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六百八十三章 离开!
    第六百八十三章离开!

    以前净听别人说,家长是孩子hde老师。扬益还不信,老爸老妈大字不识,能比得上人家带着眼镜的老师?

    可是现在,看着小思宇,他信了。

    家长的一举一动,孩子时刻不在学着要不然,小思宇怎么会变成这样?

    刚见的时候,多好一孩子啊。会关心体贴人,那么小就那么懂事。可是现在,见到人家女孩子就想要变成自己的媳妇,不行还要告家长。整个一小号的色狼加赖。”小说“小说章节

    法想象,这孩子将来长大会是怎样的风骚,祸害多少小姑娘。

    老婆一大堆,儿子女儿也要一大堆了。到时候,要是每个儿子都学他,那儿媳妇的数量就有点恐怖了。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女儿要是也学他该怎么办?

    扬益忽然想起一句话。子子孙孙,穷匮也!

    照这个sudu下去,要不了几十年,扬家就能成为整个华夏大的家族。为关键的是,靠什么养活呢?

    吃穿用度,这可是天文数字。

    光想想,他就一个头两个大了。

    扬益并没有在里面多待,现在安顿下了小怡雪和她奶奶,也算了了他的一块心病。

    说要离开,一群女人嚷嚷着要出去,但是却被扬益喝止了。他没办法解释现在为什么还让她们躲着。

    扬国忠站在一边,沉默的抽着烟,如同以前为扬益抽不到学一般的沉默着。皱纹迭起,眼神里浓浓的是关心和担忧。

    他zhid儿子现在面临怎样的困境。

    深吸一口气,抱了抱小思宇和怡雪。毅然转身。

    以前每次离开,都没有这样的拖泥带水,离愁别绪。可是这一次,不知为什么,有些不大一样。扬益不zhid自己要再进来就要到什么时候了。

    他带走了小琪。这一次去京都,有这么一个出其不意的帮手,总比自己单只孤影的强。

    那家伙懒习惯了,乍一听扬益要带它走,是一百一万个不愿意。拉着那只母兔子的手,含情脉脉,泪眼汪汪。

    出了九龙戒,并没有看到雷霸天一行人,扬益稍微一愣,随即也就释然了。笑了笑,自顾自上楼。

    潜龙帮被查封的各个娱乐场所重开业,酒吧,也正在重建。而且大量慕名而来的都要求加入潜龙帮,现在正是忙的时候,他们不在也是情理当中。

    看着房间里熟悉的布置,扬益内心感慨万千。

    从一个小山村,刚来到这个大都市的时候,兜里只有几百块钱。不顾后顾,如同愣头青一般的打了谢子豪,惹了官司,进了监狱,被孙老给救了。凭着九龙戒里的东西,拿到的人生的第一桶金,兴冲冲地买了这栋别墅。然后一路高歌,有了潜龙帮,有了公司,有了钱,有了这么一群女人。

    而这栋别墅,对扬益来说,是九龙戒带给他的第一份礼物,有着特殊的含义。

    这一次,不zhid还有没有keneng回来。

    京都有太多的大能,扬益几乎都不敢想像要是自己遇到,还有没有能力和时间躲进九龙戒。

    “老大,你就放我回去吧,我离不开我老婆啊。你看看,我现在都成这样了,去了反而还会拖累你呢。”小琪晃了晃满身的肥肉,一脸不情愿的说道。

    扬益把它闲放了这么久了,这次突然要带着。事情肯定绝非一般,要是一不小心挂了,那老婆怎么办?儿子怎么办?

