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倾城小美人:寒王宠上瘾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九章.婿位之争,为她情动!
    洛家上下哀戚声一片,想也知道那个女人难过成什么样,龙熠寒兀自闷闷的想着,进得灵堂来就想上柱香。

    龙熠寒抬眸就是一愣,他本来是想看看那个小女人的,想着看看她怎样了,没想到她的旁边,原本是应该自己呆的地方,赫然的出现了另一个男人。

    “龙祈佑!”龙祈佑白衣翩然,俊逸如仙,俊逸的脸上拂过一丝的忧伤,两个人并肩在一起犹如神仙美娟,尤其是。

    龙熠寒锐利的眸光下移瞬间落在那一双交叠在一起的手臂上,他顿时寒眸里火光簇簇,暴怒的火苗层层的往上窜,那双手臂交叠在一起刺伤了他的眼。

    他冷哼了一声薄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直线,垂落到身侧的一双大手紧紧地握起又松开,一张俊脸瞬间黑透了,浑身散发出骇人的气息。

    随即他不由的冷嗤了一声唇角燃起一抹邪肆的笑意,还真的是好呀!才不到两天的时间,龙祈佑就彻底取代了他,成功的坐到了她身边,那个位置是长婿的位置,是他的位置,那个该死的女人居然就敢给龙祈佑?!

    他胸臆中滚滚的怒气不断冲撞,全身的血液几乎凝滞,看过来的眸光淬了毒一般,下的周遭的人忙后退了一步,低头恭迎他。

    他俊美的身子慢慢地走进来,逆着光线黑白光芒的交织下,脸庞的深邃轮廓明暗交错,墨眸闪烁着锋利的光线,他薄唇紧紧抿着,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处处震慑着旁人俨然俾睨天下一般。

    感受到那冷若冰渣似的眸光,龙祈佑淡然自若,伏在洛婉卿手臂上的大手,不由得又紧了紧,随即又松开。

    “三哥请入祭!”龙祈佑咳了一声,淡漠道,然后深施一礼,缓缓的叩了一个头,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如磐石般泰然自若,经过了这一次他已没有理由再放手。

    龙熠寒绝美的脸颊上附上了一层淡淡的寒霜冷若万年寒冰,脸色沉了片刻,一甩锦袍便过来,拿过香拜了三拜然后插到香炉里。

    他一双负后的大手倏的收紧又松开,浑身散发出的骇人的戾气,看向龙祈佑的一刻,幽深的墨眸里怒火冲天,骨子里带着那种帝王家的阴狠决绝,即便那些大臣们都离着很远也能够感觉到那种嗜血的杀意。

    “谢三哥成全!”龙祈佑一抱拳,算是礼过去了,然两道锐利的眸光在空气中相遇,顿时火花四溅,浓烈的即将要毁天灭地的气息瞬间将一切席卷。

    龙祈佑居然说多谢他的成全?他成全了他吗?!让他们两个一起?!龙熠寒顿时觉得心脏被握住了,透不过气来的窒息。

    那个位置是他的,他不屑呆在那里也就罢了,居然无声无息的换成龙祈佑,倨傲如他怎么能够忍受,啥时间他高傲不可一世的男人尊严仿佛找到了狠狠的践踏,凤眉一挑他刚想动作,旁边就有人说话了。

    “三哥?二哥在那边,要不我们过去吧?!”

    龙景毓实在看不下去了,看着难受,真要闹起来,龙熠寒龙祈佑的面子都不好看,搞不好闹到父皇那里,朝廷上上下又是一场不小的轰动。

    “嗯!”龙熠寒极力的隐忍着将要喷薄的怒气,将火气压了压,转眸看向了那个女人。

    洛婉卿淡然地坐在那里,眸光清冷,触及到他凶凶的眸光,恍然间才发现她和龙祈佑的手臂交叠在一起,这才收了回来。她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淡漠疏离,像是看一个无关紧要的外人一般,龙熠寒立刻觉得想要吐血。

