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章 强势的张家!
    正文第三百一十章强势的张家!

    第三百一十章强势的张家!

    孙玉奎满头大汗,刚等刘云飞一走就扑通一声跪在了自己的父亲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声说道:“爸,爸,你可要救救我啊。我不想坐牢啊。爸,你一定要救我啊。你可就我这么一个儿子啊。”

    孙玉奎此刻才真正的明白了什么叫做后悔。什么叫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以前嚣张惯了,也许是运气好,一直都没有碰到比自己有背景的。那些敢跟他作对的都被他以各种手段玩的死死的。原本以为张雅也只不过是一个平常人家的女孩子,而今天又恰巧碰见了。玩玩也没关系,只要砸一点钱就能相安事。可是却没想到,这次是真的踢到铁板了。

    他的几个狐朋狗友也都一一跪倒在地,在这一刻,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平时疼爱自己的父亲母亲了。

    他们才发现,原来离开父母,他们什么也不是。

    孙宗生有些奈的看了儿子一眼,擦了擦有些湿润的眼眶。强笑道:“儿子,你放心吧,没事。你先跟他们去自首,我去给你求情。就算撇开这张老脸不要,爸爸也一定会把你保出来的。”

    孙宗生虽然这么说,可是心里却一点底都没有。

    扬益他们从停车场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是繁星满空了。虽然是晚上了,可是长安街上的热闹景象却和白天没什么区别。

    也许现在对一些夜猫子来说,比白天加的有意义吧。

    张婉一边专注的开车一边眉飞色舞的说道:“表姐,你今天真的好厉害哦。把那个家伙两脚就打的爬不起来了,我决定了,以后出门就请你做我的保镖。”

    一想起打人的情形,张雅的脸就忍不住一红。

    在他的眼里,自己一定是一个暴力女吧。张雅忍不住想到。

    扬益从上车就没怎么开口说话。说实话,他今天被吓到了。这女人不是他能够招惹的起的,要是万一不高兴给自己来那么两下的话。

    光是想一想扬益都忍不住直打哆嗦,太可怕了。

    “扬益,你也很厉害哦。”张婉也顺带夸了一下扬益。

    扬益只是轻轻的笑了笑,并没有说话。这两个女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扬益已经想好了,等自己京都的事了了之后就赶紧回j省。和这两个女人还是老死不要往来的好。

    一路话,等到张家的小四合院的时候,莫詹老爷子的车还在门口停着,只是那两个保镖却不见了踪影。

    三人进去的时候,老爷子正在客厅了和莫老头下棋,看样子心情还不错。除了张峰,其他人都已经不在了,不知道是回去了,还是在其他房间。

    “爷爷?”张婉和张雅同时有些惊讶的喊了一声,声音里带着哭腔。

    张婉俩人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爷爷已经在床上躺了二十多年了,怎么就这么悄声息的好了呢?

    难道是和扬益有关?张雅忍不住想到,回头有些狐疑的看了扬益一眼。

    扬益这才想起来,她们在中途就被自己给气出去了,压根就不知道自己已经把老爷子给救醒了。

    老爷子抬头有些狐疑的看着张婉两人,然后不确定的问道:“你们是雅儿,婉儿?”说着眼睛就已经止不住的红了起来。

    老爷子一躺就是二十几年,根本就没有见过两个孙女的面。如果不是之前她们叫的那一声爷爷,他都不敢认。

    爷孙三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两个女孩子哭的稀里哗啦的。让扬益眼睛都有点发涩了。

    又是尼玛的狗血剧情。扬益恶狠狠的骂了一句。

    等认亲结束,老爷子笑呵呵的看了扬益一眼。道:“臭小子,你竟然敢把我的两个孙女拐出去一下午不见踪影。胆子还真不小。”

    扬益

    不是顾虑到这老头的身份,他真的很想骂人。明明是她们拐我出去的好不好?说好半个小时的,现在都几点了?

    “爷爷,你什么时候醒来的啊?我还说要等你醒过来要第一眼看到我呢。真是的。”张婉皱了皱可爱小巧的琼鼻,撒娇道。

    老爷子饶有深意的看了扬益一眼,道:“难道他没有给你们说吗?”

    “爷爷,你别告诉我是他把你治好的。”张雅一脸的不可置信。

    老爷子没有说话,只是笑呵呵的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张婉和张雅一脸恼怒的瞪着扬益,看她们那样子似乎恨不得咬下扬益一块肉来。

    “你们又没有问。”扬益似笑非笑的说道。

    莫老爷子见扬益已经回来了,本来是打算要告辞的,可是张老爷子却说家里的房间都空闲着,非要让两人住下。

    扬益虽然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是却也没有反驳。

    等几人重落座,张婉已经大嘴巴的将今天下午的事情都统统讲了一遍。尤其说道扬益和张雅是怎么打坏人的,是兴奋的眉飞色舞,手脚并用的比划着。

    听着听着老爷子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后已经冰冷的能结出一层冰霜了。静静的将张婉的话都听完,这才转头冷着脸问扬益“婉儿说的是真的吗?”

