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13路末班车 > 章节目录 第六十二章 第一卦
    老刘突然这一嗓子,吓的我一哆嗦。

    “老刘,什么不对劲,你嚷嚷什么呢?”

    老刘皱起眉头低声说道:

    “这个大老王的转魂不对劲,我听说过的养鬼魂是把人的魂魄寄养在动物身上,可大老王刚才的转魂手法,有点邪”

    我闻言一愣,问道:

    “有点邪?怎么个邪法,你说说”

    “别的环节都没毛病,唯独他用的那个秤砣,铁秤砣这个东西不能随便用的,刚才转魂时大老王把秤砣戴在了公鸡脖子上,但是转魂之后,他把铁秤砣绑在哪了,你记不记得?”

    老刘这话说的我心里一紧,使劲回忆着刚才大老王的转魂画面,但是当时实在紧张,老刘要是不提这茬,我都忘了还有秤砣这么个东西。

    老刘看我为难,随即说道:

    “尸体脚绑红布,这是锁魄留魂,头插银针这是渡魂过桥,但是如果大老王最后把这铁秤砣挂在了尸体的脚踝红布上,那可就成了坠鬼引,尸主永不超生啊”

    我听了老刘最后这一句话,不禁的心底一颤。

    铁秤砣挂在脚踝的红布上就会永不超生!至于吗?

    老刘叹了口气,低声说道:

    “我这岁数大了,记性不好,但这事儿,可一定得再确认一遍,转魂我不懂,但什么是坠鬼引,我可清楚的很呢”

    老刘的意思我听明白了,说来说去就是铁秤砣最后挂的位置,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我跟老刘正聊着铁秤砣的事儿,听得隔壁周壮夫妻两个吵的更凶了。

    现在都快凌晨三点了,这两口子天天在吵什么呢?

    我有意过去劝架,老刘拦住了我说:

    “人家两口子床头吵架床尾和,你就别瞎掺和了”

    见老刘都这么说了,我便缩回了被窝,又跟老刘聊了几句,便都睡下了。

    天刚亮,老刘就跟大公鸡似得准时叫我起床。

    我也真是奇怪,老刘一天天睡的晚,起的又那么早,他这把身子骨是怎么受的了的呢?

    我强支起眼皮爬了起来,简单吃过早饭后,被他硬拉着去大老王家里。

    路上我无精打采的打了个哈欠问道:

    “老刘,昨晚上睡前你刚说大老王不靠谱,这天亮又去人家找他,你到底啥意思?”

    老刘冷声说道:

    “他靠不靠谱还得看最后那个铁秤砣绑在了哪里,我们先去问问你的事儿再说”

    跟老刘相处了这么久的日子,发觉这老头越来越像我爹了,天天喊我起床,教我做事儿,说一不二,我还得围着他转。

    不过有老刘这么个空降的爹关怀,确实让我安心!我没事的时候也想过,老刘膝下无子,他对我无私奉献了这么多,等到了他老透了,动弹不动的那一天,我一定养他!!

    到达大老王家的时候,他正在院子里晒药材,见到我们进院赶紧放下手里的活儿,笑着迎了过来。

    “呦,恩公来了,昨晚多亏这个小伙子,不然我就被人拿菜刀剁了!”

    看样子昨晚上,我踹张家大汉那一脚老王是铭记在心里了。

    他也确实应该领我这个人情,我那一脚下去,被四五个人围着好顿揍了,脸上还留下几道女人的挠印呢。

    老刘不会讲客套话,低声说道:

    “没事,这都是他应该做的,今天来还是要请你给这小子算一卦”

    大老王笑着往屋里摆手说道:

    “好说,好说,先进屋”

    我跟老刘进了屋子坐在了炕上,大老王跟之前一样,掏出了那两个核桃,问道:

    “小伙子,你的生辰八字跟我说一下”

    我不敢怠慢赶紧如实报了上去。

    大老王把核桃捧在手心开始摇晃,嘴里小声嘟哝一顿把手中核桃往炕上一撒。

    两个核桃随机滚到了一边。

    大老王低下头,仔细的盯着核桃看,看完一个再看另一个,就这样来回的看了几遍。

    我不由的紧张了起来,昨天他给那小伙子卜卦,也不过就是几分钟时间,怎么到了我这看了这么久呢!

    半晌,大老王皱起眉头,抬头看着我说道:

    “哎呦,你这小子的命啊,还真让人揪心”

    我疑惑的迫切问道:

    “怎么讲?”

    大老王卷了一根土烟,慢慢说道:

    “你这生成八字原本没什么特别的,前半生定然安稳度过,但是后天命数变化太大”

    这话讲的有点意思,我从小到大,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是也算平安快乐,也就是从我今年开了13路,这如旋涡般的怪事才接踵而至。

    后天变数,如此看来,这13路车并非根植在我的宿命里,我还有机会摆脱!

    大老王说完,又补充一句:

    “命盘被生金阻断,八字与果木相抗,我没看错的话,你每个月都有血光灾的危险”

    大老王这话一出,真是说到了我的心坎儿里,每个月都有血光灾,这也正和老刘说的每个月的农历十五血光灾不谋而合了。

    大老王虽然只说了几句话,却句句中的,尽管他没有承认,但我心里断定,他准是徐半仙儿无疑!

    我喜出望外,赶紧又往前凑了凑,说道:

    “大师说的句句贴切,还请您指条明路,教我怎么做”

    大老王笑着摇了摇头,说道:

    “你这命盘后天变数太大,我得需要卜算三天才能看完,你明后天再接着来吧”

    三天才能看完!!

