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两千零二十七章 血性
    “啊?”

    两个人同时大吃一惊,火速扭头望去。

    只见,门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高大的人影,此刻正握着把手枪脸带冷酷的微笑望着他们,手里黑洞洞的枪口泛起了森森寒意,直指他们。

    这个家伙额头上有一道明显的标志,刀疤。做为对罪犯有着敏锐直觉过目不望的谢雨馨已经认出了他是谁。

    敢情刚才这家伙趁着大风的掩护从卫生间爬进来专程来找谢雨馨,并且要报杀弟之仇了。

    “天,是那个漏网的劫匪头子!”

    谢雨馨惊呼出声,稍稍仰起了上半身。猛然间觉察到自己的大半片酥胸正暴露那个家伙贪婪巡视的目光中,谢雨馨羞怒交加,双手护住了胸部向后靠去,手已经伸向了床头,那里有她的配枪。

    “没错,就是我。

    哦,不不不,小美人儿,小警花儿,你的手可千万别乱动,否则的话,你们都要死!”

    那个劫匪头子脸上的神色一寒,变得狞厉起来,手中的枪指向了谢雨馨。

    “有本事冲我来,威胁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还没得及脱下短裤的扬益伸出双手挡在了谢雨馨的面前,也挡住了那个劫匪头子望向谢雨馨的色狼目光,向他怒吼道。

    “去你的,滚一边去,再敢乱动我一枪打死你。”

    那个劫匪头子冲了过来,一拳打在扬益的鼻子上,鼻子喷溅而出。随后,揪着扬益的头发,枪口狠狠地顶住了他的太阳穴说道。

    “不,你放开他,你弟弟是我打死的,一切都冲着我来,不要伤害他。”

    谢雨馨一声尖嘶,泪水涟涟地扑了过来,眼看着扬益为了保护自己而受伤,她的心在这一刻说不出的痛楚。

    “是吗?小骚.货,看来你很心疼他啊?”

    那个刀疤脸狞笑盯着谢雨馨,猛然间,他的眼光变了,一片噬血的猩红中开始搀上了一丝.淫.亵.与.色.欲.的神色。

    因为,谢雨馨扑过来的时候,那美好的酥胸,那纤长的小腰,那只穿着欲掩还休的小,都分明让人喷鼻血。

    做为一个原本就不是好人的恶棍劫匪,刀疤脸现在心底的欲、火已经熊熊烧起,看着谢雨馨的眼神已经完全变成了**焚烧之下的野兽眼神。

    “啊……”

    谢雨馨一见这个家伙的眼神变了,登时就知道不好,赶紧扯过床单护住了胸部,避免春光外泄。

    自己的身体只属于自己的男人,任何外人都没有半点觊觎的权力。

    “小骚.货,别躲啊,刚才看你跟这小子在床上可是浪得很啊,怎么了,现在感到害羞了?”

    刀疤脸狞笑而.淫.亵.地望着谢雨馨,暗地里吞了口口水,“妈的,这个小妞真惹火啊。”

    他心中.色.欲.大动,已经动了邪门心思。

    “你倒底要干什么?”

    望着这个家伙已经变得色迷迷的眼神,扬益心底也燃起了熊熊大火,只不过,是愤怒的火焰。天生的占有**决定了,任何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女人遭受到其他男人的侵犯时,都会愤怒,不过,不同男人的性格特质也决定了这种愤怒倒底会不会付诸实践的喷薄。

    眼中有熊熊火光在闪动,扬益已经被怒火冲昏了理智,准备不顾一切地要发飙了,他要保护自己生命里的第一个女人。

    “砰!”

    刀疤脸一枪把砸在了扬益的头上,顺流而下的鲜血瞬间就糊满了扬益的眼睛,让他看起来十足的凄厉。

    “小子,你最好给我老实点儿,否则的话,老子的枪可不长眼睛。”

    给了扬益一枪把之后,刀疤脸狞笑着枪指扬益说道,扬益空自在那里握紧了拳头咬牙切齿,却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你敢对她怎么样,我会杀了你的。”

    扬益牙齿都要咬碎了,几乎是从肺腑的深处闷得了这句话。

    “妈的,死到临头了还敢跟我耍横?当老子吓大的?好,我就如你所愿,偏要对她怎么样。”

    刀疤脸一拳挥在了扬益的下巴上,狞声低吼。

    “不,不要打他,一切都是我的错,你冲着我来吧。”

    谢雨馨扑在了扬益的身上,拼命地护住了他,声嘶力竭地尖嘶道。

    捂着扬益流血不止的伤口,谢雨馨心如刀割,泪如雨下。

    “嘿嘿,倒没想到,你对这个小子倒真挺好的。不过看你们的样子光玩前奏了,还没来得及入巷,妈的,今天老子就先来尝个鲜,就当着这小子的面儿给你来个开、苞破、处。”

    刀疤脸淫笑望着谢雨馨,大手已经伸了过去,就要抓上谢雨馨雪白的胸脯。

    “去你的。”

    扬益实在忍无可忍,低吼着半跪起来,不顾一切地就要往上扑。

    “砰!”

