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五百二十章 血海深仇
    “我是唐赛儿,我父亲在吗?”唐赛儿激动的问道。

    没有任何回答,魔晶幻影法阵上甚至连一丝抖动都没有。

    “逆天,逆水,嗜血。”看到没有任何的回答,唐赛儿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看着扬益吐了吐舌头,轻声说出三个名词。

    猛然间魔晶幻影法阵上有了动静,但还是没有人影的出现,只是有一个微弱的抖动。

    我是唐赛儿。“唐赛儿最后将自己的名字再一次说了出来。

    魔晶幻影法阵一阵抖动,很快一个人影出现在魔晶幻影法阵之上。

    金黄色的短发根根立起,犹如一柄扫把,白皙的脸上两条深深的伤疤纵横交错,自眉心一直到嘴角,如果男孩儿闭上眼睛,整个脸上就是一个巨大的。

    “赛儿?你怎么跑出来了?”通讯法器刚刚稳定,男孩儿马上脸色阴沉的问道。

    “我们的家……没有了。”提到自己的家,唐赛儿再次哭了出来。

    对于唐赛儿的行为,扬益现在已经习惯,有了一定的免疫力,所以也没有太过惊讶。

    “怎么回事?谁干的?”男孩儿双眼眯了起来,两条巨大但是伤疤也同时跳动起来。

    扬益一眼就看到了男孩儿眼中闪现出的寒光,那种寒光绝对不是仇恨的寒光,而是令人不寒而栗的杀戮之光。

    “晨曦分院,他们的探查法阵破解了我们的隐蔽法阵。”

    “母……亲……呢?”男孩儿几乎将口中的牙都咬碎了,强行压制住心中的愤怒才将将问出话来。

    “就是母亲将我推进了小型飞行法器,整个飞行法器就在我的面前变成了碎片。”说道此处,唐赛儿再次泣不成声。

    嘭!

    一声重响,男孩儿突然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直直向后倒去,重重砸在地板之上。

    突然的变故使得唐赛儿惊呆了,随即她扑向了法阵中枢。

    “中川虎哥负责警戒。”扬益打开通讯法器,匆匆的吩咐了一句,控制甲壳虫飞行法器缓缓的落了下去。

    没有任何阻挡,甲壳虫飞行法器很快落入峡谷之中。

    果然是很强的隐蔽法阵。

    甲壳虫飞行法器仿佛直接装向了巨大的石块之中,但只是一声轻响,犹如刺破一个气泡一样,但护山法阵并没有消失,相反却是甲壳虫飞行法器缓缓消失。

    隐蔽法阵之下是五艘堪比百米级级的飞行法器,尽管明显是各种飞行法器拼凑出来,但光是看表面残破的攻击法阵,扬益就断定这些飞行法器的战斗力甚至高于半神学院护卫队中标准配置的飞行法器。

    狭长的峡谷中,五艘飞行法器只占据了一半的位置。

    五艘飞行法器各有损伤,明显是紧急迫降在这里,但即使是紧急迫降,五艘飞行法器依然保持着警戒的阵型,可见其军事素养甚至超过了半神学院护卫队。

    降落到空地之上,五艘飞行法器已经隐隐将扬益包围,他绝对相信甲壳虫飞行法器有任何异动,甚至只是普通的武器充能,五艘飞行法器都会在第一时间进行攻击。

    白光闪过,扬益连同唐赛儿出现在空地之上,凭借体内的真气,唐赛儿还是能够在天空状态中坚持一段时间的。

    扬益与唐赛儿出现的同时,五艘飞行法器上同时亮起了白色光芒,十几个身材彪悍的大汉端着脉冲枪出现在两人的周围。

    “你们干什么?是他救了我的命,他是我的朋友。”看到这些狩猎者如此紧张,唐赛儿也感到有些过分。

    不过唐赛儿并没有继续追究什么,他要尽快去到最中心的飞行法器之中。

    有的唐赛儿的话,狩猎者对扬益的敌意明显减弱了许多,但他们依然不放心,跟在两人的身后来到了主飞行法器门口。

    进到门口,扬益静静的站立一旁,打量着这个狩猎者们的主飞行法器。

    如果说空空如也,或许这心口比不上甲壳虫飞行法器的法阵中枢,但除了必要的操控法阵和魔晶幻影法阵,整个法阵中枢就是椅子都没有一把。

    心口的正中心此时摆着一具疗伤石,那个与唐赛儿通话的男孩儿此时正躺在疗伤石上,几名狩猎者围在周围,密切观察着疗伤石上的男孩儿。

    唐赛儿第一时间冲过去,奇怪的是此时他竟然没有任何的眼泪,脸上尽是坚毅的神色。

    逆境造就人啊!

