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溅落星辰之鬼娘子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七十章 内忧外患
    “来,君离,喝点儿粥吧!”碧清盛了一碗清粥,端到花君离面前,一边吹着,一边继续说道,“这些天你一定没好好吃饭,我喂你!”

    碧清舀起一勺粥,递到花君离嘴边。花君离则伸手,疼惜地看着碧清,“我自己来,你也吃一点儿!”

    碧清端着碗躲开花君离的手,眼含泪光地倔强说道,“就让我为你也做点儿什么吧!”

    花君离看到碧清眼睛里晶莹的光芒,止住了口,乖乖地享受着碧清的喂食,害怕她再哭起来。

    碧清的动作很小心、轻柔,生怕花君离烫着噎着,“好了,快躺下来再睡一会儿!”碧清放下碗,转身要为花君离更衣。

    花君离一把抓住碧清的手,严肃认真地凝望着她,“清儿,这一切都是我心甘情愿地,我不希望你因此而对我感到愧疚或者感激。那只会让我觉得你不够爱我。”

    含在碧清眼中的晶莹滴落在花君离的大掌上,温润而蜇心。碧清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会有一个人为她付出这么多,这份感情对她来说弥足珍贵,让她真的有些失了神。“君离,谢谢你,谢谢你爱我!”

    “傻姑娘!”花君离不禁轻笑,笑颜僵在了原地,似是害怕惊扰了那附在上面的樱桃小唇,只是呆呆地享受着小唇的吸吮。接着,他试探性的做出了回应,发现没有吓走有些羞涩的小唇,也就大胆地将小唇含在口中,开始贪婪地吮吸,享受着小唇的美好。那贪婪地**似是永远得不到满足一样,随着胸膛更加猛烈地起伏,舌瓣耐不住寂寞地撬开了唇齿的防线攻了出去,加入了吮吸的行列,那吸力让小唇想要挣扎却无力挣脱。

    当碧清睁开迷离的眼睛之时,发现二人已经躺在了雕花木床之上,粉色的帷帐不知何时也落了下来,将二人包裹其中,此情此景让碧清脸颊绯红,想要起身,却发现自己被花君离抱得死死的。而他发出的均匀呼吸声,让碧清放弃了起身挪动的想法。他看着男子此时安详熟睡的俊颜,一种叫做幸福的感觉蔓延全身,令她放松和愉悦,渐渐地也进入了梦香。

    翌日,阳光明媚,街头叫卖声渐渐平息,只剩下三两孩童嬉戏打闹的声音。古灵儿看着白晨和孩子们玩耍的样子出了神,直到白晨走近拍了她一下,才恍然道,“敢对无忧池池主动手?”

    白晨佯装害怕地样子举高双手做投降状,“古池主饶命,小的不敢。只是小的现在饥寒碌碌,恳请古池主赏口饭吃!”

    “切,我这无忧池里的妙龄小姑娘现在可都对你芳心暗许,白城主还愁没有饭吃?”古灵儿白了白晨一眼,怪声怪气地说道。

    “我怎么似乎闻到醋味儿了?”白晨伸长脖子,凑在百灵儿身边使劲儿闻着。

    “离我远点儿,少自作多情!”百灵儿嫌弃地躲开。白晨心满意足地看着她向厨房走去。心中暗忖,“没想到争霸赛排名第一的无忧池,居然是一个情窦初开、不经情事的小姑娘做池主,很好骗,稍微一逗她,她就乖乖就范,真担心无忧池会在她的带领下走下灭亡~不过这手艺可不是盖得!”

    白晨的思绪早就随着饭香味儿飘远了,看着满桌的饭菜和丰盛的糕点,忍不住拿起一个桂花糕,一口塞进嘴里,嘟囔着说道,“古池主真是太客气了,做这么丰盛一桌菜。”

    白晨刚拿起筷子,就被古灵儿抢了过来。“这可不是给你吃的!去,你的在厨房!”

    “那你做这么多一个人又吃不了?!多浪费。”白晨换了位置,拿起另一双筷子,还没伸出去就又被古灵儿收回去了。“这是做给我莫离姐姐和我姐夫的,跟你没关系!”

    白晨听到后,差点儿没咳出血来,他没听错吧,姐姐和姐夫?他们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近了?

    “你不是饿了吗?!快去厨房吃你的饭去吧!要不一会儿都让旺财吃了!”古灵儿没好气地说。

    “旺财?狗吗?你喂我吃狗粮?!”白晨不敢置信地看着古灵儿。

    古灵儿却一副你活该,那当然的傲娇模样,好像在说,“谁让你总是撩逗我”。

    这时,碧清的房门被推开,一男一女前后走了出来。男子一身炫黑,腰间金色龙纹腰带上挂着一块墨玉,脚踏一双鎏金穗带长靴,气宇轩昂,头发简单的绾成马尾,几缕碎发散落额前,墨眉入鬓,眼窝深邃,立体的五官更显霸气和孤傲。反观女子一身淡粉色罗裙,金丝绦带上缀着一块通透白玉,宽大的水袖与蓬蓬的肩膀设计为碧清增添了几分往日没有的欢动气息,额顶用簪子简单盘了罗云髻,而额后的头发则披散下来,如瀑布般直坠,粉水晶荷花耳缀和水袖随着碧清的走动摇曳摆动,脸颊桃红,樱唇似雪,将她白皙的皮肤衬得更加水嫩透亮。