    枪声响了,不过,因为装了消、音器的关系,枪声并不大,不足以惊动附近的邻居。

    “啊……”

    谢雨馨一声尖利的惊呼,望着左侧大腿鲜血喷溅的扬益,禁不住扑过去拼命地掩住了他腿的上伤口给他止血,却被那个刀疤脸扯着头发抓了过去。

    “小骚.货,敢杀我弟弟?今天我要你生不如死。现在,起来,用嘴给老子爽爽。我要当着你男朋友的面儿干你这个臭婊.子,让你下辈子都不想再当条、子。”

    刀疤脸将谢雨馨的脸生生地扯了过来,对准了自己的裤裆。

    “你奶奶……”

    扬益躺在床上挣扎难起,大骂出声。

    “妈的,你再敢出一声,我毙了你。”

    刀疤脸恶狠狠地盯着扬益,手里的枪口黑洞洞地泛着令人心悸的乌光。

    “给老子舔,舔硬了就把屁股撅起来让老子干。妈的,你敢有半点不顺从,这小子身上就会多出十几个窟窿来。”

    刀疤脸已经拉开了裤子的前拉链,掏出了那根黑乎乎的玩意来对着谢雨馨的嘴。不过,这根货色虽然比寻常男人大上一圈,可是照扬益的家伙比起来,简直一根小草,一株大树了。

    “我……”

    谢雨馨满面流泪,**着胸膛,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女人,在这个时候永远都是脆弱且不堪一击的,尤其是对方用自己最爱的人威胁自己的时候,她除了照做,还能怎么办?

    “他.妈的,快点,老子都等不急了。”

    刀疤脸的那玩意已经竖起了起来,像条昂起了脖子的眼镜蛇,随时欲择人而噬。只是,被这毒蛇噬上一口的下场却比死还要凄惨万倍。因为,这是凌辱,这是**裸的凌辱与折磨。

    “只求你别伤害他,我什么都肯做!”

    谢雨馨泪落如雨,这一刻,她的心都要碎了。

    鼻端里传来了阵阵恶心的骚臭,那根更令人恶心的东西就竖在面前,距离鼻端不足半尺,谢雨馨心中恸然,抹去了一丝泪痕,抬起头来近乎哀求的说道。

    “小婊.子,你现在想求我了?哈哈,放心吧,只要伺候得老子爽了,或许老子不会要你们的命。唔,看你的样子倒真是个处女,哈哈,就让我给你开、苞,教教你怎么做女人吧。”

    刀疤脸仰天大笑,像个邪恶的魔鬼,身下,是已经伸出手去准备握住那玩意忍受无尽屈辱与强.暴的谢雨馨。

    “馨馨,不要……”

    扬益痛苦在后面狂吼,挣扎着想要起来。

    可是刚才的那一枪已经给他造成了严重的伤害,他现在只能勉强半跪着爬起来。

    “哈哈哈哈……”

    在刀疤脸肆意狂放的笑声中,谢雨馨颤抖的手即将伸过去握住那根丑陋的玩意,泪痕斑驳的脸蛋也因即将遭受的凌辱而扭曲成痛苦的一团。她转过头去,哀哀欲绝地望了扬益一眼,脸上的悲痛与耻辱神色让扬益心痛如割。

    “天杀的,我跟你拼了!”

    扬益狂吼一声,不顾大腿上鲜血淋漓而下,拼命地挣扎起来,不要命地向着刀疤脸扑了过去。

    “你找死!”

    正在狂笑中的刀疤脸猛然间神色一狞,抬手向着扬益就是一枪,可是,令他触目惊心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正在向他扑过来的扬益腾起在空中,原本半点都没可能避开这一枪,可是,他神奇地在空中一扭身,竟然间不容发地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扭动了一下,做出一个匪夷所思的翻滚动作,避开了呼啸而来的子弹,随后他已经凌空向着刀疤脸猛扑了下来,一拳便砸在了他的脸上。

    “喀嚓”一声闷响,巨大的力量迸发出来,登时就将刀疤脸的左脸打塌了一个可怖的大洞,整个左脸的骨架全已经被这可怖的力量瞬间摧毁,甚至连同左眼也被这力量无比浩大的一拳硬生生地震得暴裂开来,带着一丝混浊的液体晃晃悠悠地挂在了左眼上。

    刀疤脸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来,就已经被扬益一拳轰飞了出去,“轰隆隆”一声撞在三米外的房门上,将房门砸倒下来,躺在地上有出气没进气,眼见不活了。

    而这时,扬益才从空中落下地来,眼睛里闪现着狞厉的光芒,拳头上犹自带着大片属于刀疤脸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