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br /< > 章节目录 第两千零五十五章 被动防御
    周妖娆在他怀里轻轻抬起头来,向着扬益温柔地笑了。

    只是,任是佳人此刻的笑容再温柔,看在扬益的眼睛也是份外的诡异,有些居心叵测的味道。

    “我好像感觉不到你的恨意,倒像是感觉到你在酝酿着一个阴谋。”

    扬益咧着嘴,想推开周妖娆,却颇有些无从下手的感觉。

    要知道周妖娆现在穿着是一件真丝家居服,又薄又窄,几乎紧贴在皮肤上,冷不防触摸上去跟真实的**接触没什么区别,扬益颇有些不敢下手,男女授受不亲,碰人家哪儿好啊?

    “你平常如果恨谁,总是以这种方式来恨别人的吗?”

    扬益艰难地咽了口唾沫,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他实在想不通这个女人倒底在搞什么。

    “我从来没谈过恋爱,所以,我不知道恨别人是什么滋味。”

    周妖娆似答非答地埋首在扬益的怀里,有一种轻柔得几乎像是在吹气似的语声说道。

    “你谈没谈过恋爱跟我有什么关系啊?!我又没问你这个。”

    扬益仰天翻了翻白眼,忍不住苦笑着想道,有些无言以对这个娇娆美丽又千变万化无从把握的女人。

    “知道我为什么恨你吗?”

    周妖娆呢喃着说道,她轻轻地伸出了两条洁白光滑的胳膊环住了扬益的腰,轻躺在他的腿上,语气飘乎得像是在自言自语。

    “这,大概是因为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

    扬益感受着怀里佳人的温热,心里有一股火焰腾的一下就蹿了起来,好不容易才强行压抑下去,艰难地与自己的原罪**做着斗争,同时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可是,一想起曾经与这个周妖娆做过的一切,或许当时自己并没什么感觉,可是看过录像之后这种视觉与生理冲击可就要命了,尤其是现在一回起来,自己刚刚与这个女人发生过一场激烈的肉博大战,扬益的心里就砰然而动,心里那股子腾然而起的邪火怎么也压不住。

    “不,我并不是因为你曾经对我做过什么,那全都是我自作自受,我并没因为这个怪你。”

    周妖娆轻轻地摇着头说道,想起曾经那个疯狂而激情的夜晚,周妖娆的心也有些发颤了,以至于说话的时候都不敢抬头。

    “那是,那是因为什么?”

    扬益有些糊涂了。

    “我是恨你,恨你,恨你这个王八蛋为什么要让我爱上你!!!”

    周妖娆说完了这句话,嘤咛一声就伏首在扬益的身上,死也不肯说话了。

    “啊?恨我让我爱上你?”

    扬益大吃一惊,叨咕着这句近乎于绕口令般的话,几乎嘴角都咧到耳丫子了。

    我的天,这可能吗?她爱上自己了?为什么?就因为自己曾经那么疯狂地过她吗?难道传说中的**征服式爱情就这样诞生了?这他.妈有些太不可思议了吧?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扬益摇晃着脑袋,力争不让自己去往这条邪路上想,可是,无论哪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这样想吧?

    “难道,难道就是因为,我们,曾经,发生过,什么?……”

    扬益晕头转向地说道,感觉这女人的思维实在不能以常人的角度来理解。

    “滚你的,你想到哪里去了?你这该死的……我是想说,我以前对你那么不好,还曾经那样打击过你,可你为什么还要在酒吧救我?为什么还要送我回家?为什么还要担心我主动跑过来救我,还一路把我抱到了医院?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倒底有多傻?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是这样一个可靠的好男人?你知不知道我守身如玉苦苦寻找了这么多年没用结果,在我伤心绝望的时候却偏偏阴错阳差地等到了你?你这个让人爱又让人恨的王八蛋啊,为什么你就是我理想中的男人?

    如果你需要答案,这就是我的答案!你让我爱你,却又让我恨你!恨你为什么让我爱上你,恨你为什么现在才来!你这混蛋!”

    周妖娆说着说着,已经哭了起来,可哭的同时,脸上却又在笑着,拼命地捶打着扬益的大腿,感伤、兴奋、羞怯、恼怒,所有的一切混杂在一起,周妖娆自己心底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了。

    倾听着周妖娆的诉说,扬益有些傻掉了,跟个傻瓜似的半天没反应,事情来得太突然,他根本就想到,会是这样一个不知所谓的却又令人无从面对的结局。

    “该死的,我说了这么多,你难道就没什么想说的吗?你这块木头,难道什么话都要让一个女孩子说出口吗?”

