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四十八章 挑衅
    这时,一个壮汉走了过来,微微施礼道:“美丽的女士,请问是否有这个荣幸,知晓您的贵姓芳名?”

    扬益闻声抬头,一个长得十分魁梧的年轻人握着一把火红色的吉他一样的琴,一脸笑容的着站在桌边,看他的穿着,应该是一个修炼者。尽管在腰间还悬挂着一柄华丽上品法剑,不过从灵气判断,剑还未见血过。

    扬益愕然,自己一个大男人坐在这里,这家伙还要过来挖墙脚,显然是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当然,扬益并不表现出来,他知道,对于这种主动搭讪的家伙,蒋明铎女士应该会处理得很好。

    不料,蒋明铎的目光转向扬益,满脸探寻之色,像是一位没有见过世面的女孩儿遇到了害怕的事情,在寻求帮助。

    扬益立即意识到,蒋明铎这是洞悉了他的企图,因此故意挑战一下,重又将难题踢了回来。于是,扬益故意挑高眉毛,将头歪了歪,摆出一副“懒得理会”的表情。

    不过,这表情持续地并不长久,扬益的余光就在蒋明铎眼神里读出一丝警告的味道,于是不由得叹了口气。他当然不想挑战蒋明铎的耐性,立即说道:“唔!先生,您是在问我的朋友吗?”

    扬益望向年轻人,后者微微一愣,脸上闪过一丝轻蔑,但他随即控制了自己的情绪,瞬间恢复了那种温柔的微笑,轻轻点头:“是的,我就是这个意思。”

    “她叫蒋明铎,是我的”

    “朋友对吗?”微微一欠身,年轻人开口说道,打断了扬益。

    “对!”

    “我叫朱云海,职业是一名游历者,当然,正如您看见的,我还是一位浪漫的年轻人,我向往美丽,尤其是像蒋明铎女士这样的美貌!”说这话的时候,年轻人连扬益都不再看一眼,目光全在蒋明铎身上。

    “您是准备为我们弹奏一曲对吗?”蒋明铎贝齿轻启,轻声问道。

    “如果女士喜欢的话。”朱云海说道,一边满怀期待地望着蒋明铎。

    “唔,多少钱!”蒋明铎在腰间摸索一阵,竟然摸出她的储物戒指,随手丢出了一些金币。

    哗!

    里面的金币一股脑儿掉了出来,在桌子上撞击出一阵叮叮当当的声响。

    朱云海微微一怔,毫无疑问,对方将他当成了卖艺的人,脸色立即变得铁青,但他还是瞬间变了过来。

    心机深沉!

    扬益给他下了一个定义。

    “不要钱!”朱云海用他带有磁性的嗓音说道。

    “不要钱”蒋明铎重复道,然后想了想,微微抬高了声线,“那好,我请所有人听一夜!”

    “如果您能和我共舞的话。”朱云海再次欠身说道。

    “有条件”蒋明铎咕哝一句,“难道您没有看见,我的脚”

    “唔!美丽的女士,您可能有所不知,我对医学相当热衷,尤其对跌打损伤之类的相当在行。为了不让您美丽的脚有任何损伤,到我的居所,我为您治疗一下,再配上一点药物的疗效很快就能完全恢复了。”

    朱云海的脸上始终带着一成不变的笑容,时间长到扬益觉得他是嘴角抽筋。至于什么擅长医术,需要到他的居所进行诊治,恐怕到了房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就在朱云海等着蒋明铎回应的时候,酒来了,不是黄酒,而是一瓶高度白酒。

    且不说这瓶子装的白酒的味道如何,光是这个卖相就知道价格昂贵。

    扬益讶然地望了眼女服务员,后者微微一笑,指了指角落里那个看不清身形的人:“那位女士已经付过账了。”

    女士?!

    后者举起杯,微微示意,立即,身体周围的浓雾仿佛消散,露出了美丽的容颜。

    是她?!那个彭特克族女孩儿

    然而,一瞬间,扬益就否定了这种猜测,虽然长得很像,但是身上的那种气质不可能相同。

    靓丽女孩儿微微一笑,浅浅地喝了一口酒。

    扬益也不客气,端起跟前的酒杯,浅浅地抿了一口。

    就在刚才,神元探查下,表明这美酒中包含着一种见血封喉的危险剧毒。

    如果普通的毒药,以扬益本身的抗毒力足以应付,但是见血封喉就要费一点工夫了。

    也许是对方并没有想要将扬益置于死地,又或者害怕露出漏洞,用量方面有所保留,总之,扬益觉得以自己现在的能力尚可应付。

    在他看来,喝下剧毒,或许能够让对方得意忘形,出现疏漏

    “嘿!瞧瞧,看看,那个小白脸运气不错,一次搞到两个美妞。现在,又有一位又被他祸害了。”

    “是呀,这样的美妞,一辈子能够弄一个,就不白活了。”

    “要不,咱们大家伙吃点亏,分个过来,不然他那干巴的小身子骨恐怕吃不住。”

    “哪一个好呢?”

