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13路末班车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章 第三份档案袋
    张老板说完这话愁闷的叹了口气。

    白天是男人晚上是女人的阴阳人?

    我是不信,我转头看向老刘,想听听他的意思。

    老刘一向紧绷着的冷漠脸颊此刻居然也变了颜色,低声说道:

    “原来是阴阳人,怪不得没有一点阴气”

    我一听,老刘这意思就是信了啊,问道:

    “老刘,这世界上真有白天是男人晚上是女人的?”

    老刘点点头冷声说:

    “确实有,不过相当少,我也只是听圈里的朋友说起过,没想到今天让咱们碰上了”

    张老板见我不信,在一旁解释说道:

    “我大哥从小就这样,之前爹妈只是觉得他有点娘,后来日子久了才发现,他只有在后半夜才会变的像个女人,这些年就大哥这毛病,给他找了不少的大夫,吃了无数的偏方,就是不见好转”

    我忽然醒悟问道:

    “从一开始你让我们抓蛤蟆说是给嫂子看病,其实是打的马虎眼吧,有病的一直都是大鹰哥,根本就没有什么嫂子!!”

    张老板脸色很难看,无奈的说道:

    “也不是,我们找了很多阴阳先生给大哥看病,先生说,操纵大哥后半夜的女人是他前一世的老婆,所以,我们就习惯性的把后半夜的大哥叫做嫂子”

    隔世姻缘,夫妻同体,原来是这么个嫂子!

    我难以置信的长舒一口气,感觉像是看了一场电影,这个结局反转的有点让我出乎意料!

    “看了那么多先生,也没治好大鹰哥这阴阳人的毛病吗?”

    张老板摇摇头说道:

    “没治好,反而越来越重了,每天半夜十二点一过,大哥准时变成嫂子,起先把大哥锁在屋子里,嫂子也算本分,就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唱戏到天亮,可是近几个月发现,嫂子有点不安分了,所以大哥才主动要求自己一个人住在宿舍楼里,也是怕吓坏了别人”

    我虽然不太信任这个张老板说的话,但是我信任大鹰哥为人,尽管他把我活埋了,但我依然相信他是个豪爽的好人,只是不理解大鹰哥有这么个毛病,为啥还非要让我住他隔壁?

    我说出这个疑问后,张老板略显尴尬,迟疑一会解释道:

    “这个,确实怨我了,我是一直不信任二位,也想试探你们两个到底有没有点本事,所以才把你俩分开住的,真没想到这几日大哥的毛病严重到了这个地步,还差点害了兄弟你,对不住了”

    看着张老板说这些话的时候满脸的愧疚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遂问道:

    “你为啥要试探我俩有没有本事?那抓三条腿蛤蟆下药的事,到底是真是假?”

    “那是真的,五年前有位厉害的先生经过我们村子,点拨我们说,只要去寡妇庙里抓一只三条腿蛤蟆下药,我大哥这阴阳人的毛病就可以根治了,可是寡妇庙一直是我们村的禁地,两年前刘家寡妇又吊死在里头,据说尸体晒的跟干尸似的,实在是不敢进啊”

    我闻言火了,敢情你们哥俩不敢进,让我跟老刘当炮灰?我厉声说道:

    “听这个说法就知道你们哥俩又被骗了,哪门子先生说的庙里有三条腿蛤蟆,一看就是个假先生胡诌八咧骗钱的吧”

    张老板赶紧摇头。

    “不是的,这位先生虽然年纪不大,但确实有本事,他走的太急,只留下了这几句话”

    我笑了起来,指着老刘对张老板说道:

    “我这个朋友在圈里也是一号人物,你说说看,让你们抓蛤蟆的先生叫什么名字,看看我家老刘听没听说过?”

    张老板回道:

    “这先生全名我不知道,只知道他姓何”

    何先生??!

    我当时愣住了,何先生来过?

    我记得当时见到何先生的时候他只有个十七八岁的样子,遂问道:

    “你说说何先生长着什么样子,多大年纪?”

