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13路末班车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五十一章 地下的村庄
    ..,最快更新13路末班车最新章节!

    老头见我俩愣神,知道我们并不是来找他说的什么姑娘的,便笑笑说道:

    “那二位来这地方是有啥事儿?”

    我与丸子头已然迷路了,正好借此机会闻道:

    “大爷,我们俩本想从山里穿出去,但迷路了,您知道方向么?”

    老头闻言浅笑着用手捋了一把他的山羊胡,说道:

    “这山后还是山,除了后边有个村子,百里范围没有人家更没有山路,你们是要去哪啊?”

    老头问我们去哪,如此简单的问题却把我问住了,没地方去!!

    我跟丸子头互望了一眼,丸子头想了想问道:

    “大爷,既然这附近百里无人家,您又不是后头村子里的人,您住哪?”

    白胡子老头咳嗽两声笑笑说道:

    “我啊,就住在这大山里头,就我一个人儿住,倒也算不上是个家。”

    这老头虽然出现的有点古怪,但看样子有血有肉的很正常,眼下没有出路更没有去路,丸子头灵机一动,笑着说道:

    “大爷,跟您说句实话,我就是后村里的人,被坏人抓才连夜跑进了山,眼下村子回不去,您看可不可以去你那里暂待几天,等风头一过,我俩立马就走!”

    白胡子老头看样子很好说话,笑眯眯的回道:

    “行,你俩要是不嫌地方破,那就跟我回家吧。”

    说完老头也跟我点了个头,便转身领路了。

    丸子头见老头没拒绝,高兴的把他后背着的竹篓卸下来背在自己身上,跟我使个眼色跟了上去。

    这荒山野岭的地方,很难想象他一个老头是怎么生活下来的,一边低头赶路,我忽有所想,问道:

    “老大爷,您刚才说的什么田螺姑娘是谁啊,这大山百里无人家,哪来的姑娘?”

    还没等白胡子老头说话,丸子头看了我一眼抢着说道:

    “哎呦,你到底是不是农村长大的,田螺姑娘的故事这么出名你没听过?”

    听丸子头这意思,连他也知道田螺姑娘?我好奇的问他说:

    “我还真就没听说过,你讲讲!”

    丸子头没文化,很少有机会给人讲解别人不懂的事,这会儿故作高深的咳嗽一声,清了清嗓子说道:

    “这是我听我妈讲的,说早时候,有一个小伙儿,在从田里回家的路上捡到一个大田螺,好家伙,这田螺足有二碗口那么大!”

    丸子头一边说着,两只手一边比划了起来。

    “这小伙一寻思,哎呀我去,这么大个田螺够吃好几顿了,这要是加点佐料一炖,那得多香啊!!”

    我听到这觉得画风不对,打住他问道:

    “就吃了??”

    丸子头白了我一眼说道:

    “我这是有点饿了,故事里其实没这段,继续说哈,小伙也没我饿啊,他不是黑社会人也善良啊,便把这大田螺放进了她家的水缸里养了起来!说也奇怪,自从他养了这大田螺后,每天从地里干活回来,都会发现桌子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

    我听到这呵呵一笑,摆手说道:

    “哥们儿,你这个故事讲的像聊斋是的,聊斋里就有很多从画里出来的姑娘,不用想,那饭菜是水缸里的田螺成精了做的吧!”

    丸子头没搭理我接着声情并茂的说道:

    “小伙子一看这一桌饭菜,坐下来就开吃,吃完了才反应过来,卧槽,我就一个人住,这一桌子饭菜是他妈哪来的呢?”

    我还是笑喷了,好好一个故事,好好一个小伙子从丸子头嘴里讲出来,竟然有种二流子的味道!

    “有一天,他就留了个心眼儿,装作早早外出干活,却躲在了院子里,等他听到厨房里头的动静,就赶紧冲进去一看,贼带劲一姑娘,正在给他做饭呢!而水缸里的田螺也只剩下了一个壳!”

    丸子头讲完了,得意洋洋的看着旁边一直在听的白胡子老头说道:

    “老大爷,对不对,是这个田螺姑娘不?”

    白胡子老头笑着点头。

    “我虽然没听过,但你讲这个故事挺好的,有一点相似,你说的那个田螺姑娘,和我说的,反正都不是人!”

    我笑着问道:

    “那您说的田螺姑娘不是田螺变的吗?”

    白胡子老头摇摇头,用手折断挡路的一节树枝,缓缓说道:

    “我说的这个田螺姑娘啊,是个鬼魂呦!”

    丸子头还沉浸在他讲的故事里,白胡子老头却突然把田螺小仙女换成了鬼魂,一时让他难以接受,眼珠子一瞪说道:

    “大爷,你故意的吧!这可是我妈给我讲的故事,农村经典传说,到你嘴里怎么还拆台呢!”

    白胡子老头摇摇头。

    “不是拆台,你说的那是神话故事,咱俩讲的又不是一个人!”

    丸子头歪着脑袋还要呛声,白胡子老头摆手说道:

    我先不给你解释,我也看出你饿了,赶紧赶路吧,等天黑前到了我家,给你俩吃顿热乎的,咱再慢慢聊!

