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三章 良知何在?
    看小说就去客居&amp;p;

    看小说就去客居看章节shukeju

    第二百三十三章良知何在?

    扬国忠当了一辈子的农民,也老实本分了一辈子。在村里几乎从来都没有和别人面红耳赤过,别提是打架了。他从小就教导扬益兄妹,不让他们和其他同学打架,就算是被别的同学踢一脚也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拍拍屁股走人。反正又不会掉一块肉。刚开始的时候扬益不明白,总感觉那样很窝囊。可是后来长大了一些他才明白,老爸其实是担心自己会受到伤害。

    扬益小时候要是一打架,被老爸知道了都会先把他揍一顿,然后才会问原因。所以扬益的童年只能用憋屈来形容。几乎很少打架,就算是打架受伤也不敢让家里人知道。

    可是这次却不一样了,扬国忠和妻子柳慧枝的感情一直很好,吵架的次数用两只手都能数的过来,自然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欺辱她,所以扬国忠在这几十年里第一次有一种想打人的冲动,也是第一次允许扬益打人。

    柳慧枝有些害怕的拉了拉扬益的袖子,低声道:“娃,算了,咱还是回去吧。”她虽然在家里是老大,可是这不是家里,而且看对方也不像是一个好惹的人。她不想给扬益添麻烦。

    扬益也不想让老爸老妈心里留下什么阴影,心想今天也只能算这胖子走运了。看小说就去客居看章节shukeju所以有狠狠的踹了胖子一脚,转身笑道:“咱们走吧。”

    “你有种就别走,小子,我是不会放过你的。”胖子咬牙切齿的说道。心里却一个劲的暗骂,这群狗日的,都打了这么长时间电话了,怎么还没到?拿钱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跑的,办事的时候就跟老太婆似的。他好歹也算一条地头蛇了,从来都只有他欺负别人的份,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打自己的脸了。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打了,要是不还回去,以后还有什么脸见人。

    扬益刚转过的身子微微一滞,虽然知道这胖子是在激他,可是他还偏偏就吃这一套。佛也要争口气啊,何况是他。要是今天还真就这么灰溜溜的走了,反倒让别人瞧不起。转过头对着还在地上躺着的胖子微微一笑,道:“好吧,那我不走了。不过好让你的人点,我很赶时间。”拉着爸妈重坐回餐桌,可是柳慧枝和扬国忠现在哪还有心思吃饭啊,都对着一桌子的菜发愣。

    胖子见扬益果真不走了,脸上的喜色一闪而过,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拍掉身上被扬益踩的脚印,愤恨的看了三人一眼。赶时间?老子今天让你一次赶个够。胖子阴阴一笑,这才颠颠的跑到门口等人去了。不一会门口就想起了刺耳的警笛声,透过透明的玻璃,扬益看见那个胖子正对着其中的一个警察指手画脚的说着什么,然后就带着四个凶神恶煞的警察,耀武扬威的走了进来。颇有些狐假虎威狗仗人势的感觉。

    柳慧枝和扬国忠见警察来了,都已经吓的有些六神主了。他们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一直信奉着民不与官斗。见着那些当官的,穿制服的早早的就躲得远远的了。这一辈子害怕的就是和这群披着制服的人打交道,虽然扬益现在看起来是有钱了,可是也不可能厉害到能和警察叫板啊。有多少有钱人被抓了进去?柳慧枝一张脸变的有些惨白,急匆匆的从位置上站了起来,一把拉起扬益的胳膊,道:“娃,你还傻坐着干啥?咱走吧。看小说就去客居哎呀,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不小心,也不至于把警察都招来。”

    扬益笑着把柳慧枝重拉着坐下,笑着摇了摇头,道:“妈,你放心吧。他们不敢抓我的。”

    柳慧枝半信半疑的依言坐下,一脸紧张的看着进来的那几个警察。心里早就把自己埋怨的半死。她这一辈子都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遇到这样的事,可是今天第一次出门,怎么就给遇到了呢。

    胖子走到扬益的跟前,趾高气扬的看着扬益,满脸阴狠。回头朝着那人笑了笑道:“尚队长,就是这人打的我,你可一定要为我主持公道啊。”

    那个被称为尚队长的人之所以能从一个刚从警校毕业的人做到现在队长这个位置,和他的审时度势是分不开的。以前的队长就是因为得罪了自己得罪不起的人,这才把这个位置让给他,所以他一直谨记着一条。那就是只抓能抓的人。他每一次办案的时候都会先确定对方的身份。如果不是自己能得罪的,那他转身就走,如果是一个没有丝毫背景的平头老百姓。那就只能那人钱财与人消灾了。尚队长先是将扬益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遍,发现他衣着普通,身上也没有那些有钱有权人应有的气势。重要的是他身边的两人明显就是乡下的老头老太太。这些都只能说明这人也就一普通人,得罪了也所谓。冷笑着看着一脸镇静的扬益,道:“刚才是不是你动手打的人?”

