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一千七百七十六章 绝地反击
    扬益的话还没说完,正准备冲上来的绝杀族杀手们突然全都停了下来,个个面现惊异之色。

    那个叫石敢商的失魂族叛徒则惊讶的指着李克俭,震惊的道:“你……你们怎么听得懂我们的语言?”

    同时失魂族的头领钟汉良也惊讶的看着李克俭,似乎他们这个种族的语言古人族不可能听得懂。

    李克俭没理他们,身上渐渐的散发出一阵妖异的蓝色灵气,对石敢商冷然道:“刚才你说,你是叛徒,出卖了自己的部落,并且屠杀了他们整个一族的人?而且手法似乎很卑鄙?”

    李克俭接连问了一连串的问题,而随着问题的增加,他身上的天蓝色灵气光芒也逐渐的变得浓重,他的语气也越来越冰冷。

    也许李克俭的父亲……

    扬益想到了一种可能,这个家伙的父亲至少与这个部落有很深的渊源。李克俭身上的秘密恐怕就要揭开了。

    石敢商似乎感受到李克俭语气中的那种冰冷,不禁打了个冷战,但是他恃着自己人多势众,而且对方实力差他们一大截的古人族,所以他仍然壮着胆子,哈哈笑道:“是又怎么样?你们这几个古人族还要插手吗?哦,插手也无所谓,反正今天既然碰面了,你们别想活着……”

    话还没说完,只觉得眼前一花,李克俭已经不知道怎么的站在了他的面前,离他很近,近到他能看的清李克俭眼中冰冷的杀意……

    打了个哆嗦,刚要后退,才发现李克俭已经抓着自己的领子把自己提的离开了地面,向那边的钟汉良飞了过去,扑通一声,重重的摔在了钟汉良的脚下。挣扎了一下,才知道自己根本动不了了,李克俭在他的身上下了一种咒语灵根。

    一切只是一瞬间的事,月落族的人反映过来的时候,石敢商已经躺在了钟汉良的脚下……

    只听得他们怒吼一声,就要冲上来。

    就在这时,虽然不愿意听,但是李克俭那冰冷的声音又固执的传入他们的耳朵,只听得李克俭缓缓的说道:

    “你们很喜欢屠杀贻尽别人的全族吗?今天也尝尝这样的滋味如何?”

    话音刚落,两道人影,一金一黑已经扑向那些呆在原地的月落族人。

    瞬间,惨叫声迭起,一个月落族人甚至还没来的及挥起手中的中品法刀,就被韩忠的暗黑拳轰的形神俱灭,而扬益的圣光烈焰也令不少月落族人在熊熊的神圣烈火中化为灰烬。

    失魂族人也趁此时机骤然发动,本来似乎很孱弱的他们,在启动了同归于尽之后,似乎神勇异常,攻击力非常强悍,最可怕的是,他们根本不在乎自己的身体受到伤害,越是砍伤他们,他们则越是勇猛……

    李克俭则没有动手,冷冷的看着战斗的双方……

    圆月人在韩忠已经疯狂的失魂族人的双重攻击下,号称精英的百余杀手,只是一会功夫就只剩下了十几个人还在勉强的抵抗……

    观战的李克俭收回了释放出来的灵气,突然大声道:“留下一个!”

    扬益应了一声,一道火红色的灵气光芒瞬间罩住了一个月落族人,右手一挥,把那个人从战团中扯了回来,摔到了李克俭的身边,一动不动,显然是被扬益制住了。

    就在这时,最后的几个月落族人也被近似疯狂的失魂族人屠杀贻尽了,本来喧闹的战场,又归于平静。

    韩忠和扬益也收回外溢的灵气,回到了李克俭身边,而仅剩下的十几个失魂族人包括钟汉良也都已经伤痕累累,他们之所以还能站着,都只是靠着同归于尽的魔力在支撑着。

    钟汉良喘了几口气,他的眼睛已经由暗绿色恢复了原来的黑色,他缓缓的走到李克俭面前,这简单的动作似乎他做起来很是吃力,来到李克俭面前后由喘了口气,突然单膝跪地,一手扶着战刀,道:

    “失魂族统领钟汉良,叩谢您的救命之恩……”

    老族长跪下了,他身后的族人也一同跪了下来。

    李克俭脸上的冰冷神色已经渐渐的逝去了,轻轻的扶起了钟汉良,笑着说道:“现在谢早了点,你们的命还不一定能保得住……”

    脸上逐渐现出疲倦之色,但是他仍然笑道:“没关系,反正也算是替族人报仇了,死就死吧……兄弟们,你们说是不是!!”他回过头对他的族人们问道。

    剩下的失魂族人虽然也都伤痕累累,但仍然鼓足力气,齐齐大声应道:“是!”神色间无所畏惧。

    韩忠和扬益交换一下眼色,不禁双双动容。

    李克俭看着这些悍不畏死的战士,也不禁赞叹,于是他点点头道:“好,好气魄!”