    “那个黑衣服的妞不错,身材够辣,够味儿。”

    “我看那个安安静静的才好,真想听听她迷人的声音。”

    不远处的一桌大汉传来一阵嬉笑,虽然交谈的声音不是很轻,但这个时候酒馆里出奇的安静,因此足以听清。

    不过,扬益却感觉到,这种挑衅和这个搭讪的朱云海有关系。就在刚才,他嘴角泛起淡然的浅笑。

    那个两个粗言粗语的家伙还未收起那可恶的笑意,就感到衣服一紧,双脚腾空而起,竟然被人直接在椅子上拎了起来。惊吓的表情同时出现在他们脸上,下一刻就是一声凄厉的惨叫声,被狠狠地扔出了房门。

    “记住,下次擦亮你的狗眼,否则我就将它们弄碎,让你们这辈子都看不到东西。”蒋明铎甩了甩手臂,淡淡地说道。然后再次施展步法,眨眼迈过十几米的距离,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端起酒杯喝一口。

    酒馆里立即变得鸦雀无声,显然是被蒋明铎这诡异的身法震住了。

    “身手不赖!”

    抬头望去,那个靓丽女孩儿已经从他的椅子上消失不见,一个火辣却带着文静已经站立在扬益的面前,正轻轻鼓掌。

    如果不是身上的气质不一样,扬益会认为此人就是那个彭特克族女孩儿,不过,二人简直一模一样。

    也许是一对双胞胎!扬益心想。

    不管怎么说,他们找对地方,如果不出意外很快他就能找出结果。

    微微笑了笑,她坐在了扬益的旁边,无视已经面带愠怒的蒋明铎,以及微微尴尬的龚伊娜。

    “哟,可爱的帅哥,带着两个小丫头出来玩,真是好样的。不过,不要只顾着自己快乐,可要注意腰啊。年轻有劲儿足是好事,但持久力也是同样的不可忽视呢!”一边说着,女人的手已经摸到了扬益的后腰,那里是男人重要所在。

    扬益虽然没有立即激发出体内的灵力,但是完全警觉,唯恐这个女人趁机下毒手。然而,对方轻轻地揉了揉他,手法相当老辣,显然精于此术。

    女人穿着一身合体的黑色的衣服,大胆的露出傲人的事业线,阳光般的肌肤绽放着狂放的灵气。棕栗色的卷发不是很长,随意地披在尖头,一颦一笑,自有一股成熟的风韵。

    这还不止,她挽着扬益胳膊的时候,丰满的凸起摩擦着扬益,整个人几乎将身体靠在了扬益的身上,迷醉的双眸投射出那种挑衅的灵气光芒。

    “咦,朱云海先生,怎么,有事儿要走?”蒋明铎紧紧盯着手中的酒杯,红色的酒液打着旋儿,正折射出七彩灵气光芒,仿佛随时都可能变成彩虹。

    “我”正准备溜走的游历者浑身一滞,脸都青了。

    “要是真有事儿,就请先行离开吧!”

    游历者闻言,如蒙大赦,应了一声,逃也似地逃出了酒馆。

    “大姨,可以放手吗?他不会光顾你的,他不是个好客人。”

    大姨

    客人

    扬益表情微微一僵,不可思议地看着一脸平静的龚伊娜,眼角的余光瞬间捕捉到身边女孩儿的神情,她显然是被这句话彻底激怒了。

    下一刻,扬益又将目光落在了一边浅酌的蒋明铎身上,后者朝他轻轻摇摇头,表明龚伊娜绝不是受她的影响。

    女人,可以不在乎她的资产,但永远都在乎她的年纪。扬益明显看到女人的嘴角有些抽搐,那是爆发的征兆。

    然而,还不止如此,女人身上突然迸发出来的那一丝灵力的波动让他感到一阵心惊。下意识地,扬益微微紧握破甲剑的剑柄。

    “我说,小丫头,不要因为自己胸口平一些,就故意将别人叫得年纪很大。”女人一边说着,一边挺了挺她傲人的山峰。

    龚伊娜微微一怔,立即俏脸通红,下意识地低下头看看自己平平的胸口,然后再也没有勇气抬起来。

    说实话,龚伊娜发育得不错,但无论是蒋明铎还是眼前这个神秘的女人,都是属于那种爆发型的,因此她还真的没法比较。况且这种事情对于她一个女孩儿来说又如何好意思呢?

    倒是扬益,轻轻地抓住龚伊娜因为不安而绞在一起的手,一边凑到她耳畔说了一句:“我喜欢能够一手掌握的类型。”

    龚伊娜微微一震,脸颊像是滴血,一直红到了脖颈,她的头更低了,几乎直接就垂到了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