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溅落星辰之鬼娘子 > 章节目录 第九十五章 轩城寻人
    “不知可有我二弟消息?”轩慕青匆忙的走进轩府的待客大厅,风尘仆仆地问道,眼光灼灼地盯着碧清。

    “还没有。”碧清遗憾地轻摇着头。

    “不好意思,二位远道而来,慕青还没有为二位吸尘,真是唐突了。”轩慕青歉意地对碧清和花君离拱手。

    “轩城主不必如此,我们也是有求而来。不知你可认识宋菡雪姑娘?”

    “菡雪妹妹怎么啦?”轩慕青紧紧地握紧拳头,紧张的样子不言而喻。

    “她失踪了。”碧清没有卖关子,也没有安慰地意思。

    “什么?菡雪也失踪了?”轩慕青彻底失去了稳重,跌坐在太师椅上。

    “她在轩城城郊出现过。”花君离继续说道。“应该是来向你求救的。”

    “这到底怎么回事?”轩慕青迫切地开口。花君离把宋城发生的事情告诉轩慕青。早在阳城主寿宴上,他就对宋菡雨的那一席话存有怀疑。

    轩慕青懊恼地捶着桌面,自责万分。“都怪我!都怪我!我早该去宋城一趟!”

    “哥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轩慕颖匆忙赶来。“菡雪姐姐怎么了?”她听说碧清过来了,就好奇的想一探究竟,也许大公子也会来。只是没想到,还没到门口,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心思也全被宋菡雪的事儿吸引了。

    轩慕青低着头,喘着粗气,锤桌面的拳头还是紧紧握着。看着哥哥悔恨懊恼地样子,轩慕颖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哥!这个时候你难道还想着体统?还想着那个顽固老头子的话吗?!”

    轩慕青抬起头,满眼充血地压低音量近似怒吼地说,“那你说我能怎么办?!”轩慕颖避开哥哥的视线,不再吭声。碧清和花君离依旧淡定地坐着,耐心等待轩家兄妹的打算。

    轩慕青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和情绪。“让二位见笑了,不知轩某能帮上什么?”此时的轩慕青,再次恢复了沉稳之态,之前对菡雪那种紧张、懊恼的情绪也消失不见。

    轩慕颖看到这样的哥哥,叹息一声。“我哥有他的难处,就让我来帮你们!”

    轩慕青这样的转变,确实让碧清和花君离吃了一惊,但也很快恢复了原来的情绪,他们也看出了轩慕青的身不由己,至于背后的原因,就不在他们考虑的范围内了,他们有轩慕颖这一句话就够了。相信有轩慕颖出头,轩慕青会倾尽全力助其妹。

    “好,那我们这就出发吧。”碧清起身说道。

    轩城城郊的一个小村里,草屋稀疏地坐落着,土路上没有什么人,各家都家门紧闭。只有一个壮年男子在草院里熬药。碧清、花君离和轩慕颖三人走上前去。花君离开门见山的问道,“请问,那个女子呢?”大壮惊恐地打翻了药壶。“啊,我娘的药!这可怎么办才好?”眼前的彪形大汉流着泪痛苦地说道,双腿跪在地上,有些绝望。

    碧清走进草屋,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妇人正缱绻在被窝里,瑟瑟发抖。碧清上前查看,掏出一粒药丸送进了老妇人口中。大壮随后追了进来,紧张地冲上前来,护在他娘面前,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你们想干什么?有什么冲着我来?放我我娘,那女子是我抓走的!你给我娘喂得什么?要是我娘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不会告诉你那女子的下落的!”

    “你就是喂了给你娘买药,把那个女子卖了吗?”轩慕颖冰冷地说道。

    “是,没错,有什么都冲我来,我娘什么都不知道。”

    “壮,你在这儿干什么呢?”老妇人疑惑地看着大壮,开口问道。

    “娘,娘,你叫我?!娘!”大壮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怎么了?大小伙子哭哭啼啼!”老妇人摸着哭得不成样子的儿子的头,慈爱的说道。

    “娘,你已经昏迷好几天了。我以为,我以为,”

    “娘现在感觉好多了!”老妇人也眼含热泪,似乎觉得自己拖累了儿子。

    “几位贵人,如果我儿子做了什么错事,那一定是因为我!都怪我这个老不死的,拖着一副病怏怏的身子却不肯死去,求你们放我我儿子,给他次机会。要是不嫌弃,就把我这条贱命拿去好了!”

