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章 九龙之戒!(5)
    第六百五十章九龙之戒!5

    回家的路上,扬益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自己或许反映有些太过激烈了。对两个老头的恶劣态度稍微产生了那么一丝的歉疚。

    处的位置不同,思考enti的角度自然也就不一样。扬益没错,他们没什么错。

    “老子也算是够牛逼的了,敢对两个手里握着十好几万大兵的大佬吹胡子瞪眼。整个j省估计都找不出来像咱这么拉风的人了吧。””小说“小说章节

    自嘲似的的笑笑,心情也没之前那么烦躁了。

    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还不信上面能吃了他不成。

    刚走进家门,远远就看见小思宇一个人蹲在院子里玩。看着那娇小的身影,扬益思绪万千,眼眶有些湿润。

    离开家虽然仅仅是短短的十几天,可是他却犹如过了一生那么长,九死一生,如果没有九龙戒,他keneng差点就都回不来了。想爸妈,想那一群老婆,想念的,就是这两个孩子。

    没有人能懂他这个刚为人父的才二十几岁的男人地恋家之情。

    扬益发誓,这绝对是后一次了,以后就陪着爸妈老婆孩子,再也不离开了,就算是走,也要拖家带口,一起走。

    短短几年的时间,扬益经历了太多地尔虞我诈,太多地生生死死。人累心累,他现在只想陪着自己挚爱的家人平平安安,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

    小家伙看见扬益,大呼小叫着扑了过来,小眼睛里噙满了泪水。

    “爸爸,爸爸,你可算回来了,我可想死你了。我都以为你不要我了呢。”小思宇双手紧紧的搂着扬益的脖子,勒的他都喘不过来气了。

    “怎么会呢?爸爸也想你了。”扬益溺爱的刮了刮他的小鼻子,笑道:“我们家思宇这是怎么了?哭的跟个小花猫似的。”

    “妈妈不喜欢我了,姨娘也都不喜欢我了。思宇没人喜欢了。”小思宇一脸委屈,嘟着的小嘴都能挂油瓶了。

    “怎么不喜欢了啊,思宇长得这么可爱,怎么keneng没人喜欢呢?”扬益眼神里充满了浓浓的慈爱,亲了一口他的小脸颊,满目柔情。

    “她们都喜欢妹妹,不喜欢我,还不让我抱妹妹。”

    扬益不禁哑然失笑。这么小的孩子,竟然都已经学会吃醋了。“好,思宇乖,爸爸帮你去报仇。对了,思宇,你今天怎么没去上学啊?”

    “爸爸真傻,今天是星期天呢。”小思宇破涕而笑,那可爱的神情让扬益一乐。

    “好,爸爸傻,就思宇聪明了。”

    回到屋里,客厅里满满当当都是人,刘凯一家子也都在。刘瑞琪头上还缠着个纱巾,乍眼一看,像极了农村老太太。怀里搂着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嘴里叼着个奶嘴,一群人围着她逗弄着。

    也难怪小思宇会吃醋呢,本来围绕在自己身上的光环被思琪给抢去了,不吃醋才怪呢。

    “大家都在啊。”扬益笑着打了声招呼。换来一大票白眼。

    显然,他这次一声招呼不打的出去,这群老婆达成共识,已经把他共同列入黑名单了。

    就连平时温婉的穆月和小的夏雨欣都敢给他扔白眼,不搭理了。

    卧槽,把这群女人放在一起,老子是不是做错了。万一变成一条心,那要是犯点小错岂不是会被放大七八倍,一起声讨?

    势单力薄,战斗起来很艰难的!

    扬益愁眉苦脸。

    “臭小子,这几天去哪儿了?也不zhid跟家里招呼一声。”柳慧枝狠狠的瞪了扬益一眼,没好气道:“都两个孩子的爹了,还这么不让人省心。”

    “妈,我这不是yushi嘛。”扬益将小思宇放到地上,用手指头逗弄了一下小思琪,笑嘻嘻道:“哎呦,思琪唉,都长这么大了啊,想没想爸爸啊。”

    这一群女人不给他好脸色看,也只有从孩子身上找突破口了。

    “有正事就是借口啊?难道忙的连给家里打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吗?”刘瑞琪翻了个白眼,将小思琪搂到另一条手臂上,不让扬益碰。低声咕哝道:“也不zhid在哪里鬼混去了。你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正事?”

    “老婆,你也zhid,养活这么一大家子很累的唉。我不奔波能行吗?”扬益苦着脸,低声笑道:“本来打算陪你一起坐月子的,体验一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逍遥日子呢。可是真是yushi,要不是有正事,孙子才愿意出去呢。”

    “哼,说的比唱的好听,你以为我是思宇啊,被你几句话就哄的眉开眼笑。”刘瑞琪轻轻推了扬益一把,没好气道:“晚上你先给我们这些姐妹好好交代一些这几天到底去了哪里,见了谁。要不然以后就别进我们的房间。”

    声音虽然压的低,但是离得近的孙颖和穆月都能听见。两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扬益悄悄的比划了袭胸的手势,嘿嘿淫笑两声。奶奶滴,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刘瑞琪咬着嘴唇,对扬益,她真是又爱又恨。声的骂了一句流氓,脸却忍不住红了。