    钟汉良听到李克俭的称赞,道:“虽然我们会死,但是你依然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可是……我们已经无以为报了……”说到后来,钟汉良的头低了下去。

    李克俭却摇了摇头,道:“你们就这么想死?”

    钟汉良苦笑一声,道:“我们不是想死,而是使用了同归于尽暂时提升能力,好与敌人同归于尽,当灵根效力消退的时候,就是我们油尽灯枯的时候……”

    李克俭笑道:“你们可不能死,我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你们呢?好了,你们现在都围着我盘膝坐在地上,然后释放出体内所有的残余魔力,一点都不要剩……”

    看到钟汉良的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因为他知道,释放出所有魔力的后果就等于油尽灯枯,这样会加速他们的死亡,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李克俭要他们那样做。

    韩忠和扬益同样知道这个道理,也都迷惑的看着李克俭。

    李克俭看着他们犹豫的样子,淡淡说道:“反正你们都要死了,还在乎早一刻晚一刻吗?”

    钟汉良听了一愣,旋即大笑,然后立即照办。领先对着李克俭坐了下来,其余的失魂族人也按照李克俭的指示,围着他陆续坐了下来,瞬间一道道灵根灵气从他们的身上散发出来。

    李克俭看到了这种情况,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于是他摆了摆手,站在他身边的韩忠领会了他的意思,提起躺在地上的那个仅存的月落族人,走到了圈外。

    李克俭见他们走了出去,便也坐在地上,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一阵天蓝色灵气光芒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迅速的膨胀,不一会就把这二十来个失魂族人包在了其中,从外面只能看到一团

    站在外面的韩忠奇怪的看着那团紫色雾气,韩忠忍不住道:

    “李克俭在搞什么鬼?”

    扬益靠着一棵树坐下,沉思了一会,摇摇头,猜测地说道:“他大概是在耗费灵气,释放特殊的灵力救这些人……”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投向了正在配制药剂的龚伊娜,后者朝他点点头表示完全同意他的说法。

    蒋明铎却冷冰冰地来了一句:“这还用说!”

    韩忠却瞪大了眼睛,看着蒋明铎道:“救?启动了同归于尽还能救?要真是这样的话,圆月人早就把暗夜人灭掉了!”

    扬益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确定李克俭是在救他们,至于用什么方法怎么救,就只能向我们的蒋明铎女士求见了。”

    “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扬益微微一笑。

    蒋明铎猛然意识到扬益这是故意捉弄自己,狠狠地一跺脚,走开了。

    韩忠发挥了他乐天的性格,想不通就干脆不想了,这样一来,心情大是好转,笑道:“不管他了,倒是这个东西该怎么处理……”说着踢了踢脚下的那个倒霉蛋。

    扬益看了看地下那个哼哼唧唧的家伙,笑着说道:

    “你还不明白?李克俭不是说过吗?要他们这一族也尝尝被灭族的滋味……”

    说着手一挥,一道灵气光芒笼罩住了那个人,一会功夫,那个家伙呻吟了一声,醒了过来。

    那个月落族的人醒过来一看眼前的情况,一挣扎,发现自己依然动不了,于是恨恨的对韩忠道:“有种你们就杀了我!”

    韩忠冷哼一声就要说话,扬益摆了摆手,冷然道:“放心,你恐怕活不了,之所以现在不杀你,是要问你一些事,你可以不答,不过……那样你将面临着比死更可怕的事情……”看到那个人眼珠转动,扬益的手指在他的身上按了几下,接着道,“我还没让你死,你死不了……”

    那人挣扎了两下,发现自己的灵力被完全封存,想要动弹以下都是困难。见自杀不成,干脆闭上眼睛,来个不理不睬。

    韩忠笑道:“呵呵,逼供我最拿手了……”说着正要露两手,突然一道黑影从他的手臂上飞到了那个人的脸上,居然是一直盘在他手上的小黑蛇。

    韩忠见状骂道:“你这个黑泥鳅,刚才没让你动手,现在抢着过瘾来了,嘿,你要是逼不出他的口供,看我怎么收拾你。”

    折腾了一会,扬益挥了挥手,小黑蛇突然咬了那人一口,伤口流出一股黑血,那人的抖动才渐渐的停止,但是身上已经被汗水浸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