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13路末班车 > 章节目录 第六十八章 只有一个鬼
    千钧一发之际,救我的居然是小楚。

    小楚见拍死了大公鸡喘了几口粗气,哆嗦着手把铁锹扔在了一边,看样子还是十分害怕。

    我忍着剧痛站了起来,问道:

    “嫂子,多亏你救我,你怎么在这呢?”

    小楚看我一眼,过来把我扶住,说道:

    “我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了瞎眼老头,是他让我来的,他说公鸡会在这出现,你也会遇到危险特意让我来救你,没想到还真让他说准了”

    我知道小楚指的瞎眼老头就是徐半仙儿,赶紧问他徐半仙儿住所,小楚指着这条村路说道:

    “你沿着这条路走到头,在山根下有个破帐篷,那瞎眼老头就住在那”

    小楚说完又看了眼我的胳膊,她自小在农村长大,很多手艺在身,见我胳膊脱臼,一只手按住肩膀,一只手托着胳膊使劲往上一提。

    疼的我“哎呦”一声,这胳膊居然就能动了。

    我又道谢两句,突然想起这几晚他跟周壮的房间里总会不时传来争吵声,便问她道:

    “嫂子,你别怪我多嘴,你跟周壮这几天半夜怎么总吵架,我跟老刘住在这是不是给你俩添麻烦了?”

    小楚闻言赶忙摇了摇头:

    “跟你俩没关系的,反倒是俺家周壮做错事差点连累了你”

    周壮连累我?

    我不解的问道:

    “嫂子你这话什么意思?对了,我记得大老王给公鸡转魂那晚上你还特意嘱咐我说,不让我相信大老王的话”

    小楚点了点头,低声说道:

    “其实公鸡转魂的事儿,俺家周壮也有参与,他和大老王在张家儿子出事前早就算计好了”

    什么!!

    小楚这话吓了我一跳。

    “嫂子你是说,这大老王给公鸡转魂的事儿是他和周壮事先下的套?”

    小楚叹了口气说道:

    “我们两口子关系一直很好,前几年我在上山打柴不小心摔倒毁了容,村里面好多人都在笑话我,我家周壮气不过,就去找会算卦的大老王求办法,

    大老王告诉他,想要愈合我这疤痕就得用转魂大公鸡的鸡血,然后还说出了张家儿子的死期,嘱咐周壮事先去张家做工作,真没想到张家儿子还真就死在了那一天。

    我一直不同意这事,所以这几天没少跟他吵架了”

    我听了小楚的话,顿觉恍然大悟!

    怪不得当天周壮买酒去了那么久才回来,怪不得张家人去找大老王算账时候,有一部分人在一边同意转魂,原来是周壮一直在背地里对张家人扇风点火!

    小楚说着说着不禁流出了眼泪,一会功夫就已经变的泣不成声了。

    “周壮不听我劝,非要跟大老王促成大公鸡转魂的事儿,真没想到这畜生不仅杀鸡杀牛,最后还杀了韩东家的老爷子”

    我闻言叹了口气,安慰小楚说道:

    “嫂子,我相信周壮为人,他也绝对没想到事情会闹的这么大,还是多宽心吧”

    小楚没再说话,只是一个劲的低头哭。

    我又安慰了她几句,劝她回家后,就去村东山脚下的帐篷找徐半仙儿了。

    这一路上我心情很复杂,一方面,我刚对徐半仙儿冷嘲热讽没过多久,这会我又厚着脸皮去求人家,另一方面,小楚刚才说的事让我心里也颇不舒服。

    周壮为了小楚不考虑后果,闹出了人命的大事,这该由谁买单呢?

    到了小楚说的山脚下,呈现我眼前的是一个由几根木头撑起,上面盖着几块帆布的破帐篷,我看到这个帐篷心底对徐半仙儿的敬畏之心骤然升腾。

    以他的本事,想要发财享乐的话随便去城里买个彩票,赌块玉石,发家就是分分钟的事,他没有,这老爷子却远居山村,隐姓埋名过着苦行僧一样的日子。

    人活着的意义,或许像周壮夫妻一样,哪怕为爱犯错也要同苦并肩,或许跟徐半仙儿一样,偷得人生半日闲,而影响他们幸福的,却都与金钱无关!

