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逃吧!
    &amp;lt;tblebrder0&amp;gt;

    &amp;lt;tbdy&amp;gt;

    &amp;lt;tr&amp;gt;

    &amp;lt;tdidth&amp;qut;360px&amp;qut;&amp;gt;

    style&amp;qut;brderrightf91pxdshed;brdertpf91pxdshed;brderleftf91pxdshed;brderbttf91pxdshed&amp;qut;&amp;gt;&amp;lt;legend

    style&amp;qut;bkgrundlre7f4fe&amp;qut;&amp;gt;

    style&amp;qut;fnteightnrl;fntsize12px;lineheight160;fntstylenrl;fntvrintnrl;textdertinnne&amp;qut;

    lrblue&amp;gt;&amp;lt;legend&amp;gt;

    &amp;lt;td&amp;gt;

    &amp;lt;tdidth&amp;qut;360px&amp;qut;&amp;gt;

    style&amp;qut;brderrightf91pxdshed;brdertpf91pxdshed;brderleftf91pxdshed;brderbttf91pxdshed&amp;qut;&amp;gt;&amp;lt;legend

    style&amp;qut;bkgrundlre7f4fe&amp;qut;&amp;gt;

    style&amp;qut;fnteightnrl;fntsize12px;lineheight160;fntstylenrl;fntvrintnrl;textdertinnne&amp;qut;

    lrblue&amp;gt;&amp;lt;legend&amp;gt;

    &amp;lt;td&amp;gt;

    &amp;lt;tr&amp;gt;&amp;lt;tbdy&amp;gt;

    “不行。读看看小说”杰森决然的拒绝道:“作为杀手,保证雇主的秘密是首要的原则。这是道上的规矩。要是传出去是要被同行耻笑的。”

    “少他妈给老子讲规矩。”扬益不耐烦的挥手道。对小琪咬牙切齿的说道:“小琪,把他打残,让这黄毛鬼子再和老子讲规矩。”

    杰森唰一声,左手自怀中掏出一把金灿灿的小手枪,遥遥的指着扬益和小琪。脸上露出一丝阴沉的笑容。“我不用知道它是什么怪物了,下一刻,它就是一具死尸。”杰森脸上露出胜利的微笑,心弦却绷得紧紧的。他不知道手枪对这两个怪物会不会起作用。只是现在,只有放手一搏了。

    小琪轻蔑的看着杰森,像是看耍猴一样。唇瓣裂开老大一个口子。就差笑出声了。后退使劲一蹬,刹那间已经到了杰森眼前。速度到了极致。空中留下长长的一串残影。

    杰森瞳孔骤然放大,满是惊骇之色,对着空中连开了几枪。眼看着小琪就近在眼前了,杰森毫不犹豫的开了枪。子在空中划过一道璀璨的痕迹,呼啸着朝小琪的额头飞去。

    打中了,杰森心里一喜。可是又是一惊,子打中了小琪的脑袋,然后打在小琪身后的水泥地面。一声轻响,将地面打出一个小坑。子没有遇到一丝阻碍。杰森这才反应过来。哪是什么打中了,原来打中的是一道残影。可是反应过来一惊来不及了。小琪早已经落在了他的肩膀上,一只爪子掐着杰森的脖子。两只兔眼睛眯在一起对着他笑呢。

    扬益刚才也紧张的要命,手心里是汗,看到小琪抓住了杰森,才放下心来,长出了一口气。慢慢走到杰森跟前,自他手里夺过金色的小手枪,细细打量着。越看越喜欢,毫不在意的揣进自己的怀里。

    “还给我。”杰森恼怒的看着扬益,作势欲抢。

    小琪爪子紧了紧,看着扬益道:“主人,要不要”小琪传音道,然后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

    “等等。”扬益连忙阻止了小琪。这货,也不知道在九龙戒里做了什么?怎么出来以后就知道杀人了?很好玩吗?对着杰森换上一副自认为会让他着迷,不是,会让他自卑的笑容。“这个什么森林。你能看明白我这兄弟的手势?他想当年可是杀遍雌兔敌手,手上的鲜血都够汇成一片湖了。号称刽子手,嘿嘿”扬益阴阴一笑。“你要是不说是谁让你来杀我的话,他可不会在乎多杀你一个的。你可要好好想想啊。”扬益友好的拍了拍杰森的肩膀。一副我是好人,我是为你好的表情。

    小琪瞪大了眼睛看着扬益。我草,我什么时候有这么恶心的称号了?杀遍此图敌手?扯淡呢。主人撒谎,逼供的功夫还真不咋地。小琪眼里将扬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从头到脚鄙视的体完肤。

