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倾城小美人:寒王宠上瘾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二章.兰兰弄势,水落石出.
    “婉婉睡得好吗?”清晨的阳光照射进来,龙熠寒无比餍足的伏在她的旁边,细细地看着她,她的每一丝容颜,每一点点笑意都让他为之心动。

    昨天他想抱着她睡来着,她说身子太累,那他只好守着她睡。

    没想到这女人睡的极其的甜美,他都看了她这么久,她依然没有醒,不过他就是喜欢这样看着她,怎么看都看不够,不过她梦里柳眉紧蹙着,是因为什么事情这样愁。

    “嗯!”洛婉卿霍然间睁开了惺忪的睡眼,如猫儿一般的慵懒,看到他还没有走,居然还在身边。

    “不是朝堂上政务繁忙吗?”

    “再忙也没有你要紧!”他凑过来在她额上落下一吻,这样整日里拥着她就够了,只可惜若是她知道了兰兰要册立为正妃,会不会心里有个什么?

    不怕!有他在,他一定会好好的跟她解释,更何况他们在一起已经那么好了,应该没什么。

    再者说奏折也已经销毁了,昨天晚上是他睡过的最踏实的一夜,龙熠寒胡思乱想着,只是他自己一厢情愿,过后的某一天回想起来,才知道追悔不及。

    “我很好,还是政事要紧!”洛婉卿气息弱弱的说道。

    “好!以后有时间我们还要好好的在一起,等皇儿生下来,我一定好好的教他,我们的皇儿肯定会聪明绝顶。”龙熠寒倨傲的说着,一副很有信心的样子,她不知道,她有了孩子,他有多么的高兴,就是因为关心,才乱了头绪。

    他完全不知道精明睿智,手段果决狠辣如他,在她的身旁也会如毛头小子一般的慌乱不堪,她的一举一动都会轻易的影响到他,时而的为她忧心,时而着急,经常还会被她气的怒火中烧。

    洛婉卿小脸上溢而轻笑,笑而不答,她已经没有办法在回答。

    心脏犹如被人狠狠地攥住了,疼的没法呼吸,可以想见那副唯美的画面,他们还有那个可能吗?!他骗了她这么久之后,再给她织就一副这样美好的画面,她觉的可信吗?!

    “用早膳吧!不要让父皇等得太久了。”洛婉卿缓缓地起身,开始整理衣衫,龙熠寒则自己早就整理好了,蟒袍玉带,束发玉冠,矫美的身姿凛冽的气势,一股尊贵无上的华贵之气,在晨光的映射下耀耀的散发出夺魄的光彩。

    龙熠寒简单的吃了些,又看着洛婉卿吃了一些,之后才赶着急匆匆的上朝。

    他刚刚离开,洛婉卿只觉的胸臆中一阵的翻滚,刚刚吃进去的东西如数的吐了出来。

    胃里难受的厉害,怎么都盛不下,龙熠寒给她吃的东西,她一口都留不住。

    “小姐你怎么了?不是已经不吐了吗?怎么又是这样了?”喜儿关切的看着她,她们自小一起长大的,别人看不出来但是她能感觉得到,小姐却是与以往不同了。

    但是这一次怎么会闹的这样厉害呀?!眼看着身子一点一点的弱了下去,洛婉卿却只是强撑着摇头。

    “我没事,胃里难受而已,我心里头闷得慌,过会儿我们出去走走。”房间里太过憋闷,每一处都有他们在一处的影子,所以她没有办法呼吸。

    “小姐你真的没事吗?走走可以只是”喜儿疼惜的眸光看着她,她是怕她累着。

    “我没事儿,只是透一头空气就好。”

    “那好吧!只一会儿哈,一会儿你就得回来休息。”喜儿管家婆一样的管着他,洛婉卿也很听话。

    午后的阳光懒懒的照在身上,身子本来就有些许的疲乏,这样一来就更加的懒得动。

    她们在后花园走了一会儿,就累了,再说没有吃东西,哪里来的力气?!

