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娇娇到手
    去掉衣服的扬益就这样躺在冰冷的场地上,此时他如果还有意识,恐怕他不会饶了把他拉出来的会长,可惜的是他已经没有了意识,就连呼吸也是若有若无的,会长紧张的给扬益做着检查,他可不希望这个小家伙有什么事情,要不然他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就像张东邦总侍卫长说的那样,这个事情其实可以避免的,可就是因为他对扬益的实力太过信任了,才造成现今的情况。

    为了维持扬益这随时都可以失去的生命,会长强忍下悲痛的心情,拉起扬益的手就开始给他灌输天地间灵气,他要用自己全部的修为来快速的修补扬益因为虫族战甲强烈的反作用力而损伤怠尽的隐脉,同时也维持心脉的活跃,虽然他知道扬益的天地间灵气可以吸收所有的天地间灵气,但此时他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如果扬益能够活过来,甚至让他失去所有的天地间灵气他都心甘情愿。

    终于,扬益的呼吸开始平稳了起来,看到扬益暂时没有了危险,会长也长出了口气,收手站了起来,看着脸色苍白的扬益自语道:“看来佣兵协会是应该整顿的时候了,居然让如此品行不端的人也混进了武士的队伍。哎。”

    “那个预备武士李云泽已经死亡了,看样子是被扬益的精神力直接杀死的。我现在已经把这里完全封锁了,而且这里刚刚观看的所有预备武士以上级别的武士全部登记了,我到要看看谁会是第二个混蛋,对于这样的败类我认为我们应该有权利让他彻底的灭亡而不是仅仅的剥夺他们的武士的荣誉。”张东邦总侍卫长是一直以强硬作风而闻名的,但由于会长一直都认为武士的队伍里是干净的,所以张东邦总侍卫长建议的强硬的处罚这些败类的决议被会长一人就否决了。如今出现这个严重的时间,张东邦总侍卫长希望会长能够狠下心来整治一下武士队伍的风气。

    “佣兵协会要进行一次大的清洗,要把那些败类全部清除掉,所有的事情你看着办,还有,这见事情都是洛天搞出来的,你现在就以我的名义警告他一下,告诉他事情就这样了结了,如果他还继续不依不饶,就别怪我也不讲情面了,”说完会长就细心的把扬益抱了起来。

    听到会长的话后张东邦总侍卫长楞住了,他虽然希望会长能够对某些事情强硬些,但他可不想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可是没有想到的是会长居然对扬益这么关心,甚至不惜和洛天闹僵,难道扬益真的能够比的上人族的半个疆域?

    “哦?这里还是我上次隐藏修炼疗伤的地方?哎!我在这里的时间居然比在家的时间都多了,不过没死就好,真不知道甜甜现在怎么样了,张焕明是不是会和我发火,玲儿为我担心了吗?娇娇的诅咒术还有多长时间发作?”扬益刚刚清醒过来就开始烦心起来,现在的他完全无法动弹,精神力也很是虚弱。

    “你关心的人还真不少!”就在扬益喃喃自语的时候,一个动听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

    “杜雅姿?”通过精神力的观察,扬益居然发现杜雅姿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的病房,可是完全放松下来的他又固态萌发,说道:“刚刚忘了说你,你也是我担心的人之一。”

    “你真无赖,我们只见过一面!我和你很熟吗?”杜雅姿说道。

    “你没有听过一见钟情吗?见过一面就足够了。而且你还这么关心我,知道我受伤了还来看我,难道你敢说你对我没有好感?”扬益虽然没有回头,但他还是通过那点微弱的精神力捕捉到了杜雅姿脸红的一瞬间,只这一次就让他有些痴了,此时的扬益甚至有一种爬起来亲她一口的冲动。

    杜雅姿被扬益挑逗的话语气坏了,他没有想到扬益居然这么轻浮,不悦的训斥道:“你别臭美,我来这里是来通知你,你这个预备武士被虫族战甲力士分配跟我做见习,没有想到虫族战甲力士居然让我带这样一个无赖,哼哼!你的晋升可是掌握在我的手里,如果我不愿意,你这一辈子也不用想继续晋升。”杜雅姿说完就气忽忽的走了,完全不理扬益的反应。

    养伤的日子虽然有些枯燥的,但扬益现在却有些喜欢上了这里,因为这里他可以放开自己的身心,并且所有关心自己的人都会陪伴在自己的身边。这就是扬益一直喜欢的家的感觉。

    这天,玲儿又像往常一样来照看扬益来了,并且还带来了扬益最爱吃的美食。可扬益就是赖在病床上不肯起来,张着嘴笑嘻嘻的看着玲儿。

    现在的玲儿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合格的妻子,看到扬益这个撒娇的样子,不禁摇头说道:“你早就已经恢复一多半了,怎么还是这么懒?你没发现你现在很圆。”

    扬益听到玲儿的话后真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扬益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发福,但他还是笑嘻嘻的说道:“老婆,再喂我一次,我就是喜欢你喂我时候的感觉。”

    “你就自己吃吧!明明没有是大碍了却还赖在这里,难道这里会比家还要好?”玲儿有些赌气的说道。

    “只要你喂了我,我马上和你回家,我一定会把这些天欠你的好好的喂回来。”

    看着扬益的样子玲儿怎么会不知道扬益所谓的喂是什么意思,但玲儿并没有像以往那样开心,而是有些哀怨的说道:“你今天还真要必须回去,但不是喂我。”

    “娇娇的诅咒术今天发作?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扬益紧张了起来,他也不用玲儿喂了,三两下就把所有的菜都吃光,然后收拾衣服就要走。

    玲儿看到扬益一提到娇娇居然如此着急,不禁有些醋意,不高兴的说道:“是不是你早就惦记上娇娇了,这次可遂了你的心了。”

    扬益心中现在最为重要的其实还是玲儿,他可不希望玲儿有任何的不开心,他马上搂住玲儿纤细的小腰赔笑道:“我最爱的还是我亲爱你啊!娇娇我也确实有些喜欢上了,毕竟这些天他也没少照顾我,如果你吃醋了,那我就现在喂喂你,想让你吃个饱。”

    玲儿打开扬益上下游动的手,羞涩的说道:“这里可是佣兵协会,你可别在这里乱来,万一让别人碰到就完蛋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家吧!”

    两人一进家门,就听到浴室中传来洗浴的声音,扬益和玲儿都面含笑意的对视了一眼,他们同时想起了扬益第一次和娇娇见面的可笑情景。看到玲儿想要笑出声来,扬益赶紧示意停下,然后马上脱光自己的衣服,蹑手蹑脚的向着预示走去。

    玲儿知道扬益还想把当天的事情重复,但想到娇娇第一次肯定会害羞,她索性也随着扬益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