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难得的休闲
    李健康总算知道了什么是生不如死。

    “扬神医,这……这……这是怎么回事?”李元福看着儿子痛苦的样子,牙齿都咬的出血了,如果可以,他宁愿为儿子承受这一切。

    “这个疼痛是必须的,洗髓伐经哪里是那么轻松的。”扬益淡淡的说道,不过显然刚刚不过是不到一分钟的行动,却让他也有些疲倦了。

    此时,原本已经不甚流血的手指再次喷涌起来,可是仔细看起来,这些血液之中竟然带着一丝丝白色的丝絮。

    疼痛来的快,走的也快,不到半分钟的时间,李健康就停止了喊叫,豆大的汗水让他全身如同水洗一般,大口喘着粗气,脸色的涨红也缓缓的消退了下去。

    一分钟,两分钟……

    扬益再次施展金针渡穴,同时一分钟的时间内,银针再次向下移动了巴掌长的一段。

    随即,疼痛之声再次响了起来。

    连续十几次,一个小时过去了,当扬益将银针刺入李健康肋下之际,他才真正的长出了口气,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李健康,现在身体有什么感觉?”当半分钟的剧烈疼痛过去之后,扬益立即开口问道。

    “麻,我的左半边身子都痒痒的,可却无法动弹半分,扬叔叔,我能挠一挠吗?”李健康皱着眉头感觉了一下,说道。

    断然摇了摇头,扬益说道:“不能,现在不能动,有这个感觉很好,很好,没有想到,小家伙真的能够坚持下来,我还以为要费一番手脚呢。”

    对于李健康的表现,扬益真的很吃惊,这样的剧痛,就是他自己,恐怕也无法全番承受下来,要知道这是十几次的疼痛,而且每一次的疼痛都只是暂时过去,下一次疼痛就会叠加上来,扬益甚至早就做好将李健康救醒的准备。

    “扬叔叔,你的手法好神奇,能告诉我为什么这样吗?要知道我可也是一个小小中医了。”所谓久病成医,李健康早就已经对医疗手段不陌生,可是扬益的手法让他非常的好奇。

    “好啊!叔叔可以告诉你,等一下疼痛的时候,你就默念这些步骤,一定不要错了。”扬益随口说出了之前刺中的十几个名称。

    这些穴道都是内经的活穴,扬益不但将穴道的名称说了出来,还简单的讲解了一下。

    “扬叔叔,这些穴道沿着中经血脉而走,你这样一段段的刺穴,封穴,具体能够产生什么样的效果?”李健康不但好学,而且聪慧异常,扬益只是简单的讲解了一下,他就已经熟记于心,而且能够举一反三,立即发问。

    扬益可没有那种弊其自珍的想法,李健康如此聪慧,如此好学,也让扬益心中升起了一丝爱才之心,只是此时如果详细的讲解,不仅费时颇多,而且还会贻误治疗。

    沉吟了一下,扬益简单的说道:“经、脉、络、血脉,这些都是自成一体,但又相互纠缠,你狂犬病无法治愈,就是因为血液之中都已经含有毒素,而且周而复始,才无法治愈,封你心脉,血液不会逆流,并且加强心脏的跳动,加强造血。”

    “你身体内的血脉就仿佛是一个带着水泵的循环管道,水泵暂时关闭,一处漏水,首先空出来的就是接近水泵的地方,再以手法将血脉之中残存的血迹驱赶离开,这一段血脉就是干净而无毒的血脉,这个时候,取出封住心脏的银针,新鲜血液喷涌而出,将这一段空白填满,这就是真正的换血,只是麻烦了一些。”

    换血在西医来说根本不是问题,只是繁琐了一些罢了,可是,扬益清楚,除非用这种手段,否则那些透析的仪器根本无法分离血液之中的毒素,只有心血,才是真正的纯净。

    “哦!我大概明白一些了。”眨了眨灵动的大眼睛,李健康崇拜的看着扬益。

    “至于最后这原图穴,乃是内经活穴,但却处在主血脉的节点之上,上可通手臂,下可通腿部,除非封住这里,否则半路不能停留过久,要不然你要缺血而亡了。”扬益溺爱的揉了揉李健康干枯发黄的头发,笑着说道:“接下来,我们要一鼓作气,先将手臂的血脉理顺,不过,这一次恐怕时间要更长了,小男子汉,你要努力坚持,坚持就是胜利,而且你还能感觉到我刺银针之时的感觉,深浅,下针前后身体的变化。”

    既然李健康对中医很敢兴趣,扬益立即以这为引,希望能让李健康接下来分散一些注意力。

    扬益清楚,这治疗才刚刚开始,否则他也不会说要耗费一下午的时间,这不仅仅是治病,也在考验着病人的承受能力,而李健康,无论表现的多么老成,他还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啊!

