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七百章 追踪!(1)
    第七百章追踪!1

    李雷红着眼看着扬益,咬牙切齿。首发

    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恨了,自己看中的女人,他怎么可以勾引?他怎么可以接受人家的亲吻?

    这兄弟,实在是没法做了。太不厚道了。

    被段翌晨这么一搅和,酒显然是没办法在继续喝下去了。扬益现在的身份敏感,而且又打的官宦子弟,要是牵扯到官司,恐怕就没那么容易脱身了。

    匆匆结了账,在李胖子三人不情愿的眼神下出了酒吧被冷风一吹,扬益酒醒了大半。本来想要送几个女的回家的,但是却被拒绝了。回酒店的路上,李胖子嘟嘟囔囔的抱怨了一路。

    这次被扬益给坑了,说好的美女呢?

    第二天一早,张老头打来了一个电话,扬益的心一下子就悬了起来。

    蒋运成不见了。

    这对扬益来说,疑是坏的消息了。蒋运成消失了,那么也就意味着龙怀远也消失了。这就是一颗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炸,谁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爆炸。

    扬益连早餐都顾不上吃,不由分说的将李胖子几人送到回j省的飞机上,然后就急匆匆的赶往张老头家。

    蒋运成的消失,疑是一场地震。而且是一场超级大地震。至少对扬益来说如此。

    进去的时候,张老头正皱着眉头在房里来回渡着步子。地上散落了一地的资料。警卫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

    显然,张老头正在为此大发雷霆呢。

    看着满地的狼藉,扬益又好笑又生气。这些当官的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早先一个个稳坐钓鱼台,不闻不问的。等人消失了,就一个个像是火烧眉毛了一样,比谁都要着急。

    要说着急,现在应该着急的是他扬益才对。毕竟这群老家伙的家门口都有重兵把守。出门也是三五成群,家人还有专人暗地里保护,想要搞个绑架都不容易。但他就不一样了,平头老百姓一个,自己也就不说了,家人没人保护。要是蒋运成拿他出气,那估计防都防不住。

    扬益也顾不上打招呼,直接闯了进去,冷声道:“老爷子,怎么回事?”

    “今早得到消息,蒋运成带了一笔巨款,和家人一起逃了。现在,下落不明。”张老头叹了一口气,指着椅子让扬益坐下,接着沉声问道:“昨天你把你的朋友救走了?”

    “嗯。”扬益坐到一边,轻轻点了点头。心里隐隐有种不妙的感觉。

    “问题应该就出在这里了。”张老头挥了挥手,将警卫撵出去,沉声道:“就在昨天,也就是你救人的时候,上面开会决定要对蒋运成出手。他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整整一天都奔波于拉拢各个官员。我们本以为他会凭借着这些关系和影响力对上面施压,谁曾想他竟然夜里就消失了。”

    扬益心里暗叫侥幸,要是再晚找到李胖子几人一会,估计现在也和蒋运成一起失踪了吧。

    要是再一次失踪,想要找到可就没这么容易了。人都失踪了,还让小琪怎么监视?

    早知道当初就不应该让小琪回来。至少现在还能知道那老家伙躲在哪里。

    “上面怎么会突然要对他动手?不是说怕影响不好吗?”扬益皱了皱眉头,用手指着头顶,有些不明所以。

    他当初说要让对蒋运成动手,这老头可是推三阻四,怕这怕那的。现在怎么又突然变卦了?

    这不符合常理。何况,上面不是说什么牵一发而动身吗?不是要想个万之策吗?

    “蒋运成这几天的表现,上面还能坐得住?”张老头冷笑一声,深深的望着扬益,道:“蒋运成东奔西走,不惜一切代价拉拢官员,要是再这么放任下去,恐怕连上面那位都要被架空了。他们能不着急嘛。只可惜,万万没想到蒋运成会这么果决,竟然能舍弃现在的一切,说走就走。早知道他有逃的打算,我就应该派人监视的。”

    张老头有些懊恼的摇了摇头,同样一个地方栽倒了两次。先是让龙怀远逃走了,这次是蒋运成和龙怀远一起逃了。他可真是越老越糊涂了。

    扬益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蒋运成的逃,也出乎了他的意料。换个位置思考,他如果是蒋运成,说什么都要搏一搏的,就算败了,也心甘情愿。

    不战而逃,显然不是他的性格。

    “那他逃了多长时间了,上面就没有派人找吗?”扬益抿了抿嘴唇,沉声说道。

    上面这些人可以容许蒋运成逃,但是他扬益不能允许。如果蒋运成真的铁了心要害自己的话,谁知道他会什么时候冒出来绑架自己身边的人。

    他不可能二十四小时都防着蒋运成的。

    “他的私人飞机在湖北机场。”张老头眼神里闪过浓浓的不甘和担忧。“但是却没看到人影。重要的是今天凌晨,京都军区一个团的人也都集体消失。”

