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倾城小美人:寒王宠上瘾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二十八章.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小姐!你怎么就不知道着急呢?”喜儿急的不行了,但是她急,洛婉卿不急。

    洛婉卿溢就坐在那里静静坐在那里,仿佛根本就没听到。

    “小姐!你别跟他生气了好不好,其实他是喜欢你的,喜儿看得出来,不然也不会帮他了。”喜儿说着低下了头,骗洛婉卿那事儿,到现在心里还别扭着。

    “也许吧!我也不知道,但是我们这一场劫是过不去的,我只想把孩子好好生下来,其余的便不再想了,关于他的事情就不要告诉我了。”

    洛婉卿淡淡的别过了脸,她现在那什么去质问人家,都已经分手了,龙熠寒贵为亲王,想宿那个女人关她何事?!

    “喜儿你和炎王是不是”

    洛婉卿定定的眸光看着她,那天的事儿她都看到了。

    “小姐?!”喜儿羞红着脸颊,低头抚弄着小手,就看那娇羞的样子就知道什么事儿了。

    他们两个和好了,龙炎天也如鱼得水了,两个人如胶似漆一般。

    她没想到龙炎天那样的暴君也会有那样温柔的样子,他柔情到了极致,简直与以往判若两人。

    “喜儿那是好事儿呀?我真为你开心,我就看得出龙炎天现在和以往不同了,他是真的喜欢你的,你们又有孩子了,一定会过得很好的。”洛婉卿没笑她,只是认真的看着她,这是一段好的姻缘,她是在祝福她。

    “小姐你真的不反对?”喜儿以为洛婉卿会不同意,毕竟她每次都和龙炎天吵的那样僵,她以为她们之间有深仇大恨。

    “傻丫头!我为什么要反对呀?之前我是怕他欺负你,不把他的锐气给他磨掉了,他不会珍惜你。”

    洛婉卿说完淡淡的起身了,她比喜儿年长两岁,她就像个姐姐一样,什么都为她想到了,然后看着把她嫁出去。

    “他对你真的很好!喜儿你好有福气。”洛婉卿说完捏了捏她的脸颊,亲昵的眼神,让喜儿都不知所措。

    一种好甜蜜的感觉,不过今天好像没看到他?!

    喜儿诧异了,每天这时候,他早就跟一座大神似的等在那里了,今天怎么都没见?!

    每天见到他的时候都嫌烦,今天不见了,心里反倒空落落的。

    “你跟他走吧。”洛婉卿沉默道。

    “小姐?!喜儿是跟着你的,你到哪里喜儿就到哪里!”小丫头定定的眼神儿,毫不迟疑。

    “傻丫头!你都是他的人了,怎么能不跟着他?你都要做娘亲了,还这样小孩子脾气?”

    洛婉卿也舍不得,不过总是要分开的。

    “喜儿不要!”喜儿赶紧的摇头,说什么也不走,不管洛婉卿怎么说,她都不答应。

    “喜儿你都要做娘了,不能这样任性。”

    “那那我就等着小姐有了好归宿,喜儿再离开。”

    “什么情况?你发现了什么?”龙熠寒冷沉的坐在那里,放下手里的茶杯,一道锐利的眸光扫过去,吓的朱雀瑟缩了一下。

    朱雀刚刚面壁回来,跪了两个时辰,腿还疼呢。

    “回主子,说不上来,属下今天真的知错了!”朱雀说完低下了头,他今天真的心急了,才会这样,他摸到那脉象,就是觉得好怪,今天真的是忍不住的出手了。

    “你感觉哪里怪?!”龙熠寒探究地看着他,一句话直重要害。

    “回主子,她这个虽然是怀孕的迹象,但是属下觉得怀的不是胎。”

    朱雀脸色都有些异样,自从摸过了那脉象,他就一直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这种脉象太医是摸不出来的,除了朱雀以外,还真的就没有人摸出来。

    “你待怎讲?”龙严寒身子微微的一动,修长的手指扶住了微蹙的眉头。

    “主子,属下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这兰兰真的不简单呀?属下怀疑”朱雀都不敢再说下去,他是异界的灵力高手都觉得这事儿实在是惊悚,朱雀是何种身份,都觉得这事儿不可思议,更不要说旁人。

    “你的怀疑,跟我想的一样,这不单单是她假孕争宠,想要蒙骗我这么简单的事儿,关键是她这胎,她从哪里来的?这胎到底是什么?”

    龙熠寒的脸颊越发的冰凉可怖,一双眸子也越发的阴狠,他觉得愧疚她,一再的隐忍她,她却变本加厉。

    一次又一次的暗害婉婉,直到今天,他已经不能放过她了。

    “难道主子也怀疑?”朱雀愣了一下,他以为他说的话龙熠寒不相信,没想到他们想到一块儿去了。

    “你们暗暗地盯着她,不要让她在害到婉婉,我会亲自出手让她现行!”

    龙熠寒眸子里陡然的闪过一道寒光,不是他不讲情面,他已经纵容过她太多次了。

    “属下遵命,请主子放心,不过主子身边是不是曾经有枉死的人?”朱雀不经意间的就问了出来,他来到这里的时间短,很多事情都还不知道。

    “你什么意思?”龙熠寒诧异地看着他,他大哥就是枉死的,大魏国的大皇子龙啸。

    青龙怎么会突然的问到这个?!

    “主子属下怀疑,这就是个枉死的人,怨气太大,但是被什么东西凝聚着,魂魄不能托生所以如果主子出手的话,不要让他魂飞魄散了才好?!”

    朱雀是担心,这冤魂是龙熠寒的亲人,才会这样说。

    因为他摸脉的时候,因为龙熠寒在,脉象就特别厉害,感觉到就是有一股力量,很强烈,所以他才有此的推断。

    “我大哥?”龙熠寒的身子一颤,掌心不由得握紧了,他大哥的确是枉死的,龙啸二十二岁的时候,突然就病逝了,一向身子强健,没有任何的征兆,一觉不醒就死掉了。

    龙明昭和皇后难过了好久,查遍了所有的太医,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龙明昭一气之下迁怒太医院,当是死了不少人。

    这怎么可能?

    怎么可能跟兰兰有关,她只是一个小小的女子,心机狠辣可能是有的?但是她怎么会有如此的本事?他一只知道她不简单,但是这也太让人难以接受?!

    “朱雀你有几分的把握?”龙熠寒声音都有些颤抖,关系到他大哥,他就不能太过草率了。

    “我没有把握,但是这个不可不防,因为就是觉得这个女人身上有股阴气,主子还是当心些的好?!”

    “好了我知道了,你先退下吧。”

    这朱雀才缓缓的推了出去,虽然是为了掩人耳目吧,但朱雀到底是跪了两个时辰,显然有点力不从心。

    朱雀推下去的一刻,龙熠寒冰寒的脸颊越发的暗沉了下来。

    大哥的死,但到真的跟兰兰有关吗?

    他记得那个时候,大哥很喜欢兰兰,可是兰兰那个时候很才十二岁的样子,怎么会有这种事情?但万一是呢?稍有不慎,龙啸就会魂飞魄散永不超生了,世界上还真的有这样阴狠毒辣的人,还是那样一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