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倾城小美人:寒王宠上瘾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二章.炎王得逞天.翻地覆.
    “喜儿我好想你!”

    龙炎天也顾不得廉耻了,想她想得快疯了,这两天他都在寒王府外面呆着。

    这人真的是不能惯,刚刚吃了一点,就把持不住了,他熬了那么久才沾了喜儿的身子,才一夜就分开了,让他怎么忍受?!

    五百年都没这么难熬过,这几天就要了他的命。

    滚烫的气息山呼海啸一般,他拼命地含着她的唇,不断的允。吸,灵巧的舌轻易地探了进去。

    喜儿没反抗,两只小手狠狠地揪住了他的衣襟。

    越抓越紧,他也越来越狂狷。

    一双蓝眸汹涌着澎湃的光芒,时而急促时而缱绻的气息,瞬间将她吞没了。

    他瞬间将她打横抱起,直奔那小小的床榻而去。

    喜儿的房间很床榻也很龙炎天一蹙眉,这若是在他的地盘上,怎么都能住这么个破地方?!

    好在这里到处都是喜儿身上的香气,他忍了。

    急促的吻着她,身子缓缓的按压了下去。

    龙炎天滚烫的眸光看了让人不由得心惊。

    “炎天你不能”喜儿的小嘴刚想说话就被他含住了,一阵狂狷的吻耗尽了所有的力气,两个人都粗。喘了起来。

    “我问过御医了,他说可以,只是让我当心。”龙炎天倨傲的说着,眸光灼灼的特别吓人,像是从哪里刚放出来一般。

    “这个你去问御医了?”喜儿顿时惊得说不出话,她还要不要活了?这种事情跑去问御医?

    “当然了!不过本王是传召他们,让他们想办法,也不能让本王饿着。”龙炎天说得理所当然。

    喜儿当时就有点傻了,一下把被子拽过来,盖住头,整个人就钻进去了。

    她没脸了,不能出去见人了,上一次她是怕龙炎天忍不住,憋坏了才给了他,现在他还为了这事儿专门传召御医?她顿时就想死了。

    “喜儿你哪里不舒服?你盖被子做什么?”龙炎天有点急,摸不着头脑,他又不懂女人。

    “你走吧!趁着没人看见你。”喜儿躲在被子底下,脸都烧起来了,趁着四下里没有人,赶紧把这大爷送走了。

    “走?”龙炎天剑眉一立,他好容易进来了,要走哪里那么容易?要走也得吃饱了走呀,就这样饿着走了,那是想死吗?!

    请神容易送神难,大约就是这个样子吧?喜儿都要急哭了。

    龙炎天那里顾及这些,一双大手火急火燎的已经在拨她的衣裙了。

    更何况以前龙炎天做过这种事情,轻车熟路的很容易就探了进去。

    “炎天别这样了,我身子不适”喜儿欲哭无泪,小脑袋飞速的运转着,找各种的理由。

    “身子不适,我更要看看了,一会儿你就好了,你忍忍哈,嗯”身子猛然间一欺而上,他便舒畅了。

    喜儿猛然间一蹙眉,一双大手瞬间就握紧了,唇瓣紧紧的咬着。

    龙炎天这次真的有点不管不顾,太想她了。

    “你小心一点。”喜儿忍不住的出声,她也想他了,只不过不允许。

    “我都问过了的,你相信我,不会伤着你。”龙炎天咬牙切齿的,额头上都冒汗了。

    “”喜儿死死地咬着唇瓣点了点头,她不信也不行呀,更何况这大神专门去跟人家请教姿。势。

    她觉的,这世界突然间变暗了一般。

    小小的床榻吱吱呀呀的活动起来。

    “主子,二王爷进了喜儿姑娘的房间了,进去之后就没出来。”玄武认认真真的禀报着。

    龙熠寒冷哼了一声,他就知道是这样的,也罢!能得美人的欢喜,博美人一笑也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什么时候他家婉婉,也能这样要了他呀,他愿意伺候她,可是她就是不想要!

    俊逸的身子轻动,他款步走了进来,就到了她的窗外。

    房间的那一边打得火热,他家二哥在里面如鱼得水,颠鸾倒凤,他这里就一片的清冷,连一点声响都不敢有,连看一眼都觉得奢侈,这是什么日子呀?!

    房间里微微的响动,窗纸上映出她倩丽的身影,妩媚的姿容,一举一动都牵动着窗外人的心。

    说不出她哪里好,但是只有她牵动着他的心。

    她纤弱娉婷,缓缓地挺着微微隆起的肚子站了起来,在龙熠寒的眸中依旧那样美,比以前更美。

    看她这个样子似乎心情不好,也许今天她去春熙殿,听到了什么又误会了也不一定。

    只要暂时忍耐忍耐,很快就能水落石出了。

    “婉婉你再等等我?!”

    龙熠寒的眸光越发的幽暗,他不得以得对她那样冷,对她那样凶,她一定会恨死他了。

    “主子!有情况了。”

    玄武用暗语对他示意道。

    龙熠寒这才收回眸光,一张冰雕般的脸孔越发的阴冷,飞身一纵一道金光便掠了出去。

    “什么情况?”俊美的身子凌空轻旋龙熠寒便赶了过来。

    “主子大事不好了,咱们寒王府的阴气再加中。”朱雀紧蹙着眉头说道,俨然事情已经很急迫了。

    龙熠寒放眼望去,整个寒王府上空雾气昭昭,萦绕起开一团一团的黑雾。

    “这么重的阴气?!好大的煞气呀!”龙熠寒顿时一蹙眉。到底是什么原因才会这样?难道是因为兰兰?

    “主子你看春熙殿的方向!”朱雀说着,两个人飞身上了凉亭,俊逸的身子站在那里,衣衫在夜空里乱舞,在月光下越发的诡异妖冶。

    果然春熙殿的方向,黑气昭昭团团雾气不断的凝聚犹如一个巨大的漩涡。

    “主子!”

    “我知道了,你们暗中盯着便是,不要轻举妄动。”

    “是!属下明白!”朱雀和玄武严阵以待,戒备的眸光盯着周围的一举一动,有种风雨欲来的架势。

    “主子,你看这样要不了多久就会出事的。”朱雀深思凝重的说道,果然与他猜想的不错,不知道主子是怎么想的?!

    “不会有事的!”龙熠寒眸光越发的深沉,不过哪里来的这样大的戾气?即便真的是龙啸的冤魂也不应该有这么大的戾气,更何况还越聚越深。

    “暂时还不清楚,不过看这个样子,兰主子肯定会非常的难过。”朱雀笃定的说道,因为这件事情她脱不了干系,遭难的时候,她必定是头一个。

    “主子我探查过了,兰主子的母亲,出身唐门,是四海八荒最大的巫蛊之门,最厉害的便是血珠子,听说五百年前就已经失传了,此物连上古神器都能抵御,灵力无可阻挡,若是被灵力之物吸纳的话,不是一般之人可想象的。”

    “会怎样?”龙熠寒精敛的眸光扫过他。

    “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