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13路末班车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 捅刀子
    听到这个噩耗,我跟小六都傻了眼,我不禁又问一遍:

    “真的?王队长死了吗?”

    老李无奈的说道:

    “死了吗?车开水库里了还活的了吗?”

    我震惊的难以复加,王队长前天还跟我有说有笑的聊天,还跟我讲他的身世,讲他是卧底的身份,这怎么转眼间就天人永隔了!!

    都说淹死会水的,他一生恨鬼,做了十年的阴阳先生,最后还是死在了鬼的手里。

    我不禁唏嘘,这个月的农历十五我没有事,却在另一边死了一车的老乡,造化弄人,命运弄人啊!

    老李这边说完,叹了口气拿着脸盆去洗漱间了。

    我们在寝室换了衣服,简单吃口饭就和一些同事打车赶去了唐洼子水库。

    水库边围了好多唐洼子村民,这一群人呼天抢地的望着水库痛哭,这么多家庭因此破灭,好生悲惨!

    隔了十年!又一次车祸!!

    水库上有几艘小船正拖着渔紧锣密鼓的打捞着死者尸体。

    几个小时的功夫,这水库边横七竖八的捞上来了二十来具尸体,可是唯独不见王队长!

    听打捞队的说,司机的尸体还在车中的驾驶座上,由于手抓的太紧,人死活拽不上来,只能先把车子吊上岸再说。

    乘客的尸体打捞完毕后,吊车开始了最后的工作,我们的那辆13路终于被缓缓的吊出了水面。

    惨,很惨!

    车身上沾满了水库底下的淤泥,车厢里边还有很多老乡的扁担菜筐,驾驶室王队长的尸体已经被水泡变了形,但他依然保持着端正的坐姿,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

    几个人想过去把他拖下来,却怎么样都掰不开他的双手,看着驾驶室旁边敞开的窗户我长叹一口气。

    王队长可能不是个厉害的阴阳先生,但他一定是个好人,一个好司机,我也经历过这样的危险,在车子临时失控冲向水库的第一时间,全可以从旁边的窗户跳出去逃命的,但他没有,他选择了对一车的乘客负责,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也未曾放弃!!

    小六见不得这个场面,默默的站在那里哭红了眼圈。

    车祸的新闻这一次终于没有被高层掩盖,一时间在全市范围内铺天盖地的报道开来。

    各种小道消息的车祸论也在络中谣言四起,没过多久官方终于出来辟谣,说是公交车的刹车系统损坏导致的这场意外车祸,我看了这个官方版本,呵呵一笑。

    农历十五也过了,老刘终于回来了,中午来公司找我,我见到老刘就开始埋怨,埋怨他把我丢下,把我农历十五血灾的事儿给忘了!

    老刘冷笑一声说道:

    “我是去找那个给我长白山假地图的朋友算账了”

    对了,老刘不说这个事儿我都给忘了,前段时间去长白山老刘拿着一张假地图害的我们差点死在了山里。

    “怎么样,找到那个人吗?他为什么骗你?”

    老刘拄着破棍子走了几步回道:

    “找到他了,这老小子死不承认不说,还给我下个套,害的我差点没命回来啊”

    老刘的能耐不他的圈中好友也都是一些阴阳方面的大咖,给他下套的人,也完全不能小觑了。

    老刘说完这句思忖一会接着问道:

    “我听说昨晚上王得喜死了?”

    我叹了口气。

    “嗯,死了,跟十年前的前三任司机一样,拉着二十多个人冲水库淹死了”

    老刘闻言眉头紧锁,冷声说道:

    “你的对手不简单啊,王得喜也算是圈中有点名声的狠角色,他都不行”

    “嗯,不简单,何止这个鬼不简单,老刘你还记得梦鹅说这车祸的事还牵扯一个大人物吗?据王得喜说,这个人就是市交通局长,也正是他派王得喜来我们公司的,明着是来当队长,暗地里是来抓鬼的”

    老刘认真的听着这些点了点头。

    我接着说道:

    “我不知道这个局长跟背后的那只鬼有什么瓜葛,反正现在的情况就是那只凶鬼逼着我查案,背后的局长威胁我住手!我夹在他们两个中间,很难做!”

    老刘冷漠的脸颊看不到任何表情变化,还是冷冷的说道:

    “怎么做,怎么能保命怎么做,我这趟出去也不是没有线索收拾了那个叛徒朋友后,倒是得到了一个消息”

    我颇感好奇的赶紧追问:

    “什么消息,跟我有关吗?”

    老刘点点头说道:

    “最近的事儿全部和你有关联,就连骗我的朋友也是受人指使,我听他说,你们车队原先的那个队长在杭州萧山的一个小村子被抓了”

    老吴被抓了?!

    老刘带给我的这个消息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我能在局长的魔爪下苟活下来,就是因为老吴那边档案袋的把柄,如今老吴被抓,我岂不是分分钟危在旦夕吗?

    老刘不是外人,我把老吴的事儿事无巨细的跟他说了一遍,他跟我的看法一样:老吴得救!!

    在这个压抑的气氛里还没出来,小邹又打来了电话。

    我报了平安后小邹说邹老爷子让我务必过去一趟,牛眼人昨晚已经来找我了,他没除,我始终不放心,答应下来后又跟老刘聊了一会,老刘似乎对木头人的事儿不感兴趣,也完全没有帮忙的意思,只是叫我安排好后去家里找他。

    这几天忙的我蒙头转向,公司出了这么大事儿,我也一度考虑集团会不会直接取缔了我这趟13路。

    我倒是不担心,最烦的就是小六了,他在公司拿奖拿到手软,爱这份工作如生命,如果真的没车开了,估计他得难过的跟失恋一样吧。

    我收拾一下后,便直接赶去了邹老爷子的木雕店,这事儿发展到现在也有我的锅,见到了绷着脸的邹老爷子不知说什么好。

    邹老爷子从屋子里拿出了那个装着三把刻刀的皮刀夹子,抽出中间的一把说道:

    “你确定是用这把刀,给木人刻了眼睛吗?”

