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二章 我也是华夏人!
    正文第三百一十二章我也是华夏人!

    第三百一十二章我也是华夏人!

    扬益一愣,国外来人了?什么人?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可是没等扬益来得及问,宋延锋就撂下一句话说见了面再仔细说就匆匆挂了电话。

    “怎么?有事?”莫詹老爷子见扬益的神色不对,轻声问道。

    扬益苦笑一声,缓缓的摇了摇头,道:“我具体的也不知道,他只是说让我在机场等着,不过老爷子,我估摸着我可能现在回不去了。”

    “嗯。”老爷子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神色不变的将头转向了外。

    到了机场没等多久,宋延锋就小跑着进来。冲莫詹老爷子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冲扬益打了一个眼神。

    莫老爷子也知道自己在这不方便,只是嘱咐扬益在京都小心一点,要是出了什么事情就给他打电话。然后带着两个保镖上了飞机。

    “宋哥,到底怎么回事啊?”等老爷子进了检票口,扬益一脸凝重的问道。

    虽然不知道国外来人和他有什么关系,但是扬益感觉应该是冲那个治疗癌症的事情来的。

    宋延锋也没急着开口,而是拉着扬益急匆匆的上了外面早就等着的车子。等车子开了才开口道:“来的是各个国家的医疗专家团,他们不但要求华夏偿治疗他们国家的癌症患者,而且还要求说要把那种药物给他们检查,说是要确认是中药还是西药。贺部长说了,他们真正的目的应该是想要研究出药物当中的成份,然后仿制。后打上西医的标签。这群洋鬼子真他娘耻!”

    宋延锋一口气将话说完,然后一脸凝重的看着扬益,静静的等着扬益的答案。

    扬益静静的听完,心里忍不住冷笑。

    芝人芝马的血液,要是那么容易仿造的话,那也就不叫奇草了。

    可是,让扬益唯一不能接受的是,这群洋鬼子竟然还想要华夏治疗他们国家的癌症患者,这简直是痴心妄想。要说多给一大笔钱的话还可以考虑考虑。

    其实他们这样做也能想象得到,那些强国本来就是不讲道理的。

    既然他们要耻,那就遂了他们的心思。

    扬益倒是想要看看,当他们那些所谓的高科技仪器法研究出药液的成分的时候,还会不会说这药也是有违科学的。

    到了卫生部,宋延锋带着扬益急匆匆的上了二楼会议室,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一阵阵叽里咕噜的鸟语。

    扬益承认自己高中的时候就英语没学好,所以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

    宋延锋在门口老老实实的敲了敲门,等贺福强说进来的时候两人才走进会议室。

    扬益大抵扫了一圈,都是一些头发白的老家伙,有几个还头发乱糟糟的,似乎有点像电视里说的那种科学狂人。

    贺福强见扬益来了,脸上带着几分喜色,急忙招了招手让扬益过去坐在他身边。

    贺福强等扬益坐下,这才一脸凝重的问道:“小宋给你说了?”

    扬益缓缓的点了点头,满脸冷笑的看着那些人。扬益可没有贺福强顾忌那么多,现在是他们求他。条件可以随便提的,大不了一拍两散。

    “你怎么看?”

    “药品可以给他们,不过要高价买。癌症患者也可以接收。不过也得收钱,而且价格还不能少。一定要让他们知道心疼。”扬益冷声说道。

    贺福强脸色微微一变,急忙道:“要是他们把药品拿回去研究出来成分怎么办?”

    “放心吧。”扬益冲贺福强微微一笑,一脸笃定的说道:“他们不可能研究出来的。”

    贺福强虽然不知道扬益哪里来的自信,但是他还是选择相信扬益,冲扬益微微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用正宗的伦敦腔说道:“药品我可以答应给你们,但是却不能偿给你们提供。那些患者也可以治疗,但是也要收。”

    “不可能。”贺福强的话音刚一落,坐在左边的一个白人老头就一脸怒气的站了起来。冷笑道:“贺部长,我想请您搞清楚,我们只是想要确定这种药品是中医还是西医,这是对西医负责,也是对你们负责。要想让出钱是不可能的。而且,据我们所知,你们华夏的癌症患者似乎都是治疗的。为什么我们国家的就必须要花钱?你们这是再搞种族歧视,我们抗议。”

    “抗议?”贺福强冷笑一声,指着身边的扬益,道:“这药品是这位年轻的中医研制出来的,这些也都是他的意思,我们卫生部和各家医院也只不过是配合他而已。至于到底怎么做,这就要看他的意思了。”

    哗。那些老专家教授一脸的震惊。他们虽然之前在电视上已经见过扬益的照片了,但是真人要比电视上的年轻很多。

    他们当中许多的人根本就不相信,他们西医利用所谓的高科技研究了这么多年都没有研究出来,一个这么小的孩子就能研究出治疗癌症的药品了?这是在开玩笑嘛?

