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倾城小美人:寒王宠上瘾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章.闯祸.佛堂相遇.
    这些御林军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马上就否定了,不可能!根本就不可能。

    福伯赶紧千恩万谢。

    “小祖宗我们赶快走!”

    黎儿被他拽着从半山腰下来了。

    “我不走!”黎儿来了倔脾气,一屁股坐到青石台阶上不起来了。

    “你怎么不走了?”福伯冒了汗了,这个小主子就这么打一个小小的人儿,一个粉娃娃,脾气说不出的大,说怎么样就怎样,除了大小姐谁都治不了她?!

    “我要去上香拜佛!”黎儿嘟着嘴,满脸的委屈,他好容易从山脚下爬上来的,就这样轻易的下去,怎么能甘心呢?!

    “你拜佛干什么?我的小祖宗,今天佛寺里不让进你不知道吗?干嘛一定要今天拜佛呢?”福伯一阵的苦笑不得,这么小的一个人,满脑子里都想的什么?!

    “我求佛祖保佑我,找到我亲爹。实在找不到,我就给我娘求一份姻缘,让我娘再给我找个爹。”

    这小家伙说着把头低下了,很是委屈的样子,福伯顿时心疼了。

    家里的人老是骂她小野种,这让他家小主子心里受伤了,不好过了。

    “我什么都不要就要个爹!我不是小野种!”

    “”

    福伯愣了一下,随即又缓和下来。

    “那小主子,我们明天再来求也是一样的,明天福伯再陪你过来。”这福伯真的是要吐血了,不光是累的,关键是今天做不到呀,进不去!

    “我就今天求!他们是拜神,我也是!为什么只能他们进去,不让我进去!我就给我娘求姻缘。”这黎儿说什么也不答应,他不知道是么太上皇,什么太后,他只知道今天逃课出来的不容易,万一被抓回去。

    如果被抓回去,那娘亲的唠叨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那不是要遭殃了,比痛打一顿还要难受。

    两个人僵持了半天最后福伯妥协了,明显就是干不过他。

    “好吧!我们从后面偷偷的进去,上完香就走。”福伯一拍大腿就这样了。

    从这里转过去可以到万安寺的角门,他们偷偷的进去上柱香就出来,应该不会被发现,要知道万安寺很大,殿宇那么多,那里就能那么倒霉呀?!

    福伯正在犹豫到底要不要这样决定呢。

    “谢谢福伯!谢谢福伯!”黎儿从地上一跃而起,拍了拍肉呼呼的小手。

    两个人就这酱紫愉快地决定了。

    他们也不问问今天到这里来进香的是谁呀?!那是一国的太上皇!太后!还有佑亲王!

    若是胆敢有人冒闯进来,那是要关上刺杀的罪名,要杀头的!他们两个什么都不知道,就从后山偷摸的上来了。

    你还真别说,后面的角门真的开着呢,这两个人一阵的得意就进来了,偷偷摸摸跟做了贼的小偷一样。

    万安寺里肃静无比。

    大殿四处没有了香客,四处都静悄悄的。

    黎儿和福伯就从外面偷偷地溜进来了。

    黎儿穿的小锦袍一甩,跪倒在蒲团上,霸道的身姿有模有样的,带着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凛冽气势,一行一动就让人望而生畏一般。

    福伯看了一阵的心惊,被这个不到五岁的娃娃吓到了,这气场也太了,尤其是举手投足间带着王者的霸气,很认真的样子,可是仔细看还不到五岁而已。

    黎儿双手合十,闭着眼睛一阵的嘟囔。

    “保佑我娘亲早日给我找到爹,实在找不到也就算了,请佛祖一定要再给我娘恩赐一份好姻缘,一定要给我找个爹。”人家这小祖宗一边说着,一边倒身下拜,凝重的气势让人也不敢笑。

    但是福伯几乎就憋不住了,就在一旁听他叨叨。

    这还有这样当儿子的?!这是要找爹吗?他这是把他爹彻底扫地出门了呀?又给他娘求了一段姻缘,他爹这一篇就彻底翻过去了。

    福伯也不敢做声,大约是黎儿小小的年纪被人家欺负怕了,天天在那种环境下长大,小小的心灵受到了伤害,洛家那几个泼妇太可恨了!福伯气得牙痒痒。

    黎儿叨叨完了就滚在蒲团上磕了个头,然后把手里的香交给福伯,福伯拿去在供桌上插好。

    “好了小祖宗我们赶紧走吧!”福伯一下将他从地上抱起,这小家伙粉堆玉砌的一般,晶莹剔透的眼睛,说不出的那么好看,那是龙熠寒的种,长的自然是好的没话说,爷两个活脱脱的一个模子扣出来的难怪连御林军侍卫都吓了一跳。

    黎儿赶紧从福伯身上下来,爷两个转身刚要走,就听到大殿外面有脚步的声响。

    “来人了?这怎么办吧?”福伯一听就知道来人不少,两个人顿时急了。

    大殿上面都是有供桌的,火红的毡布一垂到地,两个人相视一眼跐溜就钻进去了。

    他们刚进去外面的人就进来了。

    呼啦一下禁卫军就左右一分守住了大殿的门口,所有的殿宇一律戒严。

    一个中年的女人雍容华贵,面色慈祥,眼角还挂着泪痕,很是哀戚的样子在一个俊美男人的搀扶下进来了。

    女进来跪倒在地,虔诚地叩拜。

    “佛祖保佑!佛祖保佑!保佑我寒儿早日从丧妻之痛中走出来,愿佛祖保佑,婉婉和孩子早登极乐,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希望佛祖保佑,祈佑和景毓都能够娶妻生子,安康喜乐!”

    凤宣跪在那里紧闭着眼睛,双手合十的一阵的念叨着。

    这都是她的心病呀,祈佑和景毓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是她却视如己出,现在都搞成这样子,她着实的心疼。

    旁边龙祈佑站在那里一阵的蹙眉,他今天才知道,原来他的事情,凤宣是这样的担心,所以他十指收拢,心中荡起阵阵的涟漪,不断地有暖流溢上了心头。

    “母后?!”龙祈佑急切出声。

    皇后依然在那里念叨着,也没理他,空气似乎凝结了一般,只有心跳的声音和念佛的声音。

    黎儿和福伯就在供桌下面,两个人头都大了,就在那里挺着,这眼看都半个时辰了,实在都受不了了。

    黎儿顿时好想哭,那个女人念叨起来没完,真的和他娘亲有一拼。

    每次黎儿上学旷课逃学的时候,洛婉卿就是这样的,女人真麻烦,求的事儿真多!

    怎么办?早知道这么倒霉,干脆就不来了,这下可好,走不了了。

    那婉婉是谁呀?还死了孩子?!黎儿的小眼睛眨巴眨巴的,想要往外看,可是他又不敢。

    好容易等那个女人叨叨够了,这才让龙祈佑把香供上。

    “佑儿母后乏了。”

    “是!那儿臣送母后回去歇息。”

    最快更新无错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