    “这怎么可能?”扬益猛然站起来,不可思议的望着张老头。心脏开始不争气的彭彭乱跳。摇头道:“不可能的,上千号人,站在一起就是密密麻麻一片,不可能悄声息的消失的。”

    “没什么不可能的。上千个兵,脱了军装,也就是几班飞机的人而已。对于咱们华夏这个人口大国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何况,他们早已预谋了许久,想要走很容易。”

    扬益实在是哭笑不得了。

    这群大佬难道一个个都是吃屎的不成?人家预谋了那么久,他们竟然没有丝毫的发现。等上千号人跑了,才紧张了起来。

    那可是一大片黑压压的人头啊,就算是提前预谋好了。难道机场或者车站一下子多出了这么多客流量,不会感觉到异常吗?

    扬益摇了摇头,道:“这说不通,他们要想跑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出国?或者跑别的地方去。为什么单单去湖北?难道哪里有他的老巢?”

    “湖北有没有他们的老巢我不清楚。”张老头指了指墙上挂着的巨幅地图,道:“但是湖北有个藏身的好地方神农架。那片原始森林,想要藏人太容易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奔着那里去的。重要的是,蒋运成如果要逃,为什么还要带着这么多累赘?”

    “你的意思是他们是要打持久战?藉此让上面妥协?”扬益沉声问道。

    说起神农架,扬益并不陌生,当初刚来到j省的时候,就去过一趟。在哪里,带回了小琪,带回了扶桑木。还救了两个小女孩。那里说起来,也算是他的一块宝地了。

    他去过那里,自然知道那里的地形有多么复杂。都是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只要带够了粮食,在里面躲个三年五载的,就算雷达也不一定能发现。

    何况,蒋运成带去的不是一般的普通人,而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士兵。隐藏起来就容易了。

    虽然不知道蒋运成带走了多少钱,但是能让张老头说成巨款的,应该不在少数。如果真的以神农架为基地,和整个国家打持久战的话。耗个两三年是不成问题的。他们能耗的起,但是上面耗不起。

    让他想不通的就是,蒋运成到底给了这些兵什么好处,让他们可以抛弃国家,抛弃家人,跟着他亡命天涯。是钱吗?可是钱能比得上亲人朋友吗?

    “这只是我的猜测而已,有没有兴趣去看看?我想,你应该比任何人都要在意他的行踪吧。”张老头忽然展颜一笑,饶有兴趣的望着扬益,道:“你放心好了,我已经通知了那边的边防。他逃不出湖北省的。即使没在神农架,也不会离的太远。如果有你,想要抓他就容易的多了。上面已经下了命令了,不能放走一个。”

    后面一句话,张老头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眼神里都冒着寒气。

    说了这么多,显然张老头的真正目的就是让他陪着自己走一趟。对于扬益的本事,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扬益抿了抿嘴唇,点了点头,忽然似乎想起了什么,又急忙摇头。笑道:“我还是不去了吧。老爷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的身份还是通缉犯呢。抓蒋运成,可是上面的事。”

    “都什么时候了,还讨价还价?”张老头狠狠的瞪了扬益一眼,又忽然笑了起来。“你放心好了,我答应过你的事,不会食言的。如果这次的事情顺利,我会出面给你说情。毕竟,这一切都是蒋运成引起的。再者说了,你不还有j省军区的那几个老家伙吗?我们这一群人,难道还没这点面子?”

    算你这老头还有点良心。

    扬益这才苦笑着点了点头。道:“那好吧,什么时候出发?”

    “好现在就走。j省军区,还有京都军区的特种部队,一共五千人,都已经在路上了。估计下午就能到。”张老头一脸认真的看着扬益,奈的叹了一口气,道:“那么大一片原始森林,别说是五千人,就是五万人进去,也不见得能一寸寸搜到啊。就算是碰到了,一千多人。恐怕这将是华夏近些年大的一场战争了。”

    说起来,神农架也算是小琪的老家呢。去自然要带上它的。它对那里的地形比较熟悉,而且又看起来和普通的兔子没什么区别,就算是碰到了,也不会引起蒋运成太大的警觉。让它去当探子,疑是好的人选。

    蒋运成逃了,京都的官场彻底的炸开了锅。以前收过他好处或者和他走的近的人,一个个惶惶不可终日。

    而上面这一次显然是怒了。根本就是不计后果的大清洗。抓人审问不再是纪委的事儿了,而是交给了国安。一群便衣忙的脚不沾地,进出于各个官员的家里。二话不说,先拷人带走再说。

    但凡底子不干净,或者和蒋运成有过联系的人,都被叫去问了话。双规的双规,判刑的判刑。

    一大批官员外逃,一大批落马。还有一大批将心提到嗓子眼的看着,等着。

    整个京都都阴云密布,一片叹息声。谁也不知道,被抓的,下一个会不会是自己。

    人一旦有了权,就还想着钱。因此,有权利的人几个底子是清白的?

