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倾城小美人:寒王宠上瘾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九十三章.尽快生儿子.
    “不要碰我!”喝醉的喜儿歪歪扭扭的想要逃走。

    “你给本王回来!”

    龙炎天额头上青筋都蹦了起来,这女人胆子越来越大了,简直无法无天,原来的时候他一瞪眼,她就会害怕了,现在可好,不但反抗自己,不让他碰,还离家出走,这是有靠山了!

    他心里的火越烧越大,越烧越旺,冷眸瞅着她。

    喜儿脚下一软,扑通一声就栽倒在地上。

    整个人就摔在那里。

    龙炎天心头一颤,过来就想要搀扶她。

    喜儿一把甩开他,嫌弃他不让他碰。

    龙炎天顿时崩溃了,这女人看来是死心了!他过来一把扯住了她一把丢在了床榻上。

    扑通一声喜儿就摔过去了,一张大、床剧烈的震颤,喜儿几乎晕过去。

    龙炎天站在旁边怒火中烧了,狠狠地瞪着她,不知道什么就扯着他的心,瞬间焦躁的要了命,她一说走,他就慌了。

    “喜儿你闹什么!”

    喜儿哪里还听他的话?迷糊的爬起来,还想跑。

    龙炎天伸手就将自己的蟒袍扯掉了,玉带也扯开,华贵的银丝蟠龙锦袍也敞开了,一步跟了上来。

    这女人就想离开他,他说什么她都不听,龙炎天着实火大了。

    她说不要自己就不要自己,说离开就离开吗?

    “喜儿你听我解释!”龙炎天也急了,以前他从来不解释,可是今天解释也没用,喜儿就是不听。

    喜儿在迷醉时又被他拽了回来,双手扣住她的腰身,他伸手拽开了自己的锦袍,猛然间腰身一挺,就进。入了她。

    她还来不及跑掉就顿在了那里,小脸都青紫了过去,死死地咬住了唇。

    她穿的男装在他的手里变成了一片片的枯叶,落得到处都是。

    “你放开我!混蛋!”喜儿身子醉软着极力的想要反抗,被他身子牢牢地压在身下。

    “喜儿!别闹了,好好伺候我,哪里都不能去!”他说完猛然间动作起来。

    她痛的死死地咬着唇,脑子里一片空白,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迷醉的美眸渐渐地变的苦涩,难。耐。

    身子紧紧的抱着她,爱。抚她,紧贴的身子像是要化在一处,他越来越餍足

    她却痛不欲生,像是展翅欲飞的蝴蝶,被人硬生生的撕掉蝶翼折断翅膀。

    他就是要驯服她,让她听话,他那么喜欢她,她是他的王妃,他的心头之宝,怎么可能让她离开自己呢?!

    一夜的时间,过去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不停不歇不眠不休,喜儿几乎死在他的手里。

    第二天日上三竿,龙炎天还在揽着她不断地丝磨,嗅着她的发香,她的味道,就像他们每一次一样,他们经常忘了请,在一起纠缠一整天,翻云覆雨,耳鬓厮磨,抵死的缠绵。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喜儿哭得像个泪娃娃,最后一点眼泪都没了,也不哭也不说话。

    龙炎天的心立刻揪了一下,觉得自己过分了。

    “喜儿你别这样,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都是男人场面上的事情,你不要在意就是了!”龙炎天脸色嫣红,气息滚烫,极力的解释着,他还没有从晴欲中退却出来。

    “”喜儿别过了头不理他也不看他。

    龙炎天立刻焦躁起来,双手扳着她的身子,紧紧地贴上了她。

    “喜儿你是正王妃,连点容人之量都没有?玉锦不过是本王纳的小妾而已,场面上的时候敬个酒,省了本王许多的麻烦。”

    龙炎天眸光幽暗,极力的跟她解释,喜儿的样子让他心里难过的要死,但是男人的事儿一旦决定了不好挽回。

    喜儿冷笑了一下,心里无休止的痛,那个女人长的太美,上得了台面,她生孩子都成了黄脸婆,给他丢人了。

    他纳妾也不是大不了的事儿,居然把她当傻子似的瞒着,或者她在他眼中连个玩物都不算,根本就没必要跟她解释。

    “你要够了吗?要够了,就赶紧起来”

    喜儿说完淡淡的别过了脸不愿意看他。

    “喜儿!你别闹脾气了好不好!根本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儿!谁也撼不动你王妃的位置,喜儿你难道不懂我吗?”龙炎天狠狠地咬了咬牙,餍足的感觉一消而散,一点都不剩了,他都这样低声下气的解释了,女人依旧无动于衷。

    见她没反应,龙炎天的心立刻空了,马上焦躁起来一张俊脸凑过来紧贴上了她。

    “喜儿!你不要闹脾气好不好,我对你什么样你不清楚吗?跟你说了那些都是小事儿,乖乖听话,不要想着离开。”