    “他看样子不大,也就二十多岁,但是他说话老练稳重,像是个六七十的老大爷”

    我震惊跟老刘对视一眼,还真是那个传奇的何先生。

    我记得何先生跟我说过,他是从年迈到年轻逆生长的,五六年前的话,他还真是二十多岁的样子”

    既然是何先生的指点,那对这方子就不用有任何质疑了,眼下寡妇庙绝对有三条腿蛤蟆,这三条腿蛤蟆也绝对能治愈大鹰哥阴阳人的毛病!

    这些事情明了之后,我问了我最关心的问题,老吴的档案袋到底在不在他这里。

    张老板这一次终于没有再模棱两可的打发我,直截了当的告诉我,在!

    我这心里的一块大石头终于放了下来。

    档案袋既然在张老板手里,说明他跟老吴应该有交情,据他说,他跟老吴是多年前偶然认识的故交,老吴跑路第一站就来了这里藏档案袋,一再嘱咐他不要相信任何人,张老板起先不同意把这么重要的东西藏在他这里,但是老吴承诺说,他有厉害的朋友可以进庙帮他抓蛤蟆,也是有了这个交易,张老板才同意把档案袋留了下来。

    但我想,老吴当时说有厉害的朋友只不过是一时搪塞的话,没想到让张老板误认为了就是我和老刘。

    张老板交代完这些,我也跟老刘说了在庙里遇见郭大胆儿的事儿,这个郭大胆儿第一次进庙发现了金银首饰后,便有了心眼儿,一边炫耀他胆儿大从里头抓了蛤蟆发的财,又故意说里头有会动的骨头架子,还有什么红衣女鬼,其实都是掩人耳目,胡编乱造的!

    那天飘在我脑袋上的红肚兜是他扔的,蛇是他放的,目的就是想把我和老刘吓走!

    既然一切真相大白,寡妇庙里的蛇也早被郭大胆儿清了,我跟老刘还是决定帮张老板和大鹰哥的这个忙,先抓蛤蟆,来换档案袋!

    我强打起精神,收拾一下后,便和老刘第三次前往寡妇庙!

    这一次,我不再疑神疑鬼,是信心满满的。

    我把耳室里的骨头清理干净埋葬后,跟老刘在里头的柱子下边还真就发现了三条腿儿的蛤蟆!!

    这蛤蟆也是普通大只不前边只有一条短腿,我跟老刘一连抓了三只。

    晚上大鹰哥也回来了,他对前天活埋我的事儿一无所知,知道了他有这么个毛病,我倒也不怪他。

    张老板还算守承诺,我们交完了蛤蟆,他就把老吴那份皱皱巴巴的牛皮纸档案袋递给了我。

    我把这份档案袋捧在胸口,感觉整个世界都要清明了。

    张老板按照何先生当年的指示,把三条腿的蛤蟆给大鹰哥下了药喝下去了。

    当天晚上,我们三个盯着大鹰哥守到了晚上十二点钟,嫂子终于消失了,他没有再变回女人。

    大鹰哥和张老板对我跟老刘感恩戴德,更豪言要送我俩五十万作为感谢,但这并不是我们需要的,老吴的档案袋能够平安找回,这就够了。

    离开济南的时候,我一再的嘱咐他们哥俩,日后不管谁来,都不要承认认识老吴这个人,更不要提关于档案袋的一个字。

    见张老板和大鹰哥答应下来后,我跟老刘终于安心的踏上了返程的火车。

    这趟济南之行,见识了阴阳人的大鹰哥,也差点死在了他的手里,有惊无险的换来了这份珍贵的档案袋。

    为了保险起见,我跟老刘在哈尔滨下了车,随便找了个旅店住下。

    在旅店里,我终于打开了这第三份档案袋,这个六叔及其在乎,说里边藏着老唐秘密的档案袋,这个关乎我跟老吴性命的档案袋。

    看了里边的内容,我恍然大悟!

    似乎,猜到了那只鬼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