    显然上面还是知道轻重,虽然落马了一大批,但是对于不太严重的,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放过了。要不然,华夏就真的大乱了。

    而京都军区也没闲着,这么多人失踪,显然和一些首脑脱不了干系。如果没有人给开后门,这么多人是走不出军区半步的。这些人也都被一一叫去问话,革职查办。

    这些人没了昔日的辉煌和意气奋发,有的只是落寞。直到手上带上手铐的时候,他们才悔不当初。

    但是他们能恨蒋运成吗?显然不能。如果不是贪心作祟,就算有三个蒋运成,也不会将他们拖下水。

    报纸头条几乎天天都是某某官员因为贪污落马,某某官员因为受贿双规。那些没事的官员,在家里是颤抖着双手读报纸的。心里一个劲的默念着菩萨保佑。

    悔悟的及时收手了,没有悔悟的还在继续抱着侥幸的心里,一如之前。

    扬益坐在去往湖北的专机上,手里捧着一份京都早报,看的津津有味。说起来,蒋运成的逃,也算是给老百姓做了一件好事。

    至少,华夏以后不会再有那么多贪官了。

    一说起去神农架,小琪就显得特别的兴奋,那里毕竟是他出生的地方,在那里,他不知道度过了多少个年头。唯一惋惜的就是,他没能带着老婆孩子一起去看看。

    张老头饶有兴趣的看着蜷伏在扬益怀里的小琪,笑道:“香儿那丫头说这小东西通灵,我还不信。现在看来,还真的像是开窍了呢。能听得懂人话不?”

    老子能听得懂人话,你能听得懂兔语不?

    小琪翻了翻白眼,懒得理他。

    扬益笑了笑,点头道:“嗯。它可不是一般的兔子,聪明的很。”

    如果扬益告诉张老头,说这不是兔子,而是一只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神兽,也不知道他会是什么表情。

    “哦?”张老头颇为感兴趣的将小琪抱了过去,翻来复起的仔细看了个遍,笑道:“扬益啊,这可是个宝。如果部队里能有这么一批小动物的话,每年在国外侦查,也不用牺牲那么多辜的生命了。你是怎么得到它的,说来听听。”

    这事以前上官香也提过一次,扬益虽然答应了下来,但是一直都没往心上去。现在张老头又提了出来,扬益不知道该不该应承下来。

    对于现在的国家,他心里还是有一丝抵抗的。毕竟这一次,因为他们,死了太多的人了。就如苏怡雪。

    “意中捡的。”扬益随口敷衍了一句,看着小琪不满的翻白眼,忍不住笑了笑,接着道:“你也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什么驯兽师之类的。它能听懂一些人话也纯属偶然。不可能成批训练的。”

    “真是有些可惜了。”张老头笑意盈盈的抚摸着小琪光滑的皮肤。道:“你不会,不代表它不会啊。它不是能听懂话嘛。我们只要找一批这样的小东西,通过它发指令岂不是很容易,时间长了。这疑是一批敌人不可想象的生力军啊。”

    扬益一把夺过小琪,笑道:“老爷子,这小家伙跟在我身边时间长了。你可别打它的主意了。我是不会同意的。”

    不过小琪却很意动,当老大,听起来就很刺激。

    张老头狠狠的瞪着扬益,道:“小子,你要知道这将挽救多少人的生命,挽救多少个家庭。”

    看着扬益一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的表情。张老头奈苦笑一声,叹了一口气,道:“算了,这事先放到一边。当下是怎么解决蒋运成。神农架这么大,四面合围显然是不可能的。我们只能选择一面,而且还不能惊动他。这次,就要靠你的这只兔子了。”

    “感情您老把我拉来,是想让我做苦力啊。那可不行,没好处的事情我可不干。”扬益哭笑不得的望着张老头。

    张老头不在意的笑笑,冲小琪眨眨眼睛,笑道:“你小子,这个时候敲竹杠。也不怕老子把你从飞机上扔下去。不是已经给过你好处了嘛,到时候,让国家给你正名。难道这还不够?小家伙,这次的事情要是办好了,回来我给你一车的胡萝卜好不好?”

    小琪不屑的撇了撇嘴,一车胡萝卜?那玩意老子不吃很多年了。一车肉还差不多。

    扬益扯了扯嘴角,差点笑出声。这兔子可不是吃素的。

    飞机是直接停在了原始森林的边上的。黑压压一片人整整齐齐的站在两边,还有几架直升飞机。

    见张老头下了飞机,齐齐敬礼。这场面,扬益自然是生生的受了,好歹也体验一下当首长的滋味。

    “你们几个老家伙,来的挺早啊。”张老头笑着冲孙爱国几人招了招手。

    孙爱国看到扬益,稍微愣了一下,接着就是满脸的笑意。和张老头握了握手,笑道:“看来,你小子这次是因祸得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