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七百七十五章 九龙针的新妙用
    扬益深吸口气,意念运起,缓缓将神元凝聚成一只小小的手掌,向着降头虫慢慢的靠近。

    仿佛是感觉到了危险,降头虫恐慌了起来,原本一动不动的它开始不住的抖动起来。

    扬益的眉头皱起,他可不想让这降头虫跑掉,手腕微微一翻,自九龙戒中将九龙针取了出来。

    玉门,天顶。

    金光一闪,两根银针立即刺入,透过坚硬的头骨直接封住了血脉。

    吱吱吱!

    刺耳的声音响起,降头虫知道了大难来临,疯狂的扭动起来,刺耳的叫声竟然穿透钟灵儿的头骨,巨大的音波作用下,钟灵儿的脑子被挤压成各种形状。

    扬益顿时紧张起来,他没有想到这降头虫居然如此难缠,还有这等同于同归于尽的手段。

    正当扬益有些无措之际,稍稍挪开的神元立即碰触到九龙针上,刹那间,一道金光闪现,九龙针上的盘龙居然活了过来,发出一声低鸣,向着降头虫扑了过去。

    没有任何的反抗,在九龙针之下降头虫只剩下慑慑发抖。

    扬益手疾眼快,立即起针,钟灵儿也在同一个猛然睁开了眼睛,惊愕的看着扬益。

    “呃!我是在为你治疗。”看着近在咫尺的钟灵儿,看着那殷红的嘴唇,嗅着那淡淡的体香,一段时间不知肉味的扬益居然无耻的支起的孽根。

    一寸,还是两寸?虽然没有碰到,但因为太过靠近,扬益甚至都能感受到钟灵儿呼吸喷在脸上。

    钟灵儿脸色瞬间通红,看着扬益,感受着充满男人味的气息,她也感觉到扬益的呼吸变得越来越粗重,可出奇的却没有令她有任何的反感,甚至还有一丝丝着迷。

    一时间二人竟然谁也没有主动离开,时间仿佛都因为他们而定格。

    “针灸之后还要人工呼吸?扬益老大你不是动了色心吧!我可警告你。”看着定格的二人,褚峰明显的看到钟灵儿已经睁开了眼睛,可是眼前这一幕褚峰悻悻的出言打断二人。

    扬益看着钟灵儿眨了眨眼睛,随即从容不迫的站起身来,淡淡的说道:“我是在检查针孔,免得降头虫溜掉。”

    “我去,你骗谁呢?针孔在头顶,你看灵儿姐姐眼睛干什么?都差一点亲上了。”褚峰醋味浓重的说道。

    “死疯子,你说什么呢?你是医生还是扬益是医生?不知所谓。”尽管脸色依然通红,但钟灵儿却不得不辩解。

    扬益微笑着再次眨了眨眼睛,钟灵儿看到顿时脸色更红了,故意看向其他地方。

    “喂喂喂,有完没完,我疯子不说御女无数,但也不是初哥了,你们两个暧昧起来,别忘了这还有个大老爷们,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扬益老大你将你那孽根平息下去再解释我还能信三分。”疯子咬牙切齿的盯着扬益,好似要将扬益吃掉一般。

    扬益脸色顿时也红了,这玩意可抵赖不了,难道说治病要用孽根?开玩笑,扬益可不是那些偏色的大师。

    “那个,灵儿的病好了,降头虫取出来了,疯子,找几个可靠的人在医院附近一公里内寻找一下,现在那个降头师已经重伤了。”扬益赶忙转移话题。

    “哼,治病之前还叫钟灵儿呢,现在就开始叫灵儿了,是不是我碍着你们的事了,要一脚将我踢开?”褚峰狠狠的瞪了扬益一眼,随即拿起手机开始联系起来。

    钟灵儿双手挽着衣角不断的揉搓着,脸上的红润没有一丝一毫的消散,她甚至都不敢再看一眼扬益。

    扬益也尴尬的低着头,摆弄着手中的九龙针。

    扬益还是第一次发现九龙针居然还如此神奇,居然能够轻松的将降头虫吞噬,如果没有九龙针,今天扬益就算是将降头虫弄出来,恐怕也没有这么轻松,更何况还有可能伤害到钟灵儿。

    想到钟灵儿差一点就香消玉损,扬益心中恨意更浓,阵阵杀气甚至让整个病房的温度都下降。

    叮铃铃!

    不到十分钟的时间,褚峰的电话就响了起来,褚峰接起来后,脸上的杀气更浓。

    “找到了。”褚峰咬着牙,握着拳头,带着扬益二人转身离开急诊室。

    “那是灵儿?我眼睛花了?不是这么快就治好了吧!不需要修养一下?”陈奇惊奇的看着钟灵儿,可是心中的念头还没有转完,扬益三人就已经进入到电梯之中。

    “看吧!这就是差距,这中医难道真的这么牛?我一定要好好学学。”菲尔斯三人同时升起了这个念头,互相看了一眼,同时读懂了对方的意思。

    作为医生,尤其是以研究医术的世界顶级权威,如果知道自己有希望能够将医术再次提高,他们甚至可以舍弃一切,这就是学者的执着。

    走出京都军区医院,扬益二人立即坐上了褚峰的跑车,向着目的地快速冲去。

    当跑车只剩下车尾灯时,在医院大门的一个角落走出一个衣装笔挺,一眼看去就是成功生意人的年轻人。

    拿起电话,年轻人的脊梁瞬间弯了下去,哭丧着脸说道:“少爷,失败了,我刚刚看到扬益急匆匆的走出了医院大楼,恐怕他们已经发现阮义勇大师了。”

    “不是我不想救阮义勇大师,只是他突然浑身瘫软,三百多斤的重量,我真的弄不动啊!”

    “是是是,我继续监视他们,继续监视。”

    挂上电话,年轻人不由得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他可是清楚任务失败,他的命运就在少爷的一句话。

    东南沿海,f省,飓风医药顶层的董事长办公室内,吊着雪茄,眉清目秀帅哥一枚,但眉宇之间带着一丝暴戾气息的年轻人恶狠狠的将手中的电话砸了出去。

    “混蛋,混蛋,连续两次失败,两次失败,我最讨厌失败。”恨恨的叫骂着,少年按下了桌子上电话的按钮。

    “婊子,给我滚进来。”

    电话刚刚挂断,身穿超短裙的秘书脸带惊恐的快步走了进来。、

    “婊子,今天老子不爽,给我爬桌子上。”少年帅气的脸色变得狰狞起来。

    带着惊恐,带着怨恨,秘书却不敢不遵从命令,甚至连一秒钟都不敢耽搁,快步的走到了办工作前,撅起了雪白。

    撕!

    超短裙被一把撕开,粉红色的小内内也断裂开来,少年没有一丝停顿,立即扑了上去。

    “混蛋,我要弄死你,我要报仇,我要为我的族人报仇。”

    一时间豪华的办公室内充斥了少年愤怒的吼叫声还有秘书痛苦的啜泣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