    “谢三王爷!”洛婉卿一个头叩在地上,淡漠疏离道。

    龙祈佑也随着她叩首,两个人一般的动作,一般的和谐,俨然一对璧人一般。

    就这一下,龙翊寒心里立刻冲天的火焰不停的翻涌着,薄唇紧抿成危险的弧线,垂在身侧的两只大手紧握成拳长袖一挥一转身退了出来,再不出来他就要气死了,且让她们得意着吧。

    “三哥!”龙景毓赶紧跟上了,知道这男人生气了,龙景毓一阵哀叹,今天怎么跟着他触着个眉头,他就不该趟这趟浑水。

    龙熠寒紧走几步气的停住脚步紧闭上着双眼,一双大手关节泛起了青白,一股股酸涩的味道翻涌出来,脸色乌青额头上青筋直蹦,出来许久都没有转晴的迹象。

    “三哥这边!”龙景毓心里也是胆战心惊,不得已仗着胆子引着他,直奔二王的方向过来了。

    二王龙炎天正在偏殿优雅的品着茶,他鹰隼般幽深的眸子微微的眯着思虑许久,他可不是专门过来拜祭的,还有很多事情没有端倪,洛海明死了,可东西还没下落,他怎么能罢手?!

    他以为以他魔君的功力可以完胜龙熠寒,没想到数次交手居然讨不到便宜,龙熠寒居然神功突飞猛进,身体里还有他参不透的魔力,让他吃惊不那晚上若不是龙熠寒听到洛婉卿的叫声及早的收招,那恐怕吃亏的是他。

    怎么会这样?难道龙熠寒找到了元牝珠?!不然他受伤,龙熠寒也受伤,为什么龙熠寒好的那么快?!难道洛海明已经把元牝珠给他了吗?既然那样他为什么要抓洛海明,还把他藏起来,若是自己不出手抢夺,龙熠寒是不是也打算杀了洛海明?!

    龙炎天正在思谋着,就感觉到一股阴鸷的气息袭来,抬眸就看到龙熠寒阴沉着一张俊脸犹若霜冻,浑身带着肃杀的气息径直的朝他过来了。

    龙炎天看着龙熠寒过来,冷戾的脸上微微的一动,顿住手里的杯子,眸光戏谑的点了点头。

    “三弟来迟了哟?!”他玩味着眸光押了一口茶,刚才他进来的时候看到了龙祈佑,那么现在龙熠寒这幅表情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想到这里龙炎天不由的笑了出来。

    龙熠寒本来就火冒三丈,冷不丁就看见了他,仇人见面分外眼红,霍然间把所有的火气都对准了龙炎天,今天总有一个人是要倒霉的,那就选他了。

    “二哥你怎么过来了?素来你炎王府与洛家也没什么交情,二哥此来意欲何为呀?”龙熠寒冷冷的一声,管家赶紧过来拉了把椅子他肆意悠然的往那里一坐,手下们赶紧奉茶。

    “哦?今天朝中的人都过来了,本王也过来了,三弟也是如此吗?哈哈哈”他的意思很明显,龙熠寒只不过也是客人,和他一样。

    龙熠寒接过杯子抿了一口茶,压了压心中高涨的火气,这老狐狸,他早晚要把他打出原形也不急在这一时。

    他冷锐的眸子划过去随即绝美的脸上淡然一笑,风流邪肆淡然如山,一种淡淡的龙涎香的香气慢慢地萦绕开来,微微地抿了口茶,抿唇便不说话了。

    龙炎天见他如此,便也沉默不语,空气中暗藏着一种焦灼阴郁的气息。

    谁也搞不懂这两个男人究竟叫什么劲,只是觉得那种剑拔弩张,那强大的气场,震慑的人无所遁形,空气里弥漫着咄咄的杀气,在场的人立刻都冒了汗,躲避都要来不及。

    “启灵!”

    宫里的小官起声高喊。

    时辰到了,午时过后到了下葬的时候,十几名家丁,身穿孝衣,过来抬动棺木,跟着送殡的队伍赶往陵寝处安葬。

    龙祈佑,洛婉卿也起身随行,有长婿带头,到陵寝处祭拜才行。

    龙祈佑一马当先就要走,却被洛婉卿一把挽住了胳膊。

    “四王爷留步!不可以!”洛婉卿淡淡的垂落眸子,她示意不让他去。

    “婉卿让我去吧?!我会禀明父皇的,以今日为界,让我照顾你?”龙祈佑灼灼的眸光飞看着她,轻声的说道,一双大手覆在她的肩头,眸光里闪烁着坚定,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不可!你身份尊贵,更牵扯到皇家的颜面,你不可以在这样下去,你做的已经很多了。”洛婉卿不着痕迹的将抚在她肩头的手臂拂去,默默的低着头,本来就有些憔悴苍白的脸颊,微微的泛起了红润。

    她深知龙祈佑的身份高贵,自己是个弃妇,就算是封了什么公主,也很难让人家不说闲话,更何况她与龙祈佑之间什么都不是,人言可畏呀,怎么能害他?!

