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这个杀手,太冷
    “神奇是神奇,可李元福也不是傻子,更何况还要骗去一大批的粤港精英,天知道他们之中有没有医术高手。”撇了撇嘴,魏立忠不耐烦的说道。

    “不仅仅是你师叔,还有猜哄师傅帮衬,外面还有你五师兄,吴师兄带着四名杀手坛的杀手,就算不得手,强行逼迫也没有问题,更何况,深水乡大道地势偏僻,就是开枪,也不会惊动太多的人。”魏保国很是自信,这个布局虽然是仓促完成,可却也是环环相扣,在他的心中,没有不能完成这个可能。

    “老豆,你还真是小心翼翼,怕什么?直接让五师兄他们出手不就好了?”魏立忠不解的说道。

    如同名字一般,魏立忠不喜欢这些弯弯绕绕,对付敌人,他更喜欢明刀明枪,当然,他所处的层次也不过是纨绔之间的争斗,打架斗殴罢了。

    “哼!”面对儿子没有脑子的问题,魏保国不由得气怒起来,训斥道:“整个粤港都知道我们集团与李元福的李氏集团有纠纷,直接抢了他,所有人都会将目标对准我们,我们毕竟是外来户,触了众怒,还这么在粤港发展?”

    “还有,没有你师叔,这么一次性聚集如此多的精英,聚集如此多的财富?骗了他们,只能说明他们智商太低,绝对不会牵连到我们集团,如果不是为了这一大笔钱,你认为我会如此冒险?”

    “行了吧,老豆,我那个师叔虽然谨慎,可是也是一个自大的家伙,在掌握全局之后,说不定一松口就将我们说出来,嘁!我才不相信他呢。”对于父亲的发怒,魏立忠没有丝毫的惧怕,反而振振有词。

    皱了皱眉,魏保国当然清楚自己师弟的脾气,不得不说魏立忠虽然纨绔,但还有一点点的识人之明。

    “不会,你的师叔应该不会如此糊涂,不过,也不得不防,你给你五师兄打电话,让他注意一点,如果有异样情况,立即动手灭口。”

    “现在就不怕这些人的家属联想到我们集团?简直就是掩耳盗铃,我们集团在粤港的投资才多少?不过几个亿而已,据说今天应李肥仔邀请的人就近百人,将他们一网打尽,几百个亿应该是没有问题,到时候丢了粤港这一块的生意又能怎么样?”魏立忠一边拿出电话,一边轻蔑的说道。

    “混蛋,如果这个恶名传出去,我们集团就完了,不仅仅是粤港,我们整个集团的根基都会垮塌。”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魏保国不禁有些头痛,他这个儿子聪明是聪明,可是纨绔气太重。

    “换个手机,换个卡,别留下证据。这还要我提醒?”看着儿子开始拨打电话,魏保国气怒不已的将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看着父亲的背影,魏立忠撇了撇嘴,嘟囔道:“老顽固,一件事情弄的七拧八拧的,费不费脑子?都六七十岁了,还想着短时期弄够百亿上缴,弄个堂主位子,真不知道怎么想的,还能坐几年?还不如好好享受一下。”

    虽然心中不满,可魏立忠还是取出另一部电话,上了一张新卡,开始拨打电话。

    铃铃铃!

    电话铃声响起,一只手拿起了电话,却没有出声。

    “喂!五师兄吗?师叔如果不行,你就尽快动手,耽搁这么长时间,害的我也没有办法出去玩。”电话联通,魏立忠对着电话就是一通埋怨。

    “哦!你在那里?”电话另一头,一个略有沙哑的声音低沉的问道。“我们在……”魏立忠随口就要说出,但随即警觉的停了下来,皱着眉头,急促的问道:“你是谁?五师兄呢?”

    电话另一头一听自己已经露馅,心知不妙,不由得冷哼一声,说道:“我是谁你不用管,你的五师兄已经被我杀了,很快就轮到你了。”

    话毕,电话关闭。

    握着手机,魏立忠楞了楞,旋即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一股烟一样冲入了卧室之中。

    “老豆,不好了,不好了。”魏立忠急匆匆的冲入了卧室之中,脸上满是惊恐之色。

    不慌不忙的取下老花镜,半依在床头的魏保国皱了皱眉,训斥道:“你都多大的人了?还这样毛毛躁躁,这样下去,我如何能够托付你大事?”

    魏立忠急速的喘了两口气,定了定神,这才说道:“老豆,五师兄的电话在别人的手中。”

    “哦!”魏保国脸色平淡的点了点头,又拿起了手中的书。

    “老豆就是老豆,不服不行,这样还如此能够沉得住气。”魏立忠第一次对自己的父亲如此信服。

    可还没有等到魏立忠开口奉承,只听啪的一声,书掉落地面,魏保国一脸惊诧的蹦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魏立忠,急切的问道:“你说什么?你五师兄的电话在别人的手里?”

    点了点头,魏立忠再次确定道:“没错,电话号码没有错,那个接电话的人还想冒充五师兄,被我识破了。”

    啪!

