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13路末班车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三章 修电路
    我跟老刘本来商定的行程是回家,但是昨晚听了富豪老头的话之后,我临时变了主意让他买了到杭州的机票。

    富豪老爷子的话我可听进去了,并且老刘当时也没有反驳,今年居然就是老刘的死期!

    不用歇着了,有句话不说嘛,感觉累那就对了,舒服是留给死人的。

    其实杭州早晚都是要来的,虽然重要的第三份档案袋找到了也妥善的藏了起来,但老吴早晚都是要救的。

    正巧老刘要找什么树,两件事都在杭州,我就自作主张,直接改了行程。

    老刘听到杭州的字眼,脸色阴沉下来,冷声问道:

    “怎么是杭州?不是说好回家的吗?”

    “回什么家啊老刘,你自己啥情况不知道吗,如果不是那富豪老爷子,我还以为你能活到一百呢,你还有多少秘密瞒着我的?”

    老刘听我这话似乎猜到了我与富豪老头有了交流,低声说道:

    “尽人事听天命,那一场大火我就本该死的,多活了八年算是不错了,我也这么大岁数了不强求了”

    “不强求不行啊”老刘这自暴自弃的话,我不愿意听了。

    “老刘,你得考虑考虑我啊,我的事儿这么复杂,前面一个鬼背后一个领导,是一年两年能处理完的吗?你如果真今年大限走了,估计明年我就得找你去了”

    老刘还要说话,我笑着拉起他随人流上了出机场的大巴。

    我跟老刘在萧山找了个住所,一再的逼问他能救他命的那个什么树到底在哪里。

    老刘起先不想说,但看实在奈不住我一再逼问,才缓缓说道:

    “那是一棵金汤树,都是流传中的东西,不一定存在的,谁都不知道具体在哪”

    “那你这些年来杭州找过吗?”

    老刘摇摇头。

    “我就从来没抱过希望,当年我救了他的命,是怕他愧疚才告诉他我有办法活过八年大限”

    我闻言安慰老刘说道:

    “行了老刘,既然这次我跟你来了,咱们除了要救老吴之外,也顺便给你找找树”

    老刘绷着脸闻言冷笑一声。

    “我的事儿你不用管,既然来了,那就先想办法救他吧,我只听那个叛徒说他被囚禁在萧山的村子里,具体什么村,他也不清楚”

    我打开手机找到了萧山地图给老刘看,开始跟他逐个排除分析。

    萧山是一个富裕的地方,这里的当地人很多都做买卖开工厂,卫浴产品,花边手工艺品的小厂子几步一个,很多还都出口到了国外。

    老吴跑路避难一定不会去比较繁华人多的村落,他选择萧山藏身一定也会找一个相对最为偏僻少人的地方。

    我们把这些工厂集中的村落排除在外后,最后锁定了几个相对偏远的小村子,没猜错的话,老吴就应该囚困在这几个地方。

    南方跟东北有很大诧异,即便是偏辟的农村,也常见村民家二三层的小高楼。

    有钱的人家把小楼上贴上一些瓷砖,没钱的人家就涂上一层水泥看上去也不错。

    我跟老刘找了一户楼外没贴瓷砖的人家,听说我付钱住宿,房子主人欣然同意了。

    他们这两三层的小楼有很多房间,自家的几口人是一定住不完的,我们俩被安排在二楼对门的两个房间。

    晚上吃过饭,我跟房主人打听最近没有见过很多村外人。

    这大姐操着一口非常别扭的普通话跟我讲了半天,我大概听出她的意思,就是前边张家来了几个脸生的东北人。

    我一听东北人,心里一阵高兴。

    老吴被抓,一定是从家里那边来的人,八成都应该是东北人,如果真能这么顺利的找到老吴,那就太省事了。

    我跟老刘在这住了一宿,第二天亮,细问了一下赶忙跟老刘去那户人家探探虚实。

    老吴被远囚在萧山,看护他的人不会太多。我跟老刘虽然实力单薄,但是老刘有本事在身,只要能够找到他,救出人问题也不大。

    大姐说的那户有脸生东北人住的房子在村路北一片棉花地边上。

    这栋小楼看上去年头很久了,墙皮暗黑,还裂了好几处口子。

    黑色的小楼大门紧锁着,院子里还养了几条恶狗,一旦见到有生人靠近,便狂吠一顿。

    我跟老刘装作经过的样子在门口溜了几个弯,正巧见一个脸上带疤的壮汉开着面包车回来,他把车子停在大门口警惕的环视四周,见到我跟老刘后凶巴巴的盯着我俩瞅。

    我就是东北人,我知道我们东北有一种暗语叫:你瞅啥和瞅你咋的。

    就这两句话,引起过无数的斗争,没弄清楚事情之前我不想跟他硬刚,见他盯着我看,我装作不在意的移开了视线。

    这壮汉站在门口一直没有开门,见状我拉着老刘故意装作经过的样子往远了走。

    我们在村路口拐了个弯,又赶紧藏起来偷偷看回去。

    那汉子见我们消失之后才敲响了大门,走进了小楼。

    这户人家还真有问题!!