    扬益感叹了一句,他发现唐赛儿就在这一刹那仿佛长大了不少,尤其是脸上那坚毅的表情哪里像一个娇生惯养的女孩儿所拥有。

    “谁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父亲呢?”疗伤石上男孩儿双目紧闭,唐赛儿深深的吸了口气,将自己的悲伤压制下去,转过身向着周围的狩猎者问道。

    寂静,一片静寂,所有人都低下了头,不愿意直视唐赛儿的眼睛。

    “我说的话你们没有听到?我哥哥倒下了,但还有我,我们嗜血狩猎团就不会颓废下去。”唐赛儿大声的吼道,白皙的脸庞也因为充血而瞬间变得通红。

    “大小姐,我们嗜血只剩下我们五艘飞行法器,六百多人了。”一个中年壮汉走了出来,低沉着说道。

    所有的狩猎者与这个大汉一样,脸上写满了颓废,就连说话也变的有气无力。

    “我问到底发生了什么,唐焕德叔叔,请你告诉我。”唐赛儿玉手抬起,指着中年大汉问道。

    “我们没有等到晨曦分院的后勤飞行法器,他们的四艘飞行法器将我们发现了,一场战斗下来,四十三艘飞行法器只剩下这五搜,而晨曦分院竟然只损毁了一艘甲壳虫飞行法器,如果不是首领拼命拖延,最后这五艘恐怕都无法逃脱。”眼中含着泪,唐焕德哽咽着说道。

    尽管唐焕德说的很平淡,但所有人都感觉出其中的惨烈。

    “做好战斗准备。找寻建立领地的地方。”仿佛一个久经战斗的总侍卫长,唐赛儿下达命令竟然有条不紊。

    “领地?”唐焕德猛然抬起头来。

    “我们的领地、我们的家已经没有了。”长叹了口气,唐赛儿低沉的说道。

    “什么?”这一下所有的狩猎者都惊呆了,他们的家人都在领地之中,领地没有了,这意味着什么所有人都清楚。

    “谁干的?”唐焕德双眼瞬间变的血红,声音也马上嘶哑了起来。

    “晨曦分院!大家做好准备,这个仇我们必须报。”银牙猛咬,唐赛儿握着拳头怒吼起来。

    “报仇!报仇!”所有狩猎者同时吼叫起来。

    “大小姐,那些使我们损失惨重的晨曦分院飞行法器就在五百公里外休整。”猛的吸了口气,唐焕德强行压下心中的愤怒报告道。

    “全力维修飞行法器,恢复百分之九十战斗力回报,趁着他们还在休整,我们先拿他们报仇。”唐赛儿玉手一挥,令所有狩猎者都振奋的命令立即下达。

    “是!”异口同声的回答,所有狩猎者不再耽搁哪怕是一秒钟,为自己亲人报仇是此时他们最重要的事情。

    “等一等!”所有人都被仇恨蒙蔽了灵智,但扬益却没有,一切他都看的非常清楚。

    “你是谁!”所有狩猎者此时因为仇恨都已经恨红了眼睛,扬益突然站出来阻止他们,这些狩猎者哪里会高兴。

    “是他救了我,否则我也没有机会回来这里了。”抬起手,唐赛儿示意所有人将武器放下,然后才介绍道。

    “扬益先生,你有什么疑问?”唐赛儿走到扬益的面前,淡然的问道。

    所有狩猎者同时看着扬益,脉冲枪虽然放了下来,但这绝对不妨碍他们将扬益击杀。

    “四十几艘飞行法器设伏只击毁了一艘晨曦分院飞行法器,以你们现在五艘飞行法器,你认为你们是去报仇还是给晨曦分院斩草除根的机会?”对于狩猎者们的威胁,扬益毫不在意,尽管事情与他无关,但他还是不想看到如此多的人白白送死。

    “大小姐,这位扬益先生分析的很对。”摇了摇脑袋,听到扬益的话唐焕德瞬间冷静了下来,轻轻走到唐赛儿的身边,无奈的说道。

    “那我们的仇怎么报?”唐赛儿反问道,同时他也代表了所有狩猎者的心声。

    身为厮杀狂徒,这些汉子每天都在生死之间徘徊,对于生死他们早已看惯,但是对于仇恨,他们是决计不会放开。

    扬益清楚这些狩猎者的心情,但事实就是事实,尽管有些残酷,但这个是根本不可能更改。

    “这个仇是必须报,但不是现在,你们现在主要是要保存实力,等待实力足够才能够报仇。”扬益虽然不能说是推心置腹,但也确实是发自内腹的替这些狩猎者们考虑,不过他也清楚,道理在这些红了眼的狩猎者之中是没有市场的。

    果然,扬益的话音刚落,一个狩猎者站了出来,手中扬起法器指着扬益大声喝到:“是男人就跟我来,死我们不怕,即使是死我们也要让这些晨曦分院粉身碎骨。”

    一声呼百声应,这个狩猎者得到了同伴的支持,顿时有一部分转身走出了门口。

    微微的叹了口气,扬益没有再说什么,毕竟是外人,扬益已经做到了自己应该做的,至于之后究竟发生什么,也不是他想要左右的。

    很快整个门口恢复了平静,大部分狩猎者已经回到各自飞行法器之中。

    “将你送到了地方,我也要走了。”看了一眼坐在疗伤石旁边的唐赛儿,扬益微微的摇了摇头,轻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