    魏立忠正在邀功,冷不丁一个打耳光扇了过来,顿时将他打的楞在了原地。

    “为什么不早说,为什么不早说,怎么办?完了,完了,全完了。”魏保国此时也慌了手脚,完全不顾刚刚一蹦而引发的腰痛。

    魏立忠满脸的委屈,如果不是自小就有些惧怕父亲,他此时甚至气怒的都要动手了。

    “是你自己装平静!”低声的嘟囔着,魏立忠可不敢在自己父亲真正发怒的时候再次触怒,他是纨绔,但绝对不笨。

    转了五六圈,魏保国这才感觉到自己腰痛的厉害,强忍着疼痛,扶着腰,缓缓的坐下,这才急切的吩咐道:“先去吩咐飞机申请航线回国内,你再买两张飞机票,用我们备用的护照,去澳门,另外,吩咐下去,我们集团名下的所有产业,短时间内全部出手,套现,还有,吩咐门内人员,立即分散以备用身份离开这里,越快越好。”

    不愧是天使集团的创始人,经过短暂的惊慌,魏保国已经镇静下来,一应事物也有条不紊的安排了下去。

    “大撤退?还隐姓埋名?老豆,有这个必要吗?即使是在粤港,没有证据,谁还能拿我们怎么样?”魏立忠可不愿意如同老鼠一般灰溜溜涤走,这可有损他秦公子的名声。

    “混蛋,都什么时候了,证据,证据是狗屁,我们都逼的人家差一点死了,谁还会在乎这些证据?快去,越快越好。”魏保国恨铁不成钢的怒骂道。

    缩了缩脖子,魏立忠转身快步离开,安排这些事情。

    李元福的别墅内,所有人都心悸不已,就是扬益也是后怕,至今后背还流着冷汗。

    一个杀手绕过来,正面首领杀手还有瘦高杀手控制剩余的人质的同时,也在看护着扬益,只要扬益离开法台,必死无疑。

    这根本就是一个死局,必死之局,可是谁也没有想到,就在扬益无计可施,几近任命的时候,枪声再一次响了起来。

    随着枪响,首领杀手整张脸被炸了个粉碎,半个头颅都没有了。

    第二声枪响,瘦高杀手躲避了爆头的命运,却躲不过手臂残废的结局,一颗子弹穿炸碎了他的右臂,瘦高杀手也瞬间晕了过去。

    如此利落的手法,连扬益都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存在,这就足以说明这个援手很是不凡。

    终于,第三声枪声响起,别墅内,一个红色的环抱粗的柱子之后,仅剩的一名杀手也软软当倒了下来,丹田之中多出了一个血洞。

    寂静,整个别墅区内一片寂静,所有人都抱着头,蹲在地上,不敢有丝毫的异动,而扬益也依然躲避在法台之后,不时的注意着四周,不过此时他已经不敢使用水系灵气,天知道他如此耗费水系灵气,是否会在下一秒就晕倒过去。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足足五分钟,周围依然没有任何的反应,李元福这才仗着胆子,缓缓的站了起来。

    依然没有任何人攻击,接二连三的人站了起来,依然没有任何反应,不过这些人却也不敢乘车离开,唯恐招惹祸端。

    扬益也是小心翼翼,先是伸出一只手,然后才缓缓的站了起来,直到此时,他才彻底的松了口气。

    至少,这个杀手对自己是没有恶意,甚至是在帮助自己,否则,水系灵气有危险警示,会瞬间锁定这个杀手的位置。

    拖着疲惫的身体,扬益不得不进行善后处理。

    此时有毒雾拦路,扬益也只能自己别墅,取出了一罐胡椒粉。

    拿着鬼烛,扬益缓缓的走到三名杀手的尸体跟前,取出胡椒粉,撒了出去。

    遇火既燃,扬益接连丢出四五个胡椒粉火球,这才放心的点了点头。

    救醒几十人显然是个大工程,扬益此时疲惫不堪,不愿意动手,直接将罐子抛给了曾佳明。

    “胡椒粉灌入鼻子中,打两个喷嚏就可以了。”扬益轻声的吩咐了一句,转身离开。

    “他们不是死了吗?救的回来吗?”曾佳明疑惑的问道。

    “之前的毒雾,后面被我更改配方,变成了麻醉喷雾,三个杀手是死了,其他人不过是深度昏迷而已。”扬益头也不回的说道。

    此时他已经疲惫不堪,最想找一个地方,好好的睡一觉。

    扬益哪里管这里不是他的家,随意走入一个房间,径直躺了下去,连外面的钟会亮也暂时无法估计。

    可是奇怪的是,扬益躺在了床上,尽管精神疲惫,身体疲惫,可却睡意全无,丹田之中仅剩的一丝水系灵气竟然化作一缕冰凉的气息,游走在扬益的头部内经之中。

    一如当初刚刚获得传承一般,扬益身体丝毫不能移动,周围的一切却都收在眼底,不过更进一步的是,他再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五感通达。

    气味,隔着房门,扬益也能清晰的分辨出这栋楼里有几十个人存在,每一个人身上的味道都截然不同,而其中只有两个自己非常熟悉,一个是钟会亮,就在自己的头顶房间,一个是曾佳明,仿佛正在商谈着什么,他身边有着十几股其他的味道。

    扬益还能听到周围房间内细微的声音,但也仅限于周围的房间,包括钟会亮的呼吸声都宛若在耳边一样。

    这感觉,让扬益很是矛盾,就仿佛在公厕之中摆放了一桌美食一般,又香又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