    周妖娆略略抬起头,见扬益跟个傻瓜似的咧着嘴表情定格在那里,半天都没个反应,就有些气不打一处来,恨恨地一拳头砸在了扬益的身上。

    这下坏了。

    “啊……”

    扬益跟受了伤的狼似的一声长嚎,捂着裤裆就倒在了沙发上,痛苦地滚来滚去,像是受了重伤似的。

    这也难怪,周妖娆刚才那一记秀气的小拳头好死不死的正正砸中了扬益的上,更要命的是,刚才周妖娆在扬益怀里又是扭又是蹭又是抱着他的腰又是一番令人浑身发麻的小情话,多管齐下,扬益想不发、春都难,结果,里面那玩意就开始不争气地竖了起来,而周妖娆这一拳头正无巧不巧地砸在了上面,这才是真真正正的磨盘砸磨盘,石打石的硬碰硬,扬益要不痛嚎才是怪事。

    “你,你没事儿吧?”

    周妖娆猛然间就感觉拳头一疼,仿佛有什么棍棒类的东西戳在了拳头上,看着扬益捂着裤裆倒在了沙发上,又结合刚才的感觉回想了一下,登时就吓了一跳,知道闯祸了,小脸都白了,紧张地扶着扬益问道,同时纯属无意自然地伸手向了扬益的裤裆,替他揉了起来。

    “别,别,别揉了……”

    扬益吓了一跳,慌忙坐了起来。

    开玩笑,再这么揉下去,就算不疼也要揉出事儿来,那还了得?

    “好点儿没有?”

    周妖娆听话地放下了手,语气出奇温柔地问道。

    “嗯,不疼了。”

    扬益正了正身子,力争坐得离周妖娆远一些,他脑子有些乱,得整理一下思绪和情绪。某些事情是不能开玩笑的,他被周妖娆整怕了,现在真吃不准她打的倒底是什么主意,是不是又要恶搞他。

    “坐得离我那么远干什么?我还能吃了你啊?”

    周妖娆恼怒地白了他一眼,使劲地往他身边坐了过来,阵阵幽香扑鼻而入,有高品质的香水味,也有女人的体香味儿,更加上初初的女人那种别样的羞美与小鸟依人式的撒娇,更让人意猿意马。

    无可否认,周妖娆的身材出奇的好,该凸的地方凸,该细的地方细,丰腴与瘦美相结合,简直就是魔鬼与天使的化身,这样的女人放到哪里去都能惹起男人们疯狂的心理骚动。

    现在,这个活色生香的大美人就坐在扬益的身旁,况且还与他曾经苦战一夜,是他让人家由女孩子变成了女人,如果说扬益现在不心动那纯粹是扯淡。

    可是心动归心动,事实是事实,扬益吃过周妖娆的苦头够多了,如果这样就相信周妖娆爱上自己,未免有些太幼稚了,起码,他自己是这么想的。

    当然,是不是他想的这么回事那就不得而知了。

    “不是,我是觉得,有些事情必须说清楚,否则……”

    扬益刚说到这里,就被周妖娆打断了。

    “你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做都做过了,机你动过也看里面的内容,还有什么不清楚的?”

    周妖娆紧紧地盯着他问道,事关自己的幸福与未来,她现在也想知道扬益的想法与态度。

    “嗯,这个,当然,前面的部分我已经很清楚了,你想,嗯,这个,跟我开个玩笑,结果,嗯,咳咳,我们之间发生了某些不该发生的事情,然后,对,然后你为什么要装做自杀的样子来骗我?为什么在医院又突然跑掉了?为什么,又要来一个烛光晚餐,还要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这是为什么?”

    扬益小心翼翼地用着词,生怕刺激到周妖娆。随后,理清了思路,一个问题接一个问题的问下去,想问个明白。

    “唉,你这头猪。要是你能懂女人心,母猪都能上树。”

    周妖娆自认为自己刚才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可现在扬益还要反来覆去的问个不停,让她有些无可奈何。

    “如果你不懂,我就再告诉你一遍,没错,前面的事情都是我憋着一口气想恶搞你,而后来是我故意不去上班想看看你是不是一个负责任的人,结果我看到了你做为一个男人所有优秀的品质。

    因为你人品好,打动了我,我喜欢上了你,所以,过去的事情我一概既往不绺了,给你就给你了吧,反正迟早都要给你的。不过,扬益我可警告你,我的一切可都被你给夺走了,是你让我从一个女孩子变成了一个女人,你夺走了我最珍贵的东西,别告诉你吃干抹尽了就准备不负半点责任,那不可能。

    现在,说句情话来给我听。”

    周妖娆强行扳正了扬益的脸庞,半是撒娇半是威胁地凑在了他面前说道,两个人就那样面对面,几乎都要鼻子贴鼻子了。

    周妖娆吹气如兰,幽香扑鼻,有些霸道,又有些娇嗲,温柔里混合着几许强势,真是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女人。

    “周妖娆,别,别这样,进展得太快了,我暂时,有些,无法接受。”

    扬益有些慌神了,他平生哪经历过一个女人这样强势而霸道的爱情攻势啊?勉强别开些脸,有些心慌意乱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