    “婉卿?”龙祈佑正想说说什么,就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声音。

    “婉卿说得对,祈佑呀,多谢你替为兄辛苦了这么久,这长婿祭拜之事,还是有本王亲自来吧?!开始吧!”龙熠寒说的很邪肆倨傲,他对刚才洛婉卿的表现相当之满意,但是高兴之余话语间也为龙祈佑搭足了台阶,不然龙祈佑的立场更为尴尬。

    这些送殡的人哪里敢不听龙熠寒的话,那是正主一言九鼎,就单单是他不怒自威的高贵气势也给人无形的压迫感,更何况他是未来的储君大魏国的嫡子,那个敢造次。

    “启灵!”不等洛婉卿说什么,边有人高声喊道。

    这句话一出俨然已经不用洛婉卿来做决定了,龙熠寒成了主导。

    话音一落队伍已然开始行进,龙祈佑的脸颊也黑透了,本来娇美的脸颊上黑白交错,阴云密布一般,淡漠的眸子里迸发出寒光来紧紧地钉着龙熠寒,一股阴戾的气息瞬间让气氛冷凝下来,他龙祈佑怎么会是他龙熠寒的替身?!但是这是送葬的时候争执不得。

    龙祈佑刚想说什么,却被洛婉卿拦住了,示意不要让他再了,不论龙祈佑说什么都是名不正言不顺。

    她转回身来恶狠狠的盯着龙熠寒,盯着那张邪佞玩味,死皮赖脸又骄傲的不可一世的俊脸,淡然一笑,“三王爷也珍重,这是我们洛家自己的事,若是婉卿是男儿身也就罢了,可惜不是,送葬之事就不麻烦各位了,我们自己家的事,自己解决,各位王爷请便。”洛婉卿倔强的转身就走,这句话当着众人说出来,无疑在龙熠寒的脸上扇了一巴掌。

    龙熠寒身子怔一下,一双寒眸里火焰顿时烧灼了起来,这是她们的家事,自己像是倒贴过来又被人踢出去的感觉,这是什么感觉!这么火大!这辈子没尝过。

    她刚才跟龙祈佑说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的,她处处都是为了龙祈佑着想,为得是龙祈佑身份高贵,不要为了她受到什么影响,那她对他呢?!她这是将自己扫地出门了。

    一阵焦躁的气息传来,龙熠寒精敛的眸子睨着她,不容置喙道,“你自己的家事?你确定?玉蝶上还刻着你的名字,你敢这样说?如果你一定要这样,那你马上跟父皇说,把你的名字剔除,不要占着我正妃的名位。”龙熠寒一声爆吼之后,再没有人敢说什么了。

    纸马,白矾,送葬的队伍浩浩荡荡,巨大的棺材前面,龙熠寒头上戴着白纱,以洛家长婿的身份,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即便是身处这种气氛中,龙熠寒浑身上下散发出无上的尊贵气质,眼角眉梢都带着凌厉的威风和霸气,旁边还有青龙和白虎伺候着他,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

    俨然众草之中盛开的牡丹,深海中的蛟龙,凌驾于众神之上。

    龙熠寒一脸的严肃,但是眼睛里全是得逞的意味,跟他斗?除非他不要!他眼角的余光暗暗的瞥过不远处的女人,不由得整颗心又揪了起来。

    洛婉卿哀戚的垂落眸子,满脑子都是那一夜,洛海明赶她走,让她什么都不要顾及,她曾经问他,元牝珠在哪里?只要交出来就没事了,她原谅他了,愿意认他做父亲。

    洛海明只是认真的看着她,苍老的脸颊微微的抖动着,“婉卿不要管那些,只管走就是了爹爹只有你一个女儿,也只有你一个亲人而已,你母亲老了很快就回来陪我的,爹爹以前太糊涂了,以后就不会了。”

    洛婉卿满脑子都是洛海明推开她的一瞬间,有自己的身子护住她,还有那刺目的鲜血,映着寒刃一滴一滴的滑落。

    她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本来身子就弱渐渐的体力不支。

    “长姐!”洛娇娇赶忙从旁边扶着她。洛娇娇和洛倩倩一路上都被龙熠寒迷死了,不停地往这边看,一双眼睛都几乎黏在他的身上,只可惜场合不对,在这种丧礼上,根本没法亲近,正好有这个机会,果然引起了他的注意。

