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二十二章 无法逃脱
    扬益第一次被逼入了两难的境地,不是他无法治疗,而是有一味药实在难得,可以说已经绝迹,扬益也不知道在那里能够找到这味草药,就连九龙戒中也没有这草药。

    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李媛丽一直跟随在扬益的身边,但是扬益却恰恰忽略了李媛丽的身体。

    扬益不能冒险,因此犹豫再三,他选择了保守的治疗,既然病症是缓慢进补而成,他也只能缓慢治疗才可能,当然,这一段时间他绝对不能再与李媛丽身边,否则病情只会更重。

    当然,这不是那么好处理的,相思病还要严重,一段时间见不到扬益,李媛丽会备受折磨,虽然不愿意看到,但扬益也只有找一个办法。

    “小媛,你要听话,毕竟我们的关系……跟随我来到临邑市,我们可以说是躲避吴青龙的报复,但你要跟随我去粤港,这就有些不合适了,毕竟你还有公司要顾。”扬益犹豫了一下,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借口。

    说实话,扬益说出这个借口,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这个时代,谁还在乎这些东西?

    可偏偏李媛丽相信了,对于扬益的话,她无条件的相信。

    脸上闪出痛苦的表情,李媛丽想到扬益的尴尬与为难,她犹豫了一下,这才点头答应下来。

    扬益心中长出了口气,却是更加认同自己的做法,看李媛丽如今的样子,显然病症很重,她对自己已经不是信服,简直就是盲从。

    尽量与李媛丽少说话,暂时的缓解一下病情,以免她的依赖性更加的严重,扬益低着头,开始专注的弄起手中的两块牛皮。

    此时的牛皮已经变的硬邦邦,用手一拂还会不断掉落红色的粉末,整块牛皮也变成了褐红色,散发着浓重的香气。

    取出金针,扬益如同绣花一般,在牛皮之上均匀的刺出了十几个孔洞,随即拔出几根自己的头发,自这些孔洞之中穿了过去,系了起来。

    一切完工,扬益这才松了口气,取出袋子将两块牛皮分别包了起来,随即起身向外面监察地处人员要了一个打火机。

    条件简陋,因地制宜,扬益也只能做成这样,当然,这是应急的准备。

    如果这个杀手潜行过来,近身攻击,扬益并不惧怕,金针在手,配合水系灵气,扬益可以轻松制服杀手。

    但火车上最不缺少的就是人,一旦这个杀手潜藏在人群之中动手,扬益可没有那个手段能够让金针在飞行之中左躲右闪,那个时候,就需要牛皮派上用场了。

    自临邑市回到南岳市,火车要一天一夜的时间,在软卧豪华包房,这段时间根本不算什么,舒服的睡一觉就过去了,可扬益却是躺在床上假寐,精神一刻不放松的注意着周围的环境。

    虽然有水系灵气,可这火车之上各型各色的人可是不少,一个个分辨过去,扬益就是晕过去十次恐怕也无法找到那个杀手。

    天色黑了下来,包厢之内一片寂静,只有火车特有的规律的轻响不断滇醒着这里是火车,不是居家。

    因为扬益故意不去理会,即使睡了过去,李媛丽依然一脸委屈的神情,小嘴撅着,让扬益心痛不已。

    一夜安静,临到凌晨之际,扬益也有了困意,不过他更是清楚,这个时候是这些杀手最愿意选择的时间。

    果真,扬益取出金针,刚刚刺中自己两个道,强行提起了精神,不远处就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如果不是扬益的五感都变的灵敏非常,这样细微的声音根本就无法发觉。

    运起水系灵气,扬益警觉的看了过去,只见一名六七十岁,满脸皱纹,微微有些驼背的老人正等在一个包厢门前。

    这个包厢距离扬益这里足足间隔了四个包厢,不过扬益清楚,这个包厢正是九处负责监察人员所居住的包厢。

    就在扬益准备收回目光之际,眼角一扫,扬益发现这老者脖颈处颜色有些怪异。

    水系灵气运起,犹如望远镜一般,扬益此时简直就是近距离贴着老者在观察,当然看的非常仔细。

    下意识的,扬益向着老者的脸部透视过去,一层薄薄的人皮.面具宛若被一双手扒开一般,露出了这老者原本的面容。

    “是他!那个杀手?”扬益惊诧的坐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这杀手的易容功夫确实很厉害,就是有水系灵气,如同近距离用望远镜观察,扬益也不过是看出皮肤有一点点色差罢了,如果只是普通的肉眼观察,绝对无法看出任何的端倪。

