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13路末班车 > 章节目录 第二章 坐车的老大爷
    从始发站出发到造纸厂只有七站,但是却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这在我们行里叫短长途。

    如果老唐晚饭时候没对我说这些话,我丝毫不会有什么顾忌。

    实在是看老唐认真的模样不像是开玩笑,最重要的是,这水库位置有一站叫唐洼子必须得停车。

    这水库十几年前是当地村里一土豪开垂钓园用的,后来不知道怎么赔了钱之后人就跑路了,水库自此荒废了下来。

    水库位置离唐洼村还有一里地的路程。

    这里只有稀少的几户人家,我现在只希望水库这站不要有人上车,能让我一脚油门直接蹭过去就好。

    没出总站多远,就陆续有大批村民上车。村民三五结伴挑着装着剩菜的扁担箩筐,有说有笑的很是高兴。

    这让我紧张的心情舒缓了不少,心想造纸厂这趟车还是开对了

    这些村民卖菜到这个时间,如果没有返程回村的车,就要在城里留宿。

    想想他们一天的卖菜钱也不够去宾馆开房间,或许只能够找个没人的墙角凑合一夜。

    出了城,就再没人上车了。

    村民可能在市场蹲了一天都有些疲惫,车厢里渐渐安静了下来。

    坐在我驾驶座旁对面的是一个六十好几的老大爷,皮肤晒的黝黑,头上还缠着一条脏了的白毛巾。

    虽然已经晚上十一点半,可老大爷看起来还是精神奕奕,掏出一杆旱烟枪,抬头瞅瞅我问:

    “小伙子,点个烟抽,中不?”

    我看了他一眼,说“行大爷,你挨着窗户想抽就抽吧”

    老大爷点了点头,掏出火柴把烟枪点着,吸了一口,说道

    “小伙子,看你人不错,咋整个这工作呢,是不是没好好啊”

    我听大爷这话,觉得挺不爽的,低声回了句“我这工作咋了,挺好的”

    老大爷吐了口烟,干笑了两声。

    “还挺好的?哪好?天天坐这不动弹,还得冒着生命危险,也赚不几个钱”

    公交司机这个工作,在很多人眼里是很没出息,这也是我心底的痛。

    因为这工作原因,媒婆给介绍好几个对象,结果都是人家都瞧不起我这工作最后吹了。

    我想起这事,就有点不耐烦了,说

    “老大爷你这话说的不对啊,我不开车你今晚不得睡桥洞子啊”

    老头似乎听出我语气不对,半天没说话埋头吸了几口烟,把烟枪伸出窗外磕了磕烟灰,说

    “小伙子,快到水库了,慢点开”

    其实不用他说,我离老远就开始减速了,老唐讲的事儿我可不敢忘了。

    这水库路边正好有一站,我看站牌下没有人,就没有停车开了过去。

    车灯晃过唐洼子路牌的时候,觉得后背一阵发冷。

    我想正好借着这个话头,问问老唐跟我提起这事。

    “老大爷啊,我听同事说,这水库这块以前出过事是不?”

    老大爷似乎早猜到我会有此一问,点了点头,不紧不慢的说

    “嗯,出过事,一个司机拉着一车人冲水库里了”

    这和老唐说的一个样,但在这老大爷嘴里再次说出来时候,我瞬间又感觉到了紧张。

    但好奇心又驱使我继续问了下去。

    “咋整的,我看这条路挺好,也没什么车,咋就能出事呢”

    “遇见鬼了呗”

    老大爷这话音一落,我吓的差点一脚刹车就踩到底了。

    这车厢猛地一顿,晃醒了好多正在后座打盹的村民。好几个不明所以的村民,迷迷糊糊的操着当地话问道

    “妈呀,咋地了?”

    我强压着紧张转头冲后面吼了声

    “对不住啊老乡,路不好,躲个水洼子”

    村民们似乎很恼火,有人索性骂了起来

    “这司机真有病,脑瓜子不灵光撒,咋不去医院治治?”

    这话挺难听的,放在白天我早就怼回去了,可这大晚上的,又是一些没文化的村民,我也懒得和他们计较了。

    接下来的一段路我也没心情跟老大爷聊天了,这一会到站了还要自己开车回去,没必要自己吓唬自己。

    我斜眼看了下老大爷,他好像也没心思跟我说话了,只顾着低头抽烟,这杆烟从上车一直抽到现在居然还没抽完。

    十二点整的时候,车终于顺利到了造纸厂终点站,村民们都陆续下了车,我伸了个懒腰,正准备打火往回开的时候。

    突然,车窗前,出现一个脸色苍白的老太太“砰砰砰”的用手拍着车窗。

    我吓出一身冷汗,这村民都下车半天了,哪来的老太太?