    原图穴被封住,扬益也不敢耽搁太长的时间,给李健康打了打气之后,他深吸口气,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再一次投入到重复,繁琐,却丝毫不能出一点点岔子的治疗之中。

    一个消失,一只手臂理顺,一个半消失,一条腿的血脉理顺……

    漫长的六个小时过去了,流出的鲜血不仅仅染红了整个病床,甚至在地上已经聚积成了一个小水洼。

    李元福双目布满了血丝,依然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双手手指早就已经因为用力,而刺入到手掌之中,鲜血已经凝结成痂。但他依然未觉。

    曾佳明更是累的死狗一般,喘气都快吐着舌头了,六个小时,他一直死死的抱着李元福,唯恐这个胖子冲过去坏了治疗,可是这可是六个消失啊!

    “马的,这胖子怎么这么大力量?老子手都没有一丝感觉了,靠了,就是搂妞,老子也没有搂过这么长时间,我这是倒霉催的。”曾佳明心中不断非议着,可能也就是这不断的埋怨,才能分散他的一些注意力,才能给坚持六个小时。

    李健康的嗓子已经喊的哑了,嘴唇布满了牙印,鲜血更是染红了整个下巴,可即使如此,六个小时,这个小家伙居然没有昏过去一次,就是扬益都啧啧称奇。

    至于扬益,此时也好不了多少,双手的手指已经破皮,尤其是中毒而瘦弱了一大半,只剩下皮包骨头的两根手指,此时更是连皮都磨破了,也是因为这两根手指,让扬益施展催针手也凭添了几分难度。

    身体的疲惫,手指的疼痛,这些还能忍受,扬益最担心的就是丹田中的灵气。

    自治疗开始,扬益一直在不断的施展天通双瞳,为了不损耗太多灵气,扬益只是在观察内经活穴之际才施展,可即使这样,六个小时下来,他眉心之中的灵气也仅剩下了一丝。

    还剩下头部血脉,虽然距离短,治疗的时间也短,可是,扬益真的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支撑下来这不到一个小时的治疗时间,更何况,头部的血脉是最为复杂的,有些地方还需要天通双瞳做最后的确认……

    “休息,休息一下,李胖子,你家里有没有人参?年份越久越好。”扬益这还是第一次开口要东西,不过为了安全,他也顾不上许多了。

    “有,我马上去取。”此时别说一根人参,就是要命,李元福也不会含糊。

    李元福胖胖的身体皮球一般的滚了出去,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他就抱着几个盒子快速的回来了。

    “这是五十年分的,这是八十年份的,这是百年的。”李元福将盒子放在扬益的面前。

    “你被骗了,只有这人参有超过三十年,其余的,不过是人工培育的。”扬益打开盒子,最后还是将那个所谓的百年人参拿在了手中。

    咔!

    扬益就这样把人参当做萝卜一样的咬了一口,吃了起来。

    百年人参,这可是李元福花了几百万才收购来的,为的就是紧急时候救儿子一命,虽然知道扬益出手,这人参已经用不上,可是一口吃掉几百万,他也不由得心痛的咧嘴。

    曾佳明已经麻木了,扬益作出更加过分的举动,他也丝毫不以为奇。

    吃下了半根人参,扬益的脸色微微有些涨红,整个人精神焕发起来。

    站起身,走到病床之前,天通双瞳运起,扬益闪电般出手了。

    一旦出手,扬益神情绝对专注,外界的事情很难打断他。

    有了人参的支持,扬益用了足足一个半小时,这才将李健康头部血脉之中的陈旧之血换掉。

    完毕,收工,扬益将李健康心口上最后的一根长长的银针取了出来,整个人不由得长出了口气,身体虽然瘫软到了一旁的椅子上,但因为服用了人参,精神依然很是亢奋。

    “这……这是魔术吗?”看着病床上的儿子,李元福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喃喃问道。

    而曾佳明,更是瞪大了双眼,呼吸也变得粗重了起来,他虽然见识过了扬益的神奇,但这表现,简直是神迹而不是神奇了。

    只见病床上的李健康此时已经是满脸红光,虽然身体依然瘦弱的,但那里有一丝病态?原本连动一动手都会浑身大汗,艰难至极的李健康此时正在活动着四肢,甚至还颇为有力。

    李健康起身,坐在床边,就如同睡醒了一般,直接就要下床。

    这可是让李元福担心的要死,赶忙上去搀扶。

    “老豆,我感觉很有力,不用扶。”躲开了李元福的搀扶,李健康径直的站了起来,走了几步,或许是因为长时间没有走路的关系,开始还有些踉跄,但五六步之后,已经没有任何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