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郭信宁扶着中年男子站了起来,他一拐一拐的走上前,来到凤九的面前推开扶着他的郭信宁,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多谢相救。”他的声音沉沉的,带着一丝的哽咽。若不是他的出现,若不是他的出手,他们这里只怕谁也活不了,他的这一跪,是认错,也是道谢。

    见中年男子都跪下了,郭家子弟们相视一眼,相扶着也都跪了下去:“多谢相救,对不起。”异口同声的声音传出,有些虚弱,明显的血气不足。

    也是,这一个个的,身上都受了伤,在这场战斗中能活下来已属不易。

    凤九看也没看他们,而是对谢家兄妹道:“走吧!”声音一落,迈步便转身离开。

    谢家兄妹迟疑了一下,看向郭信宁。郭信宁当即快步上前:“凤九。”

    他快步来到凤九的面前,看着眼前这个清冷的少年,他动了动嘴唇,声音有些嘶哑:“请你留下来护送我们到阵法处可以吗?若是你走了,只怕,我们走不到传送阵那里。”

    声音一落,他衣袍一撩,也跪了下去:“求你护送我们吧!”

    看着这一幕,凤九眉头微拧,她看着眼前跪着的郭信宁,沉默了良久,才道:“起来吧!”

    听着这话,郭信宁抬头:“你可答应?”

    “出去后,我不希望听到有关我的事情被传开。”她的声音淡淡的传出,目光看着郭信宁。

    闻言,郭信宁微怔了一下,随即道:“我知道怎么做的,在这里面的事情,到了外面不会再被提起。”说着,他看向其他的郭家子弟。

    众人会意,当即也开口保证着。

    见此,凤九才道:“都起来吧!将伤口处理一下。”她看向脚边的狼王,道:“让狼群散去。”

    “是,主人。”狼王应着,仰头嚎叫一声,那些狼群便纷纷朝远去奔去。而那些凶兽也迅速逃离,不敢久留。

    郭家众人终于可以缓一口气,他们相扶着到一旁处理着伤口,只是,原本就没有伤药的他们,再次受伤之后,就只能用布简单将伤口绑起来,连药都没有敷。

    凤九扫了他们一眼,便对他们道:“几个伤得较轻还有力气走动的跟我来。”说着,他让谢玉堂以及那头狮子留下守着他们。

    众人不知他是何意,却也不敢过问,只是起来四五人,跟着她便往林中走去。

    谢诗思和郭信宁走在凤九的身边,忍不住好奇的谢诗思问着:“小九,我们要去哪?”

    “采药。”凤九说着,目光在周围掠过,一路走着,不时弯腰采摘了几株不起眼的草药,最后才递给他们:“照着这个采摘,还有这种。”

    众人这才知道他是带他们来采药,只是,看着那毫不起眼的草药,他们心下有些怀疑。真的有用吗?

    “按这个采摘吧!就在周围找找,别走太远了。”郭信宁以身后的几人说着。

    “是。”几人应了一声,这才分散开去。

    “你懂医药?”郭信宁看着凤九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