    “小姐你累了,我们去哪个石凳坐坐吧!那里阳光还充足。”喜儿找了个好地方,然后一定拉着她过去。

    洛婉卿和喜儿两个人并排的坐在那里,晒着太阳,很是的惬意,这么好的天,这么好的太阳真的是不好浪费了,晒一晒还是很好的。

    “喜儿这个地方挺好的,以后多出来走动走动,太闷了!”洛婉卿捂着胸口,的确是太闷了,即便是在这里,心里头也没有轻松多少。

    “好吧!只要小姐喜欢!”

    她们两个正在这里坐着肆意的享受着阳光,就听到不远处有说话声,而且是管家的声音,说得很急。

    “你们两个小子动作快一点儿,这点事儿都办不好要你们何用?”说话间啪啪的两声像是敲打他们的头,一听就是管家嫌弃他们不争气,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开始喜儿和洛婉卿也没在意,管家教育下人这也都是常有的事儿。

    “哎呦!总管大人您轻一点呀,不过是送些首饰吉服之类,您要这么快干嘛呀?我们的小命儿都要跑丢了。”那个被打的仆人抱怨的说道,听着很不服气。

    “你们两个小混蛋嚷嚷什么,让兰苑的主子听见了不好,影响了主子养胎你但得了这个责任吗?“总管恨铁不想成钢的恨恨的说着,一阵的咬牙切齿,这点事情都干不好,管家的声音里都带着急怒。

    这话落到洛婉卿的耳朵里,清清楚楚的一字不落,心脏不由得一颤,是因为她?

    “可是总管大人呀,咱们寒王这次立的可是正妃,都在王府里住着,怎么可能不知道?!更何况这兰主子带人可真是极好的,兰苑里的主子还真是不及呢?!”

    “你个小兔崽子!越说越下道,敢论起主子的长短了?!明天不用来了,自谋生路吧!”管家压低了声音,很是生气的呵斥。

    “奴才不敢了!总管大人原谅!”

    剩下的声音越来越远,想必是走远了,直到最后听不见了。

    “主子你听他们说什么?送什么吉服?王爷要立兰兰为正妃了?这怎么可能呢?”喜儿说完蹭的站了起来,一张小脸上满是震惊与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呢?

    洛婉卿坐在那里一动没动,双手紧紧地握起,纤长的指尖嵌入皮肉里她也不觉得疼。

    “小姐你听到了没有?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呀?!可是王爷明明对你那么好?我不信!”喜儿急了脸面一阵通红,尤其是看着洛婉卿的样子她更是害怕,所以一时急的无措起来。

    兰兰那个女人看着明媚灿烂乖巧的可人,实则根本就是坏透了,她跟洛婉卿的仇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真的让她做了正妃,那她们在寒王府里面还有立足之地吗?!现在这所有的仆人都已经被她笼络了去,怕是到了最后洛婉卿肚子里的孩子都要一起归了别人。

    “吉服都送去了还有可能不是真的吗?”洛婉卿浅笑出声,她以为那天晚上是她听错了,或者根本就是做了一个梦,因为龙熠寒演绎的太过挚情,真的让她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人家一个愿意娶,一个愿意嫁,她有什么理由反对?!她有什么立场说不行?!她只不过是他众多女人重的其中一个而已,只是可怜了她腹中的孩子。

    洛婉卿想到这里垂下了头,轻轻的用手抚摸着肚子,这里面有他们还没有出世的孩子,那么那么软,她这样轻轻地抚摸着他他能够感受得到吗?!

    “可是小姐你还有什么办法吗?挽回一下好不好?喜儿看得出王爷对您是真心的,从来没有见他对那个女人如此的好过!”喜儿的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真的是心疼她,她就是跟在她身后的小丫头,一点一点的都看在她的眼里了,她真的是没办法,什么都帮不了?!

    “是真心的吗?他的真心也太多了!我还真是要不起呀,或许是因为他想要我肚子里这个孩子罢了,男人的话还真是不能够相信,可是他还到底瞒了我什么?是该清醒地时候了,即便是装睡,总有一天也会有装不下去的时候。”

    洛婉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她现在就是装不下去了,因为那个梦太美了,太好了,她不愿醒过来,可是终究也是被人一棍子打醒了,心真的好疼,像是被人从后面捅了刀子,鲜血汩汩的躺下来,连身子都凉透了。

    “起风了!陪我回去吧!”