    扬益被小琪看的难得的不好意思了一回。嘿嘿一笑,也不说话。

    杰森并没有被扬益吓着,眼睛一闭道:“你杀了我,上帝会惩罚你的。百度搜索读看看

    “上帝?”扬益嗤笑了一声。“上帝手还没有这么长,伸不到俺们这疙瘩,这块归玉皇大帝,如来佛管。”

    杰森像是入定了一般,站在那,不言不语。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狠的扬益牙痒痒。出手如电,手中寒芒一闪,刺在杰森腋下极泉穴。

    “啊。”杰森一声惨嚎。声音贯彻云霄。脸色苍白如纸,额头上流出豆大的汗珠。浑身如筛子一般颤抖着。杰森用喷火的眼神看着扬益,恨不能将这家伙生撕活剥了。咬着牙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扬益扬了扬手中的银针,脸色笑的很灿烂“只是给你打了一针而已。”

    而已?小琪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他还不知道主人有这一手。要是给自己屁屁上来一针。小琪打了一个冷颤,不敢再往下想。

    “卑鄙的华夏人,我们组织不会放过你的。”杰森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声。目光死死的看着扬益。轻蔑的笑了笑:“你不要妄想从我嘴里得到一丝信息。”

    “有种。”扬益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嘴角泛出一阵冷笑。“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索性坐到地上看好戏。

    “主人,”小琪舔着脸趴到扬益跟前。讨好似地问道:“你对他做了什么?看他的样子好像很痛苦呢!”

    “没什么,也就是在他的某个穴位上轻轻的扎了一下而已。”扬益抬头看了看还在死撑的杰森,神秘的一笑。“这一扎,疼痛遍及身,慢慢的痛入骨髓。这还不是主要的。”说道这里扬益故意停顿了一下。看到杰森也在竖起耳朵听着。扬益忍住笑意道:“主要的是这种疼痛会持续五六分钟,然后还会伴随着奇痒,就好像一万只蚂蚁在身体里爬一样。当一个人忍耐到法忍受的时候,就会自由自主的用手抓,一直抓,越抓越痒,越痒越抓。后自己亲手撕掉自己的皮肉。慢慢的在痛苦中死去。”

    小琪听的大汗,主人太邪恶了。这种主意都能想的出来。想不佩服都不行。下流都不足以形容了。不过,我喜欢!

    嘿嘿主仆两个相视而笑。表情要多渗人有多渗人。

    杰森将扬益的话一一字不漏的听去了。要说仅仅是钻心的疼痛他还能忍受,他们在基地什么训练没受过?何况是身体上的痛。可是听扬益的意思是过一会还会有要命的痛痒。杰森打心里发寒。咬了咬牙道:“你这恶魔,上帝不会放过你的。”

    “嘿嘿”扬益贱笑了一声,拍着手掌道:“欢迎上帝的到来。”

    “啊”杰森突然大喊一声,躺在地上打滚,浑身痒痛难当,完好的左手在身上胡乱的抓着,留下一道道血痕。杰森脑子一片空白,只剩下痒,前面所受的那些疼痛和这比起来太微不足道了。“啊你是魔鬼!魔鬼。”杰森的手一刻不停的抓着身上所有能够到的地方。嘴里大声嘶吼着,谩骂着。他感觉自己的嗓子都哑了。不到一会,浑身上下就已经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了。衣服被抓成了布条。身上满是血,像是从地狱走出来的血人。看起来恐怖异常。

    “主人,是不是太残忍了?”小琪眼里闪现出一丝不忍。

    “残忍?”扬益嘴角上翘,他要杀老子的时候怎么不觉得自己残忍。淡淡的说道:“小琪,你还不懂这个世界,比这残忍的事情多了去了。我只是一报还一报,没有什么残不残忍。”

    “啊,我说,我都说。”杰森躺在地上开口求饶道。他宁愿一死也不能忍受这种非人的折磨。心里早已认定,扬益就是魔鬼。

    “早说不就不麻烦老子了吗,何必非要受这罪?真是贱骨头。”扬益拿出银针,闪电般刺入他肋下三寸,神元暗度,将杰森堵住的穴位导通。

    杰森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一般,趴在地上喘着粗气。看扬益的眼神里带着愤恨,还有惧怕。是的,杰森真的害怕了,他不怕死,能挤入世界杀手榜,哪个不是早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可是面对扬益鬼神莫测的非人手段,他是真的怕了。这是来自灵魂的害怕。这一辈子都会成为他的梦魇。

    “说,是谁让你来的?”扬益揉着疼痛的肩膀问道。

    “让我说也可以,不过我有一个要求,如果你能答应”