    萧山小村,东北人,做贼心虚,隐蔽的小高楼!

    这些都满足了老吴被囚禁的基本要素。

    不过这也单单只是猜想,没见到老吴人,还是不能贸然行动。

    今天见到的那壮汉凶神恶煞的样子,定然不会让我们轻易接触,怎么才能确定老吴是不是关在里头呢?

    我跟老刘都是东北口音,一张嘴就露馅了,回去跟老刘商量了好一阵子,最后我想出个办法,花钱雇房主大姐去那户人家找主人当引子探探虚实。

    钱给到了,大姐犹豫片刻终于答应帮忙,我教了大姐该怎么说,一切准备就绪后,下午四点钟,我们离老远盯着大姐,由她去敲那户房门。

    昨天那辆白色的面包车还停在大门口,大姐敲了一阵子门后,一个光头壮汉探出头来不知跟大姐说了什么,几秒钟后,大门又关上了。

    大姐被拒之门外是我们猜得到的结果,她回来后跟我讲了刚才的对话,说那户房子的主人在一个月前把房子卖了,就说了这一句,就“咣当”一声把大门边关上了。

    一个月之前,基本也符合老吴最初跑路的时间,我越来越怀疑,老吴真的就是被关在了这个小楼里!

    接着几天的盯梢,我逐渐找到了他们的出行规律,我发现这栋小楼经常进出的一共有五个人,算上那个刀疤汉,三个壮的一个瘦子。

    他们进出时间很规律,似乎很有组织纪律。那辆白色面包车隔一天就会出去一趟回来时还会运进去一个大麻袋。

    这么等下去不是办法,我想了一个坏点子,趁着大早上没人,我偷偷的去把他家外边电线杆子上的电表砸了。

    电表一砸,这栋小楼顿时就没电了。

    六七点钟,我向大姐借了自行车,整个木头牌子写上修电路的,一边往那小楼骑,一边呼喊着:

    “修电路,通马桶嘞”

    不知道是那户人家耳背啊还是真没听着啊,我尴尬的来来回回的在小楼门口兜了五六圈,愣是没人出来叫我。

    又兜了几圈,我终于被注意到了。

    一个汉子开门出来,摆手叫我过来我问道:

    “啥叫修电路?我这屋子不知道为啥没电了,你能修不?”

    我笑着回道:

    “能修,我就干这个的,这村谁家跳闸烧丝啊啥的都找我”

    汉子一摆手说道:

    “我们都看了,不是跳闸,你进来找找毛病吧”

    说着,汉子打开了大门把我领了进去。

    我终于如愿以偿的溜进了这栋小楼。

    一楼是个客厅,中间摆放着一个老款沙发,沙发上坐着一个穿着花背心大裤衩的壮汉和那个猥琐的瘦子,这几个人满脸横肉,看样子也都是狠角色。

    进了楼,我便开始四处瞅,也不等他介绍,我抬腿就往楼上走。

    这汉子一愣,赶忙跟了上来问道:

    “哥们儿,电闸在一楼呢,你上楼干啥?”

    我故作高深的回道:

    “不是电闸的毛病,我估摸着是楼上哪里的电路烧了,你不懂”

    辛亏这汉子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主,我这么一糊弄,还真把他懵住了。

    来到二楼有两个房间,左边房间的房门开着,里头有一张双人床,地上一地的果皮垃圾,右边的房间房门挂着一个大锁头。

    我皱起眉头,心里暗道:“果然有猫腻!”

    汉子见我盯着这个房间看个没完,不耐烦的问道:

    “我说,我怎么看你小子像是风水先生是的,你不往墙边电线看,你老往房间里瞅个屁呢?”

    我让这汉子问的尴尬,刚要编一段怼他,忽听的这锁门的房间里“砰”的一声。

    是里边的人在撞门!!!

    我吓了一跳,没等我反应,这汉子一把抓住我说道:

    “不修了,出去!”

    可能是听到了外边有陌生人说话,这房间里撞门的声音一次比一次猛烈。

    我惊出一脑门子汗,被这汉子硬拉下了楼。

    楼下的几个人听到了楼上的撞门声,都慌慌张张的跑了上去。

    我被汉子连推带拎的扔出了门外,刚被推出大门,正巧那个面包车又开回来了。

    从车上下来那个见过我和老刘的刀疤汉子,他看了我一眼,疑惑的问道:

    “他咋从里边出来的?咋回事?”

    拎着我的汉子低声回道:

    “咱房子突然没电了,让他修修电路”

    这刀疤汉子半信半疑的盯了我半天,突然皱起眉头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尖刀,顶在了我肚皮上恶狠狠的骂道:

    “我认出你了,你他妈是丸子头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