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二十三章 田慧的身份!
    第六百二十三章田慧的身份!

    两个又疯狂的身影在旅店简陋的铁架床上不断起伏,娇喘息息,香汗淋漓。吱吱的金属摩擦声伴着女人诱人的娇吟,如同奏响了一首独特的旋律。

    扬益已经失去了理智,脑里只有原始的**,双手紧紧的箍着田慧的纤腰,恨不得将她一下融进自己的身体。

    施云布雨,春色迷离。

    大战初歇,扬益浑身酸疼的躺在床上,连手指都懒得动一下。着近在咫尺的还带着点点迷人红晕的俏脸,扬益眼里满是不可思议和懊悔。这一刻,放佛离体的灵魂才从九天之上遨游回来。

    “怎么会这样?”扬益喃喃自语道。

    田慧的神色似娇羞又似委屈,低垂着眼帘,轻声说道:“我们都喝了不少酒,所以你不必觉得歉疚或者自责。这样的结局不是很好嘛?反正我明天也要嫁给一个自己根本没见过的老头了。与其和他睡在一起,还不如便宜给你。”

    说着,眼睛里已经有泪花隐现。

    “可是”扬益不自己的皱了皱眉头,想解释,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他自己的酒量他自己清楚,虽然喝了不少,但还不至于醉,不可能没意识的和田慧发生关系。尤其送她来旅店的时候都还清醒的很,没一点醉意。怎么可能迷迷糊糊就把这个女人给推了呢?

    这他妈叫怎么回事啊。

    扬益不想为自己找借口,也不想春风一度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

    男人,就要负起一个男人要负起的责任。

    “田慧,你放心吧,我不会让你嫁给那个老头,我一定会帮你爸还债的。”扬益很认真的说道。

    他现在虽然还没想好该怎么安置田慧,但是一定不能让她嫁给一个老头啊。

    睡过了,那就是老的女人,谁也不能碰的。

    “不。”田慧很执拗的摇了摇头,咬着纤薄的嘴唇自嘲的说道:“扬益,我不需要你的可怜的。我们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好不好?好不好?就当是我求求你了,我不想你是因为可怜我或者觉得歉疚而帮我。留给我一丁点的自尊好吗?”

    扬益抿了抿发干的嘴唇,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着田慧哀求的眼神,他只能奈的点了点头。

    “再爱我一次吧,让我记住你身上的味道。”田慧伏在扬益胸口,泪眼迷离的说道。

    这样的要求扬益能拒绝吗?黄牛就算耕地累死那也是心甘情愿的。

    梅开二度,田慧着身走进浴室洗澡,扬益着床上那一朵触目惊心的血梅怔怔出神。

    他时不时的喜欢yy一下有美女投怀送抱,宽衣解带,双飞甚至群殴。可是当艳遇真正的发生了,扬益却怎么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本来这样不用负责的一夜温情是个男人都要高兴的跳起来,可是扬益心里满是纠结。他是个责任感很强的男人,除了和自己爱的那几个女人有过肌肤之亲外,从来都没碰过其他女人。既然已经将田慧给推了,他就想要承担起这个责任。

    让扬益百思不得其解的是田慧为什么会拒绝呢?

    听着浴室里唰唰的水声,扬益的心彻底的乱了。

    他娘的,老什么时候这么禽兽了呢?

    扬益甩了甩头,着小弟弟上淡淡的血迹,忍不住苦笑一声,起身往浴室走去。

    如果田慧不是个雏儿心里的歉疚感多少会少点,可是,这血迹只能让他心里越发的自责。

    田慧有些诧异的着站在门口的扬益,半响才慌乱的用手捂住身体关键部位,娇羞道:“你你进来做什么?出去。”

    “我也想洗洗。”扬益指着下身带血的凶器,苦笑道。

    “等等我洗完你在洗好吗?求你了。”田慧几乎要哭了。

    扬益郁闷的摸了摸鼻,老老实实的退了出来。刚坐到床上,田慧包里的手机就嗡嗡的震动了起来。

    “不会是她那个负心老爹吧?”扬益想到这里,眼睛骤然一亮。既然田慧明着不肯接受自己的帮助,那咱就和她老爹谈。为了钱连自己的女儿都愿意出卖,那应该没道理拒绝自己这个财神爷吧。

    来电显示并没有署名,扬益也没多想,将电话刚放在耳边,电话那头就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叽里呱啦了一句,扬益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可是他知道是日国话。

    日国?田慧怎么会有日国的朋友?

    扬益奇怪的瞥了一眼浴室,将电话拿到户跟前,压低声音道:“请问你是谁?”

    他只问了一声,电话那头就立马挂断了。扬益心里越发的感觉奇怪了,就算这家伙再没有礼貌,也不能什么都不说就挂断吧?田慧到底是做什么的?

    虽然扬益不是什么八卦的人,可是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踏实。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问一下上官香。

    他虽然不会日国话,可是记忆力却不是一般人能比拟的,重复一遍别人说的话他还是能做到的。

    扬益担心田慧洗澡出来见,也没和上官香多说,只将刚才的话叽里呱啦重复了一遍,问是什么意思。可是得到的答案却让他大吃一惊。

    “惠小姐,任务执行的怎么样

    了?”

    “田慧?惠?”扬益就算再白痴也知道这是日国名字,那么也就是说田慧其实不叫田慧,而是叫惠,她是岛国人?

