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三章 爱你,可是我却说不出口!
    ps:感谢惜缘心,天gdk夜雨闪等人的打赏。请记住我感谢默默送票票收藏的那些读者。凡是所有支持本的人,我都爱你们!

    扬益看着远去的警车,眼里闪过一缕杀机。如果不是为了引出背后的主使者,扬益真的有杀了这人的冲动。建度假村这事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这个穷的鸟不拉屎,却生他养他的地方。也是为了生活在这里的那些乡亲,那些跟自己一样,穷怕了的农民。

    扬益也想把这里其他几个村子都打造成度假村,都让他们过上好日子。可是他毕竟不是救世主,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如果不是刘家的大力支持,恐怕就连这一个度假村都实现不了。

    扬益进屋的时候,几女正凑在炕上一起打牌,每个人手里都还捏着一沓一块一块的零钱。看样子不像是正常的娱乐,而是在赌钱。

    几人喊的面红耳赤,眼神明溜溜的盯着自己面前的牌。就连夏雨欣这样的乖乖女脸上也是粉红粉红的。一脸的兴奋。

    他现在才彻底明白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回去光顾赌场。连这几个娇滴滴的美女都禁不住的诱惑,那些男人能忍住才怪呢。

    扬益汗颜了,赌徒,这都是些组织,纪律的女赌徒。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你玩玩也就罢了,竟然还赢钱,太过分了。这是犯法的,这是不合规矩的。都说小赌怡情,大赌伤身。你们这已经是算的上是大赌了,也不怕伤了那娇好的身材。老子玩的时候还是一毛一毛的呢。也不知道刚才那两位人民警察进来的时候她们有没有在赌钱,要是有的话这也太胆大了吧?扬益觉得自己有必要教教她们怎么赢钱。

    “扬益,过来帮我报仇,我输了好多呢。”孙颖见扬益站在门口,眼睛忽然一亮,像是看见救星般朝扬益招了招手。

    炸金花,好吧,扬益承认他会玩,而且玩的还算不错。小时候赢玻璃珠,稍微长大一点赢钱。虽然是一毛钱的底,可那也是钱不是?

    孙颖的一嗓子惊醒了正沉浸在赢钱感中的几人,都齐刷刷的望着扬益。夏雨欣没有出声,可是眼神里满是哀怨。她以前根本就没碰过这东西,压根就不知道怎么玩。要不是扬梦嚷着带彩头,她才不会玩呢。现在都已经输了好几十了。

    扬益看着夏雨欣那能把人给融化了的眼神,就恨不得现在去帮她大杀四方。可是这样就又把刘瑞琪和孙颖给得罪了。于是咬了咬牙,道:“我谁也不帮,咱一起玩。”

    可是搜遍了身也没搜到几块钱的零钱,只好可耻的从小妹跟前借了五块钱。

    扬益小心的搓开牌,一张红桃5,一张方块8,还有一张黑桃2。扬益毫不犹豫的将自己手里的两块钱压上。“两块!”

    夏雨欣悄悄的吐了吐舌头将自己的牌扔掉,刘瑞琪和扬梦也跟着扔了。只剩下穆月一家了。

    穆月一双水汪汪的眸子像是能看透人心似的,巧笑嫣然的望了扬益一眼,娇声道:“一块焖开。”

    扬益就纳了闷了,你就不能拿起来看看?万一小了就扔掉嘛,省的你多输一块钱。大了也能多赢点嘛。直接焖开是什么意思?

    扬益看也不看的把牌插进牌堆,笑道:“先输后赢。”扬益一边发牌一边问道:“我爸妈还有思宇怎么都不在?去哪了?”

    “爸妈被扬红星他们家请去吃饭了。小思宇被小弟带出去玩了。”扬梦神采奕奕的望着手里的牌,头也不抬的说道。

    “哦。月姐,你们怎么没去?”

    穆月俏脸微微一红。低声道:“我们怎么好意思去?又都不认识。”

    “是呀,人家主要是为了感谢你。我们和你只是朋友关系而已,去干什么?蹭饭吗?”刘瑞琪一脸揶揄的说道。还特别将朋友那两个字咬的很重。

    扬益老脸一红,也就不敢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要是自己的老爸老妈走亲戚窜门的时候都带着她们,别人会怎么说?你儿子的朋友你们带着干什么?不被传成儿媳妇才怪呢。

    也不知道今天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扬益手特别臭。抓烂牌的时候别人都就有牌了,抓好牌的时候一个比一个扔的。

    追后欠了一屁股债才逃之夭夭。说是屋里太闷,出去透透气。刚出来蹲在台沿上点了一根烟,穆月就跟了出来。笑道:“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事。你怎么不玩了?”扬益笑的阳光灿烂,心里忍不住感慨,这女人真是聪明的有点过分,男人藏一点事都这么难。太善解人意了,就是不知道是不是也同样善解人衣。

    穆月温婉似水的望着扬益,满眸子的柔情,笑道:“她们在玩呢,我就是出来看看你。”

    扬益总感觉穆月的眼神有点不对劲,至于具体哪里不对,他又说不上来。反正感觉怪怪的。“你是说今天打人的事吗?”

