展壮大?”扬益看着黑下来的天空。眼神坚定而又深邃。他要建一个保公司不仅仅为了训练手下。他还要为自己培养一批心腹,一批可以保证自己身边人安的绝对力量。

    “保公司?”孔凡眼前一亮。“老大,咱们还可以在地下建一层训练场。这样一来,也方便了许多,不怕有心人拿这个来说事。”孔凡建议道。

    “这样,孔凡,你负责,老雷就负责挑一批忠心的,有潜力的手下作为咱们保公司的第一批学员。”

    扬益不得不承认,这孔凡是一个不可小觑的人才。有这样的人帮他,扬益也可以安安心心的当他的甩手掌柜。只是对于他们的忠心,扬益倒也不是很担心。至少他们在几千万面前动心,或者动心了只是没表现出来。

    扬益将在九龙戒的里找到的几个秘方又抄了一遍,一种是天蚕养容膏,有美白祛斑,延缓衰老的作用。另一种是生肌粉,还有就是酒的配方。扬益挑这几个配方,一来容易制作,二来,配方中的一些原料都比较常见,至于酒所要的酒曲草九龙戒里还有不少。扬益估计这三样东西赚的钱是一笔骇人的数字了。

    扬益将标清制作方法和所需要的原料的秘方交给孔凡。“这几个秘方,你必须保管好。不能让别人知道,而且,后一道制作工艺你必须找可靠的人来做。不能让工人知道完整的流程。”扬益郑重的交代着。他怕自己钱没赚着,反而为别人做了嫁妆。

    “知道了。”孔凡小心翼翼的接过秘方贴身放好。心里却是很感动。这秘方,不单单是钱的问题,还是扬益对他的彻底信任。扬益从给他人参让他去卖,到现在给他秘方。每一次都放心的交给他,没有丝毫的怀疑和犹豫。就凭这份信任,孔凡甘心为扬益卖命。

    “好啦,”扬益站起来看了看外面已经完黑下来的天,拍拍手道:“好啦,我也该回去了。”

    “老大,都这么晚了,就别回去了?楼上有房间,你看”雷霸天淫笑着挽留道。

    扬益没明白雷霸天的笑代表什么,也没太在意,想了想,反正回去也没什么事。已经这么晚了,还要打车,确实挺麻烦的。就点了点头道:“好。”

    “我去叫人弄饭。”雷霸天说完嘿嘿笑着出去了。

    扬益看着雷霸天的笑,怎么看怎么觉得不舒服,心里怪怪的,可是怪在哪他又说不出来。“他笑什么?”扬益问一脸笑意,却硬憋着的孔凡。

    “我,我也不知道。呵呵”孔凡一张老脸憋得红的发紫。

    扬益不明所以,也只好不去想。

    吃完饭,扬益从房间里出来在趴在二楼的护栏上看着一楼扭动着身姿的男男女女。

    刺耳的电子混合音乐刺激着他们年轻的身体急速分泌荷尔。认识的,不认识的,身体贴着身体摩擦着,恨不能将对方就地正法。有的已经忍不住带出去开房了。

    “这里人真多。”扬益看着下面群魔乱舞的景象说道。他还真没去过酒,也不知道里面乱成这样。

    “这还是少的呢。”孔凡笑眯眯的说道。“到了周末,这里的人才叫多呢。”

    “这一晚上你们能收多少钱?”扬益问道。

    “也不多,就是几十万。”

    “几十万?”扬益愕然的看着孔凡,这还叫不多。

    “呵呵,”雷霸天笑了笑。“老大,这算什么?别人酒里要是再卖粉的话一晚上就能收入一百来万呢。”

    扬益这才想起当初孔凡他们说不涉毒的事情。“你们为什么不贩毒,不逼迫女的?”扬益奇怪的问道。“其他酒应该靠这些进钱的?”

    “唉,”孔凡看了一眼雷霸天,才说道:“老大,其实我和雷哥是一个孤儿院的。那时我七岁,雷哥八岁。然后我们同时被一对夫妇认养。”扬益发现孔凡和雷霸天眼神里都闪现着泪光。“那对夫妇因为没有儿女,所以对我们视如己出。那畜生做了点小生意,日子过的倒也幸福。可是”孔凡声音有些打颤。低头抹了抹眼泪。

    “可是后来那畜生开始吸毒,”雷霸天接着孔凡的声音说道:“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车子,房子。后也不知道听谁说的,竟然逼着义母去供他吸毒。”雷霸天仰头深深的吸了口气。他怕自己也哭出来。“义母法忍受屈辱,跳楼自杀了。我们两个就在垃圾桶里找吃的。呵呵”雷霸天自嘲的笑着。仿佛回到了他们小时候。

    “我们成了两个小乞丐,可是别人都欺负我们。有好心人给我们的钱和吃的,都会被那些人抢走。”孔凡深深的看着雷霸天,眼中满是浓浓的亲情。胜似亲兄弟的感情。“雷哥为了我不被别人欺负就天天和人打架。有一次雷哥看到我被两个小混混欺负,冲上去和他们打架,被他们在头上拍了一砖头。差一点死掉。”

    扬益感觉自己眼睛里进沙子了,眼泪想流出来。努力的止住。他甚至可以想象得到两个瘦小的身影和别人为一口吃的打架的场景。

    “我背着雷哥到医院去,他们说我们没钱,不给看。”孔凡的声音已经被泪水淹没了。几乎不可闻。

    “要不是一个好心的小护士偷偷给小凡一卷纱布,我估计已经死了?”雷霸天动情的说道。说起来他们兄弟每人都欠对方一条命。但却不可以抵消。

    扬益看着两个不停抹眼泪的大男人,没有笑,也没有同情,心里只有深深的震撼。为他们的精神震撼。为他们的遭遇震撼。每个人在哀怨自己的生活是如何如何凄苦的时候,却不知道还有比他们苦一百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