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边,凤九他们御剑飞行一段距离后,便改换成让杜凡驾着紫金灵鹿车在空中奔腾而行,灵鹿车在云端之上奔腾着,底下的人也没有看到。

    因灵鹿车里平稳又宽阔,又不用自己在御剑而行,因此,凤九便盘膝在灵鹿车中修炼着。

    第一次看到紫金灵鹿车的叶飞飞惊奇不已,她和冷霜坐在灵鹿车里陪着凤九,而杜凡则负责驾着灵鹿车,此时,看到凤九闭目盘膝修炼后,她便悄悄的掀开了一角帘子,透过车窗看向外面的天空。

    只见,外面的风呼呼的在吹刮着,因灵鹿车的速度极快,外面的景色也是在眼前一晃而过,看着那一望无际的蔚蓝天空,以及那朵朵如同绵花般的白云,她不由的露出了惊喜的笑容。

    她是第一次坐这样的灵鹿车,在这里面平稳又舒服,而且速度也极快,紫金灵鹿飞行的高底也在云端之上,以至于下方的人都看不到云端之中的他们。

    甚至,她趴在窗口处看着,偶尔还能看到在他们的下方有修士御剑而行,一掠而过。

    她看着外面天空的景色,整个人都处于放的状态,时而回头看向主子,见她闭目盘膝在修炼着,而冷霜则静坐在一旁闭目养神,她便轻轻的放下帘子,来到灵鹿车门处靠坐着,一边小声的唤着:“杜凡?杜凡?”

    外面驾着灵鹿车的杜凡听到叶飞飞的声音,便问:“什么事?”

    见他应她,她便露出笑容来,带着几分好奇的问:“我听说紫金灵鹿是吃金币的,是不是真的呀?这种稀有的灵兽,主子是上哪去抓的?”

    “主子有两个弟子,这是其中一个献给主子的。”杜凡说着,声音一顿,道:“你跟在主子身边的日子最短,以后时间久了,自然就知道了。”

    叶飞飞靠坐着,听着他的话也不知在想着什么,没有说话。直到,好半响之后,她才问:“你跟在主子身边很久了吗?”

    “嗯,是挺久了。”杜凡一笑,似乎想到了以前初遇到凤九时的一幕:“我遇到主子时,她比你现在的年纪还要小些。”谁以有想到,当年的一个决定,会直接影响到他的一生?

    很多时候他都在庆幸着,当年的决定是他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时间倒也过得挺快。从清晨出发,一路也没怎么休息,直到,眼看着天色渐暗,杜凡才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准备今晚先休息一下,明天再赶路。

    灵鹿车从云端中渐渐往下奔跑着,速度渐渐的慢了下来,直到,紫金灵鹿的脚蹄落地,马车才从空中着地,来到地面缓缓行着。

    杜凡驾着车往前面后处小村落而去,在半空中就看到这里有一处村落,所以才挑在这里落脚。

    傍晚时分的小村子,炊烟袅袅,每家每户的窗口处都飘散着饭菜的香味,这里没有大地方的繁华,有的是小地方独有的宁静与平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