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两千零四十六章 你不够资格
    不知为什么,扬益这样毅然决然地往外走,连半点多留一会儿的意思都没有,这让周妖娆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她开始有些怀疑,自己对扬益就这样没有半点吸引力吗?

    “不了,时间太晚了,孤男寡女相处一室,传出去多少对你有影响。”

    扬益回头笑笑说道,已经打开了门。

    “哼哼,谢谢你的好心。”

    周妖娆心底突如其来的有些感动,她倒没想到,扬益竟然这样会替人考虑。

    “我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份了?”

    周妖娆开始有些怀疑自己的计划了。

    “咦,头好昏。怎么回事?”

    扬益突然间一个趔趄,好像有种失重的感觉,扶着门框呻.吟了一声。

    “扬益,你怎么了?”

    周妖娆装做很惊慌的样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伸手扶住了他。

    “没什么,好像今晚有些喝多了。呃……”

    扬益扶着周妖娆的肩膀,刚想说些什么,蓦地又一阵天旋地转,忍不住向下挫倒,摔倒在了柔软的地毯上。

    “扬益,扬益……”

    周妖娆实在扶不动扬益,他太重了,连带地被扬益压翻了在地,好不容易才从扬益的身底下爬了出来,气急败坏地踢了他两脚,“死人,又吃本小姐豆腐,看我一会儿怎么让你出丑。”

    她叉着小腰气愤愤地说道。

    勉强将扬益拖到了沙发前的地毯上,周妖娆已经累出了一身的臭汗。坐下来用手当扇子扇着风,看着扬益那张瘦削而刚毅的脸庞,不知不觉,她竟然看得痴了起来。她头一次发现,这个叫扬益的曾经那么不起眼的男人,长得竟然这么好看,尤其是微微下牵的嘴角与瘦削的脸庞,都在刚毅中显示某种特男人的味道。

    “唉,其实我跟他也没什么深仇大恨的,这样恶搞他好像有些不近人情了吧?”

    周妖娆喃喃自语道。

    “哼,谁叫他一回来就装酷装深沉,本小姐跟他说话居然用那个态度对我,而且今天这些事情全是因为他而起的,如果不恶整他一把,真是难消我心头这口恶气。”

    她又哼了一声,忿忿地说道。

    时间就在她思想深处的交替反复的斗争中悄悄地流逝着,“笃笃笃”,几分钟后,敲门声响了起来。

    “唉,小子,算你倒霉了,谁让你惹到了我周妖娆姐呢。哼哼,今后你对我客气点还好说,如果还像以前的那副死样子,说不得,我就要将今天录下来的一切都放给全公司的人看。”

    周妖娆已经打定了主意,恶搞归恶搞,不过,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她是不会将这种恶搞的东西放出来的。毕竟,有关人格与声誉,没事儿的时候吓吓他也就是了。

    “还有,你必须得乖乖的听我的话,否则也会要你好看。”

    想了想,她又带着得意的笑容加上了一句。

    自言自语着,她站起身来打开了门,门口站着一个身穿紧身黑色皮褛的女人,大大的字领露出了深不可测的沟,下半截皮褛仅到膝根儿,露出了大半截白花花的大腿。

    脸上浓妆艳抹,尤其是嘴唇画得红艳艳的极其性感,浓蓝的眼影让两只眼睛在灯光下看上去像是两个黑窟窿。

    甭问,深夜出来活动,还是这种打扮的女子,要不是路边的站街女才是怪事。

    “我没来晚吧?”

    那个女人笑着问道,一笑之间,便露出了脸上特有的风尘味儿。

    “没有。嗯,进来吧。”

    周妖娆闪身让那个女人进了屋子,随后,门关上了,没人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

    “姐们,我说你家真不错啊,别说,挺温馨的。”

    那个女人换了拖鞋,随意将小挎包扔在了沙发桌上,往沙发里一倚,转头看着四面的墙壁啧啧地称赞叹道。

    “别废话了,干你的活儿吧。”

    周妖娆皱着眉头说道,说实在的,她打心眼里鄙视这些倚门卖笑的风尘女,年轻轻的,干什么不好?非得干这种皮肉生意。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如果这种女人不存在的话,她今天的计划还真不太好实施。

    “姐们,先说好了,三百块,少一分都行。如果要露脸的话,还得再加钱。”

    那女人倒也不着急,从小挎包里抽出盒摩尔香烟点上,细细的烟卷上冒出了缕缕青烟。

    “行行行,我给你五百,抓紧把活儿干完了你就走人。”

    周妖娆有些心烦意乱地说道。原本这种恶搞人的事情她应该很亢奋才对,可她现在就是亢奋不起来,相反,隐隐有一种罪恶感。

    “成交。”

    一提到钱,那女人倒是兴奋起来,狠狠地吸了口烟,将烟头掐死在烟灰缸里。

    “你最好动作快点儿,这家伙体格好着呢,二百多斤的大胖子都能一只手抡出去,你给我的这种药不一定能维持多长时间。”