    “娘,你说什么呢?!”

    “好了,我们只是想知道那姑娘的下落。”轩慕颖从怀中掏出一袋子碎银,扔到了大壮面前。

    “我把她卖给了王石。这银子我不能要。”大壮把碎银递给了轩慕颖,而轩慕颖并没有接手的意思。

    “王石是谁?你知道他要把她带到那里去吗?这银子你收下,不是给你,而是给你娘的,可怜天下父母心。”碧清把碎银接了过来,轻轻地放在了老妇人的手中。“这个您一定收下。只有你身体养好了,你儿子才能过上自己的生活。”

    “我这破身体,可怎么会好?看了多少医生都只是浪费钱,都不知道得的是什么病!姑娘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还是快些死去更好!”老妇人叹息地说道。

    “大娘,你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异常,只要细心调养,就会渐渐恢复的。”碧清解释说道,她如果跟她说这是更年期综合症,她一定更糊涂。

    “娘,刚才就是这位姑娘给你喂了一粒药丸,你看,你现在就好多,这个姑娘说的一定是真的。你只要好好养着就行!”大壮激动地说,碧清的这一番话就像让他们得到了死神的赦免一样。

    花君离看着此时的碧清,心不由地抽痛,她,一定也很渴望拥有一份这样的亲情!

    “谢谢姑娘,谢谢姑娘!”大壮跪在地上,磕着头,“那个王石是我们村里的人精,头脑灵活,我没钱时,他总是能想到办法,帮我找活,弄到一些钱给我娘买药。前段时间,他让我在城郊留意长相清纯的少女,说是给某个公子找梦中情人。我只要领去一个,就能拿到人头费。就因为这个,我拿了不少钱,够给我娘吃药吃一阵子了。”

    “怎么会有姑娘愿意被你领过去?”轩慕颖不相信地问道。

    大壮坚定地说,“我也以为不会,但是真的!他们都是自愿的!我只是给他们看了一样东西,他们就都随我去了!”

    “什么东西?给我看看”轩慕颖继续追问道。

    “王石拿回去了,说这段日子不用了。”大壮解释说。

    “那是什么样子的东西,你总能描述一下吧!”轩慕颖对于大壮这个问什么只答什么的死脑筋略有些无奈。

    “哦,那就是一个锦囊。让我打开给姑娘们看一眼就行。你别说,还真神奇!”大壮摸着后脑勺憨厚地说,“我都好奇里面到底是什么呢?!”

    “那你没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吗?”轩慕颖疑惑地问。

    “那是当然,王石说,我不能看里面东西!”大壮坚定地说。

    轩慕颖闭着眼睛轻叹了一声,还真是个死脑筋,说什么就做什么,自己被王石利用都不知道,还把人家当恩人!

    “那你是怎么遇到她的?”轩慕颖无奈开口。

    “遇到谁?啊!对!那天,我去外面给娘摘野果的时候遇见的。”大壮解释到这里就戛然而止。

    轩慕颖忍住自己的脾气,“然后呢?!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她实在是不想再一句一句的问下去了。

    “然后,我就把她救了回来。但是,她就一直昏迷着,我娘的病又加重了,我就把她带到了王石那儿,想换些银两,而且我想,那个公子应该能救她。”

    “你怎么知道那个女子能救她?”碧清问道。

    “王石说,公子喜欢眉目清秀的女子,对女子都及其温柔体贴,如果被公子看上,那是八百辈子修来的福气。”

    “那王石他人呢?你去哪里找他?”轩慕颖迫不及待地问。

    “在他平日里捕猎的一个山洞里。我带你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