    扬益瞥了一眼,眼里多了些许笑意。这家伙,这段时间也不zhid吃了些什么,浑身是膘。尤其现在兔子的样子,简直就是一个大肉球,眼睛都撑不开了。

    肥到这种地步,也是一种境界啊。

    “没事,拖累多好啊。你帮我把人拖住,我好办事。”扬益阴阴一笑。

    小琪一双猩红的眼睛暮然睁大,不可思议的望着扬益。“不是吧老大,你让我去当炮灰?不去,死也不去。”

    “那我去做炮灰,你替我办事?”扬益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烈。

    “这还差不多。”

    扬益裂开嘴,暮然伸手,一把抓住它的耳朵,冷笑道:“说好了,我做炮灰。但是我要是有什么事的话,九龙戒貌似就没人能打开了呢。”

    “”

    你大爷!

    小琪心里暗自不忿,把扬益诅咒了一个遍,但是却又可奈何的应承下来充当炮灰的juese。

    如果扬益死了,它就进不去,就再也看不到老婆,再也看不到孩子。当炮灰虽然惨一点,但是想来也不一定会死吧。

    小琪看着自己满shide肥肉,暗自惆怅。好久没运动了,鬼才zhid还能不能跑动呢。sudu可是救命的啊。

    小琪小声数落着扬益的不是,说什么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什么没有自主权。

    被扬益一脚踹在屁股上,立马老老实实。

    出了别墅,扬益随手招了辆出租车,司机看着扬益怀里的兔子,笑道:“见惯了养猫养狗的,拿兔子当宠物的可不常见。小兄弟,宠物可不是一般的肥呢。”

    “老大,你放开我,让我咬死这家伙。老子再肥也轮不到他说。”小琪冲着那老司机呲牙咧嘴。

    扬益双手紧紧的搂着,笑了笑,道:“师傅,去火车站。”

    那司机被小琪的凶恶吓了一跳,急忙转身专心开车,半响,又灿笑道:“小兄弟,你这宠物看着有点渗人,还是别拿它当宠物的好,小心伤着自个儿。”

    小琪又一次忍不住要飚。还从来没见过废话这么多的司机呢。我渗人?老子看你才渗人呢。头顶没毛,满脸皱纹,胡子拉碴,都赶上鬼了。

    “老大,咱不坐飞机?”小琪懒洋洋的趴在扬益怀里,暗自传音。

    扬益面对微笑的看着外,轻轻摇了摇头。“坐火车。”

    “拜托,火车十几个小时,等到了就废了。”小琪不乐意了,扭了扭身子,道:“老大,你是不是没钱坐飞机?要不机票我报了还不成吗?”

    扬益一巴掌拍在它的脑袋上。妈的,老子再穷也不至于跟你一个牲口要钱买票吧。

    现在上面那些人对他持怎样的态度扬益心里也没底儿。蒋运成只要还在那个位置上,就还享有着他应有的权力。坐飞机,蒋运成只要不是瞎子,就肯定会zhid。扬益可不想还没去摸清楚情况就打草惊蛇。

    也唯有坐火车,想来蒋运成应该不会在火车站也有眼线吧。毕竟在他眼里,扬益好歹也算个有钱人,而且还是个嚣张的有些过分的人。

    虽然从没坐过火车,但是傻子也能想象到什么样子。好几个陌生人待在一个小空间里,本来空气就不怎么样。要是再倒霉一点遇到个好几天没洗脚的。

    妈的,能享受,孙子才愿意坐火车磨屁股呢。

    “提前把你带出来不是让你废话的。”扬益狠狠的瞪了小琪一眼。嘴角泛起一丝玩味的神情。“听好了,到了京都,我就把你先放出去,你去帮我找几个人。然后,咱俩再去做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什么事情?”一听很好玩,小琪立马来了精神,睁着一双红的吓人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扬益。

    “偷东西,你喜欢的。”

    “偷东西?”小琪呲了呲牙,翻了翻眼皮,不屑的打了个滚,嗤笑道:“这么小儿科的东西,我很久没玩了。”

    “”

    扬益差点没忍住拎着它的耳朵给扔出外。这王八蛋,这是小儿科吗?偷比银行还要严密的地方,有几个敢说小儿科的?

