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两千零三十五章 报仇
    “给你!”

    郭雅兰二话不说,从挎包里掏出了钱,略略数了数,交给了女房东。

    “不多不少,嘿嘿,刚刚好,行,扬益,咱们的事儿就算结了。房子你就先住着吧,要不然我还准租出去呢。”

    女房东眉开眼笑地往楼下走,临别时还不忘了回头说一句,“小伙子,你女朋友对你相当不错啊,现在这么好的女孩子可不多见呢,要珍惜啊。”

    “她是好女孩子么?”

    扬益没理那个女房东,只是斜斜地抬眼望了一眼肮脏的天花板,嘴角牵出了一丝冷笑。

    天花板已经年久失修了,上面挂满了蜘蛛网,厚厚的烟油与乱七八糟的黑色东西铺满了上面,根本都看不出本原的颜色来了。

    “扬益……”

    郭雅兰在扬益的一旁喏喏地出声道,不知为什么,面对着这个以前自己曾经呼来喝去当白痴与提款机使唤的男,这一刻,她忽然间有一种心慌慌的感觉,那不仅仅是因为自己以前曾经对不起他,而是,而是因为……因为什么,她也不清楚,反正就是一种感觉,一种压迫性的感觉,让她在面对扬益的时候艰于呼吸,都有些喘不上气来。

    “你来干什么?”

    扬益没有看她,依旧在那里仰头看着天花板,眼神里有一种至寒至酷的冷漠,像是在对着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说话。

    无论怎样,他也无法忘记曾经听到的一切,看到的一切,生不如死的一切。

    “你,你走了好长时间,我,我很担心,今天从这里路过,想来,看看你。”

    郭雅兰轻咬着下唇说道,声音越说越低。

    “是想来看看我死了没有吧?寻求一丝良心的安慰与救赎?呵呵,现在你可以解脱了,因为,我很好,好得不得了。”

    扬益无声冷笑,笑容里的寒凉让人感到全世界的冰雪都在这一刻堆积在了他的心里,所以他才以发出这样冰冷冷的笑容来。

    “扬益,别这样,以前是我对不起你,我向你道歉还不行吗?这一次见到你没事,我真的,真的好高兴。”

    郭雅兰在扬益的身后低声抽泣起来,重新见到扬益,良心上的巨大谴责让她在这一刻无比羞愧,其实,说到底,这个世界上有几个真正的坏人呢?

    “算了,过去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郭雅兰,你走吧,你今天还能来看我,我已经很感激你了。欠你的钱,我会还给你的,希望,咱们以后永远也不要再见面了。因为,见到了你,我就会想起曾经的一切,我感到恶心。”

    扬益别过了头去说道,尽管他力争想让自己做到淡定平和一些,可是言语里还是忍不住尖锐起来,略略地刺痛了一下郭雅兰。

    “扬益,你王八蛋,根本没有男人的胸襟和气魄。你凭什么这么说我?我也是女人,是一个生理成熟的女人,我也有生理需要,可是你这样的男人能给我满足吗?难道就真要我为你守活寡?天天守着个废材男人每天都要钻在自己冰冷的被窝里砺牙?

    我能怎么办?你告诉我,如果你是我,你能怎么办?”

    郭雅兰被扬益最后的一句话刺激到了,忍不住抬起头来向着扬益声泪俱下地尖嘶道,她拼命地扑过来撒泼般摇晃着扬益的身体,用力是那样大。

    “你不是个男人,你永远都不会成为男人,我能跟在你身边十几年,已经是难能可贵了,你又有什么权力,有什么资格说我?”

    郭雅兰拼命地捶打着扬益,叫骂着,泪水流了满脸,看上去倒是很凄楚无奈。

    望着泪流满面的郭雅兰,一瞬间,扬益有些心软了,事实也确实如此,以他以前的状态,确实不适合交女朋友,结婚更是做梦,说到底,还是自己先对不起郭雅兰在先了。

    “可是,你不该这样欺骗我,伤害我,把我当傻子耍得团团转。”

    扬益摇着头,凄凉地笑着,眼神里有一种空旷与落寞,他死也忘不了曾经的一切,每想到这些,他就有些抓狂的感觉。

    是的,他现在已经不爱这个女人了,当初也只不过是把这女人当成了生命里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而紧紧地攥在手里生怕丢掉她而自己流离失所被这个世界抛弃。可是,无论怎样,男人总是自私的,属于自己的东西都要紧紧攥住,不希望被任何人侵犯掠夺,尤其是,女人。

    “的确,我是骗了你,可开始的时候是你自愿给我吧?后来的确是我向你要的,可这件事情已经养成了惯性,一切都起始于你。如果你真的是个男人,我宁愿花钱养你。可你,不是,不是,你不是男人,不是真正的男人!”

    郭雅兰擦了把脸上的泪水冷笑着说道。

    “我不是男人?不是真正的男人?妈的,我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才是男人!真正的男人!!”

    扬益被郭雅兰的这句话真正的刺激到了,扯着郭雅兰就往屋里走,他的力量是如此之大,郭雅兰根本没办法反抗,几乎就是被他横着拖得一只脚离了地走过去。

    “扬益,你放开我,你,你,你要干什么?”