    一把抓住桌子上的裹着牛皮的朔料袋与火机,扬益起身就要冲出去通知九处人员,可就是这个时候,九处人员的包厢门轻轻的打开了。

    “喂!我说老头,敲一声没开门你还不知道找错了?还非要不停的敲,扰人好梦啊!”包厢门打开,一名四十左右,乔装成大老板地处人员揉着惺忪的眼睛,一脸不耐的说道。

    “大侄子,我找我孙子,他就是这个包厢。”杀手装出苍老的声音,一手推着包厢门,一边毫不客气的向里面走去。

    “喂喂喂,老头,说了你听不懂?这里没有你要找的人,我们都是……”九处人员一手抓着房门,一边愠怒的伸手推搡杀手。

    就在这时,杀手出手了。

    一道寒光闪过,开门地处人员顿时没有了声息,同时,寒光再闪,扬益终于看清,这是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割碎了门口九处人员的喉咙之后,闪电一般的射出。

    另一名九处人员还躺在床上,因为声音的吵扰,不耐烦的侧过了头,而这匕首就在这时准确的刺中耳蜗,刃没留柄,一股鲜血顺着匕首缓缓的流淌了出来。

    利刃割喉的声音,鲜血喷溅的声音,虽然距离扬益足足三四个包厢,但却就宛若在身边一般。

    杀手对于自己的出手很有自信,查看都没有查看,左手轻轻一推,随手就将房门关上,转过身,向着扬益包厢的方向缓步的走来。

    如果不是看到刚刚杀手的出手,光是看这个杀手的走路,恐怕很难有人看出来这老者其实是伪装出来的。

    双眼紧紧跟随着杀手的脚步前移,扬益站起身,缓缓的将两个塑料袋打开,取出已经发硬,并且变得艳红的的牛皮。

    十步、九步、八步……

    默默计算着杀手的距离,扬益屏住呼吸,一手牛皮,一手打火机已经准备完毕。

    三二一……

    扬益眼看着杀手来到包厢门前,这次没有客气的敲门,而是伸出手,要将包厢门直接打开。

    为了安检的需要,包厢是没有锁头的。

    就是现在……

    扬益的眼神一凝,右手迅速按下打火机,火苗蹿起,还没有碰到牛皮,骤然间,怪异的事情发生了。

    硬如钢铁的牛皮猛然间燃烧了起来,化作一个的火球。

    轰!

    眨眼之间,火球消散一空,拳头大小的一块牛皮已经消失不见,甚至连一丝灰烬都没有产生。

    但在火球消失的同时,一股淡淡的青色烟气弥漫开来。

    烟气很是怪异,没有消失,而是如同浓雾一般,悬浮在半空之中。

    门开,人影闪现,杀手身形矫健的冲了进来。

    闪着寒光的匕首握在手中,虽然脸上有着老者的面具,但那双眼睛就犹如暗夜之中的明灯,闪烁中带着浓重的杀气。

    第一眼,杀手廖丁就看到了扬益,顿时愣了一愣。

    作为杀手,廖丁能够想象出目标的各种反应,但他绝对没有想到,扬益居然双手抱胸,嘴角微微上翘,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瞪着眼睛在等待着他。

    “不好,有陷阱。”杀手廖丁第一反应很准确,以保全自身为首要任务,他瞬间就放弃了对扬益的暗杀,脚下用力,整个身子向后倒飞而出。

    轰!

    廖丁硬生生的撞到了门外的墙壁之上,一双眼睛惊诧的看着扬益。

    当啷!

    匕首掉落地面,廖丁缓缓当软了下去,此时别说是匕首,廖丁就是动一动手指的力量都没有了。

    “怎么会这样?”廖丁第一次自心底升起了恐惧,作为杀手,他无数次梦见自己被杀,每一次执行任务,他也早就做好了被杀的准备,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如此失败,而且败的是如此彻底。

    浑身无力,偏偏神志清醒,廖丁看着扬益一步步的走到自己的身前,无奈稻了口气,他任命的闭上了眼睛。

    可即使这生命的最后一刻,他依然非常疑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中了什么陷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