    现在虽然还不zhid那东西在哪儿,但是他不zhid,想来张老头应该zhid才对。要是他也不zhid,不是还有莫老呢么。

    这次在j省为了杀那个老干尸,扬益可是损失太多了。这老家伙一言不发的就溜了,也没说给点好处什么的。

    重要的是,竟然还把他有空间的事情也上报了。这简直就是典型的恩将仇报。要是不狠狠的敲诈一笔的话,气不顺。当然前提是,这老家伙还念及着他还是他们当中的一员,还念及着这次的事情,还站在他这一边。

    要不然,见面keneng就要拳脚相向了。

    现在是淡季,车票自然不是很难买。一张卧铺,好几百大洋。

    进站的时候,门口负责安检的是两位样子还buu的美女,穿着警服,颇具视觉冲击感。作为一个制服控,扬益也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刚要过去,其中一个面带微笑的走了过来,伸手拦住扬益,轻声道:“先生,不可以带宠物上车的。”

    “妈的,这美女说话好粗鲁,老子像是宠物吗?”小琪瞪着眼睛,愤愤不平。

    扬益刚想转身找个没人的地儿将小琪塞进九龙戒。那女安检暮然长大了嘴巴,呆呆的看了扬益半响,然后故作镇静的让扬益稍等。

    扬益忍不住皱了皱眉,脸色有些不大好看。

    “你帮忙看看,他是不是还在被通缉的那个扬益,扬神医?”

    另一个仔细的盯着扬益看了两眼,见扬益抬头望来,急忙躲开。低声道:“没错,是他。他以前可是我妈梦寐以求的金龟婿呢。咱们要不要报警?”

    “不要吧,他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啊,也许有误会也不一定。何况,我可是苏菲儿的超粉。举报她男朋友,太伤她的心了。”

    扬益的耳朵自然能听到两人的谈话,见她们一副如临大敌,又装作若其事的样子,扬益心里带着淡淡的冷意。

    如果不是蒋运成,他何必被别人用这样的眼神打量?这一次去京都,要么他死,要么蒋运成必须去死。

    淡淡的看着两人,眼神里精光一闪而逝。如果两个丫头真的要叫警察的话,他会立刻让他们闭嘴。如若不然,行踪被曝光,他还偷偷摸摸的走个屁啊。

    这次的走,他本不想引起任何的注意。却不曾料到自己的身份还黑着,被这两个妞给认出来呢。

    这一闹,疑就是告诉别人,他扬益要走了。还不如去坐飞机呢。好歹大方一点,还不用受罪。

    j省来的那几个家伙虽然表面上唯唯诺诺,对潜龙帮的事情也装作一副熟视睹的样子。但是谁zhid他们后面到底靠着哪一座大山。

    两人咬着耳朵商量了许久,后终于意见达成一致,放扬益一马。毕竟,他前段时间治疗好癌症和病毒的事情,可是好长一段时间都是年轻人追逐的偶像呢。

    但是华夏人自古健忘,什么东西都跟超市的那些食品似的,时间长了,他也就成了过了期的了。没几个人会谈起。

    医生和明星不一样,明星不可回收,医生可回收。虽然他现在身份不一样了,但是毕竟实力摆在那里。就算是过了期的,没人会谈,不代表没人找他治病。

    谁能保证自己家人还不得个大病小灾的。万一现在报警了,他被依法抓了也就算了。要是人家关系够硬,屁事没有。可算是得罪了大神了。家人或者自己要是不幸得个医院束手策的病,人家还会给治吗?

    装作没看见,说不定还能留下好感。就算不能成为人家的情人,但是至少有个好影响不是。

    “先生,您可以进去了。”那之前说话的女安检露出一副迷人的笑容,含情脉脉的看着扬益,似乎已经忘了扬益如今的身份,已经忘了扬益怀里还抱着一个看起啦好吓人的宠物呢。

    那眼神吓得扬益浑身一阵冷汗。他在想,要是自己现在提出什么非分的请求,这小妞会不会立刻不顾场合的答应了呢?