    一阵冷风吹过来,柔弱的身子一阵的瑟瑟的发抖,一颗心不知道哪里破了个洞,飕飕的灌着冷风,直到血液都要凉透了。

    “小姐你别太伤心了,你问过王爷就好了,或许里面有什么隐情也不一定?!”喜儿疼惜的说着,看着洛婉卿小脸苍白的样子,她的心情也是一样的,以后这母子二人该怎么办呀?!

    “回去吧!”洛婉卿淡淡的声音,脸上也没什么多余的表情,比以往更加的冷淡。

    “哦!”喜儿答应一声,两个人一言不发的就回来了,也不说话了。

    “给我弄些吃的。”洛婉卿淡淡的说着。

    “小姐你不是刚吃过了?”喜儿诧异地看着她,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说完之后后知后觉的,觉得自己失言了。

    “小姐你慢等哈,喜儿这就把饭菜弄来,要清淡的吧?”不等洛婉卿回答,她便已经匆匆的下去了。

    一会儿她就把饭菜弄来了,动作很是麻利。

    八宝莲子粥,配着几样青菜。

    洛婉卿清眸垂落就在那里安安静静的吃着,胃的上方有个地方空落落的,总也觉得填不满,一碗一碗的粥饭喝下去,惊得旁边的喜儿不行了,她家小姐从么吃过这么多,这是狮子大开口。

    “小姐歇息一会儿吧,吃太多了难受。”

    “我在吃一会儿。”

    “呃!”喜儿表示无奈的摇摇头,一切都变得怪异了,让人窒息的感觉,洛婉卿平淡的样子跟是让她觉得害怕,但是凭她哪里能够劝得了呀?!

    好容易吃得差不多了,洛婉卿躺在床榻上便睡了,纤长的睫毛安静的垂落着,眼角深处还噙着一朵泪花。

    她小小的身子蜷缩在那里,楚楚的可怜,喜儿赶紧给她盖了层薄被,静静地看着她,不让她在做噩梦了。

    因为喜儿从小无父无母,孤苦无依,当年柳凤莹救过她的命,她便一直留在洛家,跟着洛婉卿一起长大,婉卿比她大两岁,她现在才十六岁而已,可是她感觉上,她是洛婉卿的娘一样,事事处处都踢她操心。

    以至于她自己遭到了强。暴,她也没有过多的说什么,埋怨什么,因为她这条命本来就是洛家的,就是死掉了也没什么了,已经多活了十多年了。

    好在洛婉卿和她情如姐妹,她这才觉得活着有了意义,她就守着她,看着她,她家的小姐一定会幸福的,她也会跟着幸福。

    可是现在到底怎么办呀?眼睁睁地看着她这样难过,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王爷有赏,兰侧妃大喜!”管家恭恭敬敬的躬身施礼道。

    “免礼!”兰兰面带笑容,极力的隐藏着那份将要喧嚣而出的欣喜。

    “请兰侧妃收下,奴才好去复命。”

    “有劳管家了!”兰兰说着拿出几两金子放在管家手中,“这是请管家喝茶的!”

    管家一脸的僵硬,这个钱他不想收,可是兰兰的面子他也不敢不给,不要她的钱,就是驳了她的面子。

    “那奴才就谢谢侧妃了!来人把东西承给侧妃过目。”

    管家说完,这些奴才们从后面依次的过来,手里托着盘子,盘子里摆着各种的赏赐,还有大红的吉服,这次是正妃的礼服,凤冠霞帔,各种翡翠珠宝,全部都是按照太子妃的礼制来的,简直是耀花了人的眼。

    “兰侧妃这些赏赐都在这里了,您过目之后没什么事,奴才等先行告退。”管家说恭敬地低下头,手里的金子都要捏出汗了,不是高兴的,是紧张的,替他家王爷紧张。

    那一边怀着孩子病恹恹的,这一边要大喜,这两个女人都不是吃素的,他是担心呢,不过他只是奴才而已,只盼着相安无事才好。

    “那就不送管家了。”兰兰一脸明媚的笑意如沐春风一般。

    “谢侧妃!奴才就不打扰了。”

    这些奴才们恭恭敬敬的将手里的东西放下,然后依次的退了出来,管家再次躬身施礼,这才都退了出去。

    “恭喜公主!贺喜公主!公主大喜了!要做太子妃了!”花穗在一旁赶忙道喜,激动得不行,她在兰兰的身边出谋划策的出了不少力,就等着今天呢。

    “免礼!给本公主梳妆!本公主试一试这太子妃的吉服。”

