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六百五十五章 你去和妈妈玩吧!
    第六百五十五章你去和妈妈玩吧!

    见到扬益的瞬间,马玉和陈云霄双目欲裂,浑身的伤又一次开始隐隐作痛了起来。

    他们从来没有这样强烈的愿望去弄死一个人,让他死葬身之地。

    这仇恨,已经超越了杀父之仇,夺妻之恨。

    两人争执着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扬益,马玉是气的浑身的肉都跟着在颤抖。指着扬益,厉声说道:“,把他抓起来,他就是打我们的凶手。””小说“小说章节

    “对,把他抓起来。我们有证人的。”陈云霄也跟着附和,见那些所谓的人民警察竟然动于衷,忍不住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抓人啊。难道你们就是这样执法的?”

    警察局局长脸都变了,要是换做别人,根本就不需要他开口,这群手下早就一拥而上了。可是对面站的是扬益,是潜龙帮真正的老大,是有军区做后台,是连结婚都能请得动上面那一群大佬的牛逼的不能再牛逼的大人物。

    怎么能抓?怎么敢抓?

    他还不是警察局局长的时候,上一任不就是因为抓了一次扬益而丢掉了乌纱帽的。同样的错误,怎么可以犯两次?

    马玉和陈云霄虽然比他的官大,可是和这样的人比起来,简直连渣渣都算不上。

    “马主任,陈主任。现在我们正在取证,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怎么可以乱抓人呢?”警察局局长冲扬益和善的点了点头,又对着两人义正言辞的说道。

    “你你该不是和他沆瀣一气,暗中勾结的吧?”马玉神色一变,狠声道:“都有证人了,还说什么证据不足?难道等你亲眼看着他,这个出了名的黑道头子,把我们都杀了,才算证据充足吗?抓人,如若不然,你这警察局局长的帽子,也就不要再戴了。”

    马玉早就被仇恨冲昏了头脑,如若不然,也不keneng说出这样一番没脑子的话来。官匪勾结,古来有之。要不然潜龙帮也不keneng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们只顾着想要报仇,似乎已经将来之前做的功课完的忘记了。

    扬益,才是j省说一不二的真正霸主。

    “马主任,请你说话注意一点。”警察局局长皱了皱眉头,脸色难堪。“我能不能在这个位置上待着,还不是你说了算的。”

    扬益懒得听他们狗咬狗,冲身他摆了摆手,道:“你们先出去,我会叫他们闭嘴的。”

    警察局局长脸色暮然一变,他没听明白,这个所谓的闭嘴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祖宗该不会真的胆大到在医院明目张胆地杀人吧?要是真这样,他肯定没事,可是自己呢?在自己眼皮子地下死了人,普通人也就算了,给点钱,随便找个借口就能处理。可关键是这两个是京都下来的,背后还有一座不可撼动的大靠山。要是真死了,也只有自己去给他们陪葬了。

    警察局局长小心翼翼的瞥了扬益一眼。轻声道:“扬先生,这”

    “你放心,我自有分寸。”扬益不悦地看了他一眼,他如遭重击,带着一行人匆匆退出了房间。

    马玉和陈云霄慌了,这一次,是真正的慌了。之前看到关于扬益的那些资料在脑子里浮现,一字一句都清晰比。

    陈云霄暗叹一声,力的躺会病床,满脸苦涩。

    在j省,别说一个小小地警察局局长,就是省长记,估计都要看人家扬益的脸色办事。可笑我竟然还妄想着让他们去抓扬益,糊涂啊,真是糊涂。

    “你你要干什么?”马玉强忍着身体传来的阵阵剧痛,将身子往墙角挪了挪,声色俱厉。“我告诉你,姓扬的,你可别乱来。这里可是医院,我们要是有什么事,肯定会有人看见的。到时候就算你在j省一手遮天,也不keneng逃出法律的制裁。”

    “你觉得谁会看见?”扬益拉了一张椅子面对两人坐下,嘴角浮起一丝邪意的笑容。“他们是瞎子,我让他们看见,他们才能看见。”

    两人愕然的盯着扬益,脸上毫血色。

    这句话疑自大的有些过分,就算是上面那几位大佬,也万万讲不出这样的话来。可是他们也不知为什么,心里却不自觉的认可了,扬益说的这些不是大话,也不是故意吓唬他们。他,有这个实力。

    扬益现在可以轻而易举地干掉他们,然后走人,外面那个所谓的警察局局长,就是hde擦屁股的人选。

    马玉在想,就算是他们是被杀死的,伤口再明显,恐怕这家医院开出的死亡证明也是患了某种疾病暴毙的吧。

    他们的死,终究是掀不起那怕很小的一朵浪花。

    也许,从一开始就错了,错的离谱。错就错在不应该以为自己怀揣圣旨,高傲自大,不应该得罪扬益。他们在扬益的眼里,连跳梁小丑都算不上。上面派他们下来的意思根本就是试探,拿他们做炮灰。

    死了,也就死了!

    别人死,还有keneng获得一笔丰厚的安家,可是他们,连一毛钱都得不到。甚至连一场正常的葬礼都得不到。

    而他们,也低估了扬益睚眦必报的品性,低估了扬益目中人的嚣张。

    这一刻马玉和陈云霄才真正想明白,也为自己来到j省所做的一切感到可笑与悲哀。

    扬益鄙夷的看着两人,笑着摇了摇头。“你们放心,我们之间虽然有点矛盾,但是也不至于生死相见。我来,主要是想问问你们,他是谁?”