    “请问,这位先生,你就是那个研制出治疗癌症药物的医生?”一个鹰钩鼻的五十多岁的男人一脸不屑的问道。

    扬益愣愣的将头转向贺福强,他真的没听懂这鬼子说的是什么鬼话。

    这狗日的一定是故意。说的这么干你妹啊。

    贺福强有些好笑的看了扬益一眼,然后将那人的话翻译了一边。

    扬益听完才点了点头,用汉语朗声说道:“我是。”

    他才不管他们听得懂听不懂呢。

    以后一定要让汉语成为国际语言,教教这群王八蛋都说人话,叽里咕噜的多难受。扬益忍不住想到。

    那人微微一愣,竟然用不太标准的汉语说道:“那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研制出治疗癌症的药物的吗?是你一个人还是一个团队?”

    “这个恕我不能告诉你,这是秘密。”

    “那这种药物研制出来多久了?”

    “时间不是很长!”

    “那你的意思是这种药还不成熟,还没有经过临床试验对吗?”

    扬益淡然一笑,不屑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经过临床试验呢?没有经过临床试验我们会拿出来给患者服用吗?没有经过临床试验数万万患者能够康复出院吗?”

    “那你怎么能确保它没有副作用呢?万一它有潜伏期呢,一个月两个月或许发现不了。但是一年半年呢。”

    “霍利斯教授,请问你们研制出一种药是不是要试验十年八年的才敢投入市场?”不等扬益说话,贺福强就冷笑着插声道。

    他怕扬益还年轻,着了这老家伙的道。虽然之前扬益的回答滴水不漏。

    霍利斯神色一僵。有些忿忿不平的看了两人一眼,接着说道:“请你回答我,谁能保证那种药物能对人体没有副作用。”

    “霍利斯教授是吧。”扬益轻蔑的望着那人,嗤笑道:“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您要死了,而现在有一种药可以延长您的寿命,但是一年后您依旧会死亡。那么您是选择多活一年还是现在就死去?”

    霍利斯

    这叫什么问题,有这种可能吗?

    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己会选择吃药多活一年。

    生命这么美好,有多活的机会,谁会愿意早点去死呢?除非那些脑子坏掉的人。霍利斯可不认为自己就是这样的人。

    即使这种治疗癌症的药物有副作用又能怎么样?至少能让那些频临死亡的癌症患者多活一段时间。这又什么不好?

    可是问题的关键是,这不是他们要考虑的问题。他们想要的是药物。只有这样才能化验出药品的成分,才能将西医的位置重夺回来。

    狡猾的华夏人。霍利斯忍不住在心里暗骂了一句。

    他们不是舍不得那点钱,可是药品被这些华夏人看的紧,他们想买都买不到。这才跑来谈判的。要不然傻瓜才愿意跑来和他们浪口舌呢。

    “这位医生,请问你拿什么保证这种药物是靠中医那种不科学的医术配制的。而不是利用西医呢?”另一位也不知道是专家还是教授的老头子用汉语说道。

    虽然也不是很标准,但是勉强算是人话,能听懂。

    他们今天来了这么多人,要是连两个人都压不下去的话,那也没脸给自己的国家一个交代了。

    “那请问你们西医有谁已经研制出了治疗癌症的药物了?”扬益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人。

    脸皮厚原来也可以到这种境界。扬益今天可算是开了眼了。

    那人和其他人对视了一眼,虽然很不想在这个时候示弱,但是这确实还没有。他们就算是再耻,也不可能耻到这种程度。摇了摇头,咬牙道:“没有。”

    “那不就是了。”扬益很辜的笑了。“你们西医没有研究出来,那么就只能说明是中医研制的。”

    “现在说中医西医研制的都还有些早。除非你可以给我们源药让我们确认。只有这样才能证明。”另一个人豁然起身,用英语说道。

    也不知道是故意欺负扬益不会说英语,还是他不会说汉语。

    其他人都不断点头表示赞同,这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

    不但要从对方的手里弄到药品,而且还不能花钱。一旦花钱,就已经说明他们示弱了,这是原则问题。

    等贺福强帮扬益翻译过来,扬益冷笑一声,不屑的说道:“证明?为什么要证明?凭什么要给你们才能证明?难道我们华夏就没有人可以证明了吗?”

    “华夏的证明也能当真吗?”那人眼里的蔑视一览余。

    “你们的证明能够当真吗?”

    “那是自然。”那人傲然的说道。看着扬益的眼里满是不屑,道:“我们是联合国认可的专家,如果没有我们的证明,那就意味着这种药品不被世界所认可。”

    “我不要世界认可,我只要华夏的癌症患者认可。”扬益当仁不让,据理力争。

    只要能治疗华夏的癌症患者,谁管你认可不认可。反正扬益不在意。

    “你什么意思?”另一个的人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指着扬益道:“为什么说只要治疗华夏的癌症患者?难道你不打算治疗别的国家的癌症患者吗?”

    扬益这药材可是从芝人芝马那小家伙的身上剥削出来的,哪有那么多治疗洋鬼子的?当然,如果付钱的话也勉强可以答应。

    “我说我只会治疗华夏的癌症患者,至于其他国家的,那就要看你们的意思了。”扬益不屑的看着众人,眼神里满是笑意。

    “这不公平。”那人愤怒的从椅子上站来起来,一脸狞狰的指着扬益道:“你凭什么只治疗华夏患者,而不治疗国外的患者?你这是种族歧视,我要向联合国去告你。”

    扬益却缓缓的摇了摇头,道:“就凭我也是华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