    兰兰更是欣喜不已,马上就命人给她穿戴,果然就是不同的,太子妃吉服红纱八丈八拖地,无上的尊贵荣耀,挽纱八丈,华贵的凤冠,高贵大气,宛若天成一般,穿戴在兰兰的身上越发的美艳动人

    “哈哈哈哈”兰兰一阵的大笑着,一阵的狂喜,拖动着长沙凌风飞舞一般,连身姿都越发的娇美,她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怎么能不开心?不管是龙熠寒的人,还是这显赫的身份,以后都是她的,都是她兰兰一个人的。

    “哈哈哈我就要做太子妃了!寒哥哥终于是我的了。”挽纱轻旋她倏然的高位上,优雅肆然,俨然已经做了皇后一般。

    “恭喜太子妃!贺喜太子妃!”花穗赶紧讨好着行礼,引得兰兰又是一阵的欣喜。

    “免礼平身!把这五千两的银子化成小份的,全部都给下人们打赏下去,你给他们钱,他们才会给你做事,好好的把人心拢一拢,这王府早晚都是我的天下。”

    “可是公主这钱是不是太多了?”花穗探究的眸光看着兰兰,这可是五千两的银子呢?不是个小数目呀,一下子就发下去吗?

    兰兰看着花穗的样子就一阵的生气,“你知道什么?让你去发你就去发,兰苑的人还要多给,她现在怀着孩子,经不住什么事情,万一动了胎气,那不是更好吗?!”

    兰兰明艳的小脸越发的可人,嘴角的笑容也越发的深,龙熠寒下令不许惊动兰苑,她偏偏惊动,府里面的人嘴杂,不知道说些什么,到时她只管看热闹就是了。

    “是!奴婢这就下去!”花穗高兴把银票接过来,去给王府上下发赏钱了,动静闹得越大越好。

    房间里帐幔垂落,洛婉卿正在里面安静的睡着,喜儿在外面桌子上,单手支着头,困得一个劲的打盹儿。

    她正在似睡非睡的时候就听到外面有人一阵的窃窃私语,

    喜儿本来就没想搭理她们,没想到她们的声音还越来越大。她勉强的驱走困意,起身走了出来。

    “你们做什么呢?主子在里面谁叫你们吵什么?!”喜儿压低了声音不悦的说道。

    这些小丫头们一见是她,便吓的一个个的不敢言语了。

    “说呀?怎么回事儿?!”喜儿的眸光一下就落到她们手里握着的银子上了,心下便猜出了几分,眸光更加的暗了。

    “喜儿姐姐,兰侧妃那里大喜,荣升正妃了,说是过几天便册封了,这不?给我们各院的人都发了赏钱,一个人三两银子呢。”这些小丫头们把手里的钱握得紧紧的,低着头小声地说着。

    她们也知道,这样的事情对自己的主子不利,但是谁能拒绝得了钱呢?那可是把花花的银子,是她们半年的月俸那么多!

    喜儿紧紧地咬着唇,狠狠地瞪着她们,给她们一点钱,她们马上就叛变了?!

    她们这里正说着,惠尔一挑帘栊从外面进来了,她可是皇后娘娘身边的人,所以这些小丫头们都怕她。

    “惠尔姐姐好!”这些小丫头们身子一点点的往后退,知道自己做了亏心事,连头也不敢抬。

    惠尔锐利的眸光扫了她们一眼,沉了片刻。

    “你们怎么拿的银子,怎么么给我送回去!收买人心,收买到了兰苑了,你们还知道你们自己是干什么的?”惠尔声色俱厉道,她久在皇后的身边,也沾染了凌厉霸道之气,这些小丫头们吓得一哆嗦,手里的银子都落到了地上。

    “是!我们马上就把银子还回去!姐姐们恕罪!我们这就去。”

    这小丫头哆哆嗦嗦的伏下身子把银子捡起来,正可怜巴巴地说着,就在这时洛婉卿就从里面出来了,惊得在场的人无不骇然。

    “见过侧妃!请侧妃恕罪!”这小丫头们抖得更厉害了,她们拿这点银子不值什么,侧妃怀着孩子,万一惊着了,她们一个个的吃罪不起。

    “侧妃,奴婢们贪心了!再也不敢了!”她们说着几乎吓得哭出来,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赶忙求饶。