    扬益伸手指着头顶的天花板,意思不言而喻。

    马玉和陈云霄相互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踌躇。

    被当做炮灰,虽然心里有恨,但是多的却是奈。官场就是这样,站了队,级别小的,永远是哪些大佬眼里的炮灰,只是看什么时候拿去xisheng。这个道理,从他们钻入官场的时候就已经懂了。这么多年,他们阿谀奉承,力争上游,为的就是从炮灰,变成选择炮灰的人。

    可是,炮灰始终是炮灰,终究逃脱不了命运。

    有心索性告诉扬益,可是他们却不敢。

    那个人,他们背叛不起!

    扬益自然看到了两人眼中的担忧,他不着急,点上一根烟,顺手将盒子里剩下不多的几根和火一起给他们扔过去,笑着看着两人。“你不说,我不说,没人会zhid我们谈了什么。”

    马玉和陈云霄颤抖着双手将烟点着,狠狠了嘬了两口。马玉将剩下的烟扔到地上,沉声道:“这一次,怕是再翻身的机会了。”

    “留着性命,已经buu了。”

    两人相视一笑,满眼的苦涩。

    “蒋运成!”马玉从口里憋出这三个字,就像是抽走了身的力气一般,力的躺在床上。颤抖着双手又重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就像是一个迟暮的老人。

    扬益咧着嘴笑了笑,脑子里翻来覆去也找不出关于这个所谓的蒋运成的哪怕一个字眼。

    他不zhid到底是自己哪里得罪了对方,对方非要置自己于死地。

    “他你没听过,但是有一个人你一定zhid。”陈云霄眼神里露出一丝寒芒,一字一顿道:“龙怀远!”

    扬益暮然心惊。他可以说是亲手葬送了龙家,怎么keneng忘记这个老家伙。可是,这两者有什么关联?就算是这个蒋运成是龙家之前的心腹,但是张家不是已经将龙家连根拔起了吗?

    “蒋运成是什么职位?他们之间有什么关系?”扬益沉声问道。

    陈云霄躺回床上,双目神的盯着头顶,喃喃道:“蒋运成,常务委员副委员长,同时他也是龙怀远早年的私生子。如果不是我偶尔听到,恐怕这个秘密谁也不keneng知晓了。”

    扬益恍然大悟。怪不得呢,以他现在的身份,应该没有谁肯冒风险对付他。就算是有,也不会这么肆忌惮。当然,除了龙家的人。

    既然蒋运成要急于给龙家报仇,那么也就是说,龙怀远已经悄悄回到京都了。而这爷俩既然已经对他展开了报复,那就不keneng没有实现计划好。恐怕,这才仅仅是一次小小的试探。猛烈的还在后面。想必现在张家也一定不好过才对。

    这个蒋运成身居高位,人脉关系肯定不少。而且龙家虽然被除名,但是多年来经营起来的暗中势力应该也还在。两者相结合,实力肯定恐怖的吓人。

    有钱有权有势有人,在华夏,已经可以所畏惧的横着走了。

    得到了想要的信息,扬益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医院了。往回走的路上,扬益心里一直盘算着该怎么应付。

    这次马玉和陈云霄来j省,应该只是来找一个契机,一个能让扬益一败涂地,再翻身keneng的借口。

    蒋运成应该会对此大做文章的。显然,龙怀远那个老家伙是打着先拿下他,然后慢慢蚕食张家的主意。

    想了半天,扬益还是给张老头去了个电话,也好让他有个防备。如果张家有能力,一下子扳倒蒋运成,那就好不过了。再不济,也让张家先拖着。他就先躲的远远的看着,行就继续在j省混着,不行就跑路,去国外,要不直接就躲进九龙戒。

    没有必要跟那么一头大老虎死磕到底。

    回到家的时候,客厅里只有小思宇蹲在沙发上看电视,也不见其他人的影子。

    “思宇,在看猫和老鼠啊?其他人呢?”扬益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顺势将小思宇搂到怀里。笑着问道。

    “爸爸真笨,这是黑猫警长。”小思宇翻了翻白眼,一脸鄙夷。嘟着小嘴道:“爷爷跟奶奶带着姨娘们出去了,瑞琪阿姨带着抱着妹妹睡午觉呢,妈妈在房间里,好像是在给弟弟做衣服妈妈真偏心,都没给我做衣服呢。”

    “那好吧,爸爸去看看你妈妈。你先一个人看会电视。”想到穆月,扬益心里一阵柔情,将小思宇放下,笑着起身。

    小思宇仰着小脑袋,双眼亮晶晶的望着扬益,道:“爸爸,你是不是喜欢跟妈妈玩,不喜欢跟我玩儿啊。”

    “怎么会呢?我只是去看看你妈妈,一会就出来跟你玩儿了。”

    “哼,看你勉强的,那你去跟妈妈玩吧。我一个人看电视。”小思宇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一副人小鬼大的模样。

    跟妈妈玩?怎么玩呢?卧槽,好有建设性的意见啊。

    扬益兴致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