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13路末班车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九十一章 乱葬岗子睡觉
    李瞳还在睡但大锤媳妇儿却醒了,这很显然的是,李瞳的这次过阴失败了!

    坛子虽然封住,但大锤媳妇儿的样子更瘆人了,这让我怀疑邪祟到底在没在坛子里。

    她盯着我笑得发慌,我贴着墙面蹭到房门口赶紧把房门打开了,李大锤见我开门激动的问道:

    “老弟,咋样了,成功了吗?”

    我还没说话,那吵闹的邻居打量了我一眼问道:

    “你是谁啊?李瞳呢?昨晚上后半夜你们屋跟打架是的干啥呢?”

    我不想跟他多解释,拽李大锤进屋后就把门关上了,气的邻居又骂了好一阵才停下来。

    李大锤进屋看了一眼还在床上闭着眼睛的李瞳又看了看已经醒了,正坐在沙发上盯着我俩傻笑的媳妇儿,叹口气说道:

    “这不对劲啊!天都亮了过瘾仙儿咋还没醒呢?”

    我无奈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说道:

    “不知道,他过阴前嘱咐不让喊他名字,刚才邻居那么大声的一嗓子,也不知道有没有关系!老哥,你怎么刚五点就来了,不是让你五点之后来吗?”

    李大锤说道:“我是五点半来的啊!”

    说完他一看手表拍了脑门喊道:

    “哎呦,平时上班怕迟到我把表调快了三十分钟给忘了,这,这是不是怨我了?”

    我了叹口气。

    “还不知道咋回事呢,不过现在看来嫂子一点没好,等李瞳醒了再问吧!”

    李大锤点点头,坐到他媳妇儿身边看了看被绑住的手脚,又用手捋起头发看到她一脸的血吓了一跳。

    “老弟,我媳妇儿这眼角和脸上咋全是血啊?”

    “后半夜的时候,嫂子突然发起疯的要跑,我给她手脚绑上了,后来眼睛就开始流血,我也不知道是为啥!”

    李大锤闻言心疼的用袖口给她擦拭脸上的血迹,刚要给她松绑,我赶紧阻拦喊道:

    “李哥解不得啊,过阴仙儿还没醒,嫂子也不知道是啥情况,先别解开了!”

    李大锤听我一说为难的停住了手,看看媳妇儿说道:

    “是啊,照实说我媳妇儿这个时间每天都是在睡觉的,今天怎么这么精神呢?”

    “嫂子精神也不是好事儿,我有个朋友也是圈里的人,我跟他见过鬼过身子的情况,人一般会被闪一下子瞬间昏迷,她现在这样很明显邪祟还在身上呢!”

    我这话说完,大锤媳妇儿突然抬起头,嘴角带笑的盯着我,她笑的越来越邪了!

    李大锤没了主意,叹口气又去去看了看李瞳说道:

    “这都五点半了,过阴仙儿咋还不醒来?不会是在阴间那面没回来吧?”

    这话听的我一哆嗦,赶紧凑过去看,李瞳的呼吸很均匀像是睡的很深的样子,不论我俩怎么大声说话怎么晃悠都不见他醒来!

    我跟李大锤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的等着,等到了上午九点钟天都已经大亮了,他还不醒。

    我心中暗叹不好,过阴的人一般天亮是必醒的,这都九点了还没回魂,保不准是什么原因留在那边没回来!

    我担心的问道:

    “李哥,不行,事情不对劲了,李瞳肯定是出岔子了,咱们得想想办法,他在你们这有啥圈里的朋友没?”

    李大锤听我这么一说颇为紧张的低头沉思,想了半天说道:

    “我为了求他给我媳妇儿看病,倒是把他调查个遍,他是你们东北来的,这当地没啥家人朋友,冤家倒是有一个!”

    我闻言一愣:“冤家?”

    李大锤接着说道:“是有个冤家,过阴仙儿来我们这之前有个老太太看病很准的,但是自从他来了,就说老太太看病的路子不对,找老太太看病得折寿,这一来二去,他出名了,老太太那边就没人敢去了!”

    我叹了口气,这个李瞳除了有点本事外,人品是真的差,就连老太太的饭碗他也抢!!

    但眼下人命关天,我跟李大锤商量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去求求那个老太太看看她有没有办法!

