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倾城小美人:寒王宠上瘾 > 章节目录 第一百八十一章.寒王伤情,遭人暗算.
    !

    “你是因为我是元牝珠才对我这样好的吗?”她清浅的笑着看向他。超快稳定更新

    “婉婉你对我说这样的话吗?我是因为想要保护你,才将你留在身边的,以为你离开了这里,立刻就有危险。”

    龙祈佑认真的看着她,他能知到的事情别人也能知道,更何况洛婉卿大着个肚子要到哪里去呀?龙炎天抓她,龙熠寒也找她,所以他就想给她一个安稳的家,可是他做不到。

    “婉婉你是不是还喜欢他?!”

    龙祈佑说完涓美的脸上嘴角轻扬,清浅的一笑,他不得不承认他输了。

    自从今天龙熠寒出现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他输了,这个女人心里想的还是他的皇兄,可是他不甘心!他不甘心呀!这话他不能说出来。

    他在等,等着终有一天这个女人心里会有他。

    或者等他们成亲,成亲之后就能慢慢的相处了,他不管她是什么,那都跟他没关系,他只要能保护她就好了。

    洛婉卿紧紧地咬着唇瓣没说话,他都娶了别的女人,她想他做什么?!

    他的真情,她都已经见识过了,真真切切,海枯石烂,然后爱过之后也没有什么,只不过她自己遍体鳞伤罢了。

    龙熠寒是骗人的高手,他说的话,他做的事,他一切的痛苦表情,全都不能相信。

    洛婉卿淡淡的别过脸,终于也没说什么,她已经伤亡惨重,爱不起了。

    “我答应嫁给你!我们就搭伙过日子吧,我也不是什么好女人,你娶了我也赚不到便宜!”洛婉卿戏谑的看着他,一张小脸淡淡的露出笑意很是明艳美丽。

    “婉婉你真的答应了!”龙祈佑激动地看着她,简直不知道如何的欢喜。

    他强迫他答应,去龙明昭那里去说是一回事,洛婉卿亲口对他说,又是另一回事,龙祈佑今天觉得格外的欢喜。

    “我答应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什么事都等生完孩子以后再说,再有,月祭你知道吧?如果那一天没有我的出现,会有什么结果?!”

    这个问题说完,洛婉卿自己都觉的嘲讽,众人都在找元牝珠,还不就是为了那一天吗?如果那一天她不在的话,还真的就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婉婉你相信我?!我不会让你有事的!”龙祈佑一把揽过了她,将她紧紧地抱在怀中。

    窗子外有双赤血的瞳眸牢牢的盯着房间里的着两个人影。

    眸光越发的幽深阴冷,那人的身子微微的僵直着,那样的俊美凌厉深刻的轮廓,在隐隐浮动的光线下时明时暗冷若地府的妖孽一般。

    他已经来了很久,等了很久了,那身影在窗纸上微微的晃动,心也难以抑制的疼,菲薄的唇瓣紧紧地抿着线条冷冽生硬。

    她竟然答应嫁给龙祈佑了?

    洛婉卿!

    她轻易地就能断情,轻易地就能彻彻底底的撇清!是他自己看不清,这个女人怎么是一般的绝情呀?!

    她肚子痛,他担心了一个晚上,没想到龙祈佑跑到了他的前面,彻底代替他了。

    “婉婉”

    龙熠寒喝的酩酊大醉,一天一夜都在喝,他找到她了,也彻底失去她了。

    原来人生就是这样,一旦擦肩而过就是一辈子,有些事情还真的不能解释。

    从前倨傲如他,居然也会为情潦倒。

    他就真的不值得被原谅,不可原谅吗?!

    “”

    凌乱的床榻,帐纱随风轻动。

    头疼得厉害,一道刺目的光芒照在他妖孽般的脸上,男人幽眸紧闭着,气息凌乱,喝了太多的酒,他凝脂如玉般的脸颊微微的泛红,还不等微微的动一动,一个软糯的身子便环上了他。

    那雪嫩的酥臂,柔嫩的小手抱住了他健硕的腰身,一张小脸对着他健硕的身子蹭了又蹭,热热的柔柔的,让他猛然间头脑中闪过一道机灵。

    一双寒眸霍然间睁开了,锐利的光芒一下落到身旁的那具身子上。

    那女人赤着身子,曼妙的身姿半遮半掩在薄被中,诱人的风光若隐若现。

    龙熠寒猛然间就坐了起来,眸光落在她的脸上,瞬间寒芒迸尽。

    居然是兰兰昨晚睡在了他的身旁,衣衫散落了一地,她此时身子还紧紧地偎着他,脸颊还不停的蹭一蹭,一张小脸上满是餍足,在睡梦里都像是带着笑意,像是得到了满足。

    龙熠寒冰寒的脸颊上顿时的闪过一道阴影,眸光深沉如海一般的凝重,一言不答径直的开始在整理他的衣衫。

    他的锦衣玉袍,早就不知道丢落了那里。

    “寒哥哥您醒了?”兰兰小脸维扬,纤长的睫毛翩然若飞,脸上还带着笑意。

    “你怎么在这里?”龙熠寒阴鸷的嗓音带着残绝,冰冷而寒栗,没有任何的情绪。

    他昨天是一个人在喝酒的,根本就不记得有人过来,今天早上却是两个人睡在一起,衣衫早就已经没有了,寝殿里凌乱一片,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