    郭雅兰被扬益疯狂的举动吓到了,忍不住连蹬带踹地尖叫道。

    “干什么?我要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男人。”

    扬益有些近乎疯狂地说道,他真的被郭雅兰的话严重刺激到了,已经有些失去理智了。

    “不要,扬益,你别这样,别伤害我,我知道以前是我错了,我今天来只是想来看看你怎样了,没有别的意思,你,你别伤害我……”

    郭雅兰吓坏了,大声哭叫着,却已经被扬益扯着胳膊拖到了门口,一脚踢开了门,将她恶狠狠地扔到了床上,随后,反身一脚踢上了门,咬牙切齿地奔着郭雅兰就走了过去,

    “扬益,你,别别,你要,干什么,以前我欠你的钱,我全还给你行不行?你别伤害我,别杀我,我求你,求你……”

    郭雅兰哆嗦着嘴唇,跪倒在床上,眼见的扬益双目猩红,面容狰狞,她真的害怕了,后悔刚才自己不该那么激动说出某些事实刺痛了扬益,让他如此疯狂。

    “哈哈,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我只不过是想让你看到一个事实,一个事实,让你知道某些你应该知道的事情,让你以后别再从门缝儿里瞧人,把人看扁了。”

    扬益狂笑着,开始去解自己的裤带。

    “啊?扬益?你要干什么?你想和我……可是,你,你能行吗?”

    郭雅兰已经被扬益疯狂的举动弄懵了,一时间僵在了那里,稀里糊涂的,下意识的问出了这句话。

    “行与不行,你试过就知道了。”

    扬益血红着眼睛,鼻子里咻咻地喘着气,盯着郭雅兰的眼神开始有了明显的变化,郭雅兰分明从那眼神里看到了最原始、最野性的,属于男人的**与火焰。

    只是这一瞬间,郭雅兰心底某处也有一种火燎燎的感觉,像是被什么刺激到了心里最激情的那部分,她也情不自禁的有些激动了,顿时忘了自己刚才的害怕。

    “这么多年,我欠你太多,如果你可以,扬益,你来吧。哪怕是你不行,现在你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郭雅兰颤抖着身体,跪倒在床上说道。

    现在她的意识也有些开始迷糊了,被扬益的疯狂刺激的,心里,正有一把大火在熊熊烧起,烧得好生旺盛,烧得她有些口干舌躁,烧得她眼神迷离,烧得语声也出奇的温柔呢喃下来,细细听去,不再像说话,倒像是一声声迷乱而让人充满无边想像力的娇细的呻.吟。

    “哈哈哈哈,好,你等着!”

    扬益疯狂地大笑,已经脱下了自己的上衣,解开了自己的裤带,使劲脱下了自己的内裤甩到了一边,像是发泄般将一具**裸的男体疯狂而酣畅淋漓地展现在郭雅兰的面前。

    “天……”

    望着面前已经变得浑身**的扬益,尤其是盯着那件威猛得一塌糊涂、比老外还强壮一倍的人间兵器,郭雅兰骇然捂着嘴惊声呼叫,实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说实在的,以前跟扬益在一起的时候,他们之间并非没有那种亲昵的举动,只不过,那时的扬益不仅体格瘦小,而且东西也是小得跟粒花生米似的,看上去根本没有半点感官刺激,这些倒也罢了,关键是,小而无用,这才是最要命的。

    这对于青春难耐的郭雅兰来说,实在有够沮丧的,所以,她才背着扬益另寻新欢,当然,虽然不道德,不过也确实是有情可原了。

    可是,现在的郭雅兰眼前所看到的一切,已经完全颠覆了以前她对扬益的所有认识,眼前扬益的这件人间兵器不但并非当年弱小如花生米的吴下阿蒙,并且,竟然还能挺立昂然,如撑天纬地的巨无霸,简直就是极品中的极品,男人中的男人。

    “看吧,看吧,看吧,你这个荡妇,你这个缺了男人就不能活的烂女人,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男人。

    现在,你还敢说我不行吗?现在你还敢说我不是男人吗?郭雅兰,我告诉你,我现在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卑微的、懦弱的、无能的、可耻的、像条鼻涕虫一样的扬益了,今天不再是,以后也永远不再是,我是真正的男人,永远的男人,你这贱妇,你睁开眼睛好好地看看吧,看清楚你面前的男人,他和他的一切,都要比你所经历的任何男人要强上十倍、百倍、千倍!”

    扬益疯狂地仰天大笑,男人的粗壮命根也伴随着他的狂笑昂然举首,笑傲苍穹。

    无可否认,这是男人雄风再振后的怒吼,也是一种深层次的炫耀心理。带着一种从心底深处飙出来的狂放与不羁!

    “天哪,这,这简直就是上天的杰作。扬益,你,你,你的竟然好了么?”

    郭雅兰不能置信地望着扬益,尽管她很想抑制自己的音量,可是,自己发出的这声尖叫还是刺痛了自己的耳膜。

    强烈的**之火再加上这么多年对扬益的愧疚之情和莫名其妙的惊喜与感动混杂在一起,终于在此刻搅拌成一堆连她自己都无法言说的情绪,猛然间就烧遍了她的全身,让她无法控制地全身颤栗起来,就连白晰的脖子也出现了星星丹丹的红斑那是动了肉、欲的前兆。

    “扬益,你来吧,在我身上发泄你所有的仇恨与狂躁吧,既然你好了,你就有资格这么做。今天我就让你发泄个够。这么多年,我欠你的实在太多了,只要你想,你随时可以拿回去,尽情地拿回去,你想怎么拿就怎么拿,想拿多少就拿多少,我全都还给你,加倍还给你,十倍、百倍的还给你的。

    来吧,来吧,扬益,我全给你!”

    郭雅兰颤抖着声音,像一只已经动情的叫春的猫。她全身柔若无骨地瘫倒在床上,穿着纱裙的两条大腿完全劈开,从那高高撩起的裙下,能清楚地看到了无限的春光被一条小小的黑色包裹得肉鼓鼓的一块,看上去惊心动魄!

    “荡妇,我他.妈死你!”

    扬益从嗓子深处狂飙出来一声闷吼,纵身扑了过去,死死地压在了郭雅兰的身上,带着报复、渲泻与**混杂的情感,恶狠狠地一口狼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