    大老王这话着实让我揪心,也就是说,我最快也要等到三天后才能知道结果。

    我看了一眼老刘,老刘点了点头说道:

    “看命相并没有想象那么容易,特别是命数变化大的,最伤人心神,三天看完也算是高人了”

    大老王闻言笑了两声说道:

    “高人不敢当,倒是老哥哥你能懂得这些定不是一般人啊”

    老刘最不会客套,冷笑一声便张罗着告辞了。

    我与老刘出门后,心情说不清到底算是痛快还是不痛快,今天这一卦虽然没说出太多东西,但是最起码让我确定了我没找错人!

    往回走的路上,老刘一直低沉着脑袋,像是有很多心事,我不解的问道:

    “老刘,是有什么问题吗?我怎么看你不是很高兴呢”

    老刘抬起头往前看去,低声说道:

    “没什么问题,他这人卜卦的确有一套,但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昨晚铁秤砣最后挂在了哪里,我必须还要确认一下”

    我闻言无奈的说道:

    “尸体在张家呢,人家跟我们非亲非故的咱也不能大摇大摆的去看尸体啊”

    老刘思忖片刻,说道:

    “昨天去村长家没见着他人,我这会再去一趟,看看他能不能帮上忙,你先回去等我消息”

    我应允一声后,便与老刘在村岔口分手了。

    往回走的路上,我给小六打了个电话问问他那边的情况,也告知一声我在这里还要多住两天。

    小六自然是一贯的痛快答应,电话正打着,我突然发现,在我前方十米不到的地方背手站着一个佝偻的老头。

    这个背影我有印象,就是昨天问我时间的瞎眼老头!

    我见到他赶紧挂了电话,正想着怎么绕路,这老头头也没回的低声说道:

    “小伙子,几点了?”

    又问时间!!

    他没有眼珠子的样子昨天我是领教了,我怕他回头,赶紧看了眼手机说道:

    “大爷,十一点半了”

    我报完时间,转身就想绕路走,这老头紧接着说道:

    “小伙子,我养的一只鸡跑丢了,你能帮我找找不?”

    我闻言一愣,老头没有眼珠子的样子实在是太吓人了,这忙我其实是不想帮的,但是我这天生好心眼的毛病又发作了。

    特别是,我还想起周壮说的,这个老头无家可归,每天都是靠村民的救济度日,一时感到同情可怜,这忙不帮,实在于心不忍,最后咬牙回道:

    “行,大爷,您家鸡长啥样,在哪丢的,我给你找找”

    老头依旧没有转过身子,笑了两声说道:

    “我的这只鸡呀,才一个月大,鸡冠子附近长了一撮红毛,很好认的”

    我点了点头说道:

    “行,那您这鸡是在哪丢的,我去附近瞅瞅去”

    老头抬起手往东边一指,说道:

    “就在那边的路上没的,你去看看”

    我实在是怕老头转身,便赶紧应了一声,嘱咐他在原地等着我,我去看看就回来。

    我顺着村东边的土路找了过去,这路边鸡鸭鹅狗的确实不少,但是任我看了个遍,也没瞅到鸡冠子附近长红毛的小鸡。

    正打算回去跟老头再确认一下位置,没想到我一抬头,居然看到前边路上站着一只鸡崽子,再仔细一看,呦,这小鸡的鸡冠子附近好像还有一撮红毛!

    我高兴的跑过去抓,这小鸡见我追来,扑扇着翅膀就往前跑。

    说起来也奇怪,这小鸡不大,我迈出去一步都赶上它跑一分钟了,可我在后边愣是追不上它。

    我在村路上追着它兜兜装转,眼瞅着它跑进了一处人家。

    我抬头一看,可把我吓了一跳,这户人家大门口放满了花圈纸人,显然是在办白事情,我再一细想想,这村里最近只有一户人家死人,那就是张家!!

    我竟然莫名奇妙的追到了这里,我正在考虑要不要进院子里继续抓鸡,忽然看到张家一众人从院子出来,我赶紧躲在一边,偷偷望去。

    这众人为首的正是张家汉子,其中有男有女,手里还拿着铁锹。

    张家汉子转头对他们说道:

    “后天就下葬了,咱先上山把棺材坑挖出来,妹子你留在家做饭,我们一会就回来了”

    嘱咐完毕后,便领着众人往村西走去了。

    待他们走远后我才闪出身子,刚还再跟老刘为了如何进去张家发愁,这会正巧一家人都去山上挖坑了,好机会!

    此时院子没人,我赶紧溜了进去,正在考虑尸体放在了哪里,忽然瞥见了那只红毛小鸡正站在一处仓房门口盯着我看。

    我顿感纳闷,蹑手蹑脚的钻进仓房。

    进了这仓房,把我吓了一跳,小鸡崽子不见了,倒是有一个大公鸡被绑在柱子上直勾勾的盯着我看,那个眼神清冷哀怨并不像是鸡,像是人的眼神!

    这正是昨晚转魂的大公鸡!!

    我不敢看这只恐怖的公鸡,左右环顾一下这里。

    这诺大的仓房里被收拾的空无一物,只有中间摆放着一条长木板,木板上还盖着一块长白布。

    我倒吸一口气,不用想,这白布下定是张家儿子的尸体!

    老刘一只惦记着铁秤砣最后被大老王绑在了哪里,我现在终于可以确认一下了。

    我蹲下了身子,刚要掀开白布,忽然觉得不对劲。

    不对劲啊!!

    不对劲的倒不是眼前的尸体,我是想起了让我找鸡的瞎眼老头。

    这老头眼珠子都没了,他怎么养鸡?

    他又看不见,他怎么会知道丢的小鸡崽子鸡冠子上有一撮红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