    “没事的!只不过一点赏钱而已,她们愿意给,你们拿着就是了,不用害怕,好好做事吧!”洛婉卿淡淡的说道,脸上也没什么波动,她明知道那个赏钱是什么,她依旧一点想要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就连这些小宫女都无比的惊诧,简直有些不敢相信。

    “多谢侧妃!多谢侧妃!”这些小宫女们慌忙的从地上爬起来,拿着银子千恩万谢的下去了。

    “小姐!”喜儿气得一跺脚,她家小姐这是干什么?!这是烧糊涂了吗?兰侧妃那分明就是欺负人,连着赏钱都发到她们眼皮子底下了。

    “侧妃你不生气吗?”惠尔锐利的眸光盯着她,她都气得不行了,洛婉卿却没反应呢?

    “我干嘛要生气?!我好好的养我的胎就好了,其余的也不是我能说了算的,既然是大喜的事,让她们沾点喜气也好。”洛婉卿清浅的笑着婉儿的转眸,“天色已经不早了,你也下去忙吧。”

    惠尔摇摇头也下去了,只是觉得不解而已,难道是她想多了?!

    晚上的时候龙熠寒回来了。

    他每次来的时候,洛婉卿都是病恹恹的睡在那里,这次还是那样。

    龙熠寒挺直俊逸的身姿在灯光的映射下,穿过月影纱投落下大片的阴影,阴影不断地挪移,他渐渐地走了过来。

    他的眸光落到她倦怠的小脸上,她怀孩子怀的辛苦,然而他也不轻松,他想到这里缓缓的撩开纱帐,坐到了她的旁边,柔柔的凝视着她,许久许久。

    款掉长大的衣衫,柔软的床榻一沉,他便来到了她的身边。

    伸手将她软软的身子揽过来,抱在怀中细细的看着,他现在已经养成习惯,抱不到她,他就无法的安眠。

    洛婉卿纤长的睫毛轻动,缓缓的睁开了眼,“你回来了?!”

    “今天还好吗?听下人说你又吃了好多,不要伤着胃了,下次吃的时候,我陪你?!”龙熠寒依旧是那样灼热的眸光看着她,连霸道的语气都不曾变过。

    “不用了你很忙!”洛婉卿淡淡的别过了脸,眸光依旧的清浅。

    “婉婉你知道了?!”龙熠寒暗哑的嗓音说道,幽暗中锐利的眸光也在瞬间骤然间一痛,看她的样子已经是知道了,可是早晚要知道的,他抱着她的手臂慢慢的收紧了。

    “”洛婉卿没说话,连空气都一下子沉静下来,死一般的静,两个人的心跳声都能听得轻而又轻。

    “婉婉不过是个名位而已,本王说过,心给你了,人也给你了,你不要计较了好吗?”龙熠寒亲昵的吻着她的脸颊,紧紧地环着她的身子,连心脏跳痛的都前所未有的沉重,世间一分一秒的流过,他在静静的等着她的反应,像是被人扼住了脖劲一般。

    洛婉卿低头垂在他的胸口,冷嗤了一声,淡然的笑容一逝而过,一个名位自然是没有什么,可是从此之后她就再也不能作为他的妻子了。

    万一龙熠寒做了皇帝得了天下,她的孩子也不能够喊她母后,要喊她母妃,她自然是不在意皇后的位分,但是自己的孩子也要另归他人了,这只是一个名位吗?!

    “没事的!你说的,一个名位而已!”洛婉卿唇角微扬脸上露出一抹浅笑,心里陷入一片死寂。

    “你说真的?!”龙熠寒的手臂倏的收紧,眸光也跟着一颤,急切道。

    “当然!你不是每天都过来陪我吗?婉婉不计较了!”洛婉卿淡淡的笑着说道,月色里看不清她的眸光,却能看见她恬淡的笑容,月光下宛若幽谷百合一般的美丽,她的心已经痛得死掉,什么都计较不了了,拿什么来怨恨他,所以她只是在那里淡淡的笑。

    “婉婉你当真的!不许骗我!”龙熠寒的心猛烈的震颤了一下,难道她想通了?龙熠寒一下将她牢牢地困在怀中。

    原本他想着,这一关不定会多难过,婉婉肯定会怪他,怨他,不理他,没有想到他的婉婉会如此的开明,居然一下想通了?!