    “”喜儿眼眸低垂没看他,也没话说。

    “呆会有人给你送来补药,你把它喝了,好好的调养调养,尽快的给本王生儿子。”

    滚烫的唇瓣落了下来,他轻柔似雨一般的吻她,含着她一阵又一阵的急促。

    喜儿趴在那里根本就动不了,难怪这男人拼命地要她,为了生个孩子呀?!她已经有依儿了,不能再给他生了,被骗一次就够了。

    “我喝就是了,想要你就要,如果不要我就想睡了。”喜儿淡淡的说着,恭敬有礼,他说完之后龙炎天的心头都颤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感觉。

    他的手不由得一缩,紧紧抱住了她,像是害怕她逃走,一把抓住她似的。

    “喜儿!”龙炎天眸光几乎焦灼,几乎是低吼出来。

    “王爷放心纳妾就是了,我不会说什么的,我和依儿有口饭吃就行了,王爷多心!”喜儿浅而溢笑的说着,嘴角微微的上扬,她这点自知之名还是有的,以前也许被幸福冲昏了头脑,但是现在还是看清楚的。

    “”龙炎天眉心突突了两下,眸光越发的凌厉。

    “喜儿本王都说了,只此一次,只不过是男人之间无所谓的一些小事,你这样子计较,这样不依不饶,不理本王的解释,哪里有王妃该有的贤良淑德,简直是跟那个无良女人一个样!”

    龙炎天一张俊脸黑到底,眉心突突直跳,沉了半天也不见喜儿有反应,所以泄气了,现在都在气头上,也只能以后再说。

    “本王有事先走了,一会儿药送来的时候记得喝!”

    嘱咐了好几遍,他才走了。

    见他走了,喜儿立刻虚脱了,身子像是被抽走了氧气,剥离了筋骨,感觉昨天晚上以一场噩梦,比他第一次强要她的时候还要恐怖。

    喜儿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合着她是无理取闹了,也对,他身为王爷,地位尊崇,能向她这么低声下气的解释,她还不依不饶的,可不是她自己不知道自己的斤两了吗?!

    “你们说说!你们两个居然敢骗我?敢瞒着我?”

    洛婉卿狠狠地盯着龙祈佑和龙景毓一阵的不依不饶,如果不是他们喜儿就被自己抢过来了,怎么会被龙祈佑带走?!

    龙祈佑也没话说了,婉婉现在发脾气也是正常的。

    “婉婉你的手臂!”龙祈佑的眸光陡然间一沉,盯在了她裸。露的手臂上,洛婉卿只顾得上打架了,手臂受伤了也都不知道。

    “快点找御医包扎一下吧,不要留下疤痕才好。”龙景毓也急切地说道。

    若是让龙熠寒知道了,他们两个带着洛婉卿出去打架还受伤了,他们的皮肯定就没有了,被龙熠寒给拨了。

    “少来这一套!都怪你们!”洛婉卿还不依不饶的。

    “婉婉别说了!我们知道错了!”两个人说完赶忙过来给她查看伤口。

    最后还是派人找来了太医,来的人竟然是欧阳瑞。

    欧阳瑞提着药箱就进来了,进来恭敬地施了礼。

    洛婉卿本来还没有注意他,这才细细地看他,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男人还有长成这样的,长的比她还好看,这让她情何以堪?!

    “你抬起头来!”

    欧阳瑞把头抬了起来,洛婉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罢了,算她见识短,这下开眼了,这欧阳瑞眉宇之间带着英气,浑身又带着阴柔妩媚,妖娆的让人分辨不出男女,骨子里那种极致的美,让她望洋兴叹。

    “娘娘您不要包扎吗?”欧阳瑞淡淡的问道。

    “”

    “包扎吧!”洛婉卿好笑了一下,见了龙熠寒那样的极品的美男,她居然还能多看别的的男人两眼,就说那男人妖孽成什么样了?!

    龙祈佑一蹙眉。

    “你小心一点呀!”他关切的看着她手臂上的伤口,洛婉卿的皮肤白嫩细腻,多了这么一道伤口简直让人触目惊心。

    欧阳瑞利索的包扎好了,恭敬的站在一旁。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省了跟着我一起倒霉!”

    洛婉卿赶紧赶人走,这要是被龙熠寒发现了,还不知道怎么收拾她呢?!

    龙祈佑,龙景毓,还有欧阳瑞从里面退了出来。其实龙祈佑也受了点伤,胳膊也受伤了,打架的时候他用胳膊替洛婉卿挡了一下,匕首划过胳膊,留下了一道伤口,被他撕下了锦袍的衣角随意地缠上了,这会儿血液滴滴答答的落了出来。

    “四哥你也受伤了!”龙景毓惊得不行,赶紧让欧阳瑞给他包扎。

    欧阳瑞不由的眉心一紧眸子里闪过一丝的慌张与羞涩,他刚刚给洛婉卿包扎,男女授受不清他都不害羞,居然现在紧张了。

    看广告就到爱尚网23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