    我连忙点头道:

    “是这把刀,当初没多想,对不起邹师傅,我不是故意的”

    邹老爷子一摆手说道:

    “现在道歉还有什么用了,这畜生出去有几天了,得赶紧处理掉”

    既然已经摊牌了,我索性把丸子头丢的那个刻眼木人一并说了出来。

    小邹在一旁听了暴跳如雷,活生生要把我撕碎的架势。

    邹老爷子显得冷静的多,摆手说道:

    “那个不要紧,我昨晚已经把他抓回来了,现在处理这个畜生就行了”

    我听闻抓回来一个,终于松了一口气。

    说完,邹老爷子把手里握着的那把牲畜刻刀递给我说道:

    “这把刀你拿着,它还会来找你的,你记得要在第一时间用这把刀把他杀死,不然你很危险,知道吗?”

    我不敢含糊接过这把刻刀连连点头。

    邹老爷子一直都是笑呵呵的,这次见面他绷着脸跟我讲话让我很不舒服。

    出了木雕店,我赶紧给丸子头打电话,通知他丢的木雕已经被邹老爷子找到了。

    他哎呦一声,像是好大一块肥鸭子跑回去了一般!

    牛眼人虽然长相恐怖,但他毕竟不是鬼魂之类的,可以看的见摸的着!

    我怕自己应付不了,叫丸子头今晚早点回宿舍。

    天渐渐黑了,我越发的紧张,我的第六感告诉我:

    今晚这牛眼人一定会出现!!

    丸子头还是很仗义,早早的回到了宿舍张罗着保护我,我们三个买了点熟食围坐在桌子旁边假装喝酒聊天,等着牛眼人送上门。

    我本以为是假装喝酒,他俩他妈的居然假装成真了,直接刚起来了,一个不服一个,不顾我的阻拦那白酒一碗一碗的周!

    果不其然,喝到了十点多钟,俩人站起来直打晃,说话眼睛都直了。

    看的我心都在滴血啊!!要是这时候来人了,我哪还能指望上他俩,到底是谁保护谁?

    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到底,他俩还是不相信我说的:亲手刻出来一个牛眼人!

    不过一直到十一点多钟,我也没见有任何异常,小六丸子头早就醉成烂泥的躺在床上打起了呼噜。

    牛眼人没找到吗?

    也对,我还是高估了他的智商,就一块木头疙瘩,应该是找不到我吧!

    我去水房打水洗漱,看见老丁正穿着衣服急冲冲的往楼下跑,我不禁问他一句这么晚了去哪里。

    老丁不耐烦的说道:

    “老李喝多了,跟公司门口的一个狗贩子干起来了”

    我闻言一愣,怎么他妈这么巧!

    但转念一想,既然小六丸子头指望不上了,正好借着老李老丁在,直接把他处理掉。

    我叫老丁等我一下,赶紧回房间换了双鞋子,揣好邹老爷子给我的刻刀急匆匆的随他下楼。

    我们刚到大院就听到了大门口老李的喊骂声,走近一看,老李正跟一个人影扭打在一起。

    老李喝多了,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被摔倒在地上一顿猛踹,老丁和我见状赶紧冲上去,我瞅准他的小肚子一个大飞脚就踢了过去。

    他可能没想到我下手会这么重,“砰”的一声,被我一脚踢翻了一个跟头。

    我咬紧牙关,掏出了邹老爷子的刻刀,缓步朝他走了过去。

    一见我亮了刀子,把老李吓的当时就醒酒了,慌忙的站起来拉着我说道:

    “兄弟啊,就偷一条狗,别,别把事整这么大”

    老李不明情况,我心意已决,甩开他胳膊就冲过了去,照着牛眼人背后就是一刀!!

    我也是头一次捅人刀子,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吓的我直接撒了手。

    老李老丁更是吓傻了,赶紧跑过去把他扶住,待这人转过了身子我瞬间如坠深渊:妈的,居然不是牛眼人,捅错人了!!

    他不是狗贩子吗?怎么不是牛眼人呢?

    看着鲜血流了他一身,我浑身发抖的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赶紧送医院”老李招呼一声后,老丁点头赶忙转身去公司大院取车。

    我还没缓过神来,忽然抬头看到了在前方不远处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高高瘦瘦的,这才是牛眼人!!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牛眼人这次没有犹豫,认出我后撒腿追了过来。

    我大骂一声,转身就跑。

    牛眼人似乎很愤怒,这一次他跑的比小摩托车都快,我为了甩掉他拐进了一个小区,绕来绕去,最后居然绕到了死胡同!!

    我绝望的盯着眼前这个巨眼的怪物,他一只手拎着一条死狗,嘴角还流着鲜血大口的喘着粗气。

    我似乎看懂了他为何到处抓狗,他不是狗贩子,他是抓狗来喝血的啊!!

    邹老爷子的刻刀还在我捅错那哥们身上,眼下我手无寸铁,做好了最后拼命的准备。

    牛眼人的双眼布满了猩红的血丝,张开血盆大嘴向我走来。

    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就在他恶狠狠的走近我之后,却“噗通”一声跪了下来,轻声说道:

    “你能帮我个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