    我叹了口气,正了正衣襟,大步迈进了帐篷。

    帐篷外观破烂,里边更别提了。

    除了一张简易的木板算是张床了,其他别无一物。

    徐半仙儿此时正笑盈盈的坐在床板子上,在他的身边还趴着那只鸡冠下长红毛的小鸡崽。

    听我进了帐篷,徐半仙儿笑着说了句:

    “来啦”顺指着他旁边的位置示意让我坐下。

    我满怀愧疚的刚一落座就赶紧道歉:

    “徐大师,今天我说了很多冒犯你的话,是我不懂事儿了,眼拙的厉害,您别跟我一般见识”

    徐半仙儿闻言笑出了声,摆摆手说道:

    “不碍事,你我第一次见面时候我让你帮我找鸡,你不也帮我找了嘛,小伙子心眼儿挺好使的”

    见徐半仙儿非但没有怪罪还夸了我几句,我这心里终于放心下来。

    徐半仙儿没再啰嗦,开门见山的说道

    “你来找我是为了啥事儿,我这心里也有数,你开的这趟13路车就是人鬼关系太复杂,别的倒不是很麻烦”

    这句让我颇为震惊。

    “人鬼关系复杂?”

    “对,人鬼关系复杂,你之所以不可以轻易放下车子远走高飞就是因为牵绊这车子中的事情,有人有鬼,你身陷阴阳两界的纠葛,自然难以脱身”

    我顿时紧张了起来,其实从我第一天开车知道了老唐已死,认识六叔,载了落下菜筐的老太太,到后来的汤尧,围绕着这13路,前后已经遇到四个鬼了。

    想到他们,我说道:

    “大师你说没错,自从我开车以来,能分的清的应该就有四个鬼了”

    徐半仙儿闻言摆了摆手说道:

    “四个?呵呵,没有,没有的,你只接触过一个鬼,其他的都是人”

    一个!!!

    徐半仙这话带给我的惊讶,不亚于我第一次听到老唐已死的消息。

    “你是说,我还误会了三个人,只有一个人是鬼??怎么可能,那谁是鬼?”

    徐半仙儿抬起右手摸了摸一旁趴着的小鸡崽。

    “我知道你见过了何先生,何先生那样的人物都不敢给你泄露天机,我一个瞎眼老头子可就更不敢说喽”

    我一听徐半仙儿跟我卖起了关子,着急的手心都出汗了。

    “何先生不是不帮我,他有心帮我可是最后惨死坏人手上了”

    徐半仙儿点了点头说道:

    “何先生的能耐不是我这瞎眼老头子能比的,我能卜算到你们发生的事情,却又有一些半知半解,你跟我说说,何先生临死前跟你说了什么”

    何先生被蝎子从后背捅了一刀,他临死前对我说了两句话。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

    我见徐半仙儿问我,便回道:

    “何先生临死前告诉我,在我一生中最信任的人里,有个人一直在骗我”

    徐半仙儿虽然没有眼珠子,但我注意到他听了这句话,表情是有触动的。

    “嗯,何先生果然高人,居然能看透你一生关系,那另一句话呢?”

    我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对不起,大师,何先生嘱咐过我,这另一句话,我对谁都不能说”

    徐半仙儿闻言一愣,笑着说道:

    “不碍事,我不是外人,你快跟我说说”

    我十分为难的摇了摇头。

    “大师,求您别为难我了,这两句话也算是何先生的遗言遗愿了,我只能告诉你这一句,你那么厉害,连张麻子几点长痦子都能算出来,您算不出何先生说了什么吗?”

    徐半仙儿把小鸡崽抱在了怀里缓缓站了起来说道:

    “何先生能耐高出我千百倍不止,他不想让人知道的事,累死我老头子我也算不出来呀”

    徐半仙儿说完沉吟半晌,接着说道:

    “好吧,既然你不想说,我也不难为你了,你这13路车的缠身祸端,我虽然没能耐给你化解掉,但可以给你指条路”

    我听得徐半仙儿肯给我指路,喜出望外的竖起耳朵。

    徐半仙儿见我紧张的样子笑笑说道:

    “开发区小白山山顶有座狐仙庙,住着一个叫梦鹅的人,你去找她,就说是我介绍来的”

    徐半仙儿给我介绍的高人,定是一等一的厉害人物,我闻言感觉希望已经近在眼前了,不禁站起来深深给徐半仙儿鞠了一躬。

    出了帐篷,我迫不及待的往周壮家走,想尽快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老刘。

    路上,我接到了小六打来的电话,小六语气焦急,通了电话后磕磕巴巴说了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

    “李,李耀,不好了,白帆出车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