    龙熠寒无比的震惊之余之后,心里某一个地方又开始慌张,有种奇怪的感觉,让他难以言表。

    “婉婉我一定会对你更好的,除了一个虚位,什么都给你,连同我的命也是你的!”龙熠寒说完一把牢牢地握着她的手,不断的亲吻着许下誓言。

    “好呀!”洛婉卿笑着点点头,其实她在也不想要什么了?她想要的他这一辈子也给不了了,男人动情的时候说可以把命给你,那你就会相信吗?她已经相信了无数次了。

    “只是我有一点,你就是再想娶她为妃,也要一个月以后。”洛婉卿淡漠的说着,脸颊向他怀里靠了依靠,蹭了蹭他健硕的胸膛,龙熠寒的呼吸立刻紧张了起来。

    “婉婉我没有想要娶她,只是我曾经发过誓言,承诺过她,另外还有迫不得已的事情,我不得不这样做,我”

    “你不用说了,我不会让你为难的,我们都有孩子了,只想好好地有个家,你能答应我吗?就一个月的时间。”洛婉卿颤抖的声音极力的隐忍着心头刀割般的痛,她就要一个月的时间,她还有他们的孩子好好地在一起。

    “我答应!你说什么我都答应!婉婉别生我气好吗?生在帝王家,太多的无奈,多数的时候都是迫不得已,现在朝堂上看似平静,实地里里暗流汹涌,帝王的权谋不是你想的那样简单。”龙熠寒嗓音暗哑的说着,安抚下心里的莫可名状的恐慌。

    朝廷里的事,她真的没办法懂,帝王权谋在她这里等同于狗屁,皇后的位置对于她来说那是对牛弹琴,根本就不可能胜任,那么她还有什么好的理由留在他的身边?!

    好在她还剩下了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的时间而已。

    “寒!你抱着我睡吧,我很喜欢,一定要等我睡醒了你才能离开?!”洛婉卿的泪水涌到了眼眶又被她逼退了回来。

    “好!”

    月光下两个涓美的身影紧紧地拥在一起,睡颜甜美,犹如进入了一场甜美的梦,一个俊美的男人,一个贤淑的女人,还有一个活泼可爱的孩子,笑容甜美在一起好开心。

    果然她是笑着醒来的,她醒来的时候那个男人还在,她的梦不是假的,像是真真正正的存在过,那可爱宝宝的样子,肉肉呼呼的抓住了她的心一般。

    “你醒了!给你准备了粥饭,今天不能吃太多,本王看着你。”龙熠寒戏谑的看着她,这样的日子也是他想要的,看看洛婉卿的肚子一点也看不出来怀孕了,他们的宝宝不知道长到哪里去了?!

    “好!”

    早膳是龙熠寒喂她吃的,定量来的,足够他的皇儿想用就好了,吃多了也没有。

    这个小气的男人!

    “你乖乖的在兰苑呆着,有了身子不要到处走动,我会派人盯着你,老实听话,你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禀报给我,所以不要任兴呀!”龙熠寒深请的眸光看着他一字一句的说道。

    洛婉卿不由的叹了一下!这个男人不愧是储君,帝王谋略刚刚的!即便她已经表现的那么乖巧了,他依然不放心。

    一边那样深情的对自己,一边把她所有的后路都掐掉了,如果她猜得不错,她的周围都会是暗卫,她的一举一动龙熠寒自然会知道。

    她身边的这些宫女都是皇后的人,自然也会效忠于他,那么他连她一天吃多少,一天睡几个时辰都知道,那还有什么不知道呢?!

    “好呀!我等你!”

    她说完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落下一吻,原本爱人之间,她应该在他的唇间落下一吻,然而此时她已经做不到了。

    龙熠寒不等她吻完想走,就快速的将她捉住,菲薄的唇瓣紧咬着她,一阵的急促,吻若狂风一般的席卷,洛婉卿居然吻他了,他怎么会轻易的放过?!

    “不要闹了,赶紧上朝了。”气息喘喘她抹着嘴无力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