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13路末班车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章 鬼盯梢
    听李大锤这一喊,我也赶紧接场说道:

    “对,嫂子正好冲着鬼了,你把她身上小鬼收了正好能叫它去找人!”

    李瞳闻言盯着李大锤看了看,没好气的说道:

    “行吧,那就顺带给你媳妇儿看看病,算你捡着便宜了!还是今晚九点带她过来吧!”

    听李瞳答应下来,李大锤立刻笑逐颜开连连道谢,这算是帮我的忙,李瞳自然不会再向李大锤要钱,里外里,就相当于我给他省下了三万块!

    昨晚我跟李大锤瞪了一宿的眼珠子,在外边简单吃口饭后回到他家之二话不说倒头便睡,这一觉睡的我昏天暗地,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李大锤早已经在客厅做好了饭菜。

    来了两天了,卧室的门一直紧紧的关着,他媳妇儿的样子我还没见着过,我问道:

    “李哥,叫嫂子出来一起吃一口啊!”

    李大锤笑着给我开了瓶啤酒说道:

    “不用叫她,睡觉呢,没个七八点钟醒不来!”

    “嗯,吃完饭咱就带嫂子过去看病,过了今晚就好了!”

    李大锤点点头笑着跟我碰了一个,喝了一大口啤酒说道:

    “老弟,真是多谢你了,你是做啥工作的?”

    “公交司机!”

    李大锤闻言“哦”了一声说道:

    “挺好的,像你在大城市工作,开公交也算有个编制不像我这修车的,都是临时工!”

    我回道:“我听李瞳的口音也是东北的吧?”

    “对,他也是东北的,后来这的,我听说他那地方叫虎什么山!”

    我正夹菜听到这话吃了一惊,试探的说道:

    “虎腰山?”

    “对对,虎腰山,过阴仙儿刚来这的时候没啥名气,来人找他看病他就跟人家讲他在虎腰山有多厉害之类的,这才一点点出的名!”

    我闻言一愣,李瞳居然在虎腰山待过!!这个世界这么小吗?

    不过想来也倒不算啥特别稀奇的事儿,邓剪纸不也是东北人最后跑来河南嘛。

    李大锤见我神情异样问道:

    “咋了老弟,虎腰山你知道那地方吗?过阴仙儿说他在那县城是一把手,黑白阴三道全都吃的通呢!”

    听了这话我大牙都快笑掉了,虎腰山就是一个郊区的小农村,居然让李瞳说成了县城,还黑白阴,我看他在这的名气有一半都是自己吹出来的!

    跟李大锤又喝了几杯闲聊一会,酒足饭饱后,在八点多钟准备向李瞳家出发看病了。

    我终于看到了这个生病的嫂子,她体型微胖低垂着脑袋,撒乱的头发遮住了脸颊,明明睡了一整天,现在居然还没有醒!与其说是睡着了,倒更像是昏迷!

    李大锤把他背上了车子,到了李瞳家的时候正好是晚上九点钟。

    跟昨天一样,屋子里依旧开着诡异的红灯,客厅中间还是放了一张双人床,不同的是今天的床头摆放的是一个还没有封口的坛子。

    李瞳迎我们进来坐下后上下打量李大锤媳妇儿一番,皱起眉头问李大锤说道:

    “这人都快不行啦,咋这么严重呢,你跟我说说怎么开始的?”

    李大锤不敢含糊赶忙说道:

    “我媳妇儿在东三条路一家饭店厨房打下手,头几个月半夜下班到家就是说自己后背沉的厉害像是背了个人似的,一个礼拜之后就突然这样了,白天在家睡觉,晚上坐床头盯着我看。”

    李瞳听到这吓了一跳。

    “晚上盯着你看?盯着你看多久了?”

    李大锤想了想说道:

    “有一两个月了吧,现在我都习惯了,咋了过阴仙儿?”

    李瞳叹口气,用手捋开大锤媳妇儿头发低头看了看她的脸说道:

    “一团死气,再不把这东西撵走,人眼瞅着不行了!而且她晚上坐床头盯着你看那也不是好事儿,那叫鬼盯梢,这脏东西想磨死她之后再找你呢!”

    李大锤闻言瞬间紧张了起来,李瞳接着说道:

    “行了,先等我今晚上过阴看看她身上冲了什么东西再说!”说完,他指着床头前的坛子说道:

    “这个空坛子是装鬼的,我尽量把邪祟扣里头,明天早上五点,如果我还没醒就赶紧用旁边的牛皮纸把坛子口封起来,知道不?”

    我跟李大锤闻言连忙点头。

    吩咐完毕,李瞳拖鞋上了床刚躺下想了一会又坐起来不放心的指着李大锤说道:

    “不行,你被鬼盯梢这么长时间了,你在这不安全,你还是先回家吧,早上五点之后再来!”

    李大锤不放心的看了看她媳妇儿又看了看我。

    李瞳不耐烦的说道:

    “别墨迹了,想救你媳妇儿就赶紧的,这不还有他在这呢嘛?”说着又指了我一下说道:

    “昨天我嘱咐你的三条都记得吧?”

    我回道:“记得,别让小猫小狗接近,不要喊你名字,不要关灯!”