    小家伙明亮的眼睛紧紧的盯着扬益,一眨不眨。好半响,突然一下子咧嘴哭了起来。声音洪亮,就像是受了多大委屈似的,将其他人都吓了一跳。

    扬益一下子慌了手脚,手忙脚乱的不zhid该怎么办。一边扮鬼脸,一边低声哀求,就差哭出来了。

    “你看你,跟个要饭的似的,把孩子都吓哭了。你还是先去洗个澡,把胡子刮了吧。”林晓丹笑嘻嘻的推了扬益一把,顺便在他腰里揩了一把油,媚眼如丝。

    说来也奇怪,扬益刚离小思琪一点距离,小家伙的哭声就戛然而止。虽然眼睛里还带着泪水,可是脸上却满是笑意,小脸憨态可掬。引的一帮女人又是一阵母爱泛滥。

    扬国忠看着这一大家子,忍不住呵呵一笑,道:“亲家,正好今天大家都在,晚上留下来一起吃个团圆饭。咱也正好喝几杯。娃他妈,晚上多做几个菜。”

    “唉,好。”柳慧枝高兴的应了一声。

    扬益爬到楼梯上,冲夏雨欣和林晓丹眨了眨眼睛,指手画脚的比划着。“谁上来帮我搓背啊?”

    两人慌忙将视线移开,心里暗暗骂了句大流氓,脸红的都要出血了。

    扬益悻悻撇了撇嘴,垂头丧气的进屋。妈的,老婆这么多,怎么感觉就跟没老婆的时候一模一样。要用的时候,一个都不来。唉,还是手比较忠诚,随叫随到。

    “我爱洗澡,皮肤好好”扬益将自己脱精光,躺在浴缸里,唱着跑调的歌,一个人自娱自乐。

    回到家里,不用在理会一切烦人的事情,将所有包袱都放下。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骨子里都透着舒爽。心情愉悦,吃嘛嘛香。

    “噗嗤!”

    门口传来一阵娇笑,林晓丹红着脸推开了浴室的门。“唱的难听死了,站的老远都能听到。也不嫌害臊。”

    “喂,你怎么能随随便便进浴室?而且还有一个大男人正在洗澡。不害臊的是你吧。”扬益双手捂住胸口,一副羞愤欲绝的委屈表情。“不行,你把我的身子看光了,你要对我负责。”

    “讨厌。”林晓丹白了扬益一眼,笑嘻嘻的盯着扬益的下半身,眼里春光流转。道:“你才不害臊呢,也不zhid锁门。”

    扬益翻了翻白眼,“我在自己家里,锁什么门啊。你来的正好,我后背够不着,你来帮我搓搓。好几天没洗了,都能搓出来伸腿瞪眼丸了。”

    “我才不呢,我是上来拿东西的。”林晓丹嗤嗤一笑,媚眼如丝的瞥了一扬益那有抬头趋势的怒龙,娇笑着跑了出去。

    卧槽,感情你看了就白看了呀。女流氓,我今晚就百倍千倍的看回来。不但要看回来,还要摸回来呢。

    扬益恶狠狠的比划个中指,满脸奈。

    洗完澡,换上一身崭的衣服,扬益感觉神清气爽,浑身都是劲儿。就凭现在这劲儿头,夜战十女都不在话下。

    晚上吃了一顿难得的团圆饭,扬益陪着两个老人多喝了几杯,一直拉着扬益的手嚷着要扬益多给他们生几个孙子外孙,让他们晚年也不至于太过寂寞。

    等将两位老人安顿着睡下,扬益却没有一丝睡意。心里盘算着今晚该去谁的房间里睡。

    这几天一直没在,把这些如娇似艳的女人冷落了。现在一回来,总不能厚此薄彼。可是一晚上挨个房间跑,一不小心碰见老爸老妈或者老丈人,总是不hde。

    “唉,为什么就不能大被同眠呢?做男人,还真是痛苦呢。”扬益愁的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

    睡谁不睡谁,还真是个难题呢。

    扬益仰头想了半天,忽然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一个绝hde办法。“抓阄,抓着谁,就去谁的房间。要是抓到空白的,妈的,将近十分之一的几率,老子都能抓到的话,就一个人光着屁股睡。”

    第一次,扬益小心翼翼的打开,一下子眼睛都绿了。竟然是白纸。

    “卧槽,点没有这么背吧?三局两胜。要是还白纸的话,老子说话算话。”

    第二次扬益将手里的纸团甩了又甩,抹了半响,才战战兢兢的挑了一张打开。

    “尼玛的,是不是玩我啊,两次都能挑中白纸,将近百分之一啊,这点都能去买彩票了。好吧,老子说话算话,今晚随便去敲门,谁给我开门我就去谁的房间里光屁股睡。”

    这几天的生活,扬益感觉自己就像是个荒淫道的皇帝。每天晚上都打着给他们送孩子的幌子挨个换女人。雨露均沾,谁也不占便宜,谁也不吃亏。

    这样的日子,扬益恨不得过个七八辈子才够。

    可惜好景不长,第三天正在吃午饭的时候,孙爱国就打来了电话,说是上面已经派了人下来。

    九龙戒,扬益不会交,但是人还不得不去见。至少现在,他觉得还没有到翻脸的田地。就像是孙爱国所说的,事情,未必有他想的那么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