    “是我。”扬益很配合的点了点头,然后给老爸老妈投过去一个放心的眼神。既然要玩,那就玩吧。

    扬益这人其实不懂得利用的就是人脉资源。刘家,军区大院,甚至算上还有孔凡和雷霸天。都跟他有交集,他们当中哪一个在省里或者市里没有认识的人,如果扬益愿意的话,这些人的人脉也会慢慢变成自己的人脉。可是扬益却从来都不会主动的去巴结,讨好。致使他现在还在机关里找不到一个可以说的上话,帮的上忙的人。每次有什么事情只能求助于身边的女人。扬益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小白脸了。

    说实话,扬益一直以来都是做自己想做的,根本没有刻意把谁放在眼里。论是谁,只要招惹到自己,他都是那种毫不犹豫的出手的狠角色,即使是自己现在还法扳倒的牛逼人物。相对于而言,扬益根本就不会把胖子这样的小虾米放在眼里了。原本以为这厮打了半天电话会叫来多牛逼的救兵呢,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刑警队的队长。

    “那就请跟我去局子里配合调查吧。”尚队长和那个胖子对视一笑,这样的事情他们又不是第一次干,只要带回局子里,没少半条命就不要想着出来了。朝身后的几人挥了挥手,道:“带走。”

    “你凭什么要抓我?”扬益依旧在笑,这是笑容显的有些发冷,原本法律是用来惩治坏人的,没想到现在法律倒成了某些人的工具了。这是老百姓的不幸,也是国家的不幸。

    “你殴打他人,这是故意伤人罪,是犯法的。我只不过是依法办事而已。”尚队长讲的那叫一个大气凛然,那叫一个气势恢宏。就跟上台领奖时发表感言一样。似乎自己就是警界的楷模,人民的英雄。所以少女梦中的帅哥似的。

    扬益恨不得喷他一脸,长的这么丑也就算了,披着一身皮不为人民办事也就算了,可是你把欺负人说的这么大义凌然干什么?“我殴打谁了?有什么证据?你们为什么就只相信他而不相信我呢?你该不会是拿了他的好处吧?”这货这么卖力,要说没拿那个胖子的好处他才不信呢。

    周围围了一圈的人看热闹。听了扬益的话都对尚队长开始指指点点。尚队长就算脸皮再厚,也忍不住一阵泛紫。他确实是拿了人家的好处了,可是这事情却是打死都不能承认的,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谁能保证其中没有某个大佬?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指着扬益,道:“你胡说,我只是依法办事而已,什么拿了别人的好处?小心我再告你一条诽谤他人罪。到时候有你好受的。”

    “那你怎么证明他说的话是真的?”扬益揪住不放,一副其实我才是受害者的表情。

    尚队长被气笑了,指着胖子已经停止流血的鼻子,冷笑道:“他的鼻子就是证据。你还有什么话说。”

    “他的鼻子说不定是他自己磕破的啊,你又没亲眼见到我打人。”扬益也耍起了赖。

    “至于是不是你打的,到了警局再说吧。来人,带走。”尚队长涨红了脖子喊道。一看这就是老油条了,不给他来点颜色他是不会老实的。

    “滚开。”扬益一把推开两个冲上来的警察,冷冷的瞥了尚队长一眼,尚队长如遭电击,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然后又强装镇静的往前走了两步,执拗的看着扬益。

    扬益不屑的一笑,指着尚队长的鼻子骂道:“警察队伍里有你这样的人真是丢脸,我们纳税人的钱都是用来养你们这帮蛀虫的吗?你看看自己现在是什么样子?这个j省每天有多少起抢劫案,杀人案你不去管,你倒是帮着胖猪来抓一个良好的市民。你对的起你的父母吗?你对得起给你开工资的国家吗?你对的起这么多纳税人吗?”扬益一口气骂了半天,连气都不带换的。心里也隐隐出了一口恶气。这些人就是犯贱,欠骂。你不骂他们心里还不舒服呢。也不知道他们每天问心愧的拿着国家的钱,去为那些有钱人当狗腿子,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的时候,良知何在?来分享

    看小说就去客居看章节shukej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