    李瞳放心的点点头说道:

    “这女的是啥鬼上身现在不知道,茶几上有绳子,半夜要是看她不老实就把她绑起来!行了,李大锤你先回去吧!”

    李大锤不敢有啥异议,站起身子拍了拍我肩膀,对我说了一大堆感激的话后叹口气出门走了。

    李大锤一走,这沙发上可就剩下我和她媳妇儿了!我转头看了眼她披头撒发熟睡的样子,不禁的担心问道:

    “那今晚上就我俩在这守着?”

    李瞳没好气的白了我一眼说道:

    “咋的,你怕了?不是你让给她看病的嘛,你今晚上还不能睡觉,你得看着她,把门反锁了,等我过阴之后会去抓她,千万别让她跑出去!早上五点,记得把坛子封上!”

    我深吸一口气,本以为过阴抓鬼是件容易的事儿,没想到还需要我帮忙,搞的这么阴森复杂。

    但既然答应了李大锤,事到如今也不能半途而废,我咬着牙点点头。

    一切嘱咐妥当,李瞳这才安心的躺下来睡觉过阴。

    不知怎么,今天他状态非常好,一会功夫便睡着不动了,我去把房门反锁后坐在沙发一头,尽量离一边熟睡的大锤媳妇儿远一点。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李瞳躺在客厅中间睡,大锤媳妇儿躺在沙发另一头睡,唯独我不能睡,听着此起彼伏的呼噜声,我接连打了好几个哈欠,最后终于没能挺住,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我突然感觉焦躁难耐,眯开眼睛一看,吓的浑身一哆嗦。

    那大锤媳妇儿不知道何时已经睡醒了,正紧贴着我坐在旁边直勾勾的盯着我看。

    借着屋子里的红光,我看清了她的脸,面无表情的惨白下,眼神空洞麻木像是个钩子一样的盯着我,这诡异的气氛让我后脊骨发凉。

    我潜意识的往后挪了挪,咽了唾沫小声说道:

    “嫂子,你醒了?”

    她没有回话,或者根本听不懂我的话,只是死死的盯着我。

    我不敢再坐沙发,赶紧窜出来站在一边,我走一步,她的眼睛就随着挪动一点,我想起李瞳刚说的这叫鬼盯梢,也就是鬼在借着她的眼睛看我!

    沙发不敢再坐,我就蹲在李瞳的床头,每隔一段时间我都会抬头看一眼大锤媳妇儿,确认她没有乱动后才放下心来,这样不断抬头低头一直持续到后半夜两点多钟,这大锤媳妇儿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开始发了疯一样的往外跑。

    还真让李瞳说准了!

    房门让我锁,她撞了半天也没撞开,我赶紧跑过去拉住她喊道:

    “嫂子,你冷静点!”

    这大锤媳妇儿突然猛地一回头,吓的我立刻撒了手,她的眼睛变了!

    不再是刚才的空洞麻木,整个白眼仁里泛起了无数的红血丝搭调着房间里的红色灯光,整个人如鬼如魅!

    都说鬼怕恶人,我沉了口气,一咬牙还是硬着头皮拽住她,恶狠狠的说道:

    “你消停点!!”

    让我没想到的是,她的力气出奇的大,往后一甩居然把我推了个跟头。

    她似乎聪明了起来,眼瞅着门要被打开了,我赶紧站起来往她身上一扑,直接给她按在了地上。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我也管不了手轻手重那么多了,她就是再有劲那也是个女的!!

    按倒之后,我骑在她身上赶忙拽过茶几上的绳子把她手脚绑了,虽然她发疯的拼命翻腾,但终究挣脱不开绳子。我松了口气,把她推倒在沙发上。

    不知道是不是李瞳过阴在那边做了什么,这大锤媳妇儿很痛苦,样子越来越狰狞,半晌,居然在两个眼角下流出血来!

    眼睛流血了!!

    我心乱如麻站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现在才凌晨三点,还有两个小时!

    就这样看着她从眼睛里往下流血,并且流的越来越多,多到把整个脸都流花了,所幸的是没一会功夫,她突然翻个白眼整个人就跟断线风筝一样晕了过去。

    李瞳在那边成功了吗?

    我擦了把汗,看了一眼床头的坛子,坐在沙发上继续盯着她。

    天终于亮了,大锤媳妇儿还昏迷在一边再没有任何动静,我终于舒了口气,五点了!!

    我依着李瞳的嘱托,来到床头前赶紧拿起牛皮纸要把坛子口封起来,这牛皮纸还没扣上,忽听的房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咚咚咚...”

    “老弟,过阴仙儿!!完事了吗?”

    是李大锤来了,我刚要喊他别出声,又听的对面邻居的开门声,紧接着是一阵大骂:

    “干他妈啥呢?让不让人睡了,屋子里叮叮当当的一晚上,一大早上还敲门,李瞳,你他妈出来!!”

    对面邻居的高声一喊,喊的我这心瞬间揪了起来。

    李瞳过阴前千叮咛万嘱咐说他睡着之后不能喊他名字,如今邻居在外边这么大声的一嗓子也不知道对他有没有影响,我赶紧扣上了牛皮纸把坛子封了起来。

    喘着粗气回头一看:

    大锤媳妇儿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的,她眼角带血,脸色惨白的盯着我,嘴角还挂着一抹得意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