    我们先把大锤媳妇儿送回家里,看我一再坚持,便依旧没有给她松绑,去往老太太家的路上,李大锤给我简单介绍了一下这个人。

    提起这个老太太,他也是一脸的无奈,边开车边抱怨道:

    “这个老太太是本地人,儿女双全但谁家也不去,就在要拆迁的那老小区里头住,李瞳给人看病是过阴,这老太太的法子也不一般,更瘆人!”

    我来了兴趣问道:“咋吓人,还能比李瞳去阴间吓人啊?”

    李大锤笑了笑说道:“这老太太啊,但凡给谁看邪病就一个法子,准准的给你脸上抹上血,让你去东头老乱葬岗子睡一宿!”

    “啥?上乱葬岗子睡一宿?”

    我听了哭笑不得的摇摇头说道:

    “这叫啥法子,这病还没看好不把人吓死了吗?”

    李大锤也跟着我笑,说道:

    “是啊,所以过阴仙儿说她缺德,说这法子折人阳寿就很少人去找老太太看病了。”

    我好奇的问:“那之前找她看病的,去乱葬岗子睡一觉的,病好了吗?”

    李大锤把驾驶车子拐了一个路口说道:

    “大部分人头半夜都吓跑了,有坚持下来的,据说还真好了病!”

    我跟着老刘听说过不少也见过不少奇人异事,但像老太太这法子,让人去乱葬岗睡觉的看病方法,真是的让我闻所未闻,我想就算是老刘在这,也应该十分惊讶吧!

    开了有一会,终于到了老太太独住的小区,这小区残破不堪,墙壁上到处可见用红油漆写的大大的一个拆字。

    老太太住在三楼,木门破的一脚都能被人踹开的样子。敲了一会后,一个满脸褶子精神萎靡的老太太开了门,她看了看我俩,沙哑着嗓子问道:

    “嘛事儿啊?”天津口音。

    李大锤这人说话有点直,我抢着说道:

    “大娘,我们想求你给人看个病!”

    老太太咳嗽两声,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都好久没人来找我看病了,那进来吧!”

    屋子里空荡荡一片,简单的就连一个解闷的电视机都没有。老太太躬着腰,迎我们坐下后缓缓问道:

    “啥事儿?你俩谁有病了?”

    李大锤为人实在张嘴就来:“过阴仙儿昨晚上过阴魂儿没回来,求您给想想办法!”

    他这话一出,我心里凉了半截,李大锤简直说话不动脑子,她们俩人是竞争对手,老太太被挤兑的门可罗雀,这么直说她怎么可能帮忙呢!

    果不其然,老太太一听过阴仙儿脸色瞬间沉了下来,冷冷的说道:

    “我还寻思你俩谁有嘛事儿呢,他我不管,出去吧!”

    我刚要张嘴求情,李大锤又抢着说道:

    “大娘,是这么回事儿我媳妇儿生病了,去找过阴仙儿看病,结果我媳妇儿病没好,过阴仙自己睡过去醒不来了!这才来求的您!”

    大锤这话一落,我这心彻底都凉透了,哪有这么说话的,一点技巧都没有,我在想他这股愚钝的劲头跟小六是不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啊!!

    老太太闻言脸色更难看了,站起身子往外一指:

    “出去出去!”说着居然举起手中的棍子轮了过来!

    我并没有躲,眼瞅着棍子“啪!”的一声落在我身上,老太太一愣,白了一眼问道:

    “你脑袋有毛病啊,你咋不知道躲呢?”

    我痴笑说道:“大娘,人命关天的大事儿,这一棍子就当我替过阴仙儿挨的!您看看,千万别记他仇了!人命要紧啊!”

    老太太放下棍子上下打量我一眼说道:“东北人啊?”

    我赶忙回道:“对,东北的!”

    老太太冷哼一声,不怀好意的说道:“救他可以,那你得替他去睡一宿乱葬岗子!”

    我差点觉得听错了,给李瞳看病,我怎么还替他睡乱葬岗子?

    但不管怎样,就算是为了找到老刘,我也忍了,思考片刻,我一咬牙点头说道:

    “行,只要你能把过阴仙儿救过来,我睡!”

    老太太可能没想到我会答应,冷笑一声把头凑过来压低声音说道:

    “乱葬岗子全是孤魂野鬼,你吓死了,或者被带走了,老太太我可不负责任!”