    “怎么样了?”龙熠寒一蹙眉,紧走几步过来了。送葬的灵柩有些停顿,队伍停住了。

    “没事?”洛婉卿轻轻的摇了摇头,最近的身子却是有点弱,很不争气。

    “如果不舒服就不要去了。”龙熠寒寒眸里闪过一丝的急切,他竟有些恍惚心底里的那一抹柔软轻易地被她牵动,那脸上的缱绻和柔和不自然的袒露,让旁边的两个女人如痴如狂。

    “王爷说的对!有我们两个陪着王爷就行了,姐姐在这样就要病了。”洛倩倩赶紧凑到了龙熠寒的身边,身子不经意的想靠上去。

    “是呀是呀长姐你回去吧!我们也是一样的。”洛娇娇急忙道。

    “你可以吗?要不我扶你?”龙熠寒一步跨到她的身边,想要抱着她。洛婉卿一怔,不着痕迹的往一旁躲闪,“不用了!我能坚持,喜儿过来扶着我吧。”淡漠疏离的语气,她眼中的疏离,坚决的与他划清界限,这让他男人的自尊心瞬间受到了严重的践踏,那种狂怒的想要征服的气息迅速的灼烧起来,又被他狠狠地压下,现在她伤心,他不跟她计较,然,他就要憋闷死了!

    祭奠仪式过后,灵柩顺利下葬的了陵寝。

    “喜儿我累了!你扶我回去!”洛婉卿满脸泪痕清浅道,虽然这个不是她的亲爹,但是心里还是痛得要命,也许是到了最后关头,洛海明肯为她舍命,这个只有亲生的父亲才能做到。

    喜儿在后面过来,搀扶着她,缓缓的往回走,连看他一眼都没有。

    他都为她做到这个份上了!他是亲王!未来的皇帝!自降身份陪她来葬父!她就把他当成什么了?!

    龙熠寒俊美的脸上覆上了一层冰寒,眉心突突直跳,这是第一次有人敢无视他,就连兰兰也不敢对他如此,反而是事事迁就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就敢?!

    凤仪殿内,皇后娘娘歪外在软榻上闭目养神。

    “娘娘殿下去了洛家的丧礼,并且”一个小太监趴在地上微微颤抖道,剩下的话他有点不敢说,因为摸不着娘娘的喜恶他怕说出来反而惹祸上身。

    “说!是不是四王爷龙祈佑也去了?”皇后娘娘闭着眼睛,清淡的气息说着。

    “是!二王爷,五王爷也去了,另外殿下还以长婿的身份为洛大人送了葬。”

    “哦?”皇后娘娘的眼睛霍然间睁开了,然后温和的一笑,“这孩子开窍了,婉卿这孩子不错,这样真是喜事呀,要到佛祖面前拜一拜。”她说着起身坐起来两手合十不停的说着,求菩萨保佑,祖宗保佑。

    “皇后娘娘,殿下好像是和婉婉公主闹得很不愉快,具体的奴才们不懂,好像是和四王爷有关。”小太监说的一身的汗,可是不回禀也不行。

    “嗯!”

    皇后娘娘点点头,一挥手让小太监下去了。

    如果寒而真的动心了,那也是件好事,不过这件事还是要慢慢的来,急不得,还是要看婉卿的意思,毕竟两个人冷了那么久,这事有点不好办?中间还夹着一个妖精呢。

    “感谢各位达人,感谢几位王爷,婉卿代表洛家感谢各位能来送家父一程。”洛婉卿说着深施一礼。

    “岂敢!岂敢!婉婉公主过谦了,折煞了我等,天色不早了,告退告退!”

    朝廷里的这些大臣们拱手告退。

    现在洛婉卿身份贵重,皇上金口亲封的,又有皇后娘娘的喜爱所以那个不巴结奉承,关键是今天,居然有四位王爷同时过来祭灵,这简直是不可想象。

    眼看着这些人一个个的恭敬的离开。

    “几位王爷,我们这里没有好招待你们的,你们身份贵重,请便吧!”

    洛婉卿淡然地转身就想离开,把这几位就墩在这里了。

    龙景毓诧异地看了看他们,“这什么意思呀?三哥?二哥?她这什么意思?我们身份贵重,她这就将我们扫地出门了?她这个”龙景毓不依不饶得这就想过去理论,他长这么大,没受过这样的待遇,他今天是陪着龙熠寒过来的,就得到这个待遇呀?!