    见白胡子老头这么一说,丸子头便不再追问,我们三个只顾跟着他闷头赶路了。

    老头莫约六七十岁,虽然头发胡子已经花白一片,但腿脚却出奇的好啊!

    老头领着我俩在深山老林里穿梭了一整个上午也不见他有半点疲态,我和丸子头已经在山里走了一天一夜没休息,便张罗着歇一歇。

    这会功夫我把丸子头叫到一边撒尿,趁着这个机会,我扭头跟他说道:

    “哥们儿,我看你讲故事讲嗨了,我得提醒你一句,这荒山野岭百里无人的,出来这么一个老头,你留点心眼儿!”

    丸子头闻言点头说道:

    “你要是不提这茬,我还想找机会跟你说呢,这老头神神叨叨的可不像是个好东西,这片后山我虽然没来过,但我熟悉着呢,里头可啥动物都有,他一把老骨头就一个人不可能生活的下去呀!”

    “走一步看一步吧,机灵点!”

    跟丸子头彼此提个醒后,便抓紧回去了。

    老头见我俩解手回来又少歇一会便朝着他家继续启程了!

    路上,但凡我俩问及还有多远的时候,白胡子老头每次的答复都是快到了。

    虽然他只是一个老头,但我心里却有点慌,因为他让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山路这么远,他不像是溜达过来的,反倒像是特意去那里接我们俩的!!!

    从天刚亮,又跟着老头走到了下午两点来钟,可算到了他的家!

    翻过最后一个山坡后然豁然开朗,这荒山里头全是高低不平的山岭,唯独这块儿地盘出现了好大一片平地!

    平地之上绿草丛生野花争艳,一栋小木屋不偏不倚正巧盖在了这块地中央。

    白胡子老头笑盈盈的朝前一指,说道:

    “这栋小房子,就是我的住所!”

    丸子头见这地儿视野开阔,喜上眉梢迫不及待的跟着老头进了屋。

    屋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木质的,小木床上没有被子只有一个单薄的麻布毯子!

    白胡子老头叫我们躺下休息,在一旁引燃了炉子给我们做饭。

    在山里足足走了两天一夜,脚上起了好几个血泡,这脑袋一着床,立马困的睁不开眼睛,没多时候,便跟丸子头睡上了一觉!

    醒来之后天已经黑了,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看到老头的瞬间吓了我一机灵,床被我和丸子头占了,此时他正坐在木椅子上面无表情的直勾勾的盯着我!

    见我醒来后又立马笑盈盈的指着桌子上的地瓜土豆说道:

    “山里没啥好吃的,我老头也抓不到野鸡活物,醒了就赶紧对付一口吧。”

    我俩实在饿的厉害,也没客套提上鞋子围着桌子坐了下来狼吞虎咽的开吃!

    丸子头咬了一口地瓜,打量了一下屋子问道:

    “老爷子,你还真一个人住山里啊,不害怕?”

    白胡子老头摆摆手说道:

    “刚住的时候也怕,后来就习惯了!”

    “您没家人吗,为啥在这地方住,在这防火看林的?”

    老头给我俩倒了一碗热水,往前一推缓缓说道:

    “这里之前是个村子,只不过现在就剩我一个人喽!”

    村子!!

    听了这句丸子头嘴里嚼着的东西差点喷了出来!含糊的说道:

    “除了你这么个小木屋,村子在哪?”

    我也颇感惊讶,看了眼老头问道:

    “您说以前是村子,是、指这片空地吗?”

    白胡子老头似乎猜到我们会如此惊讶,点头说道:

    “对,围绕着我这小屋子周围的空地,以前可都是房子,全是人家,只不过后来整个村子的人全死光了,房屋瓦片都烧了个干净!”

    丸子头眼睛都直了,比划一下嗓子,喝了一大口水把噎在嗓子眼的地瓜顺了下去。

    白胡子老头捋了两下山羊胡,接着说道:

    “你俩白天不是问到田螺姑娘吗?我就给你们讲讲。”

    我知道这里有事儿,便先把筷子放下挺直腰板仔细听他讲。

    “我这小屋底下曾经是个百十户的村子,大家深居简出,很少有人知道,村里有一户田家,他们的孩子就叫田螺!”

    丸子头“哦”了一声,打趣的说道:

    “那会不会我说的那个故事,就是从这个村流传出来的?”

    白胡子老头笑着摆手说道:

    “那可正相反呦,这个村子里的田螺姑娘从后山捡了两样东西,有老一辈人说这东西邪气太盛留不得,但田螺爱不释手假装扔掉私藏起来,也就从那时起,村子开始怪事不断,一户接着一户的横死,几天的功夫就剩下田螺一个人了,田螺归咎是自己的责任,最后也在自家上吊自杀了!”

    白胡子老头说着,指了指地下说道:

    “对了,我这屋子的位置就是当年田螺的家呀!”

    丸子头正往嘴里塞着地瓜,听到这句,吓的他地瓜脱手掉在了桌子上。

    起风了,大风呼啸而过,不知道是不是白胡子老头的故事勾起了这座地下村庄的阴魂。

    我后脊柱发凉,裹紧衣服问道:

    “那她是捡了啥东西这么邪乎?”

    白胡子老头忽然脸色沉了下来,直勾勾的盯着我说道:

    “两枚铜钱和一本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