    我咬着牙,俯下身子掏出修理箱里的扳手紧紧的握在手里,开了车门,吼了句

    “干啥?”

    这老太太一脸的褶皱重叠在一起,好像再老一点就要分不清五官了一样。

    她看开了车门,慢悠悠的上了车看了看我,小声说道

    “哎呦,筐子落车里喽”

    我往后一看,果然有一个菜筐落在了后座上,我这才松了口气。

    老太太上车取回了筐,一只脚已经下了车,又慢慢转回头,对我说

    “小娃娃,我看你这么年轻,人儿也不错,咋的精神不好嘞”

    我这话听的一头雾水,问道

    “咋了老奶奶,就因为我急刹车晃悠了一下,你们咋的还骂起没完了”

    老太太吃力的摇了摇头,指着我对面的靠窗座位说

    “你这一路上,瞅着这个座,自言自语啥呢,怪吓人的”

    我他妈听了这话,当时就出了一后背的冷汗,握着方向盘的手都有点抖了。

    转头看了一眼那个座位,缓了一会磕巴说道

    “咋,咋自言自语,我这一直跟坐那抽烟的老大爷聊天呢啊,奶奶你眼神不好吧”

    老太太显的很生气,用手指着我说

    “我眼神好着嘞,从我上车这座就一直空着没人座,你撒谎撒?脑子有病”

    说完,嘴里嘟哝着骂我的话就拎着菜筐慢悠悠走了。

    我彻底慌了,这他妈跟老大爷说了一路话,现在告诉我是自言自语?

    这乡下深夜出奇的静,又出奇的黑,除了车灯照亮的一小圈范围,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

    我这冷汗唰唰的不停的冒,一会功夫已经打湿了后背衣服。

    我看了下表,十二点十分。从这里返回站里又要一个小时,真想打个拖车电话,把我连人带车拖回去算了。

    这个时候,刺耳的最炫民族风想了起来,我吓的差点从驾驶座上蹦起来。是老唐打来的,我赶紧接了电话。

    “咋样兄弟,到了吧,往回走没”

    我觉得自己说话的力气都了,小声的说

    “唐哥,刚到,我特么吓的连挂挡的劲儿都没了”

    老唐听出我状态不对,赶紧接着说

    “咋的兄弟,这不没啥事么,你小子甭自己吓唬自己,我刚找个算命大师给你看了,你小子这八字太硬了,先生说就你这命,晚上去刨坟都没事”

    我听了老唐这话,突然像中了500万一样高兴,赶紧接着问

    “卧槽真的?先生真这么说的?”

    “那可不,先生说了,你这五行都在阳水,命格里一点阴虚都没有,鬼都得绕着走”

    我突然觉得世界都充满了光明,不禁的笑出了声

    “卧槽先生真这么说的??”

    “瞅你那怂样,这命给你都白瞎了,行了,赶紧回来吧,我在宿舍买好酒了,等你回来喝点”

    老唐说完就挂了电话。

    这通电话对于我来讲真是救命的稻草,我现在感觉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好像这一瞬间,我成了统治这个世界黑暗的人。

    挂上档,启动了车子。大声吼道

    “你爹的小鬼们,来吧!来吧!”

    这一路,过的还真快,我哼着小曲,顺利的回到了车站。

    宿舍人都睡了只有老唐在我房间摆好了酒菜等着我,我进屋就给了老唐一个大大的拥抱。

    老唐似乎看到我并没有怎么高兴,只是低声说了句

    “兄弟,你可算回来了”

    我一听不对劲,问道

    “咋的老哥,就我这命,啥时候回来还不行”

    老唐叹了口气说

    “兄弟,我怕你吓唬自己不敢回来,给你编个算命先生,别生气啊”

    我听了老唐的话,笑容都僵在了脸上,原来我根本就不是什么鬼绕走的命?

    我突然想起了那个老头,觉得后背一阵凉风。

    还没等我缓过神,老唐把手搭在我肩膀上,说

    “兄弟,我今天白天给你打听了一下,十年前,三个司机出事之前都载过一个把菜筐落在车里的老太太,你今天没遇到吧?”

    听了老唐这话,我后背不光有凉风,我感觉,我的脚底都出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