    看这表情,怎一个骚字了得。

    见那小丫头也不纠结扬益宠物的enti了,他索性将小琪揉捏成一团,揣进衣服。在两人目瞪口呆的表情下,点了点头,笑着走进了候车厅。

    “我们就这么放他进去,会不会不好啊。”其中一个小声问道。

    “没事,能有什么事。说不定留下个好印象,人家来找你事呢。到时候你可别羞羞答答,不敢答应呢。”另一个笑着推了同伴一把。

    “我看你是盼着人家来找你办事吧?某些人的骚气,整个大厅都能问的到呢。”

    两人旁若人的推推搡搡,闹成一团。

    检票上了车,车厢还没几个人。躺在窄小的床上,才将小琪放了出来。

    “我靠,老大,你要憋死我啊。”小琪刚一出来就不满的嚷嚷。它这么庞大伟岸的躯干,愣是给搓揉成一个毛球。要是换成一般的兔子,早就身骨折了。

    扬益扯着嘴角笑了笑,双手撑着脑袋,道:“少几把抱怨了,是不是老子把你托运了你才高兴?再说,不是还省了一张票钱嘛。多划算。”

    “那你就不能把我放回去?”小琪用爪子将床单拱了一个小窝,四仰八叉的躺着。嘟囔道:“回去还能陪我老婆多呆一会。多省事?”

    “你要到里面,老子想要再把你拉出来可就难了。看着你的那只母兔子泪眼汪汪的样子,老子蛋疼。”

    “草!”

    不大一会,车厢里陆陆续续进来几个人。一对小情侣,穿着看起来家境还buu,一副柔情蜜意的样子。另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汉子。冷着一张脸,不闻不问的躺在对面上铺。

    “哥们,起来,换个床。”那小情侣将行李放到扬益对面的床上,男的有些不客气地出声说道。

    扬益皱了皱眉头,他烦的就是这种人。明明是在求人,还非要一副高高在上的表情。就好像别人都欠了他的似的。

    “不换。”扬益眼皮都没抬一下,冷声说道。

    那人一愣,脸色带着些许怒意,但是被他女朋友给拉住了。

    女孩抿了抿嘴角,对着男的摇了摇头。然后走到扬益跟前,轻笑道:“先生,我和我男朋友一起的,想把床位调到一起,你看能不能帮帮忙。”

    “对不起,我没有换床的习惯。”听着这女的声音挺好听,扬益侧过脸瞥了她一眼。长相还算buu,只不过个子有些矮。

    女孩失望的哦了一声,瞥见躺在扬益耳边的小琪,眼神又换上了浓浓的喜爱。“好可爱的小兔子啊。”

    男的揽着女孩的肩膀,嘴角带着一丝笑容,道:“喜欢?”

    “嗯!”女孩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小琪,重重点头。

    那男人的伸手捅了捅扬益,沉声道:“兄弟,床位不换也就算了。这只兔子我女朋友很喜欢,多少钱,让给我们。”

    小琪暮然爬起来,冲那男的呲了呲牙。要不是扬益不允许,它早就冲上去了。

    你家爷爷是多少钱能买来的吗?瞎了你的狗眼了。

    扬益不耐烦的瞪了那人一眼,吐出两个字。“走开!”

    “你”男的脸色刹那间变成了猪肝色,说着就想要冲上来动手。

    但是却被女孩死死的保住。

    扬益懒得理会这种小喽喽。眯着眼睛假寐。

    十几个小时,中间只有检票员进来了两次,扬益除了上厕所几乎躺着没动。

    那男的被扬益三番两次的拒绝,面子上挂不住,虽然在对面和女朋友聊天。但是眼睛却不时的扫向扬益,脸带冷笑。

    整整一夜,好不容易熬到站,扬益伸了伸懒腰,转身下车。小琪冲那女孩眨了眨眼睛,一溜烟跟上。

    看着车站熙熙攘攘的人群,扬益不禁叹了一声。离开了j省。京都,又一次以这种方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