    “你闭嘴!”龙熠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龙景毓不敢说话了,他都受到了这种待遇,更何况旁人,不过这个女人真的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居然敢这样对他?!

    正在他们僵持中,喜儿回来了。

    众人眼前一亮,以为那个无良的女人,良心发现了。

    “我们小姐说了,请四王爷过去有要事相谈,恭送二殿下,三殿下,五殿下!”喜儿说着微微一福。

    龙祈佑清浅的眸中闪过一丝的晶亮,温文尔雅道,“好!”

    龙熠寒额上黑线密布气得脸色发青,一张俊脸上黑白交错,用力平复着激动的情绪,一阵阵微冷的风吹过来发丝吹拂在脸上,戾气深重,然,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浓。

    感情那女人只有对龙祈佑是不同的,对其他人一视同仁,空气中浮动着危险的气息,戾气越来越深中。

    “三哥既然人家都想逐客令了,那咱们回去吧?!”龙景毓不爽地看着他们,他们这就是吃多了撑的!好好的亲王不做,到这里来坐冷板凳!长这么大哪里受过这待遇?而且还是被一个女人。

    “那二哥请!”龙熠寒薄嗔轻启,压下心中翻滚的焰火,肆意悠然道。

    “三弟请!今天为兄真的很高兴,咱们弟兄一起喝几杯?”龙炎天沉郁的脸上扬起一抹戏谑的笑意,今天恍若看了一场好戏,心情显然不错。

    “那好!那就喝几杯!”龙熠寒周身尽是冰寒的气场,咬咬切齿的笑道,然微微一笑百媚丛生,说不出的阴损毒辣。

    龙景毓跟在后面叹了口气,“又来了!”每次弟兄们凑在一起,就是这样斗得你死我活的,以前大哥在的时候,还好些。现在跟他们在一起总觉得头皮发麻,他们两人都像是蛰伏中的猛兽,随时血嗜对方,搞得连空气都紧张,今天居然是要喝酒?!

    天气开始阴霾下来,乌云黑沉沉的压境,不时有细雨吹落下来,空气中弥漫着雨腥味儿,一阵萧瑟的风呼啸而过,冻的人瑟瑟发抖,天果然是凉了。

    洛婉卿单弱的身子伫立在风中。

    “婉卿很冷了,回房间里说吧。”龙祈佑环顾了一下四周,洛家的花园现在都已经凋零了,四周显得格外的荒芜,连个人影都不见。

    “祈佑你跟我说过元牝珠的,到底是谁在抢夺它?你说过对你很重要,是不是你”洛婉卿澄澈的水眸望着他,对着他温和儒雅的眸光,那句话她说不出来。

    龙祈佑身子微滞,温润的脸上此刻都是震惊,“婉卿你怀疑是我?我怎么会?我以为我对你的心你都了解的,难道一直以来我都是自作多情?”龙祈佑清隽的脸颊上燃起了隐隐的怒气,长袖一甩决然地转身。

    他是跟她说过元牝珠的事,也说过那东西对他很重要,但是他没法跟她说清楚里面的事,所以种焦躁的感觉蒸腾起来让他无法抑制,更让的心痛的是,他居然被怀疑。

    “祈佑你别误会,我只是想知道而已,你不觉得这些事情发生的都很奇怪吗?我爹无端被人冤枉,死了以后才查明真相,洛家也被抄家了,东西也都下落不明,另外总是有人追着不放,你不觉得这件事应该好好的解释一下吗?!”

    “呃!”龙祈佑有点手足无措,其实这里面的事他都知道,谁做的他也知道,但是这个不好说,亦或者是不能说,说出来他也是帮凶。

    “婉卿你听我说,事情总会过去的,你相信我,你现在好好地想一想洛大人曾曾经说过什么,把元牝珠找出来就好了。”

    “我爹根本就没说过!根本就不知道,他的书房你们已经找过很多遍了,连暗室你们都找过了,能找到你们早就找到了。”

    “婉卿!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相信我!”是谁的眸隐忍者痛心,是谁的眸翻涌着焦躁,涌着满心的焦急。

    他发誓他从来没有这样想过,他只是想长久的和她在一起,龙祈佑从来来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患得患失过,从来也没有像现在委屈过,之所以这样,是因为龙熠寒和她在一起就是想得到元牝珠,如果元牝珠得到了,他自然会舍弃她,只有那样才能成全自己,毕竟是他晚了一步。