    “寒哥哥?!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你干嘛这样看我,我们昨天晚上很好呢?”她说着身子又环了上来,想要再次的搂着他,那样的温温软软的,一脸的暖味让人浮想联翩。

    龙熠寒凛冽的躲开了,伸手从旁边把自己的锦袍拿过来,伶俐的穿在身上,动作十分的从容冷漠一语不答。

    “寒哥哥,我昨天晚上我给你炖了汤,想来看看你的,谁知道你”

    兰兰说完脸颊微红羞涩的别过了脸,欲言又止的,其实不用说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

    龙熠寒锐利的眸光随即看到了不远处散落的汤,还有盛汤玉碗也都碎落在那里。

    他的眸光不由得一颤,本来就淡漠的眸子不由得又冰寒了几分,难道他昨晚。

    该死的!龙熠寒心里面低咒了几分,自从有了洛婉卿之后,他没碰过别人,想不到昨天晚上。

    他头脑中一阵剧烈的疼痛,那冰寒的脸颊轮廓越发的凌厉深刻。

    “你回去吧!以后不准到我的寝殿里来。”

    整理好了他的衣衫,龙熠寒信不就往外走,尽管身子有些虚晃,宿醉的厉害,有些头重脚轻。

    “寒哥哥!。”兰兰红唇微翘楚楚可怜的看着他,他就这样走了她很是的委屈,一张妖艳的小脸妩媚动人,那修长如玉的勃颈,半遮半掩,里面还穿着肚兜。

    龙熠寒看了一眼,不由的心头发沉,头脑越来越痛,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他还真的不记得,现在只觉得心里难忍。

    “滚!我的规矩你懂!”龙熠寒说完决然而去。

    邪肆俊美的身子刚刚的踏出房门,忽然眼前就闪过了一个人影。

    “见过王爷!王爷你要救救我家小姐!”喜儿堵在龙熠寒的门口,焦急的说着,其实她天还不亮就过来了。

    其实她自从被龙熠寒带回来,就昏迷了好久,刚刚不久醒过来,醒过来就想到了一个问题,她家小姐在哪里?怎么没有一起回来?!

    她心里着急所以早早的就过来了,见这龙熠寒从房间里出来,她就迎上去问。

    龙熠寒精锐的眸子敛去了寒意,看向她的一刻凤眉微蹙,对于喜儿,他满是感激,如果不是她,婉婉肯定早就出事了,不过现在他也想找婉婉回来,问题婉婉不要他了。

    “王爷!小姐是喜欢你的!真的喜欢你!你去找她回来,她根本就是嘴硬,气你怨你,心里比谁都爱你,你相信喜儿,喜儿是不骗你的!”

    喜儿说完哽咽的哭了起来,她不知道洛婉卿有没有逃走,当时情形那样的凶险,她怀着孩子怎样了呢?!

    “你说的是真的?!”龙熠寒一把抓住了喜儿的双肩,急促地眸光盯着她,狂乱的气息要将她吞噬了一般,他以为是自己做梦了,出现了幻听了,洛婉卿真的是这样想的吗?真的还是喜欢他的?!在这一刻龙熠寒几乎失控了一般。

    “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他一双大手猛然间用力地一晃指腹一较力。

    “嘶!好痛!喜儿不会骗人的!”喜儿几乎都要哭出来,两只可怜楚楚的眼睛眨呀咋,她没说错,没骗他!

    龙熠寒什么都要顾不得,他又被她骗了,她明明还喜欢,还放不下,却还要带着他的孩子嫁给龙祈佑。

    胸臆中滚滚的气息不断的冲撞一霎那间就要了他的命。

    佑王府里,洛婉卿的寝室里,小丫鬟们早早的就恭敬地守在那里,宫里的御医把安胎的药,早就已经送过来了,她们一早就要侍奉着洛婉卿喝下去。

    “夫人喝药!”

    “好!”洛婉卿拖着疲乏的身子起来了,月份越大身子越累,虽然看上去肚子一点也不大,也就像是平常人两三个月的样子,但是她身子弱,觉得就已经很吃力了。

    那药真的好苦,还没喝到,就已经闻到它的味道了,难以下咽。

    洛婉卿咬着牙把汤碗端过来,一口气就灌了下去。

    “”

    好苦!也不单单是苦,只是为了这孩子,再苦也不得不喝。

    “夫人!水!”小丫鬟们赶紧给她把水端过来,让她漱漱口。

    这些小丫鬟们都一个个凝眉侧脸,尽管她们没尝过,但是这个味道,不用和也知道,一个个的心里无比的敬佩,都用崇敬的眸光看她。

    洛婉卿喝了些清水,没有理会她们,她是要做娘的,自然要保护自己的孩子了。

    “扶我起来吧,越躺越累。”

    “是!夫人!”

    “不好了夫人,寒王闯进来了,说是要见你。”外面的小丫鬟,慌慌张的进来禀报着,俨然已经被来人的气势吓坏了。

    “什么!他怎么来了?!”洛婉卿的心头就是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