    直到花君离和碧清走到桌前,白晨和古灵儿的目光都没有从碧清身上移开。

    花君离挡在碧清身前,危险地看着白晨和古灵儿。

    白晨尴尬地收回目光,“哼,就知道给自己倒饬,也不说给救命恩人拿身换洗衣服。”白晨一边撤出花君离视线攻击范围,一边闻着自己身上有些发酸的衣服低着头小声嘟囔着。

    “莫离,你今天好漂亮!”古灵儿不顾花君离刀子般的目光,冲到碧清身边,细细打量着她一身的行头,不禁赞叹,“你哪里买到这么好看的衣服?”

    “第一阁。”碧清也很喜欢吴玉环设计的这套衣服。

    今日快午时他们二人才醒来,发现衣衫有些凌乱,索性就让影四买两身新衣,没想到他们居然拿来了第一阁的衣服,应该是早有准备。当时碧清就感慨,“不愧是花君离这个妖孽变态手下练出的兵。”

    “果然名不虚传。”古灵儿一脸羡慕。碧清轻笑,“我认识第一阁的老板,改天派人给你送来几身衣服。”

    “真的吗?莫离?你认识那个隐世大公子?他到底长什么样子?”古灵儿忘记新衣服的事儿,开始八卦起来。

    “有些交情,他平时带着面具,我也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不过我相信,他一定很乐意把生意做到无忧池来,如果池主不反对的话。”

    “真的吗?他回到无忧池来吗?我一直以为他是九城中人,不会来七域和四池呢!莫离,那你让他快来吧!我也要穿你这样的衣服!”古灵儿有些撒娇地说道,这衣服本来设计就好看,还是她最喜欢的粉色,她当然爱不释手。

    碧清看到古灵儿的样子,心里默默为正在四处奔波拓事业的凡一几人加油助威!这段时间,自己对他们的关心好像不够,原本共同的事业也都甩手丢给了他们。等忙完眼前这些事儿,一定要好好弥补一下他们,为他们共同的事业一起奋斗!碧清暗自下了决心。

    “白晨!”古灵儿的一声怒吼,拉回了碧清的思绪。只见白晨一溜烟地向厨房跑去,原本丰盛的饭菜现如今只剩下不到一半。

    原来,白晨趁着他们聊天的间隙,偷偷吃了半桌子的饭菜。古灵儿还想去追白晨,却被碧清拦下,“古池主,无碍,我们二人有话要单独和古池主说。”

    “莫离,你就叫我灵儿就行了。哦,对了,咱们还没有结拜呢!”古灵儿突然想到鸿门宴前未完的事情,拉起碧清就要往院子里走去。

    碧清轻笑,“古池主,那些都只是形式。”

    碧清示意古灵儿坐下,继续说道,“古池主,魔幻林的屏障消失,对无忧池来说是个机遇,这点,我想你比谁都清楚。这也是你迟迟不修复的原因吧!”

    古灵儿没有说话,算是默认。“在鸿门宴之前,我就说过无忧池有内忧,有外患。现如今,这外患应该解除了吧。”

    古灵儿点了点头,“嗯,大多都已离去,哦,对了,就是凤域的凤七今早还送了拜帖,想要认识那绣画之人。”

    “古池主暂且不用理会这些,魔幻林屏障消除,也算是打开了与外的沟通交流渠道,可以与外面互通有无,未尝不是好机会。古池主应该抓住机遇招商引资吸才。”

    “招商引资吸才?”古灵儿有些疑惑地呢喃着。

    “对,招商,就是做大买卖,联合大公子抽成获利。引资,就是利用无忧池的天然优势,对外出售特产以获得经济收入。吸才,就是用财力等方式吸纳一些高手护池。”

    古灵儿一边认真听,一边细细琢磨着。

    点到为止,碧清不再说话,和花君离默默端起饭碗吃了起来。

    古灵儿现在思绪很乱,眼神里既有矛盾又犯着精光,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离儿,我看不用这么麻烦,我把魔幻林的屏障恢复了便是。”花君离没由来的一句话,惊得原本有些思绪混乱的古灵儿站起来,大声怒吼道,“不可以!”

    瞬即,她就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似乎有些过激,“我去看看那个白晨,别再填什么乱子。”借故离开了。

    “我到底是该叫你离儿还是清儿?”花君离困惑地看着碧清。

    “哪个也好,都符合我的性子,就像古灵儿一样,精灵的很,让人猜不透。”

    花君离知道碧清的意思,古灵儿这人行为举止有些乖张,不知想隐瞒什么,不宜亲近。

    “何苦帮她?”这才是花君离最不解地地方。

    碧清摇头,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帮她,可能就是她变成九尾狐的样子时,赤色眸子里隐隐地悲凉和无助,让她做出了这个决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