    穆月朝扬益淡淡的笑了笑。然后也不嫌门口脏,就那么挨着扬益坐下。

    “好像有人不乐意我建这个度假村呢。”扬益苦笑。扬益确定自己绝对没有得罪过姓温的,那么就意味着姓温的背后还有一只手在操控着。至于是谁,扬益真的猜不到。

    “怎么啦?”穆月急切的问道。光洁的眉头不自觉的皱在一起。颇为好看。

    扬益将今天的事情挑着说了一遍,然后笑问道:“你说,会是谁呢?”

    穆月有些歉意的摇了摇头。她和扬益认识的时间不长,况且还大部分时间都在诊所里。唯一知道扬益得罪过的就是那封扬益诊所的曾元了。

    扬益拍了拍穆月的肩膀,笑道:“没事,别担心了。也许是有人见我这么败家,羡慕嫉妒恨了也不一定。”扬益在安慰穆月,也在安慰自己。“对了月姐,这几天在我家呆着闷吗?我们这穷山穷水的。也没个好玩的地方。”

    “没有。”穆月淡淡的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丝缅怀。浅笑道:“扬益,你知道吗?在你家的这几天是我开心,充实的几天。你爸妈对我们都很好。我有时候就有那么一种错觉,还以为这是我的家,叔叔阿姨是我的爸妈。这里让我有一种家的感觉,一想到马上就又要走了,心里真的很不舍。”

    “月姐,你家在哪啊?咱们什么时候有时间去你家看看你爸妈啊。”扬益随口问着,眼睛却不受控制的一个劲往穆月领口瞄。穆月的身子微微往前倾,露出半边把花花的雪肌晃的扬益眼晕。

    穆月脸上的笑容一僵,慌忙的转过半边脸,低声道:“我家很远。以后再说吧。”

    扬益原本以为穆月会给他讲一个关于身世的很漫长的故事呢。这样他也就能肆忌惮的欣赏那一抹限美好的春光了。可是却被一句很远给打发了,扬益郁闷不已。不依不饶道:“能跟我讲讲你和小思宇的事情吗?”扬益眼珠子滴溜溜转,再次找了一个比较能拖延时间的话题。

    一讲到丈夫,穆月脸上却没有了刚才的黯然,一脸的平静。眼神怔怔的望着远处。半天才幽幽道:“我原本是一名教师,再一次偶然的情况下认识了他,他是一家公司的经理。我们认识了三个月就结婚了,一年后就有了思宇。好像是在思宇三岁的时候,他和公司的女会计带着公司的一笔巨款消失了。然后我就一直带着小思宇,再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啊。”

    王八蛋,这么漂亮的老婆他都舍得。诅咒他马上被警察叔叔抓走。

    扬益心里恶毒的诅咒一番,也不好意思在人家伤心的时候乘人之危了。死命把视线移开。道:“月姐这么漂亮,他跑了是他的损失。月姐你应该感到高兴才是。”

    穆月转头,眼睛直愣愣的望着扬益。摇头笑道:“我确实很高兴,在他消失的那天晚上我特地给自己做了一大桌子好吃的庆祝。你知道吗?和他结婚是我这辈子大的错误。从结婚一年后的时候我就已经不爱他了,一点都没有。”

    穆月虽然没说多么清楚,可是从字里行间,扬益能听的出来。穆月还是有怨气和不甘心。扬益觉得如果要是让自己遇到了那个男人,他一定第一时间捏爆那人的蛋蛋。然后再给他吃一大瓶伟哥,金蛤蟆之类的超级药物。然后再花钱请一个女的在他跟前自摸。你不是喜欢和女人跑吗?老子给你送女人来了,有种你就上吧。

    穆月如果知道扬益有这么恶毒的想法,一定会摸摸他的蛋蛋的。看着扬益那张并不帅气,也没男人味的脸庞。穆月感觉这张脸不但占满了自己视线,也悄悄的占满了心。笑道:“你说我要是另外喜欢上了一个男人怎么办?会不会很耻?”

    “当然不会。喜欢一个人是上天赋予我们的权力。怎么能说耻?再说,是他对不起你,你们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一个单身女人喜欢别人有什么错?”扬益说的义正言辞,心却忍不住揪了起来。他多么希望穆月口中喜欢的那个人就是自己啊。

    “爸爸,妈妈,我回来了。”小思宇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难得的宁静。

    扬益朝穆月笑了笑,然后转身迎了出去。

    “爱你,可是我却说不出口!”穆月看着扬益的背影喃喃道。声音低的连自己也几乎听不到。

    ps:真不好意思哈,风扬犯了一个很低级,很白痴的错误,小思宇是男滴。下次注意,下次注意!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