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八百三十五章 胜券在握
    “穆明朗,你这个吃里扒外的混蛋,我穆家没有你这种垃圾,我现在以族长的名义将你驱出我岭南穆家。”穆明克双眼简直要冒火了,如果不是扬益传音入密提醒,他此时已经暴起杀人。

    “穆明克,别装假仁假义的大圣人了,我穆明朗在穆家一百五十三年,为了这个穆家也算是兢兢业业,可到头来呢?你这个族长说闭关,二话不说就将家族的事物丢在一旁,而一出关,却依然是族长,所有家族子弟都要看你的脸色行事,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就因为你的长房?我们的祖先可是同一个人,为什么你却能够掌握整个穆家?”穆明朗瞬间暴怒了,指着穆明克怒吼起来。

    “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努力掌控着穆家,可几十年的努力居然也抵不住你的出现,背叛,我背叛的穆家,你知道在你出关之后,有多少穆家子弟背叛了我吗?看着那些我发自内心关心,最后却背叛我的子弟,我恨,我恨他们,同时也恨你这个无所事事却占据着大义的混蛋。”

    “穆家,已经不是我的穆家,而现在,我要建立一个属于我的穆家,千年前,穆家祖先能够创立一个强大的让整个华夏异能界都为之尊敬的穆家,我穆明朗凭借自己的手段和实力也一定行。”

    “今后,岭南穆家只能是我穆明朗掌管,而我穆明朗的子孙才是嫡系穆家。”

    感觉到已经胜券在握,穆明朗愈发的无法控制自己的怨念,当着穆家子弟的面,他将压抑在心底几十年的怨念一瞬间全部爆发了出来。

    “因为你的权利,因为你的不满,你就要将整个穆家毁灭?这可是千名的族人,他们与你都是血脉相连啊!”穆明克也愤怒起来,他指着穆明朗,双目圆瞪,仿佛一只要吞噬人的狮子一般。

    “穆明朗,你已经走火入魔了,你的实力不弱,但你的心魔太重了。”

    “无所谓了,事情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你认为我还能回头吗?哈哈,不过你们的生死已经掌握在我的手中了,天级,你即使修炼到了天级又如何?现在已经不是百年前了,现在俗世的很多东西就连你这个天级的高手也无法阻挡了。”穆明朗阴森森的笑着。

    果然,他的声音刚刚落下不久,几十名穆家的子弟突然倒地不起。

    任谁都知道这些修为低下的穆家子弟已经变成了活死人,这一生恐怕都无法恢复过来。

    “穆明克,不要妄想拼死一搏,没有用的,你们越是动用真气,你们的时间就越少,而且,你认为我会有没有后手?”司马型男看出了穆家一些强者已经眯起了眼睛,一股滔天的杀意瞬间弥漫整个广场,他立即有些惊吓的后退了几步,拿出手机拨通了号码。

    “出动。”两个字,铿锵有力,却成为压垮穆家最后的一丝稻草。

    骤然间,靠近广场的房子中,密密麻麻走出来近两百名黑衣人。

    一朵白云,一座山峰,一轮旭日,这是白云宗的标志,这些黑衣人大部分袖口上都至少有两条或三条金线,看起来显眼非常。

    而其中甚至还有在衣领处绣有金线的黑衣人。

    扬益弄不懂,但其余人全部是在华夏异能界,对于白云宗这个早就已经开山门,却依然神秘非常,并且亦正亦邪的门派也多少有些熟悉。

    同样是传承千年,穆家是传承千年的家族,而且之前一直属于半隐匿状态,家族中所有的中坚力量当然全部是穆家子弟,千余人的家族,竟然连一个外族的供奉都没有。

    而白云宗同样是属于传承千年的宗门,不但入世更早,行事更是亦正亦邪,对于那些散修,甚至是其他门派的弃徒也是来则不拒,如此一来实力可谓是强悍一时。

    一个家族,一个宗门,同样是传承千年,如今实力对比却明显看出来。

    白云宗这两百多名弟子修为至少是玄级下品,甚至连玄级中品以及上品境界的高手也不在少数,更是有近十名地级的高手带队。

    “白云宗这一次是势在必得了,他们简直就是倾巢而出了。”

    “早知道如此就不应该来这里庆贺的,这次平白的得罪了白云宗,而且还得罪了盛家,得不偿失。”

    “形势不妙啊!吞并了穆家,白云宗在华夏南方就已经独占鳌头了,我们即使这次侥幸逃过去,今后日子也不会好过。”

    “穆家的开山门显然是个阴谋,否则白云宗怎么会布置的如此周密?这也是给那些半隐匿与隐匿家族一个警告,至少百年间,不会有其他隐匿家族宣布开山门了。”

    “风雨欲来啊!难道百多年前的华夏异能界大战将会再次上演?”

    那些见识广阔的代表们同样被白云宗的大手笔惊呆了,同时一个个不住的在心中叹气,摇头,他们已经看到了巨大的危机。

    扬益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急转直下,如此多的强者,即使是强攻,穆家也不一定是对手,更不用说如今这神秘真气的侵袭,穆家子弟的真气被不断侵袭,实力更是已经一落再落。

    “好手段,真的是好手段,白云宗想必早就已经将目标对准我穆家了吧!”穆明克怒极而笑,如今司马型男一切手段都施展了出来,他哪里还不知道其中的阴谋。

    “穆明朗,这就是你所谓的被逼?恐怕在我没有出关的时候,一切就已经布置完成了吧!如果没有我的出关,你们应该会更轻松的达到目的。”穆明克咬牙切齿的说道。

    “不错。”胜券在握,穆明朗也没有必要隐瞒什么,大方的承认了下来。

    “其实,穆家的子弟不用全部都死的,如果你没有出关,穆家会被潜移默化的统一完毕,如果没有你全力推荐扬益,我们也不会用上这最后的一步,可以说穆家如今的一切,你与扬益也逃不开干系。”

    “贱人,总是会将自己的罪责转嫁到其他人的头上,你穆明朗就是不择不扣的贱人。”穆明克连连冷笑,“如果不是我们无意间打乱了你们的部署,我穆家子弟恐怕至死都不明不白,传承千年,我穆家没有怕死的子弟,但让子弟们死的不明不白,你穆明朗还真的狠心。”

    穆明朗好不容易扬眉吐气一次,当然想要将穆明克心中最后一份坚持打碎,否则难抒几十年心中的那股怨气。

    不过司马型男显然是不准备再耽搁下去,哪怕已经胜券在握。

    “好了,和他们墨迹什么?动手。”

    一声令下,白云宗的弟子们立即形成了一个包围圈,缓缓的向里面压去。

    虽然拖延一些时间能够让穆家实力下降更快,甚至可以不用动手就彻底瓦解穆家,但不知道为什么,司马型男总是感觉到阵阵的心悸,一股危险的感觉不断的侵袭着他的精神。

    “我好像是忽略了什么,是什么呢?”司马型男不停的在心中问询着自己,他非常信任自己对危险的感知,正是这感知才让他存活到如今。

    很快,司马型男将目光看向了扬益,尽管这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根本没有给他危险的感觉,尽管他不相信一个年轻人不会对他的计谋有哪怕一点点的影响,但不知道为什么,司马型男还是感觉到扬益有些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