    “差不多是真的吧。”扬益模棱两可的回答道。

    “看来是我们张家沉寂的太久了啊,很多人都已经忘记了张家的存在了。看来是时候给那些人敲敲钟了。”老爷子低声呢喃道。沉默了半天,老爷子这才抬头轻轻的瞥了一眼扬益,轻声道:“小宋,你去给我找找他们的资料”

    站在门口的警卫员轻应了一声然后就急匆匆的出去了。

    莫詹饶有深意的看着张彦通,笑道:“我就知道,你老小子一醒来,整个京都就都宁静不下去了。”

    “老莫,你难道还不了解我吗?不是我想,只是有些人这几年似乎做的有些太过了啊。小峰刚才不也说了嘛,已经有很多人开始想要对付张家了。难道我还要忍气吞声?”老爷子虽然在笑,但是笑的却异常诡异。

    扬益根本就没有听懂他们在说什么,反正又不管自己什么事。扬益也懒的去想。

    那个警卫员很就将一厚叠资料拿了过来。老爷子只是轻轻翻开随意的扫了几眼。皱着眉头道:“工行分行的行长,位置不大,养出的儿子却胆子不小。看来也只有拿你开刀了。小峰,给你姐姐打个电话。让这些人都给那些年轻有为的人挪挪地儿。没本事就被站着茅坑不拉屎。”

    “知道了。”张峰点了点头就走出去打电话了。

    今晚注定很多人都要失眠了。

    张家老爷子醒来的消息被放了出去,然后一瞬间传遍了京都,许许多多之前临阵倒戈的人惶惶不安,电话打了一个又一个。可是这个时候,谁还敢站出来帮他们?而那些想动张家的人也一瞬间偃旗息鼓。张家有老爷子在,那就是一座高不可攀的泰山。没有谁能撼得动。

    而孙宗生就在回家的路上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总行打过来的。说他明天不用来上班了。孙宗生虽然已经想到了坏的结果,但是万万没有想到,张家的行动会这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瞬间就像是老了十岁。

    他能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和努力。可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会被这么小的一件事给毁了前程,而且还毁了儿子的一生。

    不仅仅是孙宗生,跟他儿子一起参与其中的那些二世祖的家长也都差不多接到了上司的电话。都是同样的一句话。而那些不在体制中的人虽然没有接到电话,但是他们的日子也一定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听完张峰的报告,老爷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张家,这次就要强势一会,让那些瞎了狗眼的人好好看看。我们张家也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扬益一脸骇然。他还是小瞧了张家的能量。

    张老爷子一醒过来,多少人悔的肠子都青了。他们当时见老爷子倒了,还以为老爷子这辈子肯定是要在床上度过了。张家也算是走到了尽头,可是万万没想到张老爷子竟然奇迹般的醒来了。这对他们来说,绝对是一次灭顶的打击。

    扬益现在已经开始同情那个叫孙玉奎的家伙了,没吃到羊肉,反倒惹了一身骚。看老爷子的这架势是要拿他们这些人开刀了。也不知道那个估计算是现代第一个太监的男人会在牢里待多少年。

    老爷子见扬益惊讶的表情,浑不在意的笑了笑,道:“小扬啊,有很多事情你还没有接触到,不明白其中的原委。等你到了一定的层面你就会知道,什么叫坐的高,才能看的远。”

    擦,我只知道站的高,尿的远。不明白坐的高,看的远。

    扬益翻了翻白眼,却没有说话。老爷子这个层面的人物确实是他不能想象的。但是很显而易见的是,权利越大,盯着的人也就越多。

    莫詹笑吟吟的看着扬益,张老头能这么说,那么就代表着,他已经不拿扬益当外人看了,这也算是一件大好事。至于京都那些上层的人怎么权力交锋,都和他没什么关系了。他相信,张老头这次站起来,那么就绝对不会倒下去了。

    老爷子见扬益不说话,轻轻的笑了笑,接着说道:“小扬,我今天说的这些话你或许不太懂,但是等你有一天站到一定的位置或者有一定的阅历的时候,你就能明白。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不要去轻易相信任何一个人,即使是过命的兄弟朋友。当足够的利益摆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谁都有可能背叛你。如果他们没有背叛,那只能说明给他们的利益还不够多。”

    扬益却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笑道:“老爷子,要是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是不是连自己的亲人都不能去相信了?要是每天都活在怀疑当中,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是啊,那活着有什么意思?”老爷子的眼神有些迷离,轻声呢喃道:“我当年也是跟你一样的想法,然后就在床上躺了二十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