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13路末班车 > 章节目录 第一二十七章 恶有恶报
    眼见这壮汉进了金家粥铺,我这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这小子是坏人不假,那也是一条人命啊。

    我已经尽力喊他了,可是他就跟聋子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我站起了身子眼睁睁的看着他僵硬的打开了粥铺房门走了进去。

    壮汉开门一进屋,这间泥土房的灯,瞬间就灭了。

    没有任何声响,没有任何凄惨的嚎叫,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就这样静悄悄的没有了反应。

    我深压一口气,走了出来,站在路中间盯着这个诡异的金家粥铺。

    “嘿”

    我试探性的朝着屋子喊了一嗓子,哪怕这里头传出汉子一点呼救声也好,可就是这么安静的可怕。

    我站不住了,这老粥铺的安静和悠悠的直播间形成了强烈的对比,一个恐怖在表面上,一个恐怖在静谧里!

    这条街很长,按照房东大姐的说法,这里曾经是个早集,是因为金家粥铺的老太太死后闹鬼所以这街道两旁的人家都搬走了吗?

    我开始潜意识的往后退,我算什么啊,又没有老刘的本事,这进了屋的汉子我真的救不了!

    想毕,我掉头往回去的方向一顿狂奔!

    老刘和丸子头早已回到房东大姐家,见我也安全回来,他们两个终于松了口气。

    丸子头狂补了几碗饭,这阵体力恢复不少,我惊讶于他的出现,开始询问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丸子头气的不打一处来,骂道:

    “妈的,我那朋友倒戈了”

    “哪个朋友?”

    “就是那副局啊,自从知道上头有人针对我,从一开始的不再帮忙,到了后来,彻底的成了别人走狗了”

    丸子头说这句话的时候气的浑身发抖,他们混社会的最讲究的是义气,最憎恨的就是这种倒戈背叛。

    我疑惑的问道:

    “他派人把你抓这来的?”

    “那应该不是,抓我来的是那几个蝎子的手下,路上我听得他们几个本想整死我,但那副局害怕大嫂察觉,一直没敢动,这几天他们几个也差不多没了耐性了,我估计你要是没及时救我出来,就真把我弄死扔山里了”

    听了丸子头的遭遇,我在心里暗自喟叹,这就是江湖道义,人心都是钱长的!

    丸子头说完自己的事儿,赶紧问我说道:

    “你呢,我听小六说你升职了,你咋跑杭州来了?”

    丸子头并不知道我去济南取档案袋的事情,但我不把他当外人,便告诉他是来救老吴的。

    一听老吴,丸子头来了精神,说道:

    “老吴?是不是你之前那队长?”

    我点了点头。

    丸子头皱起眉头凑近说道:

    “哥们儿,蝎子这几个手下押我来这的路上,我好像听他们说起了什么把我送来,把萧山的人押回去之类的话”

    “押回去?”

    丸子头这话听得我一愣。

    “你没听错?老吴被押回去了?”

    “没提名字,但我听到他们一直在讲说吴什么的,应该没错”

    我长喘一口气,到底还是来晚了一步,但转念一想,人被押回去从一定程度上讲也是好事一件,最起码,他们应该没有从老吴的嘴里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不然的话早就扔山里喂野狗了吧!

    既然老吴不在这里,也就没人可救了,我们开始研究回家的行程。

    刚要准备买票,我忽然想起了悠悠,那个做恐怖直播的美女,倒不是有什么留恋,是我想起了前晚和她的聊天内容。

    来杭州一共有两件大事儿,一件是救老吴,另一件则是救老刘!!老刘纸人续命,八年大限已到,如果今年找不到金汤树,就是他的死期了!

    我记得,当时跟悠悠聊天,她问我此行的来历,我跟她讲了找金汤树的时候,她表情变化十分明显。

    而且还反问我怎么知道金汤树就在这个村子里,由此可见,悠悠这个人,我必须还要见一面!

    我跟老刘丸子头商量后,决定在走之前,一定要找她问个清楚。

    第二天早上,我们三个刚要出门去悠悠家,正巧碰见从外边回来的房东大姐。

    房东大姐表情紧张,像是摊上了什么大事一样,我不禁询问缘由,大姐叹了口气,惊慌的凑近我们低声说道:

    “村路上发现了三具尸体,我听他们说,好像就是追你们的那几个东北人,像是中邪死的!”

    昨晚上,刀疤男和壮汉莫名其妙的死在了悠悠的直播间里,追我而去的汉子又闯进了金家粥铺生死未卜,但眼下听得大姐说三具尸体,是那壮汉也出事了吗?

    我皱起眉头说道:

    “大姐,为什么说像是中邪死的,在哪发现的尸体?”

    大姐疑神疑鬼的缓缓说道:

    “就在金家粥铺门口发现的,大家都说是他们住了张家的房子,遭了诅咒了,死的特别惨,三个人被村里的野狗啃的面目全非,村路上到处都是碎肉人骨头啊”

    大姐把自己说害怕了,说完这些摆了摆手跟我擦肩进了屋子。

    这事儿有点蹊跷,刀疤男和瘦猴子明明死在了悠悠的房间里,怎么会出现在那么远的金家粥铺呢?而且,昨晚的壮汉是怎么死的,他死后,又是谁把他拖出来扔到了村路上呢?

    悠悠这个人稀奇古怪,外开始对她有了怀疑,因为跟她聊天的时候,她给我的感觉很强烈又很真实:孤独,心事重重!