    周妖娆边说着,边弯腰从沙发底下抽出一迭纸牌子来,边递给那个女人边说道。

    其实她的恶搞很简单,就是先假借请扬益喝酒的名义,然后再让扬益送她回家,然后再给扬益灌下从这个小姐手里买来的迷药,最后找个小姐与扬益来一场限制级的“**相见”,让这个小姐狠狠地从某个男性最看重的角度羞辱扬益一下,她再把这个过程拍下来刻成光碟寄给扬益,狠狠地刺激这个“无能”一下,出口恶气。

    当然,这个过程确实有犯罪的嫌疑,不过周妖娆自信自己能把握好分寸,这种东西只能做为震慑性“核武器”,是绝对不能轻易使出来使用的。并且,以“无能”来刺激“无能”,她就不信扬益还敢不服她。

    她自认为这个恶搞出气的办法还具有震慑力和实效性的,只要操作得当的话。

    “放心吧,我的迷药对一般人最少能维持四个小时,就算这小子再强壮,也能弄晕他两个小时,两个小时,连上床都够了。”

    那个风尘女嘻嘻地笑道,接过了纸牌子,眼光同时掠过了昏倒在沙发上的扬益。

    “啧啧,这男人长得真好看。咦,看上去很瘦弱,可是肌肉很结实啊,硬得像石头。屁股也很翘嘛,真是难得一见的棒男人。”

    她边开始去脱扬益的上衣,脱着脱着,她的眼睛就了起来,抚摸着扬益看似瘦弱,其实强健无比的上身,嘴里啧啧地发出了赞叹声,眼里有某种晦暗的亮光在闪烁,充满情与色的味道她是在以专业的眼光从健美与持久方面审视着扬益,没办法,谁让人家是这方面的专家呢。

    “他长得好不好看、壮不壮的关你什么事儿?赶紧开始干活儿吧,瞎摸什么?”

    看着那个站街女开始脱下扬益的衣服,还摸个不停的样子,周妖娆心里却不知道哪来的一股醋火,烧得她心底直冒烟,厌恶地打掉了那个女人摸个不停的手,寒着脸咋唬道。

    “他长得可真不错呀,身体也结实,这样的男人竟然像你说的是男?真是让人不能想像,可惜了。”

    那女人很“惋惜”地感叹着。

    周妖娆没说话,只是细心地将扬益的身体摆好,情绪复杂地看了扬益半天,才转过头向那个女人说道,“等下我将打开,然后你就按照我说的举着这几个牌子在镜头前和他晃两下,再做几个鄙视的动作,就可以了。别太过份就行。”

    随后,周妖娆走到沙发对面的电视组合柜里拿出一架机,按下按纽,放在了电视柜上,从这个角度来看,正好将对面沙发上的一切都尽收于眼底了。

    “姐们,这个男人怎么对不起你了?让你这么搞他?”

    那个风尘女边笑边开始脱衣服。

    “不关你的事,做完了拿钱走人就得了,问这么多干什么?”

    周妖娆皱着眉头说道,“你先弄吧,我去洗个澡,完事了你就喊我一声,我来看,如果效果可以,我不会少你一分钱。”

    说着话,周妖娆已经走进了卫生间里,开始脱衣服准备洗澡,这死天,太热了,刚才喝了不少的酒,又连惊带吓的,再加上刚才拖动扬益又是一顿折腾,出了一身的汗,衣服都粘粘地贴在身上,脏死了。

    这边她开了水龙头就开始洗澡,而那边,风尘女已经做好充分的准备工作,开始对着镜头敬业而卖力的表演了。

    首先她把自己先脱成了三点式,暴乳隆臀小细腰,再穿着双细根的高根鞋,男人一看保准流鼻血。

    然后她就对着镜头搂过**着上身的扬益,先是奴起了鲜红鲜红的嘴唇在扬益脸上一通狠亲,随后又在向下蔓延亲了下去,亲遍了扬益上身的每一个角落,弄得扬益满身都是口红印子。

    随后,她又摸着自己的身体,尤其是某些敏感的部位,一边揉.搓一边抚摸,像是欲求不满似的,这种视觉冲击简单、粗暴、直接,却最能勾起色男人的**来。如果现在旁边真有个男人在旁观,保证流鼻血流得血尽人亡。

    揉了半天之后,她对着镜头摇动着扬益,像是有什么**已经喷薄欲发可眼前的这个男人却根本无法给她以满足的很无奈的样子,然后冲着镜头又是叹气又是摇头,随后从身底下抽出了两张纸牌,一张挂在扬益的脖子上,一张自己举着。

    她举着的那张纸牌上分明写着,“我无法得到满足”。而扬益那张纸牌上却写着,“老婆对不起,我真没用!”

    最后,她将扬益的头埋首在自己两团触目惊心的高峰之上,随后在扬益身前对着镜头伸出了两根倒竖的大拇指。

    她强忍着笑把这一切做完,感觉雇自己来的这个女人的真能恶搞,竟然想出这么办法来羞辱这个男人,还别说,挺有创意的。

    过程中扬益至始至终都是昏昏睡着的,这鬼女人的迷药还真好使,看来没少拿这玩意去阴人。

    “这么好看的男人,还这么壮实,竟然是个男?老天爷好像有些不公平吧?”

    风尘女又点着一根雪茄,在等待周妖娆出来付钱的过程中,好奇地侧脸看着扬益,脸上写满了可惜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