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香蜜沉沉烬如霜 > 章节目录 第七十一章
    幸福是什么?

    幸福就是一觉睡醒,看见有酒有菜等你来蹂躏。

    我在一个极长的梦里被一阵肉香诱得按捺不住,醒转过来。面前赫然一张精致的膳台,杯碗碟盘装着花红柳绿的各式菜点,荤素搭配流水一样摆开,我数了数,总共八十一道。

    真真奢侈,其实八十道就很好,如今的人益发不晓得勤俭持家了!

    膳台旁站着一个长得挺衬眼的小姑娘,摆了副碗筷在我眼下,又摆了副碗筷在一旁紧挨着的位置,垂首恭敬道:“尊上,菜布好了。”

    尊上?是在叫我吗?

    我正犹疑着要不要回答,却听一个声音在我下面道:“下去吧。”

    生生唬了我一大跳!我忙要伸手拍胸口,却发现伸不出手,一低头,更看不见自己的身体,我一时张皇失措,想要开口惊呼,却无论如何声嘶力竭,皆发不出任何响声。

    于是,我吓晕过去了。

    如何能不晕呢?看得到吃不到,人生最大之悲哀!我居然没有形体,意味着再也吃不上饭了,太可怕了,吓死我了。

    再次醒来之时,面前还是一桌饭菜,不过貌似是早膳,比较清淡,没有见着肉,眼下还是一副碗筷,似乎动也未动,干净得像刚清洗过一般,一旁紧挨着的碗筷里倒是放了些饭菜,只是那碗筷面前却根本没人坐着。

    委实有些诡异。

    接着,我看见一双修长的手拿起我眼下的长筷,夹了一只芙蓉酥放在隔壁的那只碟子里,那芙蓉酥长得十分合我胃口,然而,那只手却比芙蓉酥更惹眼些,我犹豫了一番,终是把注意放在了这只手上。

    应该是一双男子的手。白皙纤长,骨节分明,叫我突然生出咬一口或许还不错的感觉。

    “锦觅,你不是最喜欢芙蓉酥的吗?我知道你肯定还活着,就在我身边!”我正端看着那只手为自己咬不到而烦恼,却不意上回那声音又冷不丁地从我下面冒出来,“锦觅,你出来吧,出来吃这芙蓉酥你若不想我见你,我便闭上眼只要你出来”

    我一怔。

    依着这男子口气言语推断

    这锦觅定是他眷养的一只宠兽!他这是在诱哄它出来吃食。与主人同桌,这宠兽委实好命。

    只是锦觅?这个名字仿佛有些耳熟。

    我不禁深思,最后,得出结论,我实在不曾见过一只唤作锦觅的小猫小狗小鸡小鸭抑或小兔子!

    忽地,眼前一黑,铺天盖地,什么也瞧不着了。

    我正讶异不知所以然,又听见那男子道:“我闭上眼了,你出来可好?”

    五雷轰顶,天打雷劈,惊雷阵阵!我突然明白了一件事情原来,我竟是一绺无形之魂,寄存之处,竟是这男子的眼瞳之中!

    于是,我再一次吓晕过去了。

    好吧,我承认,我只是睡着了实在是,很困很困哪

    我的宿主,也就是这眼瞳的主人,是一个奇怪的人。这是我近些日子观察得出的论断。

    他常常喜欢对着葡萄发呆,生的葡萄也好,画上的葡萄也好,只要是葡萄,或者像葡萄的紫颜色溜圆的东西,皆能吸引他的目光。其实他喜欢看葡萄倒也可以体谅,所谓人各有所好,我不能强迫他和我一样喜欢看蹄髈或者芙蓉酥,可是,我如今宿存处是他的眼瞳,他看向哪里我便只有被迫看向哪里,这却叫我十分痛苦,镇日对着一片紫,我恐怕终有一日不是变成一个色盲,便是变成一颗葡萄从他眼眶里蹦跶出来。

    他这么喜欢看葡萄,我原先以为他一定是喜欢吃这果子,岂料他却只是眼观,却不动口,从未见他伸手拿过盘子里的紫玉葡萄。

    我想,所谓叶公好龙指的便是他这般的人。

    我不知道他是何人,只是总听那些来来去去的妖怪恭敬地唤他“尊上”。想来是个品阶颇高之人。我亦不晓得他长得什么模样,因为他似乎从来不照镜子,不照镜子,我如何瞧得见他的全貌,是以,我便只有想象。看那些妖怪见他立刻垂头,从不敢抬头看他的战兢模样,我估摸着此人必定极丑!丑到连狰狞的鬼怪都觉得不堪入目,叫我不禁遐想,那该是多么登峰造极的一种境界啊。所谓鬼比鬼,吓死鬼。

    故而,他从不照镜子,想来是怕吓到自己。

    幸而,他从不照镜子,我怕他吓到我。

    我如今是个寄存的魂,自然只有仰人鼻息而活,他只要一闭眼,我便咵嚓一下什么都瞧不见了,故而,这为首一项顶紧要之事便是我应调整自己的作息,尽量与他同醒同睡,这样才能争取多一些光明。若是他睡着我醒着,他醒着我睡着,便永无见天之日。只是,慢慢地,我发现,几乎无论何时,但凡我醒来,他皆是睁着眼的。后来,我强撑着不睡一日一夜,竟发现他连须臾都不曾阖过眼。

    此人还有一怪,每到用膳时分,他皆会吩咐一桌丰盛的酒菜,然后身旁紧挨着的座前定会摆上一副碗筷,但那个座位却总是空的,从来不曾见有人坐过。而用膳之时,我这宿主总会时不时往那碗里布些菜,什么可口便夹什么菜,皆是我爱吃的,叫我看着又是眼馋又是牙痒痒,恨不得自己是那座上之人。

    开始,我还怀疑那座上是不是坐了一个常人瞧不见的人,譬如和我一样是个无形之魂魄,只是却可以行动自如游荡在外。不过,时日长了,我瞧出来了,那座上根本是空的连丝气息都没有。任凭那碗里的菜堆积到满溢,而无人食,实在浪费。而我的宿主除了喜欢给那空碗添菜以外,自己却几乎不食,只是偶或夹一两口便就放下碗筷。想来这厨子做的饭菜卖相虽好,滋味却必定不好,不合他胃口,叫他吃得这般勉强。

    至此,我总结出,我的宿主是一个相貌奇丑,不吃不睡还照样能活的终极大妖怪。唔,还有一条,喜欢看葡萄不敢吃葡萄。还有,养着一只名唤锦觅,却成天不见踪影的宠兽。

    他很对这宠兽嗯,如何形容才好呢?应该是很特别的吧。当然,这只宠兽好像也很特别,我至今不晓得它究竟是个什么物什。

    有时,他望着天边一片路过的云彩,喃喃:“锦觅。”有时,他看着一朵半开的花,唤:“锦觅。”有时,他对着一颗溜溜圆的新鲜葡萄,喃喃:“锦觅。”更有时,他对着一滴普通的朝露,亦唤:“锦觅。”

    更奇怪的是,他这样叫的时候,我会突然觉得心里像藏了颗没熟的葡萄,又酸又涩。

    我有些惶恐地想,恐怕,总有一天,我会堕落成一颗葡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