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四百四十六章 战斗的习惯
    呃!

    扬益挣扎着爬了起来,刚刚强烈的对抗让他几乎耗损了全部的银色真气,体力也随之流失大半,最让他难以忍受的是胸前的伤口,刚刚剧烈的对抗瞬间将伤口再次撕裂,包扎在伤口之上的劲衣已经湿透,滴滴鲜血小溪一样流淌下来。

    银色真气有一定的治疗特性,如今银色真气几近耗尽,扬益再也无法对伤口进行保护。

    他也是血肉之躯,银色真气损耗可以弥补,体力消耗可以休养,但此时血液的大量流失足以致命,尤其在这个偏远的地方。

    扬益站了起来,另一边杀手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他此时才算真正看到杀手的真正样子,不得不说,之前那个替身与杀手足有八分相像。

    嘴角微微翘起,杀手残忍的一笑,深深吸了口气,竟然不打算给扬益任何喘息的机会,猛然掏出中法剑,剑尖斜指地面,杀手径直冲击过来。

    紧咬牙关,扬益冷静的看着冲击过来的杀手,他清楚自己现在不能够退缩,只有坚持下来才有活路,否则不仅仅是他,就是朱爱萍与沈红月也将难逃毒手,更令人害怕的是自己的死根本没有价值。

    将剩余的银色真气全部运起,一部分聚集在双眼之上,扬益这才勉强看清楚杀手的身形,意念一动,金属溶液瞬间幻化成上品法剑,缓缓收于胸前。

    精神力攻击!

    扬益无奈的叹了口气。

    刘云洲还没有出现,扬益不想将自己所有底细全部露出,尽管自己在来到这里之时已经用精神力探查了周围的情况,但战斗一旦开始,他已经完全无法估计,此时刘云洲潜进来,实力完全暴露,无法将危险把握在自己手中,下次危险会更大。

    只要挡住杀手的这一轮攻击,扬益完全有信心用精神力杀掉杀手,不过以杀手和自己现在的情况,他非常担心。

    杀手犹如一阵狂风,疯狂冲击的同时地面上的碎石也被纷纷带起,那气势震慑人心,扬益不免额头冒汗,略有一些紧张。

    呀!

    吐气开声,扬益瞬间将自己全部银色真气和体力全部提起,灌注到上品法剑之上,不闪不避,向杀手狠狠刺杀过去。

    十米、八米、五米

    距离达到。

    扬益毫不犹豫,上品法剑刺出的同时精神力瞬间放出,上气旋第一时间跳出额头,两道半透明的精神力闪电一样射向杀手。

    轰!

    巨大的中法剑与上品法剑首先碰撞到一起,杀手真气充沛,扬益却是银色真气减弱,一瞬间强弱非常明显。

    中法剑势不可挡,扬益的上品法剑只是微微阻挡一下,根本无法挡其锋芒。

    带着一往无前的石头,中法剑飞快向他刺来,杀手此时嘴角已经微微翘起,他不相信扬益还有任何翻身的机会,只要中法剑刺中,就是被中法剑旁所带起的剑气再次伤到,扬益也会马上失去战斗能力,将会任由宰割。

    啊!

    猛然间,杀手猛然大喊一声,两只眼睛突然变的血红,浑身也开始颤抖起来。攻势猛然间停止,中法剑尖竟然距离扬益只有一臂远。

    扬益脸上露出了笑容,刚刚就在关键时刻,半透明的精神力丝线瞬间刺入杀手的额头,一瞬间,他就感觉到杀手额头中杂乱的半透明丝线。

    在扬益的面前,这些杂乱的精神力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精神力猛然刺出,他能够感觉到的精神力丝线全部被瞬间切断,毫无任何阻碍。

    七窍流血,浑身真气瞬间散去,在精神力对抗上,杀手连防备都无法做出,就这样静静呆立在原地,保持他的机会。

    扬益心里狂跳,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中法剑,看着中法剑上闪现出的淡绿色光芒,终于可以长长出了口气。

    转身走向朱爱萍与沈红月,扬益脸上挂上灿烂的微笑,只是在鲜血的映衬下,这微笑是那么的恐怖,那么的凄凉。

    第一时间两个女孩儿同时冲了上去,一左一右将他牢牢抱住。

    看着两个女孩儿,扬益的笑容更加灿烂,轻轻的说道:“这次算计失误,没有想到刘云洲还是没有出现。”话音刚落,扬益顿时晕倒过去。

    “刘云洲出现了,恐怕我们都要死在这里了。”朱爱萍无奈的叹了口气,也顾不上身上的疼痛,帮沈红月将扬益拖了回去。

    “为什么我每次都要昏迷过去。”缓缓睁开眼睛,扬益看着一只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两个美女,无奈的说道。

    “这次所有秘密全部公诸在我们两个面前,快从实招来,你是怎么杀了那个杀手。”沈红月小嘴一撅,问出了三天来一只压抑在心头的疑问。

    “你猜!”扬益淡然一笑,反问道。

    “好了沈红月,扬益刚刚醒过来,虽然伤都好了,但精神还是很差,我们再让他休息一下吧。”善解人意的朱爱萍马上打断沈红月,看到扬益没有异样,朱爱萍悬起的心也放了下来,猛然间一阵疲倦感席上系统。

    “几天了?”扬益心痛的看着朱爱萍脸上的倦容,轻声问道。

    “才三天,对于我们黑衣杀手战士来说,三天根本无所谓。”沈红月依然精神十足,但那强装出来的欢笑并不能掩盖脸上重重的倦意。

    伸出双臂,扬益轻轻将两女搂入怀中,不用说话,轻柔的一吻已经将他所有的感情全部倾注到里面,搂着两个女孩儿,他动也没有动,将他们同事强行按入自己的胸口。

    听着沉重的心跳,感觉的沁人的那人男人香味,体会强烈的安全感,一时间两个女孩儿的神经全部放松起来。

    咦!

    刚刚一分钟还不到,扬益发觉两个女孩居然没有了任何动静,低头看去,两个女孩儿已经沉沉睡去,

    轻轻的一吻,淡然一笑,轻轻将两个女孩儿放入急救舱,关上舱壁,扬益转身就要走出去。

    刚刚转身,扬益就看到了堆在墙角的那柄闪着红色光芒的黑衣杀手上品法剑,这柄上品法剑扬益曾经在拍卖会上看过,就是神秘客拍卖去的,而且就是这柄上品法剑,让他受到重伤。

    猛的见到上品法剑,扬益愣了一下,随即转头看向两个沉睡的如婴儿一样的两女,开怀的笑了起来。

    将自己的一举一动,甚至是一个表情都如此记在心上,两女对扬益的情谊让他非常感动。

    快步走过去,轻轻抚摸上品法剑,扬益竟然也分辨不出具体的材质,要知道身为炼器大师,对于金属的认知他非常强。

    微微皱了皱眉头,扬益马上放弃,毕竟学院交流会即将到达,这次又昏迷了三天,他已经没有时间耽搁在研究之上。

    随手拿起旁边的金属球,意念一动,金属溶液瞬间出现,凝聚成一柄近一米长的上品法剑。

    稍稍沉吟一下,扬益缓慢的想金属球刺去,经管体内银色真气已经探查出金属球里面就是金属溶液,但一向小心的他还是非常谨慎,

    金属球的表面根本无法阻挡金属溶液的尖锐,几乎没有任何阻挡,尖刀缓缓刺入金属球之中。

    没有任何奇怪的感觉,没有任何不好的预感,尖刀很快刺穿外壳,在金属球的另一端露出剑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