    回想着和田慧从相遇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扬益终于明白了,他被耍了,被一个娘们跟耍傻逼似的耍了。

    从开车撞人,到现在的上床,一切的一切都是田慧一手安排的好戏。这也能够解释为什么当初撞的她吐了那么多血却只是一点皮外伤。为什么自己明明没有喝醉酒稀里糊涂的和她乱性了。

    田慧很厉害,比以前在半道上遇到的上忍还要厉害。如果扬益没猜错的话,她应该还会一些米幻术之类的把戏。想起之前那双能夺人心魄的眼睛,扬益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幸好田慧不是来杀他的,要不然,他早就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没有哪个男人能在xx的时候还能保持清醒的。

    挂掉电话,扬益望着半掩着的浴室门,眼神里掩饰不住的杀机。

    不管田慧出于什么动机接近自己,他都不会让她活着离开华夏。

    扬益恨日国人,发自骨里的那种。

    不动声色的将田慧的手机放进她的包里,扬益装作若其事的样躺在床上。虽然说现在是杀她好的机会,但是扬益却没有动,他想要知道田慧接近自己真正的目的,重要的是,扬益相信,这次来华夏的日国人可不仅仅只有田慧一个。

    “我洗完了,你去洗吧。”刚洗完澡的田慧仅仅裹了一条浴巾在身上,露出半个丰满的胸脯,一张带着嫣红的俏脸犹如三月的挑花。

    扬益眼神不禁有些迷醉,他还真没有对这样一个尤物下死手的习惯。

    “哦。”扬益移开视线,淡淡的应了一声,呆呆的站在喷头下,任凭冰冷的水一遍遍冲刷着身。神识已经悄悄的弥漫整个房间。

    果然,田慧趁他洗澡的空当翻了翻他的衣服,虽然似随意的整理,但是双手没有漏过衣服的每一个口袋。没搜出来任何东西,田慧有些失望的叹了一口气。

    在她来,配方这么重要的东西,扬益肯定会随身携带的。所以才不惜以身饲虎,没想到却什么都没发现。

    “难道所谓的秘方在他的脑里不成?”田慧咬着纤薄的嘴唇,恨恨的想。

    扬益嘴角浮起一丝冷笑,将湿漉漉的身体擦干,就那么光着屁股走出浴室。将田慧刚叠整齐的衣服往身上套。“我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你身体不方便,呆在这里好好休息吧。”

    “你别走好吗?我一个人害怕。”田慧将自己的身贴了过去,轻轻的吻着扬益的耳垂,道:“我知道你是大忙人,可是难道连一天的时间都抽不出来吗?我明天再爱我一次吧,我要把一辈的爱今天一次做个够。”

    “我真的有事,等我忙完,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来你好不好?”扬益不动声色的推开火热的娇躯。

    虽然床单上那一朵花证明她还是个雏儿,但是谁知道是不是几十块钱一张的塑料?扬益可不想将自己纯洁的躯体交给不知道被别人睡了多少次的日国女人。

    意识的一次就够了!

    “那你留下来再陪我说会话好不好?我真的很害怕一个人。”田慧说着眼睛里已经开始酝酿泪水了。

    如果不是已经知道了真相,扬益还真就被这么一副楚楚可怜的样给骗了。

    “那好吧。”扬益嘴角浮起一丝若有若的笑意。

    两个各怀鬼胎,聊人生聊理想,聊初恋,聊小时候撒尿和泥巴田慧似乎对扬益的人生很感兴趣,一个劲的追问。扬益也耐着性给她讲,十句有八句是编的,权当是讲故事了。

    “对了,听说这次病毒的解药是你研制出来的对不对?你真厉害,世界的专家教授都可奈何的东西,竟然被你给找到了解药。”田慧如同一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眼神里满是崇拜。

    终于还是来了吗?害老饶了这么大的弯,口都说干了。

    扬益骄傲的点了点头,笑道:“那是,神医可不是白叫的。就单凭这解药,那些洋鬼专家教授以后就再也不敢不起我们华夏了,现在世界都眼巴巴的要华夏的脸色呢。”

    “咯咯,把你美的。”田慧娇媚的瞪了扬益一眼。“你现在可是你们华夏的大功臣呢。以后华夏还不得把你如同佛爷一样供起来?你那解药现在可比黄金值钱多了,多少国家都眼巴巴的等着用大价钱买呢,你不会傻乎乎的交给国家了吧?”

    “怎么会?”扬益一副我很聪明的表情。“我怎么可能干赔本的生意?配方我放在别别的地方了,只是把解药交给了上面。当然,上面可是答应给我一笔巨款的。”

    田慧抿了抿嘴唇,眼神里闪过一丝掩饰不住的惊喜。

    “好了,我真的有事,等有空我再过来陪你,至于你爸欠债的事情,我会想办法的。”扬益拍了拍田慧的肩膀,轻笑道。

    这次田慧没执拗让扬益留下来陪他,扬益心里一清二楚,走到门外,眼神瞬间变得冰冷比。

    日国能派田慧过来接近他,那么田慧肯定不会是傻,扬益都说的这么明了,如果她还不知道配方放在哪里,那就怪不得扬益了。

    “田慧,你应该不会让我失望才对。”扬益望着身后的小旅店,嗤笑着呢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