    “我很累了!你早点回去吧。”洛婉卿垂落眸子,身子绕过他就想要离开。

    “婉卿!”龙祈佑一把抱着她,“啊”洛婉卿惊慌的出声,伸手赶忙的推拒他。“就抱一下就好。”龙祈佑的手臂越收越紧,灼热的气息打在她的脸上,肌肤瞬间烧得滚烫。

    “祈佑,我可以相信你吗?”洛婉卿痴痴的看着他,泪珠簇簇的落下。

    “婉卿!”柔情的吻落在樱红的唇瓣上,细细密密的如同春风,绵长的气息柔软又炙热,檀口含着她的唇瓣捻转柔情,气息瞬间越来越重,越来越深,“婉卿”

    “祈佑不要”那危险的气息传过来洛婉卿用力的将他推开,脸颊绯红的别过眸光,“不要这样!”

    “对不起!我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我不应该这样,可是婉卿我是认真的。”

    “祈佑你身份高贵我不配!”洛婉卿凄婉的垂落下眸子,极力的背转过身子就要走。

    “婉卿!”她离开的一瞬,他抓住了她的胳膊,“婉卿我不会那样想的,我会去求父皇,求他成全我们,你给我时间。”

    龙祈佑急促的眸光看着她,焦躁得说不出话,从前他以为自己对兰兰是有感情的,现在才发现,那只是喜欢而已,从来也不知道感情这样的折磨人。

    洛婉卿没有答言,一点点将将自己的手臂收了回来,她现在的心里慌张的厉害那没想到龙祈佑那么火热,着实将她吓着了,那是一种来自男人身上的危险顿时让她不知所措。

    “时间不早了我累了,你也早点休息吧。”洛婉卿结结巴巴的说着然后就逃走了。

    龙熠寒烦躁的站在那里,刚刚忘情了,差点把持不住自己,难道吓着她了吗?!

    花园深处萧瑟的花丛里,有双冷峻的眼睛盯着眼前的这一幕,嗓子眼不由得冒出酸水来,可悲可叹呀!柳含烟不由的摇了摇头,这个要不要回去禀报?!

    主子的女人,现在和弟弟搞到一块儿了,不知道龙熠寒怎么个想法,他要真的忍得住,靠!他就不是个男人了?!问题是自己说了这个事儿,会不会被那个无良的男人灭了口!靠之!

    望月楼雅间里,几个男人端坐在那里。

    龙炎天邪气阴沉的脸上氤氲起淡淡的笑容,看到龙熠寒今天吃了瘪,心情甚为的舒畅,“今天我请客,想吃什么?”他一勾手把楼上的小官儿叫上来了。

    望月楼的小官儿看着座上的这三个男人不由的一阵发傻,从来就没有见过这样男人,宛若谪仙一般,今天却见了三个,显然让他不知所措了。

    “几位客观吃什么?”小官哆嗦着说道。

    龙熠寒斜身靠在椅背儿上,肆意悠然的睨着他,眉宇之间透着一股杀气,清浅的一笑,“那就看看吧?看皇兄想给我们吃什么?你给上什么,我都照单全收。”淡然的语气,绝杀的眼神儿,嚣张的霸气让人无可睥睨。

    “是呀!二个随便叫点吃的吗?不要那样拘谨,都是自家弟兄。”龙景毓赶紧和稀泥,不要把事情搞得不可收拾,毕竟今天他也在场,他可不能遭了难,跟这两个男人在一起,龙祈佑又不在,这个场面更加的不好收拾,他不得不为自己的生计打算,这个自家兄弟这三个字咬得特别紧,几乎咬牙切齿的。然旁边这两个男人怎么能够不懂?!

    “那好?那就随便吃点。”龙炎天一摆手,那小官都傻了,这随便吃点儿又该吃点什么呢?

    “你们这里有蛇吗?”龙炎天抬眸淡淡的问道,唇角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有有!”那小官哆嗦着说道。

    “那就好!不管是龙肉,还是蛇肉,全部都给我端上来,今天我包圆了!”龙炎天淡漠的说着,幽深的潭眸满是揶揄,那笑意不达眸底。

    “呃!好吧又来了!你们就不能不这么闹吗?”龙景毓烦躁的看着他们。他明知道龙熠寒龙神之身龙炎天偏偏要吃蛇,这不是作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