    身边有老刘这个行走的护身符在,我什么都不怕,一路横冲直撞的来到悠悠家里,发现屋子里并没有人,房间地上的血迹已经被擦干,人是她拖出去的吗?

    丸子头看到电脑桌前的直播麦克很好奇,凑过去摆弄了一阵,无意间看到了电脑屏幕上的锁屏文字:今晚十二点,最后一次直播!

    我回想起悠悠直播时候发出的各类惨叫一时间后背发凉,刚要张罗着出去,见老刘盯着悠悠床下看的眼神发直。

    我疑惑的问道:

    “老刘,你瞅什么呢,你怀疑她藏在床底下?”

    老刘看起来脸色凝重,摇了摇头说道:

    “你俩去把这张床掀起来,床底下有东西”

    老刘是干啥的我跟丸子头心里都清楚,他说床下有东西,自然不可能是啥好东西!

    我跟丸子头对望了一眼,做足了心里准备来到悠悠床边,喊了个一二三一齐掀开了床板子。

    床下的储物空间里果然有东西,幸亏不是什么尸体碎块,只是一个不大的人形娃娃。

    这个人形娃娃穿着一件小红衣服,身上扎了三根针,额头上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一个名字:张彬彬。

    老刘面色凝重的把娃娃接过手里,嘴里莫名其妙的嘟哝了一阵子,用银针划破了自己的手指,滴了几滴血在这个布娃娃的身上。

    说也奇怪,老刘的血一滴上,突然传来一阵凄惨的嚎叫!

    这嚎叫凌厉无比,摄人心魄,但我又听得十分熟悉,这,这不就是悠悠直播时候从她房间里发出来的鬼叫声吗?

    丸子头被这突入起来的声音吓的一耸肩膀,赶紧躲在了老刘身后。

    声音来的急,走的快,片刻后,终于一切归于平静。

    我惊魂未定的问老刘:

    “老刘,这是在诅咒谁吗?”

    老刘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说道:

    “比诅咒凶的多,这是养小鬼呢”

    养小鬼?

    我跟丸子头同时喊了出来。

    “你看着它是个布娃娃,其实这布里边包着”

    “停!!刘大师,别往下说了,我懂!”

    老刘的话还没说完,丸子头已经崩溃了,双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

    老刘没往下说,拔了银针撕了纸条,在桌子上拿了火机,就地点燃了烧掉。

    看着布娃娃燃烧的火焰,我心里直打结,这几晚我听见悠悠房间了的惨叫,原来不是她学的,还真就是鬼叫!!

    想着她每天在镜头前,养着小鬼,讲着鬼故事直播,手机另一端的人们,还傻呵呵的当着乐子看,殊不知,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么想来,刀疤男和瘦猴子当时闯进屋里,是被小鬼吓死的吗?

    那张纸条上贴着的名字张彬彬又是谁呢?

    烧完了布娃娃,也算是把这小鬼破了。

    老刘执意张罗订票回家,但我还想等一等,再等一天,这趟杭州不能白来,悠悠一定知道金汤树的消息,她养不养小鬼我也不怕了,为了老刘,我一定要再问她一遍!

    老刘拗不过我,答应再住最后一宿,无论今晚能不能见到人,明早一定启程。

    我知道悠悠每天都要直播,我们三个回到房东大姐家吃过了晚饭,在晚上七点多钟的时候,再一次出门找她。

    丸子头被白天的布娃娃小鬼吓破了胆子,一路上都把着老刘的胳膊,经过囚禁丸子头张家的时候,正巧看见一个汉子往大门口停着的面包车里扔着行李。

    这个人我也眼熟,他正是囚禁丸子头的一员,昨晚上开大门被我一砖头放倒的那个人。

    丸子头见到是他,指着骂了一句:

    “你他妈的想跑?”

    说着就要追过去,同行四个人死了三,估计他也吓破了胆子,见到丸子头后,慌慌张张的跳进了面包车驾驶座。

    这人可能着急,车子启动后,居然走错了方向,朝着村东边开了过去。

    那边我去过一次,尽头正是金家粥铺的位置,是没有出村路的。

    我吓了一跳,慌忙在后头喊他停车,可他慌不择路,不顾我们阻拦,硬是把车朝着那个方向开了出去。

    我心里一紧,对老刘说道:

    “老刘,那边没有出村路,而且邪门的厉害,咱救不救?”

    老刘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不顾丸子头反对,我们几个还是一路小跑追了过去。

    所幸的是,村路颠簸难走,这面包车开的不快。

    一路喘着粗气穿过了长长的一片棉花地后来到了那条我昨晚刚来过的长街。

    明明是上了好走的街道,我却眼瞧着这辆面包车越走越慢,最后竟然停了下来。

    这停车的位置,看的我心里一紧,不偏不倚,正巧停在了金家粥铺,那个还亮着灯的泥土房前!

    没油了?怎么会这么巧,绝对不是他故意停车!!

    我心里这个想法诞生后,一身冷汗唰的下来了,眼见着那汉子从面包车里跳了下来,就像是丢了魂的一样的呆傻,直勾勾的奔着金家粥铺一步步走去。

    我跟老刘刚要冲过去阻止,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背后伸来一双手,把我和老刘死死的抓住。

    我猛的回头一看,正是我要找的悠悠!

    悠悠还穿着那身一字抹胸长裙,嘴角挂着微笑,冷冷的盯着我说:

    “他就是张彬彬,偷了奶奶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