    “条件?哼哼你还有资格跟我提条件吗?”扬益厉声打断杰森的话,目光如电的盯着杰森。居高临下的感觉真好。扬益心里暗叹了一声。冷笑着拿出了明晃晃的银针,在杰森眼前晃了晃。

    杰森看着发着寒光的银针,打了一个冷颤。手不自觉的捂住被扬益扎扎过的地方。急急的开口道:“我不知道雇主是谁,命令是组织直接下达的。”杰森眼珠子乱转,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来你吃的苦头还不够啊。”扬益举起手中的银针,作势欲扎。

    “主人,这小子忒不老实。你交给我。我保证让他连小时候尿过几次床都给你问出来。”小琪眼里闪现着兴奋的光芒,

    扬益看着小琪伸出舌头舔嘴唇的可爱模样。心里经不住的恶寒。任谁也想不到这么可爱的一只兔子会是杀人不眨眼的妖怪。倒是可以当做杀手锏来用。

    杰森急了。连忙道:“我真的不知道啊,是一个自称姓谢的打电话告诉我的。”

    “姓谢的?”看来给他的教训还不够啊。扬益摸了摸下巴,嘴角翻出一丝阴狠的笑容。

    “你可以走了。”扬益摆摆手道。

    小琪听见扬益要放杰森走,微微一愣。从杰森肩膀上跳了下来。传音道:“主人,就这么放他走了?”

    “你真的放我走?”杰森慢慢的从地上爬起来,不可置信的看着扬益。

    “少他妈废话。”扬益不耐烦的吼道:“再不走老子可要反悔了!”老子还是心太软啊。扬益声的苦笑着。

    杰森听见扬益肯定的回答,头也不回的向楼梯口冲去,连枪也顾不上拿。这鬼地方他一刻也不想待了。

    “主人,你真的放他在?”小琪带着一丝阴笑。“要不要我去灭口?”

    扬益笑着一巴掌拍到小琪脑袋上。“你小子怎么老想着杀人?”看着楼梯口早已经消失的身影。扬益幽幽道:“你说,我要是把他杀了,他们组织会不会帮他报仇?”

    “怕什么?”小琪挥了挥爪子。轻蔑的笑道:“他们来多少也不够我,哦,不是。也不够主人你灭的啊!”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扬益轻轻地抚摸着小琪光滑的皮毛。眼神深邃。

    “哦。”

    “走,先回去!”扬益拍了拍屁股的土,眼神里露出锋利如刀的光芒。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道:“这是你们逼我的?”

    “什么?失败了?”j省某一座别墅里。一个中年男人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神茫然,手里的电话掉到地上都不自知。

    “老谢,老谢,你怎么了?”徐倩看到谢青山坐在地上,吓了一跳。急忙跑过来将他扶起来。“你可别吓我啊!”

    “唉”谢青山长叹一声,瞬间仿佛苍老了十岁。拉着徐倩的手,静静的看着妻子的脸,依稀还能看出当年的美丽模样。“这些年苦了你了。”谢青山带着一丝颤音说道。可是眼神却前所未有的真挚。

    徐倩的眼泪像是决堤了一般。有这一句话,即使吃再多的苦也值了。扑到谢青山怀里大哭道:“老谢,我不苦,我一点儿也不苦。”

    “老婆,我这些年为了工作冷落了你。”谢青山摸着妻子的秀发,老泪纵横。“我对不起你。”

    “老公,”徐倩流着泪笑着。目光迷离的看着谢青山。坚定的说道:“有你这些话,我徐倩纵是死了也值得了!”

    谢青山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用力的将徐倩拥进怀里。

    徐倩抹了抹眼泪,仰着头看着谢青山,心里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颤声问道:“老公,是不是公司里发生了什么事?”

    “你带着小豪到国外待一段时间。”谢青山咬着牙道。

    “为什么?”徐倩的手轻轻抚摸着谢青山的脸,眼里满是深情。

    “没有为什么?”谢青山推开怀里的徐倩。声音蓦然提高了许多。“去收拾东西。我订机票!”

    “不,我不走。”徐倩仿佛发了疯一般。“再大的困难我都要陪在你身边!”

    “走。”谢青山一声大喝。眼睛发红的盯着徐倩。好像一头野兽。

    徐倩吓的连连后退了几步才止住。突然哇的一声哭出声来。捂着脸向楼上跑去。

    逃,逃的远远的,永远不要回来了!谢青山看着妻子的背影。仿佛用尽了身的力气似地。坐在沙发上默默语。

    求推荐和收藏啦!赶紧将你们手里的票票砸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